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司旱──2
2008/07/18 20:18:53瀏覽304|回應0|推薦1
  我必須先向你聲明,你的吸血族類資歷越豐厚,你就越有能力去控制吸血的慾望。

  不過,當你面對我眼前這隻殭屍時,相信我,抑制殺人衝動絕對是一場殘酷的考驗。沒辦法,一來,我身上有個小小的契約;二者,我是個愛惜信守承諾美德的吸血鬼。幸好AB型、健康的血液有效將我的注意力從他那破綻可以游出鯊魚的說服演說轉移。

  「這種翻翻架子找找東西的工作,你一個人就行了,特地把我挖起來幹什麼?」

  啜飲最後一滴紅寶石般珍貴甜美的血液,我冷冷地問他。作為回應的那個笑容讓我感到未來將會非常不順遂的毛骨悚然。

  「先告訴你,我不接受人多好辦事這種蠢理由。」先下手為強,我立刻擺明立場。

  「其實……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地獄召書這類東西『只有』曾經隸屬於同種空間的生物才能輕易辨識……」

  翻譯成白話,眼前這隻由於種種例外形成的殭屍絕對分辨不出來。你並不能指望一具生前剛受過天主教淨化儀式的屍體身上能殘留太多邪惡的力量。

  「那你們還擔心會有人拿出來念。」

  「你看過『The Mummy』那部電影吧?念死亡之書前還要學會古埃及文,這地獄召書絕對會比死亡之書還要好讀,因為,據說惡魔為了引誘人們去念它,地獄召書會隨著碰觸它的活物改變顯示的語言。」

  「喔喔,還比電子辭典方便勒。」我真好奇如果這本書被一個文盲或老花眼持有時該顯示什麼。或者,那還具有切換成點字書的功能?

  「……那就是問題所在。」那隻司旱族類嚴肅而沉重地望著我。

  「很抱歉但我看不出來問題在哪。」


  殭屍連忙趕在我躺回棺材、鎖上棺蓋之前將他愛用的「貧果」(老缺一個口你敢說不是貧果?)筆記型電腦塞過來,開啟Google搜尋頁面,鍵入「史上最強電子辭典」、按下確認,立刻指向那間歷史相當悠久的大學物理學院圖書館網站,然後一個粗製濫造的廣告視窗彈跳出來,上面秀著地獄召書特徵的文字說明──

  『只要有了這本書,你不僅能省去尋找插座的煩惱,還比電子辭典更方便!環保,免費,借閱期限一個月,庫藏量高達六百六十六本。』

  你奶奶的。


  「人才信。」鬼都不信了。我立刻蓋上棺蓋,明智地決定補眠。


  「就是人才信啊!現在還開了論壇瘋狂討論勒!」「那真是不幸啊。孩子。」殭屍邊痛呼邊慘叫,想是不小心被棺蓋夾到手。
  

  如果這種蠢事真的會發生的話,那也不是我有能力可以阻止的。

  棺蓋被頂開,只見那隻狼狽捂手的殭屍可憐兮兮地說:「你總不會希望所有AB型新鮮血液從此斷貨吧?」

  好吧,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

  我若有所思地以食指點點下巴,「據說你就是個AB型的活殭屍。」

  那該死的朝我慧黠地眨了眨左眼。
  「你怎麼會去相信『我的健康檢查』報告呢?」

  「……」




  也對。
  如果殭屍都能做健康檢查,出於對人類醫療科學的敬意,這醫院我一定要登門參觀拜訪。這不但是人類醫療、臨床學、生理學、病理學等等領域史上空前的突破,他們的醫療團隊思考邏輯通達的程度更是堪稱一絕。



  然後,請你記得,當我有空在那隻該死的殭屍身上以獵鹿彈開幾個洞時,千萬千萬,不要阻止我。






  在天然光源無法滲透,照明設備也全然熄滅的館廊內,手電筒晃動的光束下,更顯得建築規模的宏大。

  我現在就在那間「歷史悠久的物理學院」廣大的迴廊內,和一個活人一個死人走在一起。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相信我,我之所以會在這裡「真的不是」因為AB型血液的緣故。

