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大海說故事:《紅玫瑰與白玫瑰》(18限)
2011/06/28 13:23:24瀏覽1672|回應16|推薦25

各位小朋友, 大家好!

大海要說故事嘍! 很好聽喔!

( 黑體字張愛玲原文)

我今天要說的故事是"紅玫瑰與白玫瑰"  你看, 光是這個題目就夠精采了吧!

 這故事, 其實就是在講振保的感情生活.

振保是誰呢?

其實振保, 他跟在座的許多小朋友都很相似.他是正途出身,出洋得了學位,并在工廠實習過,非但是真才實學,而且是半工半讀打下來的天下。他在一家老牌子的外商染織公司做到很高的位置。他太太是大學畢業的,身家清白,面目姣好,性格溫和,從不出來交際。一個女儿才九歲,大學的教育費已經給籌備下了。

你看, 是不是跟你很像呢?

 振保的生命里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

 怎樣, 很過癮吧?哈哈, 我看你們當中有一些人裂嘴笑得好得意呢!

但是在振保的靈魂深處, 也是在他生命感情絡痕的兩個女人, 其實不是他的太太, 也不是他的情人.

 第一個是巴黎的一個妓女。

 振保的處男就是"獻給"那妓女的.

振保的道德性很強.理性的譴責也主掌了對這份記憶的評斷. 和那妓女的事, 他只記得一些齷齪的情節. 那是少男的初夜哪! 而且他記得清清楚楚. 但是振保並不去想他為何去找那妓女, 也不管那趨動他的力量. 他當初的""是想要那妓女的. 但是""振保的自我裡, 沒有地位. 所以後來回想起來應當是很浪漫的事了,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浪漫的一部份他倒記不清了,單揀那惱人的部份來記得。

在英國留學時振保認識了一個名叫玫瑰的姑娘.

 ()們一起度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後來振保要離開英國了, 玫瑰在車上脫光衣服, 緊緊抱住振保, 但是振保心里也亂了主意。他做夢也沒想到玫瑰愛他到這程度。他要怎樣就怎樣,可是這是絕對不行的。玫瑰到底是個正經人。這种事不是他做的。 

 他的自制力,他過后也覺得惊訝。他竟硬著心腸把玫瑰送回家去了。臨別的時候,他捧著她的濕濡的臉,捧著咻咻的鼻息,眼淚水与閃動的睫毛,睫毛在他手掌心里扑動像個小飛虫,以后他常常拿這件事來激勵自己:“在那种情形下都管得住自己,現在就管不住了嗎?” 

  這就是振保.

他對他自己那晚上的操行充滿了惊奇贊歎,但是他心里是懊悔的。

振保回到中國. 在上海的外商做事. 就去跟老友王士洪分租一個房間.

 王士洪要出遠門

王士洪的太太嬌蕊是一個極會勾引男人的女人. 她的一技之長是耍弄男人。

振保也一開始就被她吸引了.

 振保當著她,總好像吃醉了酒怕要失儀似的,搭訕著便踱到陽台上來。冷風一吹,越發疑心剛才是不是有點紅頭漲臉了。他心里著實煩惱,才同玫瑰永訣了,她又借尸還魂,而且做了人家的妻。而且這女人比玫瑰更有程度了,她在那間房里,就仿佛滿房都是朱粉壁畫,左一個右一個畫著半裸的她。怎么會淨碰見這一類女人呢?

以下是幾個嬌蕊勾引振保的段落. 女生要好好學習喔! 看看專家是怎麼勾引的. 基本上, 是讓人感覺很真.沒有虛假做作的痕跡.

  嬌蕊問道:“要牛奶么?”振保道:“我都隨便。”嬌蕊道:“哦,對了,你喜歡吃清茶,在外國這些年,老是想吃沒的吃,昨儿個你說的。”振保笑道:“你的記性真好。”嬌蕊起身撳鈴,微微瞟了他一眼道:“你不知道,平常我的記性最坏。”振保心里怦的一跳,不由得有些恍恍惚惚。

