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江鵬堅遭爆是調查局臥底 蘇貞昌:那個年代創黨多麼勇敢且不簡單
2021/10/23 09:56:06瀏覽181|回應0|推薦0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才剛因坦承自己學生時期當過線民,遭到新潮流系除名,並宣布退出民進黨,不料,已故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也被爆出是調查局派到黨外長期卧底的工作人員。

 

Scriabin: Complete Étud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1qN4XFV6g0

 

【摘要2021.10.21..蘋果】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才剛因坦承自己學生時期當過線民,遭到新潮流系除名,並宣布退出民進黨,不料,已故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也被爆出是調查局派到黨外長期卧底的工作人員,也曾是民進黨主席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今(20日)表示,在那個年代敢創黨,是多麼勇敢且不簡單的事,江主席已在天上,不能為自己講話,但我懷念他,也肯定他所做的貢獻。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接受媒體訪問時證實,江鵬堅是在過世前一年,邀請他到日本料理店宴飲時,藉著酒意壯膽,才對他說明此事,坦言自己是調查局訓練班出身的,是屬於正式編制,不過也對施明德強調「從來沒害過人」。

對於創黨主席曾長期為調查局工作,蘇貞昌表示,台灣經過全世界最長的戒嚴,當年的國民黨用各種手段來監控人民,壓迫許多受害者,到今天還餘悸猶存、傷痛難分,我們轉型正義其實就是在發掘真相,也希望能夠達到,了解真相、和解團結、一起向前走。

 

感想:

1.        江鵬堅過世了,其他人要怎麼講都可以;但是,若是要寫進歷史,就必須有憑有據。

2.        在蔣經國統治時代,每一個學校的校長、主任、教官,都是特務與線民;軍隊的輔導長、軍官,每一個都是特務與線民。不只監視下面的人,也監控所有認識的人,也經常發生栽贓事件。

3.        民進黨裡有窩藏很多特務監控,這是基本常識吧,有啥好大驚小怪?

4.        不只民進黨裡,公家機關、國民黨內,也都有佈線,而且好幾條線互相糾纏與監控。

5.        中國民眾對日本印象差的理由,回答「日本對於過去侵略的歷史,沒確實道歉反省」77.5%政治受難者對國民黨印象差的主因,應該也一樣。

 

江鵬堅遺孀:江並非調查局臥底希望活著的朋友能澄清【摘要2021.10.21..聯合報】黃國書線民案牽扯出案外案,指涉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疑似也曾是調查局調查員,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亦證實此說法。江鵬堅遺孀江彭豐美今天透過民進黨資深黨工邱萬興,在臉書回應指出,這些指控並非事實,江鵬堅從來就沒有去調查局工作,尤其「權謀」滿天的時代,人性不需要這樣扭曲,講這種話的人很不道德,他已經過世21年了,也無法為自己辯駁。

江彭豐美表示,江鵬堅要參選黨外立委、冒著身家性命要當民進黨創黨主席,自己再有千般不願與無奈,也只能選擇緊跟他身邊,隨他一步步走向不確定的政治路。

江彭豐美說,有一回,一個跟蹤的特務,可能是沒有什麼經驗,跟蹤江鵬堅一直到家附近,江鵬堅知道有人跟監,因為要趕出去開會,又想甩掉跟蹤的特務,故意回到家裡來,換了一套衣服,再從家裡後門溜走,跟蹤的特務以為是另外一個人,在外面枯等半天無動靜,特務也知道不對勁,居然還到他江宅按門鈴,應門的是家中大女兒,特務就問女兒「你爸爸呢?」孩子天真地對回應「爸爸已經出去了」嚇得這特務趕緊去追人。

江彭豐美指出,尤其林義雄家門血案,身為林義雄辯護律師的江鵬堅,這件事對他們衝擊最大,「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悲劇會不會突然降臨到我們身上,我不能讓江鵬堅看出我們的不安,支持他為義挺身而出。

但是家裡最煩人的就是電話監聽,我們不可能談任何政治上有關機密的事,這些都是對我們家人帶來一些負面影響,這些一舉一動都在警總與情治單位監視下,會讓我們活得提心吊膽」。

江彭豐美表示,江鵬堅雖然有著「人權律師」、「黨外立委」、「創黨主席」等等許多耀眼的政治頭銜,但是,他其實是個只有政治熱情,卻不懂也不願去計較現實政治利害的人。

江彭豐美說,自己不懂政治,對政治也不曾太熱衷,三十多年來,自己一直只扮演著丈夫身邊沉默忠實的聽眾,但卻始終曉得,從不爭先恐後的丈夫從政二十多年來,支撐著他在風風雨雨中走下去的,其實就只是那股對台灣民主的熱情;權力與掌聲,似乎都被他很浪漫地不怎麼放在心上。「在我眼中,他其實一直就像是當年在我們澎湖小島上那個客氣有禮的年輕阿兵哥,海闊天空、不與人爭。他已經過世21年了,也無法為自己辯駁。希望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