  鑒於吸血鬼是如此纖細敏感的族類,跟那匹司旱魯莽的舌頭比起來(只要含有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與脂肪,他們就視為可食,所以當你在夜市看到他們出沒時,實在沒有必要驚惶失措),對於食物品味的小小偏好,根本不應該成為任何人攻訐的理由。只不過,沒有人類特產的血液的話,實在是有點傷腦筋。


  ……好吧,我承認,這是受有熱愛人類愛到跑到顯世(人類社會)去打工、擁有其豐富足以媲美CIA幹員的五十幾本護照、二十六張假證件、起碼七個完美合法的身分、一個人類女友(也只能有一個,不然他的女友可是會毀屍滅跡的,而且,你還無法用任何國家的法律判定她殺人)的人類控殭屍夥伴契約牽制的最大不幸。


  我望Lere撇撇頭,暗示他那跟在我們身後亦步亦趨的女人是怎麼回事。


  我不明白那勞什子組織,為什麼要派一個配有厚重眼鏡,外觀判讀有九成機率是個徹底脆弱書呆的女性成員跟著我們,而不是個生命力旺盛、或者至少防禦力高強一點的壯漢?

  「她是新人。」Lere。

  萬一死了損失也不大,所以是砲灰來著。

  「或者你可以乾脆的承認,組織根本就不認同地獄召書的可靠性。」我說。

  「或者,我只是被派來監視你們的督察員。」那直到現在才打破沉默的女人,充滿不信任感的冷聲硬調從中間穿過來。

  「我猜是A。」Lere聳聳肩。

  我的拇指在指甲間摩梭,聲量低得只有夥伴聽到,「不是A。」

  「A minor.」(A負號,比A級劣一等)

  附帶說明一下,我,Lucton,跟Lere,是史上有名、蟬連最多次的最爛非人搭檔。這表示我們之間溝通意見歧異絕對不僅限口頭言語,而是更多可能會不小心波及到你,讓你跟太陽(或者月亮,星星什麼的)永別的方式。

  讓我們最容易發生摩擦的,就是在於對人類的態度。


  你或許會問,曾經身為人類的妖魔鬼怪,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人類?

  不,你錯了。

  像Lere那樣的人類控絕對是非人族群裡不曉得身上哪個構造出了問題導致整體思考暨行為異常。像我這樣對人類沒多大好感的正常族群才是佔絕大多數。無關種族、性別、宗教信仰、政黨立場,純粹就實力與自我認知透徹程度而言。

  而,你不太能期望人類通常具有的自知之明的水準,在我類面前是足夠的。


  舉例來說?

  現在那個束著一絲不茍包頭的女人推著眼鏡拿著衛星導航電子地圖指揮我們方向的傲慢神氣尤其讓我不爽。
  「……不,不是那個方向。根本就不需要看,我剛剛就已經說過了,不可能在那個地方。……」

  她難道不知道,我們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勞什子衛星導航,從頭到尾,我們只需要Lere從院館門口的資源回收箱找到、拿在手上的那張不到五頁的新生導覽手冊!連他媽的衛星連線、電池都不用──該死的一點環保概念都沒有的人類!


  那隻殭屍似乎感覺到週遭的氣溫下降,按住我的左肩。我看見他翠綠色眼珠裡的沉著謹慎,決定暫時隱忍。

  「女人,給你個良心建議,如果我是你,在一頭防腐了四百年以上的殭屍,跟一隻歲數難以計算的吸血鬼面前,我絕對會更加小心謹慎──尤其當這兩個族類都曾經以人類為食的時候。」

  那個人類顫縮了一下,推推鼻樑上的鏡架,僵硬地說:「別忘了,若不是人類,你們不可能活到現在……而且,你們還得遵守平等互惠條約。」

  狗屁。

  你們人類的平等互惠條約充其量只不過是個Tour Guide,印在宣傳單上給觀光客搧風遮陽用的。沒被投訴不實廣告實在是因為字體印刷太小、沒人看得見的緣故。

  「任務是你接的,給我五個不動手的理由。」
  我伸手搭上那隻百年司旱左肩。如果回答不令我滿意,那肩胛骨準備多五個窟窿透風暢氣。

  那將手電筒甩來甩去的殭屍反應過來,拉下正撥放著搖滾樂的MP3耳機,對上我的視線,笑著向我聳聳另一邊肩膀。

  「C’est la vie.