嬌蕊放下茶杯,立起身,從碗櫥里取出一罐子花生醬來,笑道:“我是個粗人,喜歡吃粗東西。”振保笑道:“哎呀,這東西最富于滋養料,最使人發胖的!”嬌蕊開了蓋子道:“我頂喜歡犯法。你不贊成犯法么?”振保把手按住玻璃罐,道:“不。”嬌蕊躊躇半日,笑道:“這樣罷,你給我面包塌一點,你不會給我太多的。”振保見她做出年楚楚可怜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果真為她的面包上敷了些花生醬。嬌蕊從茶杯口上凝視著他,抿著嘴一笑道:“你知道我為什么支使你?要是我自己,也許一下子意志堅強起來,塌得太少的!”兩人同聲大笑。禁不起她這樣稚气的嬌媚,振保漸漸軟化了。 

 振保道:“你跟士洪是怎樣認識的?”嬌蕊道:“也很平常。學生會在倫敦開會,我是代表,他也是代表。”振保道:“你是在倫敦大學?”嬌蕊道:“我家里送我到英國讀書,無非是為了嫁人,好挑個好的。去的時候年紀小著呢,根本也不想結婚,不過借著找人的名義在外面玩。玩了几年,名聲漸漸不大好了,這才手忙腳亂地抓了個士洪。”振保踢了她椅子一下:“你還沒玩夠?”嬌蕊道:“并不是夠不夠的問題。一個人,學會了一樣本事,總舍不得放著不用。”

 怎麼樣? 很厲害吧!

 沒有多久, ()們就發生了肉體關係.

嬌蕊好像真是愛振保.她說:“我真愛上了你了。”說這話的時候,她還帶著點嘲笑的口气。“你知道么?每天我坐在這里等你回來,听著電梯工東工東慢慢開上來,開過我們這層樓,一直開上去了,我就像把一顆心提了上去,放不下來。有時候,還沒開到這層樓就停住了,我又像是半中間斷了气。”

振保也好像真是愛嬌蕊.只是他又想得好多. 他每天辦完了公回來,坐在雙層公共汽車的樓上,車頭迎著落日,玻璃上一片光,車子轟轟然朝太陽馳去,朝他的快樂馳去,他的無恥的快樂——怎么不是無恥的?他這女人,吃著旁人的飯,住著旁人的房子,姓著旁人的姓。可是振保的快樂更為快樂,因為覺得不應該。 

 嬌蕊的丈夫王士洪要回來了

 嬌蕊追著她的心去行事. 反而是振保顧前顧後, 甚至還疑東疑西.

談到她丈夫的歸期,她肯定地說:“總就在這兩天,他就要回來了。”振保問她如何知道,她這才說出來,她寫了航空信去,把一切都告訴了士洪,要他給她自由。振保在喉嚨里“?(左口右惡〕”地叫了一聲,立即往外跑,跑到街上,回頭看那崔巍的公寓,灰赭色流線型的大屋,像大得不可想象的火車,正沖著他轟隆轟隆開過來,遮的日月無光。事情已經發展到不可救的階段。他一向以為自己是有分寸的,知道适可而止,然而事情自管自往前進行了。跟她辯論也無益。麻煩的就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根本就覺得沒有辯論的需要,一切都是极其明白清楚,他們彼此相愛,而且應當愛下去。沒有她在跟前,他才有机會想出諸般反對的理由。像現在,他就疑心自己做了傻瓜,入了圈套。她愛的是悌米孫,卻故意的把濕布衫套在他頭上,只說為了他和她丈夫鬧离婚,如果社會不答應,毀的是他的前程。

 振保害怕了, 想要脫身. 嬌蕊說道:“嬌蕊,你要是愛我的,就不能不替我著想。我不能叫我母親傷心。她的看法同我們不同,但是我們不能不顧到她,她就只依靠我一個人。社會上是決不肯原諒我的——士洪到底是我的朋友。我們的愛只能是朋友的愛。以前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可是現在,不告訴我就寫信給他,那是你的錯了。嬌蕊,你看怎樣,等他來了,你就說是同他鬧著玩的,不過是哄他早點回來。他肯相信的,如果他愿意相信。” 

 嬌蕊抬起紅腫的臉來,定睛看著他,飛快地一下,她已經站直了身子,好像很詫异剛才怎么會弄到這步田地。她找到她的皮包,取出小鏡子來,側著頭左右一照,草草把頭發往后掠兩下,擁有手帕擦眼睛,擤鼻子,正眼都不朝他看,就此走了。 

 以后他听說她同王士洪協議离婚,仿佛多少离他很遠很遠的事。

 振保每次在感情裡都顧東顧西, 娶妻的時候卻很干脆.