邱萬興也說,江鵬堅過世後,江彭豐美將其一生的史料文物捐贈給國史館,並於2001年十一月十五日,在監察院大禮堂舉行捐贈儀式,在國史館館長張炎憲的致詞中,清楚的點出江鵬堅家屬將其文物捐贈給國史館的歷史意義。邱說,江鵬堅家屬特別強調,這段過往並不是「那個人」說的,在2000年九月過世前捐出資料。

 

【摘要2021.10.21..聯合報】駐日代表謝長廷說,最近指江鵬堅前主席是調查局幹員被派在黨外長期臥底的說法不是事實;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卻質疑謝長廷也是情治人員,否則憑什麼身份知道誰是臥底,誰又不是?

謝長廷發長文回應施明德,除了表示自己不是線民,還說他對江鵬堅的過往有一定了解。謝長廷說,「江鵬堅已經過世,也不能任人羞辱,還活著的朋友有責任出來澄清,這是做人的基本、他的家屬也是這樣期待。」謝長廷在臉書發表「敬答施明德先生三個對我的質疑」,

第一個質疑是憑什麼跳出來澄清?怎知江鵬堅不是調查局派的長期臥底?

謝說,江鵬堅曾親口告訴他,1964年律師考試發表前有考上調查局,但他沒有去就職,在美麗島事件時,他已是律師,不是調查局的職員,調查局如何派他去黨外臥底?這點必須謹慎求證。

謝長廷指出,前立委林忠正說「(江)主席是調查局派到黨外長期臥底的工作人員」「過世前向受害人告白且道歉,並將他多年來向調查局寫的報告文都交與受害人」,他指出這不是事實,今天看相關報導果然並不是他向調查局的報告文,而是黨外助選團等影印資料等,而家屬的說法是這些資料本來就是施明正放在江鵬堅家中的資料,施明正已經過世,江鵬堅自己罹癌,所以交代家屬還給施明德。

謝長廷表示,江鵬堅常和施明正在一起,討論寫作或其他用途,寄放那裡也有可能。除非真的拿出林忠正講的有江給調查局的報告,不然僅憑施先生一人説詞,就判定他是臥底,對於故人的名節,還有家屬的感受,將心比心,是不夠尊重。

謝長廷還說,江鵬堅是建黨小組十人之一,若是臥底,怎麼沒有去密報?民進黨怎麼建黨成功呢?

施先生一貫都說民進黨建黨日期,蔣經國早就知道,一切蔣都有掌握,但蔣經國的機要室主任說,蔣是組黨當天經他通知才知道,李登輝前總統日記也明載蔣經國事先不知道。我們應該相信上面兩人的說法比較客觀不是嗎?

第二個質疑則是調查局前副局長高明輝,指控說謝長廷是特務的問題,如何解釋?

謝長廷指出,高明輝是主導加害的一個,現在為什麼變成由他來指認誰是特務,這不荒謬嗎?

第三個質疑,為什麼不到法院提告施先生,讓真相大白?

謝長廷則說,施先生早年反抗獨裁專制,對台灣民主化有貢獻,而且也任過民進黨主席,不會因其晚年的言行,而抹煞他對於過去的肯定,也不願互告讓真正加害者在旁邊涼快看笑話。

謝長廷指出,他有利用其他民事官司,讓高明輝、謝育男都到法院作證了,他們明確承認沒有掌握民進黨建黨日期,所以被國安單位追究了責任;「而我不是線民,沒有拿薪水,也沒有代號、化名,這些也經法院多次調查並有公文書確認在案。」

 

轉型正義該嚴懲還是和解 民進黨人士:真相釐清才有用【摘要2021.10.21..蘋果】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也被爆出曾是調查局臥底,對於如何弭平歷史傷痕,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20日)在中常會中強調,轉型正義真正的用意,並非清算,更非鬥爭,而是讓威權統治機關所犯下的過錯,可以被揭露,讓受害者可以清楚歷史的真相,讓社會在充分理解當年傷痛的歷史之後,找到和解的可能,並且讓這個國家可以繼續作為一個共同體,往前走下去。

對於轉型正義的進程,民進黨人士說,有的人主張要嚴懲,有的人主張要和解,但是事實上,目前可能都只是部份的資訊被披露,部分資訊不代表就是真相,「真相要查清楚需要一段時間」,就像現在已經在處理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要把真相一一浮現出來比較好。