  這是一句法文,意指「這就是人生(That’s life.)」,隱含「你又能怎樣」之意。

  
  然後,你當然也可以稱聽到這句話,被迫千萬別替殭屍那老早空到敲下去能有回音的腦門爆頭、因而忍得手掌險險被自己的指甲戳穿的我,是莫大無奈的表徵,或者比最大還要更深更黑暗的家門不幸(誰叫當初把Lere變成殭屍的是吸血鬼?那天殺該死的渾蛋願上帝詛咒他),Whatever

  「好啦,看在她跟我女朋友是同種族份上……」
  看見我的臉色,他終於察覺到那毫無說服力,Good LORD──感謝上帝保佑,慌忙補上一句:「您大人有大量、U.S.H.B.(人類血液無限量供應)、還有、或者,看在我的份上、拜託幫個忙……」

  好吧。若非宰掉那司旱我也會跟著掛點,然後你們可能因此早已看不到這個故事……誰叫我他媽瞎了眼鬼迷心竅一時糊塗心軟以為跟個年度最佳倒楣鬼、不幸的例外型殭屍締約會是個好主意?


  就跟你說了,好人不長命。我敢肯定這司旱族類的要進屍袋起碼還得等上八百年。
  Lere決定尊重我的感受,向那組織派來的那理論上長官的人類進行戰略演說。

  「噓──因為你是人類,為了你的安全起見,請盡量別出聲,免得引來怪物。」他將他自以為帥勁的皮相盡可能湊近那女幹員(真不知羞恥,也不想想他那起碼用了四百年的皮囊可能會有過期與異味問題),不但奉送多餘秋波,還得意的向我眨了眨左眼。

  最好是我們說話發出的頻率跟人類有什麼差別。
  但他這招就是該死的奏效。因我似乎看到那從女幹員眼眶邊掉出來的無數愛心符號。

  「這麼騷。」好吧,順著他邏輯扭曲的方便,我們不是人類講話就不需遮遮掩掩。酸話更毋庸客氣。

  「唉哟,純屬意外,你也知道我不小心的。別跟Sunkiss說喔,要不然跟你絕交!」

  ──絕個姥姥啦屍骨都寒幾百年了還這麼幼稚。你真該為愧對屍界列祖列宗感到羞恥──我邊巡視走廊側邊的窗戶,以絕佳夜視力尋找線索,一邊腹誹。不罵出來是因為,在全球暖化的趨勢下,縱使高等如吸血族類的我,也要學會節能減碳。

  也許最快的方法就是先滅掉身後對著殭屍發春的女性人類。


  「並不是我要嘮叨,但你真不覺得惡魔都已有所動作的現在,去把地獄召書找出來,反而是陷阱的可能?」

  「不會這麼倒楣啦!」

  「你是哪根筋燒斷讓你認為戰場上有供你討論運氣的空間!」

  「放心吧,勝利女神是站在我這裡的!」

  Lere自頸間拉起女朋友送給他,燻過香、繞過爐、印有「鎮瀾宮」字樣的黃紅色護身符得意洋洋地現給我看。

  不是我要說,Lere老弟,你那顆屍腦殼真的租給蛆住了。

  「歐洲的妖魔鬼怪要知道世界地圖上有『台灣』這麼一個小島、或者任何一個中文字都堪稱奇觀了,你又能指望那護身符在這裡產生什麼作用?」

  「喔喔,有愛就足夠了啊。」


  那司旱燦笑的嘴臉閃得跟什麼一樣。



  請你仔細聽好我的忠告:

  任何活物,都不應該相信有「智殭屍」這種東西的存在可能性或合理性,不論你所獲知的該殭屍生前智商數據有多高。尤其當殭屍還摔入愛河裡(不是台灣南部的那條……好吧,我承認會摔進去也真夠絕了)──再次強調、絕對不要指望那智殭屍云云不可能證實的謬論。

  但你大可以相信「愛情使人愚笨」這至理名言。畢竟,此等負面影響顯然是跨族類的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nasi&aid=2053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