 他母親几次向他流淚,要他娶親,他延挨了些時,終于答應說好。于是他母親托人給他介紹。看到孟煙鸝小姐的時候,振保向自己說:“就是她罷。” 

煙鸝是一個普通的""女孩.

 小姐今年二十二歲,就快大學畢業了。因為程度差,不能不揀一個比較馬虎的學校去讀書,可是煙鸝還是學校里的好學生,兢兢業業,和同學不甚來往。她的白把她和周圍的惡劣的東西隔開了。煙鸝進學校十年來,勤懇地查生字,背表格,黑板上有字必抄,然而中間總像是隔了一層白的膜。在中學的時候就有同學的哥哥之類寫信來,她家里的人看了信總說是這种人少惹他的好,因此她從來沒回過信。 

煙鸝本就是一個乏味的女人. 振保很快就對她失去興趣, 開始嫖妓了.

 他在外面嫖,煙鸝絕對不疑心到。她愛他,不為別的,就因為在許多人之中指定了這一個男人是她的。她時常把這樣的話挂在口邊:“等我問問振保看。”“頂好帶把傘,振保說待會儿要下雨的。”他就是天。振保也居之不疑。

然後有一天, 振保和他不成材弟弟篤保在公共汽車上遇見嬌蕊.

 兩人一同出來,搭公共汽車。振保在一個婦人身邊坐下,原有個孩子坐在他位子上,婦人不經意地抱過孩子去,振保倒沒留心她,卻是篤保,坐在那邊,呀了一聲,欠身向這里勾了勾頭。振保這才認得是嬌蕊,比前胖了,但也沒有如當初擔憂的,胖到痴肥的程度;很憔悴,還打扮著,涂著脂粉,耳上戴著金色的緬甸佛頂珠環,因為是中年的女人,那艷麗便顯得是俗艷。篤保笑道:“朱太太,真是好久不見了。”振保記起了,是听說她再嫁了,現在姓朱。嬌蕊也微笑,道:“真是好久不見了。”振保向她點頭,問道:“這一向都好么?”嬌蕊道:“好,謝謝你。”篤保道:“您一直在上海么?”嬌蕊點頭。篤保又道:“難得這么一大早出門罷?”嬌蕊笑道:“可不是。”她把手放在孩子肩上道:“帶他去看牙醫生。昨儿鬧牙疼鬧得我一晚上也沒睡覺,一早就得帶他去。”篤保道:“您在哪儿下車?”嬌蕊道:“牙醫生在外灘。你們是上公事房去么?”篤保道:“他上公事房,我先到別處兜一兜,買點東西。”嬌蕊道:“你們厂里還是那些人罷?沒大改?”篤保道:“赫頓要回國去了,他這一走,振保就是副經理了。”嬌蕊笑道:“喲!那多好!”篤保當著哥哥說那么多的話,卻是從來沒有過,振保看出來了,仿佛他覺得在這种局面之下,他應當負全部的談話的責任,可見嬌蕊振保的事,他全部知道。 

   再過了一站,他便下車了。振保沉默了一會,并不朝她看,向空中問道:“怎么樣?你好么?”嬌蕊也沉默了一會,方道:“很好。”還是剛才那兩句話,可是意思全兩樣了。振保道:“那姓朱的,你愛他么?”嬌蕊點點頭,回答他的時候,卻是每隔兩個字就頓一頓,道:“是從你起,我才學會了,怎樣,愛,認真的愛到底是好的,雖然吃了苦,以后還是要愛的,所以”振保把手卷著她儿子的海裝背后垂下的方形翻領,低聲道:“你很快樂。”嬌蕊笑了一聲道:“我不過是往前闖,碰到什么就是什么。”振保冷笑道:“你碰到的無非是男人。”嬌蕊并不生气,側過頭去想了一想,道:“是的,年紀輕,長得好看的時候,大約無論到社會上做什么事,碰到的總是男人。可是到后來,除了男人之外總還有別的總還有別的” 

