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夥伴們:下週五(12月2日)我們北市府見!
2011/11/26 14:29:44瀏覽869|回應3|推薦106

【樂生監院行動新聞報導整理】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9831189






各位關心樂生的朋友們:

昨天的監察院陳情行動,有上百位新朋友、老朋友前來聲援,我們順利將樂生的危急狀況向承辦樂生案件的陳永祥監察委員說明,而委員也承諾會來樂生現勘、了解狀況。

感謝大家對樂生的支持,因為大家的聲援,使得監察委員了解樂生現況的危及、也才願意來樂生現勘。

請大家務必空出下週五(12/2)的早上,下週五我們台北市政府見!一起要求捷運局立即停止危險工程、全面回填坡角土方!

※※※※

以下是本次行動的相關新聞

樂生走山危機‭ ‬‭ ‬監委將追查‬PNN公視議題新聞中心)

動工停工隨便喊‭ ‬樂生垮誰來擔(台灣立報
走山危機‭ ‬樂生赴監院陳情(苦勞網
何榮幸:我見我思-丁修女與樂生院(中國時報)
 


Residents of Losheng call for probe 

(Taipei Times)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yersu&aid=5874418

 回應文章

哇卡奈依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國境之難
2011/11/28 00:54
每隔一陣子,就會聽到天主教的某個神父、修女在台灣殞逝的消息,而在此之前,他們就在台灣偏遠山區從事醫療服務幾十年云云⋯每次聽到這樣的新聞都會讓自己很感動,也很難過,實在是不捨得他們,也不平我們這樣投機浮誇的社會環境,憑什麼福報能接受他們飄零故土之外,一世無私低調的全心奉獻?尤其是對照每當接近選舉時,一票搞民粹、骨子裡貪婪惡霸的政治動物,嘶喊著自己多愛台灣時,都會令我格外作嘔。我有時不禁會給子女機會教育,告訴他們說,去偏遠山區看看那些暮年佝僂的傳教士吧,什麼才叫做是愛台灣!

早已然對國內政治品質失望了,綠的無廉恥、藍的沒路用,一樣都不是著眼在為民興利,卻是不約而同地刮收民脂民膏來雨露均霑地鞏固所屬政黨的政治版圖。這二十多年來的內鬥內耗黑金貪腐,已經從四小龍的龍頭掉到了龍尾,而且態勢很鮮明,以往在各個領域在追趕學習我們的南韓,現在也早已擺脫掉台灣的競爭,根本甩都甩你一眼,放眼與先進國家一較高下;然而,這個時候咱們台灣人的目光卻還只在三隻小豬和平安符之間打轉,這種格局也怪不得別人瞧不起。

不論藍綠當政,面對在野的一方用洛桑管理學院的經濟評筆下滑的攻擊時,都能夠大言不慚地說前朝的貪污或效率的單項有所改善,比其他鄰近國家狀況好的太多之類的⋯。呵,我常常搞不懂政治人物著眼的施政方向為何?不計現實卻只在數字上顯示出來整體好看與否而已?所謂的與世界接軌,其決策過程就只是在市中心裡行政大樓中的冷氣房制立出來罷了。整個國家進出口產值的數字,能看得社會弱勢的哀嚎?換算每個國民年度平均的石油消耗量,會顯示得出偏遠地區連公車路線都因節省成本而取消?

這就是現狀,選票多寡決定政策輕重緩急的順序;基於這種簡單的原則,樂生凋零寥落的病人和偏遠難行的部落,加總起來有幾張選票?可能還不及半個士林夜市相關從業人等的數額,那麼天性善於算計的政治人物,不會拿起計算機衡量嗎?⋯因此,我常覺得我們的政府是精於功利地治理著國境內有經濟效益的轄區,至於較貧苦或不便的荒山,真的是國境之難,卻自然就有這些具宗教熱誠的傻瓜去服務,待他們老死,頂多在人煙罕至的山區留個墓地安置便行,省錢省事又環保。

就像上述文章所言,當官的自然振振有辭地可以拿法令的理由來正當化他們的說法,一切合情合理,我們又從來沒逼這些神父、修女來這理幹這些志業,純粹就是他們自由的選擇,怪得了誰?既然也非本國國籍,那麼依規定當然不能享有國民權益啊!⋯話都沒錯,只是這樣的說辭讓我忝為這片土地的一份子,也就是令我對這些用一輩子來台傳教的神職人員更為不捨及難過的原因了。

