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黃溫恭故事
2021/10/24 13:14:49瀏覽675|回應0|推薦30

黃溫恭故事

黃溫恭19201230日-1953520日),生於日治台灣高雄州岡山郡路竹莊(今高雄市路竹區),外科醫師、牙醫師,是路竹地區的首位牙醫師。1952年,因涉入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燕巢支部案,自首後判刑十五年,但被蔣中正更改判決書下令槍決,是台灣戒嚴時期遭處決的共產黨員之一。

生平

其父親黃順安居於高雄路竹後鄉村,是一名醫師,也是當地村長。身為黃順安的長子。他繼承父親家學衣缽,看著父親義診,讓鄉親賒帳

末廣公學校畢業後考入台南二中就讀,與一般台灣人一樣在中學時才感覺到日本對台灣人的不公平對待,出現反日的傾向,1938年中學五年級時,與台南一中日本學生打架將對方打成重傷而遭學校退學處分[1],肄業於臺南州立臺南第二中學校(由於國民政府的調換,今為台南一中)。遭退學後,其父親送他至日本關東中學校完成中學學業後習醫,就讀日本齒科專門學校(今日本齒科大學),取得牙醫師與外科醫師資格。畢業後,加入關東軍成為軍醫哈爾濱服務。1945年,日本投降,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黃溫恭返回台灣在家鄉開業,成為路竹鄉當時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牙醫。黃溫恭之妻楊清蓮畢業於長榮女中,當時在小學任教。兩人婚後生下一子二女。

黃溫恭返台目睹台灣經濟的惡化,與幼時玩伴陳廷祥的叔叔台北建中校長陳文彬組讀書會,並在故鄉開始教導閱讀左傾讀物。在判決書中,稱黃溫恭在高雄路竹加入共產黨,其中學同學陳廷祥,當時服務於燕巢鄉公所,經黃溫恭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隨後組織了燕巢支部。其子黃大一原推測,因於國共內戰中,其父滯留中國東北。當時東北由共產黨控制,為順利返鄉,其父黃溫恭才因此成為中共黨員[2]

而在2011年,發現已是百歲人瑞的盧燦圭,盧口述當年係由他介紹黃溫恭入黨,他是路竹支部書記,而他的上級單位是高雄市工作委員會的負責人獅甲國校教師朱子慧,由於光明報牽連基隆市工作委員會遭破獲,19491031日省工委高雄市工作委員會書記陳澤民遭逮捕,大量高雄工委會成員落網,盧燦圭遭捕後雖未將黃溫恭供出,黃溫恭轉往屏東縣出任春日鄉衛生所主任爾後蔡孝乾投誠國民黨,黃溫恭想到家中妻兒備感壓力下,與黃金清、馬玉堂一起出面向國民黨屏東縣黨部自首,但黃溫恭則未供出同在燕巢支部的幼時玩伴陳廷祥,其他遭逮補的成員則透露了陳廷祥與黃溫恭的關係,黃溫恭遂被認為「自首不誠」。[3]

經法院審理,判處15年徒刑。於桂永清上呈報告後,蔣中正總統手諭改批死刑。1953520日黃在馬場町槍決。行刑前一夜,他留下五封遺書給家屬,並希望自己的遺體交給台大醫學院作為醫學研究之用。但遺書並沒有被交給家屬,遺體無人收屍,葬在台北市六張犁

判決書記載:

黃溫恭於一九四九年初在高雄路竹由盧燦圭介紹參加共產黨,先後吸收黃金清、馬玉堂、陳廷祥等人⋯⋯一九五一年十一月,黃溫恭向國民黨屏東縣黨部自首,然未將陳廷祥的組織關係交出⋯⋯陳廷祥吸收許土龍、陳清祈參加組織,成立燕巢小組自任組長,並將中共黨史、《光明報》等文本交與閱讀。