   振保看著她,自己當時并不知道他心頭的感覺是難堪的妒忌。嬌蕊道:“你呢?你好么?”振保想把他的完滿幸福的生活歸納在兩句簡單的話里,正在斟酌字句,抬起頭,在公共汽車司机人座右突出的小鏡子里,看見他自己的臉,很平靜,但是因為車身的嗒嗒搖動,鏡子里的臉也跟著顫抖不定,非常奇异的一种心平气和的顫抖,像有人在他臉上輕輕推拿似的。忽然,他的臉真的抖了起來,在鏡子里,他看見他的眼淚滔滔流下來,為什么,他也不知道。在這一類的會晤里,如果必須有人哭泣,那應當是她。這完全不對,然而他竟不能止住自己。應當是她哭,由他來安慰她的。她也并不安慰他,只是沉默著,半晌,說:“你是這里下車罷?” 

 振保迷惑了!

 我混得這麼好, 嬌蕊混得那麼差, 為什麼反而我覺得悲哀, 還嫉妒她?

所以振保就藉口叫篤保過來.

 振保道:“那你現在就來拿罷。”他急于看見篤保,探听他今天早上見著嬌蕊之后的感想,這件事略有點不近情理,他自己的反應尤為荒唐,他几乎疑心根本是個幻像。篤保來了,振保閒閒地把話題引到嬌蕊身上,篤保磕了磕香煙,做出有經驗的男子的口吻,道:“老了。老得多了。”仿佛這就結束了這女人。 

  振保追想恰才那一幕,的确,是很見老了。連她的老,他也妒忌她。他看看他的妻,結了婚八年,還是像什么事都沒經過似的,空洞白淨,永遠如此。 

 但是有一天, 振保臨時回家拿雨衣時, 卻在無意中發現連他那最無趣的太太也有姦情.

 煙鸝問道:“在家吃飯么?”振保道:“不,我就是回來拿件雨衣。”他看看椅子上擱著的裁縫的包袱,沒有一點潮濕的跡子,這雨已經下了不止一個鐘頭了。裁縫腳上也沒穿套鞋。裁縫給他一看,像是昏了頭,走過去從包袱里抽出一管尺來替煙鸝量尺寸。煙鸝向振保微弱地做了手勢道:“雨衣挂在廚房過道里陰干著。”她那樣子像是要推開了裁縫去拿雨衣,然而畢竟沒動,立在那里被他測量。 

  振保很知道,和一個女人發生關系之后,當著人再碰她的身体,那神情完全是兩樣的,极其明顯。振保冷眼看著他們倆。雨的大白嘴唇緊緊貼在玻璃窗上,噴著气,外頭是一片冷与糊涂,里面關得嚴嚴的,分外親切地可以覺得房間里有這樣的三個人。 

   振保自己是高高在上,了望著這一對沒有經驗的奸夫淫婦。他再也不懂:“怎么能夠同這樣的一個人?”這裁縫年紀雖輕,已經有點傴僂著,臉色蒼黃,腦后略有几個癩痢疤,看上去也就是一個裁縫。 

 振保現在常常喝酒,在外面公開地玩女人,不像從前,還有許多顧忌。他醉醺醺回家,或是索性不回來。煙鸝總有她自己的解釋,說他新添上許多推不掉的應酬。她再也不肯承認這与她有關。她固執地向自己解釋,到后來,他的放浪漸漸顯著到瞞不了人的程度,她又向人解釋,微笑著,忠心地為他掩飾。因之振保雖然在外面鬧得不像樣,只差把妓女往家里帶,大家看著他還是個頂天立地的好人。 

 但是呢, 振保還是振保.

 這是全文的最後一段.

 振保听見煙鸝進房來,才踏進房門,他便把小柜上的台燈熱水瓶一掃掃下地去,豁朗朗跌得粉碎。他彎腰揀起台燈的鐵座子,連著電線向她擲過去,她急忙返身向外逃。振保覺得她完全被打敗了,得意之极,立在那里無聲地笑著,靜靜的笑從他的眼里流出來,像眼淚似的流了一臉。 

  老媽子拿著笤帚与簸箕立在門口張了張,振保把門關了,她便不敢近來。振保在床上睡下,直到半夜里,被蚊子咬醒了,起來開燈。地板正中躺著煙鸝一雙繡花鞋,微帶八字式,一只前些,一只后些,像有一個不敢現形的鬼怯怯向他走過來,央求著。振保坐在床沿上,看了許久。再躺下的時候,他歎了口气,覺得他舊日的善良的空气一點一點偷著走近,包圍了他。無數的煩憂与責任与蚊子一同嗡嗡飛繞,叮他,吮吸他。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elq&aid=5372835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程如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紅玫瑰與白玫瑰
2011/07/04 09:21

