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東洋爆內線交易 羅智強:高端會沒有嗎?
2021/10/18 21:05:56瀏覽135|回應0|推薦0

由行政院前院長林全擔任董事長的台灣東洋藥品公司,去年一度宣布取得代理BNT疫苗,但最終破局,金管會及檢調懷疑涉及內線交易,粗估不法利益高達300萬元。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稍早發文質疑:「東洋有內線交易,高端會沒有嗎?」

 

The Masterpieces () of Classical Music : Beautiful 15 melodi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DgKNIiGLPA

 

【摘要2021.10.18..蘋果】由行政院前院長林全擔任董事長的台灣東洋藥品公司,去年一度宣布取得代理BNT疫苗,但最終破局,金管會及檢調懷疑涉及內線交易,粗估不法利益高達300萬元。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稍早發文質疑:「東洋有內線交易,高端會沒有嗎?」

羅智強舉今年二月、三月與五月高端股價波動為例,「顯然,政府講一句話,就能夠劇烈的影響高端股價」,「柯文哲跟進羅智強,要求調查高端的內線交易,這是任何人都會有的質疑。只是羅智強跟柯文哲敢問」,感嘆「今天的檢察官們,敢不敢在太歲爺的頭上動土呢?」

 

感想:

1.        東洋會內線交易,國民黨選舉不會賄選嗎?一定會。

2.        東洋會內線交易,國民黨黨營事業沒有炒外圍嗎?沒有放空嗎?

3.        台北市振興醫院爆發,民眾黨、國民黨權貴階級聯合一起打特權疫苗,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會揭弊嗎?絕對不會。徐巧芯、羅智強寧可自殺,也不會揭弊。

4.        沒有收到柯P的好處?

5.        朱立倫、馬英九、羅智強沒有當國民黨政府情報機構的線民嗎?

6.        葉武台王紹陵李南橋波佬,一定不敢否認,他們在美國波士頓獵巫、製造海外黑名單,回台灣後在國民黨內的情報系統逐漸升官,現在是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們的頭頭。

 

朱立倫指黃國書所涉情治單位「並不是國民黨」 苦苓酸:這是美國線民的理解嗎?【摘要2021.10.18..蘋果】民進黨立委黃國書今(17)日承認在戒嚴時期曾為情治單位進行政治偵搜、擔任「線民」,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回應說,「今天所講的情治單位並不是國民黨,而是當時大時代的情治單位」,遭到知名作家苦苓回酸。

苦苓問:「如果照朱立倫的說法:國民黨政府時代的情治單位,是自己『獨立作業』、跟國民黨完全沒有關係的?(這是「美國線民」對「中華民國線民」的理解嗎?)」

網友們紛紛回應:「美國線民要不要道歉退黨?」,「這個完全是幹話來的,當時完全是黨領導一切,還有人二在為虎作倀!怎麼可能和國民黨沒關係?」,「張亞中不是說朱立倫是美國線民?問他他一定懂這麼複雜的問題」,「真是難看,4~6年級的人都嘛知道的事,睜眼說瞎話」,「跟157甩鍋王同級了,唬爛人還差不多」

「我這輩子就是超級賭爛中國國民黨死不認錯、愛說謊、講淦話,而且還領納稅人的血汗錢……」,「說謊成性了。可能因為韓總機選上過高雄市長,他們就覺得嚎哮有用。對韓總機近94萬票罷免的事實,視而不見。他們從不記取失敗的經驗。

「現在才發現美國線民講幹話的功夫不是普通的厲害!」,「當大家是白痴嗎?!好像還是有人相信他說的話!」,「果然素資深線人!很懂作業程序和官式切割!現在進化為雙面的!應該更了得!」,「永不認錯!中國人的本性」,「這幾年很多CIA都被中南海收編了」,「都可以把沒有共識解釋成是一種共識,他們的話有幾分是真的?」

「線民付出代價,製造和指使線民的組織和爪牙卻逍遙法外,不意外還爽領退休金至今,這就是轉型正義」,「國民黨的那些事眾所皆知,現在通通一推四五六,讓外界感覺這個黨鬼鬼祟崇,不是正大光明的黨,大方承認或許得到民眾認可」,「早期的中華民國被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就係黨國體制統治下,旗下所有的組織就係中國國民黨在掌控,他還在甩鍋。

 

王丹:黃國書為轉型正義樹立了一個榜樣【摘要2021.10.18..蘋果】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承認曾當國民黨線民,宣布退出民進黨、民進黨團運作以及政壇,八九民運領袖之一的旅美學者王丹認為,黃國書「為轉型正義樹立了一個榜樣」,並認為應當給予黃國書「寬容」。

王丹說,「素聞黃國書委員問政認真」,現在退出政壇,「令人惋惜」,「但是,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王丹說,在威權時代做出了錯誤選擇,並非不可原諒之事,「但前提是能夠面對過去的真相,勇敢地承擔責任」,就此而言,「黃國書立委為轉型正義樹立了一個榜樣」。

王丹認為,在威權時代放棄民主立場、倒向獨裁政權的人,如果不認錯道歉,在民主轉型後如果繼續坐享民主成果,「不僅有違轉型正義的內涵,對那些受到迫害的人也不公平」。

但王丹也提到,「寬容,是針對認錯並願意付出代價的人而言的。這樣的寬容,在黃國書立委這個決定做出之後,也應當給予他」,「而那些現在倒向中共,為虎作倀的人,未來的民主轉型過程中,同樣應當接受轉型正義的檢驗」。

 