小燕子的feel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公共安全
2011/11/27 12:19

公共安全

全民力爭到底

大老鷹姊姊辛苦啦

小燕子問安來~~假日愉悅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見我思-丁修女與樂生院 文:何榮幸
2011/11/26 15:14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12300504.html

我見我思-丁修女與樂生院
2011-11-23 中國時報
【何榮幸】
     政府緊急將丁德貞修女納入長照體系,總算亡羊補牢,讓一生為台灣付出的丁修女獲得應有的專業安養照護。然而,丁修女無私奉獻五十年的樂生院,卻因捷運施工面臨地層下滑、裂縫擴大的存亡危機,如何緊急將樂生院納入「歷史建物的長照體系」,政府同樣責無旁貸。

     透過教友周富美的撰文報導,社會各界赫然發現,曾經獲得政府頒發醫療奉獻獎、今年高齡八十八歲的丁修女,在老年失智、失能臥床之後,竟被排拒在台灣長期照護社福大傘之外。周富美為丁修女奔走於各單位,得到的冰冷答案卻是:「因為她沒有放棄西班牙國籍,不算是中華民國國民,無法提供到宅居家服務。」

     無論從那一個角度來看,這種答案都只凸顯政府部門的僵化政策與思維。先不論政府今年才推動「馬偕計畫」已經嫌晚,光是「馬偕計畫」優待項目只包含大眾運輸工具、公立育樂場所這二項,卻不包括老年人最需要的長期照護服務體系,就可窺見政府對於長期奉獻台灣、早已視台灣為家者的缺乏同理心與斤斤計較。從人道立場而言,台灣對於這些無私奉獻者更是充滿虧欠。

     所幸總統府已協調內政部、移民署、台北市政府等相關單位,讓丁修女在老年無法回到故鄉後,得到異鄉社會如同原鄉般的溫暖照顧。但丁修女的處境不應只是個案,政府應儘速檢討、修改現行法令,才能讓這些視台灣為第二故鄉、長期犧牲付出的外籍人士,在「新故鄉」對其無比敬重與感激的保障中安度餘年。

     在此同時,丁修女一輩子念茲在茲的樂生院,同樣需要政府緊急保存,才能避免讓丁修女留下重大遺憾。

     從一九六二年起,丁修女不顧社會對於漢生病(原名痲瘋病)的偏見與歧視,開始照料樂生療養院的漢生病患。「不是我幫你們,是你們幫我」的奉獻心情,讓丁修女視漢生院民如同家人,洗澡擦藥時不戴口罩、手套以免院民難堪,連返鄉探親的機票錢都捐給院民當紅包,也因此在二○○五年獲得醫療奉獻獎。

     但丁修女在此度過無數年頭的樂生院,卻因捷運新莊線施工而面臨走山危機。當初政府雖承諾保留部分建物而暫時平息風波,台北市捷運局的施工卻讓院區房舍出現大量裂縫。根據工程師王偉民評估,這些補了又裂的裂縫已是重要徵兆,樂生院邊坡的地錨所承受拉力已接近臨界點,若院區發生崩塌恐將一起毀掉下方的捷運機廠。

     為了防止難以回復的災難,樂生保留自救會預定明日(二十四日)赴監察院陳情,要求監察院彈劾失職的台北市捷運局長。對於樂生保存運動來說,這些最後努力,既要搶救政府承諾保留的歷史建物,也是在守護丁修女奉獻一生的珍貴情感。

     樂生院的一磚一瓦,都留有丁修女對於這片土地的大愛與情操。政府在善待有功於台灣社會的丁修女之際,也應確實履行保存樂生院區的承諾,讓丁修女照顧漢生院民的佳話能在這片土地上永遠流傳。


大老鷹姐姐(mayersu) 於 2011-11-26 15:38 回覆:

資料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ZzUz6c2RGB56Z6cn9J9DKQ--/article?mid=246