我只看過電影

現在仔細回想

看完:《紅玫瑰與白玫瑰》和看完《色戒》後   似乎心情是一樣的

覺得人生怎麼會是這樣?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7-04 14:08 回覆:
也許這就是"部落格好好玩"爆紅的原因之一.
好糟好糟的人生, 在妳的筆下, 都感覺"好好玩"了!

莫大小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偶在寫張愛玲
2011/07/01 03:36
可家中只有一本流言(也不拿出來看一眼),居然從沒想到去圖書館借她的書來讀一下再寫,全憑著很早年的印象在寫。在這裡讀到她這篇,不由佩服起來,(很增加自己對她的認識,更增加寫作深度與材料) 寫人家的傳記,是該去好好再讀人家的書的
新作「乖蹇」連載中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7-01 06:55 回覆:
是啊, 尤其是寫張愛玲的傳記.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他不是不相信
2011/06/30 19:46

‘follow your heart’,我認為他是一輩子會被這句話困惑的人。不管他 follow 還是不 follow,他的心永遠會變。這個人比較像是合乎命理師算的命,命中就是游移不定,配對的都不是正確的人。 (也許前生的業障要還?)

謝謝你的關心,最近的事件沒有人會有興趣 follow 詳情,所以無法瞭解詳情。‘珍珠就是珍珠’是最有說服力的支持,謝謝大海。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7-01 00:37 回覆:
珍珠說得對. 這個振保是有問題.
讀了妳女兒的智慧, 很冷靜, 很客觀, 很科學!
我看妳當跟妳女兒多學習!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男人是很多男人的縮影
2011/06/30 15:43

佟振保是個自私自利可惡可厭的男人

他骨子裡把嬌蕊當妓女看

當嬌蕊動了真情

粉身碎骨的想跟他時

他既懷疑她的動機 又只想保住自己的前程

他對妻子無情無意  蓄意虐待

他是個偽善的好人

最後又變了個好人

這個好和最初的好也完全兩樣了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23:52 回覆:
感謝孟麗的指導.
張愛玲的這篇"玫瑰", 確實暴露出許多男人自私膽怯的一面, 令人厭惡.
我建議教育部把這篇列入高中男生必讀書目. 比起那些"曾國藩"更有教育作用.
(聽說她也有譏諷女人的文章. 那些就列入高中女生必讀書目吧!)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Just personal opinion
2011/06/30 10:45
振保從出國留學﹐就活在自以為是的那把自己替自己設定的道德的尺下﹐殊不知自己那顆驛動的心永遠在心底反抗著他﹐ 直到在公車上與嬌蕊重逢﹐ 發現她竟然可以再愛上別人, 而且為那人勞累﹐衰老﹐ 後來又認定煙鸝與裁縫曖昧﹐ 連他們那種貨色也談愛情? 他徹底被打敗了﹐ 回頭問自己﹐ 所為何來? 當徹悟那該死的道德是一把無用的尺時﹐ 他任自己墮落沉淪﹐ 想粉碎自己。

” 砸不掉他自造的家,他的妻,他的女儿,至少他可以砸碎他自己。洋傘敲在水上,腥冷的泥漿飛到他臉上來,他又感到那樣戀人似的疼惜,但同時,另有一個意志堅強的自己站在戀人的對面,和她拉著,扯著,掙扎著——非砸碎他不可,非砸碎他不可!“

張愛玲將嬌蕊與振保作了個對比﹐ 一個是以道德開始﹐最後卻墮落到不行。一個是以玩弄感情開始﹐ 最後卻最懂得愛。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11:39 回覆:
一個是以道德開始﹐最後卻墮落到不行。一個是以玩弄感情開始﹐ 最後卻最懂得愛。

這一對比我倒沒有注意到.
真是如此呢!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question for everyone
2011/06/30 09:29

Follow your heart? Did you know exactly what your heart wanted every time when you faced seductions?

也許我不是果決的人,但是看看身邊有多少是果決的人,知道自己要什麼?