【摘要2021.10.18..蘋果】其實在當年威權統治的時代,「線民」有不少稱呼,包括「抓耙仔」(告密者)、「細胞」、甚至「職業學生」,這些「職業學生」是當時威權統治的政府,為了監控校園所安插的「眼線」,負責隱身在校園紀錄有台獨傾向、社會運動、政治思想等等行動的學生,每月以5千元不等酬勞雇用,布達人數曾經一度超過5千人,監控全台逾80所大專院校,這些「職業學生」所做的事情,在現今實在讓人難以想像。

法務部調查局去年移轉3萬多件,當年的校園監控檔案到促轉會,而部分當年學運人士受邀閱覽自己受監控的報告內容,其中立委張廖萬堅當時接受《蘋果新聞網》訪問提到,1987年就讀輔大大傳系時,陸續參與反核、農民運動等抗議活動,甚至還組了兩個地下社團,發行《野聲》地下刊物,但他在為抗爭運動寫文章的同時,也有個告密者天天寫著監控張廖的機密檔案。

張廖萬堅表示檔案裡,紀載著職業學生對他掌握的一切,包括什麼時候去找什麼人,在哪裡吃宵夜、喝酒,幾點回家,甚至跟女朋友吵架都詳細紀錄,猶如電影《返校》的情節,他才驚覺原來「匪諜就在你身邊」。

另一位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就讀台大時也活躍於學運,他看了自己受監控的檔案後表示,寫機密檔案的人把他與所接觸團體的關係,形容得很像諜報小說,記錄者明白寫下在某時間「接觸鍾佳濱」、「了解他的為人」等語,且對多場會議內容指證歷歷,顯示記錄者就是當時的參與者之一,「不然怎麼會有人知道這麼詳細?」然而,那些報告的落款都是使用假名,署名都比瓊瑤小說名字還「不通俗」,一看就是化名或是代號。

民進黨立委范雲也發現,自己竟被監控長達9年,紀錄她有關的檔案超過千頁,且是1986年後,唯一一位被情治系統以「專案」監控的學生,同一時間有高達78個線民監控,甚至教育部、台大以及國民黨一起聯手監控她。

根據促轉會資料,當時為了確實掌握全國80餘所大專院校動態,舉凡重要院系的師生、職員、社團幹部,甚至是宿舍均有布建;透過「層層布建,室室有人」,要達成「沒有匪諜、台獨、陰謀活動,沒有政治暗流,沒有學潮醞釀」的目標。1983年,全國大專院校布建人數更成長至5041人,職業學生月領5000元不等報酬,粗估每年花費逾3億元。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下午在臉書粉絲團上表示,促轉會多次強調,監控檔案的出土與後續開放應用,是台灣轉型正義工程將面對的新挑戰,除了在「保障被監控者個人隱私」與「還原真相」間如何取得平衡之外,檔案也載有大量當年威權統治長期滲透各領域的相關資訊,包括國民黨黨務系統,各情治機關乃至部分行政機關,以高度協力方式滲透社會,其中國民黨務系統在與各機關橫向聯繫跟縱向社會控制中,更是無所不在。

促轉會表示,這段歷史由於檔案釋出晚,目前促轉會的掌握仍相對有限。但促轉會認為,仍應從設法了解檔案脈絡,掌握監控系統的運作方式,包括情治人員與線民的互動模式,乃至關係開始,即使是線民本身也有多樣的參與動機與合作方式,甚至自身也會經歷變化,而這些當事人的主觀詮釋,如何與檔案資訊或其他相關人等的主觀陳述參照,都是複雜且漫長的過程,在社會關注個別線民之際,「我們要提醒的是,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

促轉會指出,透過這個過程,逐步推進對威權體制運作的認識與反省,才有可能進一步展開對責任的討論,這是嚴肅民主工程,稍一不慎,便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

促轉會也要提醒社會,監控檔案與其他政治檔案一樣,是國安情治機關工作紀錄,是經情治人員篩選、轉傳、層層通報被過濾的資訊,並反應特定觀點與脈絡,盡信或全然推翻都可能失之武斷。

以監控檔案而言,資訊有真有假,若全然相信,可能淪為讓「舊日情治人員的筆記主導轉型正義」怪象;以政治檔案而言,目前調查也曾發現當事人發現檔案留有相關紀錄後,才改變說詞並坦承過去的案例。

 

促轉會︰80年代調查局佈「線」逾3【摘要2021.10.18..自由】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被踢爆,在學生時代擔任國民黨線民,配合國民黨政權進行監控工作。行政院促轉會表示,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此案是當時威權統治的運作模式,高度體制化長期運作的必然,促轉會立場是期待檔案開放與持續的真相調查。

促轉會近年委託台大學者所做「威權統治時期校園與社會監控之研究」報告顯示,威權時期,國民黨政府對人民與組織的監控非常廣泛。調查局於1980年代,將各地區按人口及安全狀況,區分為每500、每600人和700佈建一人,在全國佈建線民人數逾三萬人。

關於監控檔案揭露黃國書擔任線民一案,促轉會表示,監控檔案有大量當年威權統治長期滲透各領域的資訊,包括國民黨黨務系統,各情治機關乃至部分行政機關,以高度協力方式滲透社會。

促轉會指出,這意味著我們社會中有相當的成員,曾經在過去因為不同理由,以不同參與程度,被吸納進入這樣的體制運作,透過逐步推進對體制運作的認識與反省,才有可能進一步開展對責任的討論,稍一不慎,便可能落入獵巫或洗白等情境。

促轉會指出,從調查中發現,「線民」有不同參與動機,有的因為愛國、有的被威嚇、有的就是配合老師教官、有的則有經濟誘因,有些還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問話而提供情報,樣態複雜。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69575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