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愛陳明珠》更新日期2012/6/23週六晚上8pm-9.30pm
2012/06/19 17:43:47瀏覽979|回應3|推薦100

【緊急公告】
原定晚間8點在學校咖啡的《我愛陳明珠》新書分享會,雖說出版社和作者已經大張旗鼓的把所有好康、資料都備妥了,阿珠前一天也在用她的腦波向宇宙下訂單,結果訂單好像下歪了,不敵強颱泰利的威力。
因此,搶先在市府公佈前,我們率先做出了體貼的決定,擔心粉絲們舟車勞頓聽飽了一場,卻還真的可能要涉大雨才能返家,本日的分享會,順延至本周六(6/23)端午節當晚8點(一樣7點45分開放入場)。

端午節在中午吃粽子立雞蛋划龍舟和用艾草洗澡,記得,晚上要來喔

再次感謝大家耐心等候♥

日期:2012/6/23週六晚上8pm-9.30pm,7.45pm開放入場(搶位子!)

地點:台北巿大安區青田街一巷6號

學校咖啡館ecole CAFE

 

《我愛陳明珠》新書分享會,Emily將會揭示更多書裡未提到的辛秘,有照片、短片、無聊或真情對話。還會選出幸運兒送上絕對限量、曠世珍貴小禮物!

注意:陳明珠本貓因怕被NASA抓去研究,不克出席,已特製珠掌印給到場者簽書。

 難得高調,只此一場,來〜吧〜!

2012/6/20週三晚上8pm-9.30pm,7.45pm開放入場(搶位子!)

學校咖啡館ecole CAFE 台北巿大安區青田街一巷6號

 


 飯糰很針對新來的iRobot吸麈器(名叫 蘿蔔常在),蘿蔔常在工作時,阿糰會打他;蘿蔔常在休息充電時,阿糰會伸手按它的開關鍵,迫它不停工作、再打它!
為免蘿蔔常在被勞役至死,我們只好用紙箱蓋著它,但阿糰仍然會隔著紙箱罵一陣!


相處這麼多年,我還是會被Tovi偷襲成功。
像是忽然伸手拉平我的筆電,或是用大頭頂翻我手上的杯。

 

 


繪圖板放大腿上半部、電腦放在大腿下半部和膝蓋,我以為已經很善用身體,但陳明珠把我推向更極限,窩在我小腿安居樂業起來。
讓我想起傳統民間廚師說,動物食材全身都是寶;明珠似乎也覺得我全身都是寶,一點也不該浪費。

I thought i had fully utilized my legs by putting the notebook and wacom tablet on on it, but Stinky use the last bit by napping on my ankle. She always push me to my limits.


【跨欄訓練】
不情願的跨欄選手Tovi,與被罵的教練陳明珠。 

 


【辣】
陳明珠:我是辣妹!

Stinky: I'm extra hot!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yersu&aid=6558513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8 05:26 【udn】 這有相關商品!連身 貓裝 大網 催情比價

 回應文章

馬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_*
2012/06/20 09:16

我特別愛貓,對這樣的題材也很有興趣。

最近在物色收養的貓咪,

以收養代替購買,這是在其它格友的文章裡看到的,

其實,以前在鄉下,本就是這樣,沒人會去買貓來養的,

都是鄰居分來分去。大笑


大老鷹姐姐(mayersu) 於 2012-06-20 18:22 回覆:

馬蹄兄,您可以至
https://www.facebook.com/SupportTNR

看看有無投緣的貓咪^^
 
 


Pamela巧手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
2012/06/20 07:55

好特別的貓名

如果今晚沒有大雨的話

我會去現場聽聽看

謝謝分享

大老鷹姐姐(mayersu) 於 2012-06-20 18:05 回覆:
巧手潘老師,改成星期六囉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12/06/19 23:35

我原以為作者叫陳明珠呢

這隻貓兒.有名字還有一個大姓

叫陳明珠的貓兒.很令人印象深刻

大老鷹姐姐(mayersu) 於 2012-06-20 01:07 回覆:

是的,陳明珠是一隻貓,Emily是陳明珠的媽。

作者Emily網路名字叫Meme,香港70年代生,少年移民澳洲,換過好幾家中學,皇家墨爾本科技大學平面設計系畢業,曾任職於香港各大小報社及出版社,移居台北後從事平面設計及插畫創作。

陳明珠最初取名為阿臭(舊時農業社會裡小孩子很容易養不活,因此父母寧願把小孩名字取的卑微一點,如罔市、阿醜,這樣就不會引起鬼神的覬覦,小孩子也才容易養大),Emily寫下她如何與陳明珠相遇的故事,2009年9月14日,Emily在公司樓下看見陳明珠在輪胎底下,又髒又臭又病,只有0.55kg......