要把真相、責任釐清清楚,才能夠去處理在歷史裡面所產生的創傷,才能夠去平復,這不是很快可以得到答案的」,民進黨人士有些語重心長的表示。

除了真相釐清,民進黨人士也表示,不管是被監控的人跟監控的人,如果沒有問過當事人,其他人就在旁邊講說要原諒或嚴懲,其實不太好。以前被監控的對象大部份是學運圈子,所以學運人士可能沒辦法馬上原諒,但他自己從另外一個立場來看這件事情,比如說黃國書監控的中部大老,他要不要原諒?如果他個人選擇不原諒的話,其他人為什麼要原諒?這個沒有一定的標準。

民進黨人士也批評,當大家在討論如何進行轉型正義,最不應該來消費就是國民黨,尤其朱立倫提到說那不是國民黨政府,「那不是國民黨政府是什麼政府?」

民進黨人士表示,也不希望針對個案,比如最近有人說江鵬堅是臥底,那怎麼個「是」法?講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江鵬堅傷害到什麼人?被監控的對象是施明德的哥哥施明正,所以施明德要不要原諒?這些問題都要釐清。

民進黨人士說,有些被監控的人或監控的人已經往生了,所以針對19441987這段歷史,還需要有人去梳理清楚、再一起去面對,目前為止現在的促轉會就是在挖掘真相,那挖掘真相,沒有那麼快,恐怕要蠻長一段時間。

「更何況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去找出來,真正要負責任的是誰」,民進黨人士說道。

 

沒有和解的促轉只是打開潘朵拉盒子【摘要2021.10.21..聯合報】民進黨執政後推動轉型正義,但少了「和解」的心胸,只想追查所謂「真相」,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最後更可能被仇恨反噬。

「沒有真相,就沒有原諒。」這是推動轉型正義必須還原當年真相的核心論述。促轉會公布大量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檔案,正是希望透過當年檔案的解密與公開,讓當事人或相關人了解真相。

不過,推動轉型正義的目的不只是「真相」,更重要的是發現真相之後的「原諒」。那些口口聲聲「沒有真相,就沒有原諒」的人,一旦了解真相之後,能否選擇原諒,才是真正試煉。從黃國書承認曾任情治機關線民之後,民進黨同志的反應就可看出,真正打從心底「原諒」的人幾希。

「真相往往很傷人。」想要爬梳政治檔案、還原事實面貌,當有此心理準備。尤其,當真相是「自己人」的背叛,能夠坦然原諒的人想必不多,也因此,政治檔案如何公開,須有一套嚴謹做法。

以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為例,他是否出身調查局?當年有無監控黨外?每個人都可能因為接觸、記憶的差別,而有不同認知,卻形成「線民與否」的爭辯。就算是白紙黑字的政治檔案,也未必出於自由意志所為,以今溯古,能謂「必得真相」?這也是推動轉型正義必須慎重之處。

蔡英文總統說「轉型正義真正的用意,並非清算,更非鬥爭,而是讓威權統治機關所犯下的過錯可以被揭露」,作為威權時期執政的國民黨,無從迴避責任;但台灣解嚴已卅多年,少了諒解的促轉只剩「追殺」,「一夜回到解嚴前」真的是我們想要的「轉型正義」?

 

感想:

1.        轉型正義的第一重點,真相。沒有真相的和解,是逃避正義;沒有真相的寬容,是和稀泥,是人生擺爛。

2.        追求真相、客觀真實,不是追殺,是給加害者反省,受害者復原的必要過程。

3.        刑事司法案件在地檢署調查,受害者、加害者彼此能不能和解,不是重點;重點是:真相是什麼?民事案件的重點,才是和解。

4.        轉型正義其實跟刑事案件司法調查是一樣的,一定要追求真相,但是不需要刑罰,需要的是加害者道歉與悔悟,受害者的寬容與愛,彼此能不能和解?並不重要。

5.        推動轉型正義的目的主要是「真相」,發現真相之後,受害者能不能「原諒」?這是個人修養,不能也沒辦法。

6.        推動轉型正義的目的主要是「真相」,發現真相之後,加害者能不能道歉與悔悟?這是個人修養,不能刑罰懲罰。加害者不願意道歉與悔悟,這也沒辦法。

7.        轉型正義其實跟司法調查是一樣的,只是年代比較久遠,但是一定要追求真相。白冰冰的女兒受害死亡,發現真相之後,受害者能不能「原諒」?這是個人修養,不能也沒辦法。

8.        白冰冰的女兒的加害者,能不能道歉與悔悟?這是個人修養,但是加害者已經遭司法處罰、槍決,死前有沒有真誠道歉與悔悟?沒有人真正知道,因為死無對證

9.        江鵬堅是不是臥底?不是施明德或江鵬堅個人說了算,自白不能當成主要證據;必須要有客觀證據,進入準司法調查,查明所有的因果關係。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6977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