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詩人手札(瘂弦)(摘錄)
2019/08/29 18:11:05瀏覽732|回應2|推薦30

當葉賽寧(Sergey Alexandrovich or Essenin,1895–1925)高喊:「萬歲!天上和地上的革命!」「我是一個布爾雪維克了!」時,我們似乎看見詩神邀宴的席位上,突然消失了他輝煌的名字。問題在:他既然「是一個布爾雪維克」,就不可能再是一個詩人。(頁235)

詩,究竟不是一面戰旗。(頁236)

贗品常常借披晦澀的大衣,但晦澀卻非贗品的獨有表徵;一首晦澀的詩也常常是一首好詩,如保羅·梵樂希(Paul Valery)的「海濱墓園」和T·S·艾略特的一些作品便是。(頁247)

案:瘂弦《深淵》,臺北市:晨鐘出版社,民國60年4月1日初版,民國68年4月20日再版。瘂弦對左派的文藝觀不以為然,對詩的大眾化也不以為然,似乎是傾向主張為藝術而藝術;但是,瘂弦也有批判的一面,瘂弦堅持詩的藝術性,針貶政治及人世,也須講求藝術表現。瘂弦也認為,寫詩和讀詩都要有所「感」。他對工業及科技之侵入文藝,也有微詞。班雅明說,波特萊爾是資本高度發達時代的抒情詩人。瘂弦的詩也有這樣的味道。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aomiao105&aid=128975362

 回應文章

嵩麟淵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21 11:38

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

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

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詩大序)


Sir Norton 城市的性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9/01 12:04

您選錄的兩個概念,有趣味且引發連想。

詩,不是戰旗。但可當華裳、面具、或內衣?

贗品的作者,無奈去笨拙的瓢竊,卻也是藝術的練習家、傳播者。

旨不在臧否這位前聯副主編 ... ... 

雨荷軒主(miaomiao105) 於 2019-09-07 11:41 回覆:
瘂弦的詩觀並沒有始終如一,他自己的作品也不盡然符合自己的詩觀,後來就不寫詩了,為何如此,也是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