明珠最初取名為阿臭 文:Emily

一天上班路上,快到公司的時候,在一條四線雙行大馬路上停泊的車的輪胎下,看到一個瑟縮的小身體,一頭髒兮兮的小貓,精神很差眼晴都睜不開,我驚惶中腳步慢下來卻沒有停,心裡氣急敗壞地質問上帝:「神啊為甚麼要讓我看到??!!!! 」(是的,這是錯誤示範。) 然後繼續走向公司的大樓回辦公室。

回到自己的座位,急急打電話給家裡的江組長報告這事。心裡覺得不能見死不救,但又很害怕,也必需要徵得江組長同意和支持才能行事。感謝她當時說:「去吧,不去只會一直不安。」我就匆匆在公司找了個小紙盒跑到樓下去。

回去那台車子卻不再看到小貓在輪胎下,我像個瘋婦般蹲著查看車底,在行人道慌張尋找,終於人行道圍欄內有個地盤警衛叫我:「你是不是在找貓!」我說是,走過去隔著圍欄看著他跟他身旁的清潔阿姨,她手上有掃把,腳下是垃圾袋和那隻瑟縮的小貓。我說:「請把這隻貓給我」就把小紙盒遞過圍欄,清潔阿姨接過,把貓用紙箱"撈"起來給我。

手上這個輕輕的小紙盒,讓我心裡如有千斤重,還記得江組長當時在facebook說「發生了一件其實很小的大事」。

一邊滴汗一邊快步走著,要走到唯一一家記得在四五個路口之外的獸醫院。好不容易到了,他要我坐著等,等到了我抱小貓到診療桌,他皺眉,帶著手套也不願碰小貓,還叫我不如先拿去寵物店給人洗一洗。(到現在回想還是得深呼吸來平靜心情)
我不是獸醫,但我知道這麼病弱的幼貓"拿去寵物店給洗一洗",當場就可以死了。
當下我沒再說甚麼(心裡當然有!),帶著小貓就走。

時候不早,我還得上班,再度打給江組長求助,報告了"進度",請她出來帶小貓去找我們信任的好獸醫。
連貓帶盒帶回辦公室,藏在自己座位的大抽屜內,給牠一罐便利店買的罐頭,仍然滴著汗地等江組長來打救我們。

終於江組長像天使一般出現了(這位天使當時待業中,誰料到她人生一時的壞運氣,卻是這頭小貓一生的祝福),我們在大樓的茶水間交接了小貓,江組長臨走前擱下一句:「你替牠想名字吧,要賤一點的。(才能活下來的意思)」

之後半天持續接到短訊報告狀況,知道小貓在獸醫院檢查過身體了,回家了,清潔了,在家裡好好的隔離安頓了,餵食了。
這整個過程,得到獸醫師(好的!! )和各朋友的幫助,管接管送、借籠子、送救命營養食品和藥品。
雪中送炭,我詺記於心。

下班回家,看到的已是一頭被愛的小貓。
雖然她很瘦很弱很病。但是牠有自己的小套房,有乾淨的水和糧食,有天才師奶江組長給牠做的鞋盒小廁所,有可以躺的乾淨毛巾,我們還給牠公仔作伴,青蛙公仔脖子套上手錶,希望能像貓媽媽的心跳聲安撫這小貓。
當晚我給江組長一張擬好的(賤)名字清單,請她選一個,她看了大叫:阿臭!! 就是阿臭!!

因為小貓當時一口腐臭發黑的牙和潰瘍的牙齦,其臭無比,牠所在的房間整個瀰漫著臭味。而且江組長敍述白天帶小貓去醫院時,牠全身髒兮兮還在車上拉肚子,在友人的車子內她們怎樣一路聞著臭氣。連裝過牠的寵物外出袋也髒到total lost。

估計牠當時約三個月大,營養不良只有0.55kg,體內很多病菌,牠叫不出聲音,也似乎聽不見,常出現呼吸困難及氣喘情況,瘦得只有皮包骨,毛長不齊,弱到連睜大眼睛和進食也無力。

江組長還因為擔心牠而睡不著,半夜爬起來去用針筒灌牠吃肉泥。而我面對如此脆弱病危的小生命,幾次無助得落下淚來,只能有聲無聲的禱告。(moved on了,沒再抱怨:P)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都睡得很少,除了照顧三隻大貓和自己之外,我上班之餘就是貼身照料阿臭,每兩三小時餵各種藥物,一天數次拌肉泥讓牠吃,時時觀察記錄牠的狀況,頻密地帶牠來回獸醫院覆診。如何做足功夫把牠跟大貓隔離,進出怎樣小心消毒器具和雙手更是不在話下。(誰在說我的消毒強迫症?!)