常常在已經擁有的時候,誘惑出現了,那個不該碰的誘惑總是耐心的 test 人的 heart? 人自己都搞不清,我的 heart 是熱愛誘惑的本身?還是發出誘惑的人、事、物?

Follow your heart 是另一個誘惑的 slogan !難道,男人要瞭解自己這麼難?當然不只是男人啦!只是男人比較多。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11:30 回覆:
其實這小說的男主角, 振保, 就是如珍珠妳所說, 不相信" follow your heart".
但是他反而更墮落了!

順便提起, 藍也好, 綠也好, 紅統也好, 只是個人政治理念, , 反正妳又不去參選
什麼議員委員的, 不要管別人怎麼說妳.Who cares? 珍珠就是珍珠.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8歲 以 上 的 小 朋 友 們 ﹐ 聽 你 和 張 愛 玲 的 名 著 都 一 楞 一 楞 的
2011/06/30 09:23
基 本 上 愛 玲 十 多 歲前 的 人 生 創 傷 (母 留 學 離 婚 又受父 親繼母虐 打 幾 乎
瀕 死) ﹐就 讓 她  對每 個 男 人都 存 疑 ﹐ 對 胡 蘭 成愛 再 令 她 徹 底 傷 心 後 ﹐
 那 就 更是 情 感 破 產 ﹗ 寫 的 每 個 男 (女 )都 有 病 態 ... 看 官 讀 來 精 彩 叫 絕 。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11:34 回覆:
哈, 早知道張鳳一定引經據點, 前因後果, 委委道來.
但是這個"振保", 好像很多男人(尤其受高等教育的台灣男人)都是如此?

東村Jam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基本上
2011/06/29 23:40

一直以來﹐我都沒看懂﹐為什麼一夜間他就變成好男人了。

我覺得男人基本上是很難變好的。½Ö²z§A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00:17 回覆:
那是張愛玲在諷刺這種男人.
這種男人只能用他的"理智"去安排生活, 把生活合理化. 但是本質上這種男人是可悲的感情上的懦夫. 在感情上他一再背叛自己. 他愛玫瑰, 但他放她走. 他愛嬌蕊, 但他又不敢.
結果娶了一個可靠但是他不愛的煙鸝, 也不見得就對他忠誠.
但是這種男人的"能力"就在理智與道德.他可以想一想, 合理化, 然後阿Q的繼續活下去.
"再躺下的時候,他歎了口气,覺得他舊日的善良的空气一點一點偷著走近,包圍了他。無數的煩憂与責任与蚊子一同嗡嗡飛繞,叮他,吮吸他。 "
所以呢, 悲哀了一夜, 第二天起床, 又繼續生活嘍!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你可知道
2011/06/29 23:14
振保為什麼在一夜之間就變回一個好男人嗎?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06:46 回覆:
其實這就是振保.
他有感性的一面, 但是他一生的重大決定, 最終都是理性做主.換句話說, 他一再背叛他感性的那個自我.所以當他重遇"淒慘"的嬌蕊時, 他為自己哭了. 他嫉妒嬌蕊能夠跟著她的感覺走. 他哭那個感性的自己, 一輩子被犧牲掉.
但是積習難改. 他就是這種人, 永遠是背叛自己的感覺, 以理性做決定.
甚至煙鸝偷人, 他也是發洩怒氣以後, 就可以再"催眠"自己, 從一雙鞋子去想像煙鸝對他跪地求饒, 並且對一切不悅的事情合理化.
"振保坐在床沿上,看了許久。再躺下的時候,他歎了口气,覺得他舊日的善良的空气一點一點偷著走近,包圍了他。無數的煩憂与責任与蚊子一同嗡嗡飛繞,叮他,吮吸他。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29 23:57 回覆:
因為他本質上, 就是一個積習難改, 阿Q的窩囊廢.

幸福的白開水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1/06/29 21:19

看來看去,

到底這振保應該怎麼做,

才能得到幸福啊??

真的是無解。

大海(穿新衣)(michaelq) 於 2011-06-30 00:26 回覆:
在感情上, 要follow your heart .
振保在感情上都用理智在計算, 造成日後他感情心靈的一個大空洞.
Follow your heart 可能帶來痛苦, 但那也是真幸福的唯一途徑.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