谷寒松神父、丁德貞修女,一生奉獻痲瘋病患

『他們是我的兄弟、姊妹是我的家人,他們需要的是愛與關懷。』今年八十二歲一生奉獻痲瘋病人的丁德貞修女說著。二十三歲離開西班牙的丁修女,三十一歲來到了台灣,在台灣住了五十多年,『台灣已經是我的家了!』一向默默做事、行事低調的丁修女,獲得了今年(2005年)的醫療奉獻獎的殊榮。

 

谷神父、丁修女士痲瘋病患的天使。

 

 

每個禮拜的星期三、星期日清晨,在台北師範大學青田街附近的公車站牌,都可以看到一位身材瘦小、有點駝背的丁德貞修女,正等著早班公車,出發前往新莊樂生療養院。丁修女從1962年走進了樂生療養院,服務痲瘋病患至今四十二年,為截肢或行動不便或是老邁的女院民洗澡、擦身、換尿布等,她甚至不戴手套、口罩,不怕傳染及忍受著痲瘋病患傷口的難聞的味道,有時還會講笑話給院民聽,也不時的稱讚院民『好漂亮!好可愛!』她把病患當成自己的親人一樣細心的呵護。

 


每個禮拜的星期三丁德貞修女及蔡修女、鄭修女都會結伴一起來樂生服務院民。在西班牙長大的丁德貞修女小時候就非常有愛心,時常幫助窮人家,18歲那年,她發願當了修女,從此以服務人群做為對天主最好的侍奉。二十三跟隨一位神父到中國服務,曾經待過上海、安徽等地,直到大陸淪陷,天主教被逐出大陸,1953年她才輾轉來到台灣,丁修女所服務的耶蘇孝女會,雖然與樂生療養院無關,但她發願要服務人們所唯恐避之不及的痲瘋病患,幫助減輕他們疾病纏身的痛苦及來自社會歧視及道德的審判。

 

 

有天使般笑容的丁修女,為痲瘋病患帶來了希望。 

丁修女好像是沒有翅膀的天使,四十二年來每週三、日,一早就到樂生療養院,為院民帶來了快樂、禱告及祝福,『我來的時候這裡有八百多院現在只剩下三百多民院民。』丁修女無限感慨的說,『不過現在療養院生活比以前好很多了!』隨著院民的凋零,丁修女的年紀也大了,這兩年她的身體及體力不是很好,在院民的勸說下,才漸漸把比較耗體力的工作交了出去。 

 

 

每個星期三、日,丁德貞修女來到樂生,為院民代來愛與關懷。 


『不要看她個子小,她力氣很大,為女病患洗澡、餵飯、換尿布都不用別人幫忙。』
同樣獻身服務麻瘋病患工作的奧地利神父谷寒松說。谷神父同時也是去年的醫療奉獻獎的得主,他同樣也是服務樂生療養院的院民三十多年了!谷神父任教於輔大神學院,在1975年第一次參訪樂生療養院,看到一個環境惡劣的房間裡,擠了十二位痲瘋病患及精神病患,一點人性的尊嚴都沒有,他回到了學校的神學院聖堂,向神禱告,並發願要為痲瘋病人服務。 

丁修女將病患視為自己的家人一樣。

 

谷神父出生在奧地利,他在高中就立志要到中國傳教,加入耶穌會後,大學畢業他被分配至台灣傳教,1961年來台灣,後來又到羅馬取得神學碩士、博士學位,1974再度來台灣,並任教於輔大神學院。

 

 

 

四十二年來丁修女為病患洗澡、為時換尿布等。

 

谷神父在樂生療養院擔任天主堂威廉聖堂司鐸,負責病患的牧靈,每個禮拜天一早,他會到病房探視院民,耐心的聽取院民的心聲,並不時為院民打氣,然後回到威廉聖堂主持彌撒。他常為療養院的院民爭取權益,一方面促使院方改善療養院的硬體設施,一方面也為院民爭取免費的醫療。 

 

 

丁修女幫忙殘障院民進食。 

 

谷神父隨身帶有一本珍藏多年的『生命書』,裡面紀錄了三十年來由他領洗數十名病人,『生命書』裡一張張泛黃的照片,訴說每一院民的故事。如果在旁邊劃了一個紅色的十字架,就表示這個院民已經往生了。谷神父服務痲瘋病人近30年甘之如飴,還從這些院民抗病的故事身上,從中教導他「慷慨」、「勇敢」、「忍耐」、「喜樂」四樣美德。