感覺阿臭一直沒有脫離危險期,我不會忘記每早醒來趕去房間看牠、每天下班回來看牠,我都怕開門看到的是一具屍體的心情。

牠呼吸道的感染很嚴重,張咀叫只聽得到氣聲,但漸漸我們知道牠不是聾子(測試的方式挺白痴,我們無預警地在牠背後,以各種語氣及聲調大叫:「臭!」「臭∼∼! 」 牠一有反應我們就疑幻疑真地雙視傻笑。)

牠一肚子的蟲拉乾淨了,皮膚病和腸胃也治好了,雖然還是皮黃骨瘦沒甚麼毛,但牠一天一天也還活著。
我好多次,好多次為這小貓的生命力而感動。這小台妹好爭氣!

那時候最讓人擔心的是牠的爛牙。那不是一般的爛牙,是爛到牙床會掉下黑色枯骨的腐爛。
牠那麼小的頭顱和顎骨,咀巴掉下來整片整片的腐蝕枯骨。我無言地看手心牠的骨頭,想像著最壞的情況:下顎骨因腐爛太多而整個斷裂。那我該怎麼辦?牠會痛苦得生不如死嗎?我甚至連安樂死都想到了。

其次擔心的是牠三不五時就氣喘發作,眼睜睜看著牠劇烈抽搐的小身體,每抽一下我的心也跟著揪一下。
面對無常的生死,我們有多努力不懈的同時就有多無能為力。
生命除了交給賜生命的,人還能有甚麼辦法。

有一次帶阿臭覆診我們聽到很不樂觀的消息,回家路上在車子裡,我疼惜的抱著阿臭流淚,再次像天使般的天才師奶江組長打破沉默:「妳媽媽名字有個珠字對不對?」「是啊。」「我媽也是。不如我們用珠字給阿臭取個正式的名字。」因為我們曾經聊過,我們的媽媽有些地方很像,都是生命力很強的女人,苦出身卻堅強樂觀,甚麼也能熬過來。
我試探的問:「那牠可以跟我姓陳嗎?」不敢一早這樣提出,是因為我們早認為家有三貓巳經是極限,撿了阿臭本來說醫好了想辦法送養。但此刻這小貓可能活不久了,那最少牠活著這些日子,有個完全接納牠的家把牠當家庭成員看待。
江組長爽快答應,理由是牠若能活得下來,大慨也要貼身照料,這樣的貓不會送得出去。(其實我一直懷疑,這理性的分析背後是她也已經捨不得送人了,嘿!)
於是我們就沿途開開心心地brainstorm阿臭的新名字,甚麼臭珠、淑珠、秀珠、寶珠、慧珠,連大珠霞珠都想過......一說到明珠,大家都很滿意,聽起來也像陳炳權(Tovi)的妹妹,就這麼喊著牠:明珠,明珠∼陳明珠∼∼,一路回家。

這陳明珠,雖然初時很醜,而且咀巴真的很臭,江組長白天在家還常跟身在公司的我投訴,說甚麼明珠剛剛放了毒屁熏她、疴臭屎想熏死她......
但這神奇臭小貓卻常常令我們笑:她慢慢開始叫得出來的喵喵聲、自己亂玩玩具、玩完了自動爬到人的大腿上撒嬌睡覺、信任人地反肚皮表示開心、在房間內探險搗蛋、大聲呼嚕、在人懷中睡醒會伸手摸人下巴......

明珠是樂天活潑、個性很好的小貓,跟大貓們慢慢接觸和相處下來都沒甚麼問題。

這小貓活下來了。我過了四、五個月,心裡才開始踏實。
她不單只活下來,健康狀況還比我們當初想像的好太多,完全沒有被牙齦的問題影響進食,呼吸道的問題也痊癒了。

從看來像羅茲威爾外星人的瘦弱阿臭,到現在4公斤多,胖胖白白的陳明珠,除了肥肉,我們還得到更多。

相信身邊有很多好人,很多好意;相信會有希望,相信還有憐憫;相信總要努力總要勇敢,其實愛沒有那麼難;承受打擊,承受殘缺;記得樂觀記得沉著,記得自己的無能,記得數算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