儘管判決書白紙黑字說明黃溫恭受盧燦圭吸收加入共產黨,黃家後人對於黃溫恭是否加入共產黨,又如何使後人生命走入幽涼之路,仍有不同意見。

固然,二戰落幕後,國共軍事鬥爭時期,共產黨做為國民黨的首要敵人,其被汙名化被不可說被羞於提起,自是無可厚非。黃大一說,關於父親加入共黨之事曾有一說,是在關東軍服役期間,於共產黨新四軍接收東北時,在礦場任職軍醫的黃溫恭被迫簽下共產黨入黨名冊。那是父親為了返臺的,不得不為。

黃大一認定,黃溫恭乃因白色恐怖成為情報機關爭功逐利的升官工具而死,所有名冊上的人,不分青紅皂白都無法自白色恐怖的巨翼底下脫逃。

然而,從燕巢支部案自首人士黃金清口中,傳遞《光明報》的黃溫恭卻是像火炬一般照亮著臺灣未來的希望。而幾年前,張旖容前往拜訪高齡百歲的盧燦圭時,盧燦圭也親口說出了吸收黃溫恭入黨的往事。

盧燦圭被捕得早,當時並未說出此事,這是一段到百歲才得以坦言的記憶。只是,在那個年代,敢於堅持自己信念,敢於對國民黨政府表達不滿的知識分子並不知道,自己即將被寫入一段長期被挖空的歷史。發生,但不被記得。

就像十八歲之前,一直理所當然覺得父親是「病故」的黃春蘭。一如對黃溫恭從此絕口不提的妻子黃楊清蓮。

湮沒在史實的洪流與黨版歷史書裡,不可見人。黃春蘭自承,以當年國共敵對時期的國民黨教育,在在都將共產黨妖魔化,因此不可說,不可提,不可承認然而,黃春蘭所相信的是,即使黃溫恭加入了共產黨也是一件正確之事。

「父親想必是一個有理想的年輕人。眼見國民黨這個腐敗、戰敗、落荒敗逃的政權來到臺灣,他當然會比較期待勝利者的到來。他會想,為什麼共產黨在中國得以勢如破竹拿下天下,一定有它的理想在。」黃春蘭說,「我相信我父親是有這種理想,所以他選擇了共產黨。而且這種人,在那個時候的年輕人,一定很多。」

在燕巢支部案中,黃溫恭的童年玩伴與南二中學長學弟,多所涉及,例如陳廷祥、其弟陳廷淵。另一位成為醫生的同學林恩魁,也因為臺北的學生工作委員會案件被捕。彼時同屆三個班全數一百多人,牽連於共產黨案件者所在多有。

「那時候,被共產黨吸收的這些人,想來他們都有共同的願景,我不認為我父親的選擇是錯的。」黃春蘭說。加入共產黨的眾多年輕人,若要依附一個強而有力的、對抗國民黨的組織,只有共產黨了。

若回歸到當時的時代背景,對照落荒逃至臺灣的腐化國民黨,年輕人聽見強而有力的勝利者之召喚,都是時代的必然。

「而且,在二二八之後,非常多的臺灣知識分子對國民黨想必是更加失望,因為期待和事實的落差實在是太大了。」黃春蘭這麼說。201310月,由中國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建設的無名英雄紀念廣場,是為了紀念犧牲於臺灣的大批隱蔽戰線的無名英雄。這是官方第一次以紀念廣場的形式公開紀念那段塵封的歷史。在無名英雄紀念廣場的花崗岩烈士名錄牆上,可看到鑲刻著到目前為止、經各方查找發現的846位當年犧牲於臺灣的烈士英名,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黃溫恭烈士,就在第16組第13名

時序推進到2016 黃溫恭的長子黃大一教授從美國退休以後榮獲吉林大學聘任為客座教授、吉林大學恐龍演化研究中心終生執行主任;2017 年繼續被吉林大學聘任為「唐敖慶講座教授」、博士導師等職位。

吉林省委統戰部『李慶臣副部長、呂忠誠主任高度評價了黃大一教授作為為建立新中國犧牲的臺灣地下黨革命烈士後代,始終銘記其父親的革命志向,多年來堅持祖國統一、復興中華的崇高理想』

黃大一教授對中共給予烈士後代的照顧,是欣然接受的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dicchi169&aid=16982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