 

 

丁修女非常喜歡小孩,她曾經在中國的孤兒院服務過。

 

今年七十一歲的谷神父,1997他應澳門耶穌會陸毅神父之邀,和香港譚建平神父前往中國考查痲瘋村,他發現中國的痲瘋病患,和三十年前在台灣的痲瘋病患一樣生活環境惡劣,過著沒有尊嚴的生活。谷神父不忍見痲瘋病患遭此不人道的對待,谷神父決定致力於中國20萬痲瘋病患的服務上;他在2000年成立「中國痲瘋服務協會」,出任第一屆理事長,從此投入偏遠的四川、雲南、廣東山區的痲瘋患服務。至今五年下來,已經在四川西昌涼山州成立辦事處服務痲瘋病患,協會為痲瘋村蓋療養中心、成立醫療站、護理站,做義肢、保護鞋的工廠,並培育當地的修女照痲瘋病患的訓練。 

 

谷神父探視一名新進的病患謝先生,三年前他感染了皮膚病,全身長黑班,不知如何是好?谷神父在旁伸手安慰謝先生。

 

谷寒松神父到院舍探視院民,耐心聽院民的訴說心聲。

 

谷寒松神父、丁德貞修女像是上帝派來的天使一般,將痲瘋病患帶離黑暗的角落,
讓社會能夠正視痲瘋病。儘管樂生療養院,因為捷運機場的施工既將面臨拆除及搬遷到新的大樓,他們兩人還是忙著規八月劃搬遷事宜,及招募義工幫忙院民及天主堂搬家,還有希望成立痲瘋病患的基金,用來幫助院民的生活費用及做義肢等。他們兩人加起來年紀有一百五十多歲了,谷神父的膝關節慢慢退化,丁修女的體力大不如前,但未來似乎還有不少服務痲瘋病患的計畫等著他們呢。(中國痲瘋病服務協會 電話:2708-2810)

 

 


谷神父、丁修女年紀雖大了,但還有不少服務痲瘋病患的計畫要做。

 

 


谷寒松神父每個星期天早上,都要到樂生的天主堂威廉聖堂,主持彌撒。

 

 


谷神父有一本『生命書』裡面紀錄了三十年來由他領洗數十名病人的生命故事。

 

 


受到天主的指示,丁修女發願為痲瘋病患服務。

 

 


早年到樂生服務的丁德真修女(左一)及安秀貞修女、費神父合影。(丁修女提供)

 

 


星期天一早丁修女打掃、佈置教堂準備上午的彌撒儀式。

 

 


彌撒前丁修女準備神父要穿的長袍。

 

 

谷寒松神父、丁德貞修女像是上帝派來的天使一般,為痲瘋病患打開了一扇希望之門。

大老鷹姐姐(mayersu) 於 2011-11-26 15:42 回覆:
丁德貞/渡過海洋,乘著愛飛翔
【撰文/周富美】

「小時候,我經常跑到田裡去,幫忙窮苦人家撿農夫不要的蔬菜。那個時候我的媽媽不明白,為什麼我經常把自已的衣服弄得很髒,但是我卻很開心,因為可以幫忙別人做一點事情。」丁德貞說。

丁德貞在18歲那一年,告別了親愛的母親與雙胞胎弟弟,決心成為天主教會修女,以服務人群來侍奉天主。到了23歲那一年,她又奉命離開西班牙老家,到中國大陸的安徽服務。

一生為他人奉獻的丁德貞修女雖然背駝了,腰彎了,甚至連頭也抬不起來,卻逢人就送出燦爛笑容。她經常注意別人的需要、為別人而活。彷彿天使的她,是樂生院民最貼心的依靠。(攝影∕周富美)
23歲的丁德貞怎麼也沒想到,此行離開家鄉,就是一輩子。正值雙十年華的她,在天主教修會辦的孤兒院裡,主要負責照顧失去爹娘的孤兒。當時,孩子們都習慣喊修女為「姆姆」,但是他們一看到丁德貞,卻改口喊她「大姐姐」。

丁德貞向孩子們學講中文,直到中國大陸內戰赤化之後,請教友們把孤兒院的孩子認養回家,才放心地告別大陸。她在1953年來到台灣,住進了台北市青田街的耶穌孝女會宿舍。

樂生院‧洗澡擦背
來到台灣之後,丁德貞在修女會服事。每天結束清晨的禱告之後,她就到一樓大廳接電話,替進出的修女及來訪者開關大門。此外,她還要趁空幫大家燙衣服,同時照顧借住在修院的女學生們。每隔一陣子,丁德貞會收到教會發的一點零用金。原本她可以存下這些零用金,買機票飛回西班牙,探視許久未見的家人。但是她卻把這筆錢省下來,繼續奉獻給更需要這些錢的台灣弱勢民眾。

1962年起,丁德貞的生命中,又多了一群新朋友—台灣的樂生院的「漢生病」(舊稱為痲瘋病)患者。每個星期三和星期日,丁德貞修女都會特地放下修女院的工作,緩步慢行到公車站牌下,翹首等待著公車到來。一路搖搖晃晃,從台北市的青田街,轉搭兩班車,才能到位於北縣新莊的樂生療養院。

丁德貞決定,面對患者的傷口與患肢,不戴口罩,也不使用手套。她要親自用自己的雙手,為女性病患們清洗並擦拭身體。在幫這些患者洗澡的過程中,丁德貞不但和她們有說有笑,而且還經常誇讚換上乾淨衣服的女病患:「好漂亮啊!」在一刷一洗之間,持續了42年,風雨無阻。丁德貞修女和樂生院民們,因此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八十歲‧退而不休
80歲大壽那一年,丁德貞到樂生與院民同慶。準備切下生日蛋糕的時候,院民們突然告訴她:「請您以後不要再來了。」因為他們捨不得丁德貞年事已高,「不准」她再幫忙洗澡,只要來跟大家聊天就可以了。

在樂生院服務多年,如今已然「畢業」的丁德貞,每逢聖誕節和過年,還是會在熱心院民的接送之下,回到樂生院探視他們。大家在那裡圍成一圈說說笑笑,延續著昔日的歡樂記憶與時光。從樂生回到修女會之後,丁德貞也依舊會坐在十字架前的長木椅上,不停的低頭為樂生院民禱告。雖然她的身型瘦弱,意志力卻十分堅定。

2005年,83歲的丁德貞,成為台灣第15屆醫療奉獻獎得主。她不居功,只是笑說:「我愛樂生院民,他們也很愛我。」然後把這份榮耀奉獻給天主。自此爾後,年邁的丁德貞身體日益退化,而且罹患了帕金森氏症。雖然她深居簡出,卻依舊維持著晨起禱告的習慣。

老天使‧乘愛飛翔
經常有許多來訪者俯身在丁德貞耳畔,輕聲問她:「以前從台北市青田街的修女院轉兩趟公車到樂生院去,會不會很辛苦?」高齡88歲的她,總是不假思索地笑說:「沒有沒有,這個是快樂。是辛苦,還是快樂。」

「她常常注意別人的需要,為別人而活,因為愛的動機。」在耶穌孝女會院長賈玫瑰眼中,丁修女是為別人而活的「愛」的實踐者。丁德貞雖不是醫護人員,不能給予痲瘋病患適當藥物,但她卻做到了醫護人員無法完成的事:她付出了42個寒暑,年復一年,以實際行動親自替女性痲瘋病友擦背、洗澡。正如丁德貞所言「我真的很愛她們,我也知道她們愛我!」驅使她持續下去的動力,就是「愛」。

五十多年前,丁德貞離開了西班牙的故鄉,來到台灣。如今年邁體弱的她,罹患了帕金森氏症,日常生活必須仰賴其他修女悉心照料。離開故土,遠渡重洋,一生奉獻給了台灣,雖然背駝了,腰也彎了,甚至連頭也抬不起來了,她仍努力張開謙慈與悲憫的雙眼,逢人就送出一朵燦爛的笑容。

這位守護台灣痲瘋病患近半個世紀的修女,在愛中實踐勇氣,把疼痛也奉獻給天主。她像沒有翅膀的天使,還要繼續乘愛飛翔。

【完整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10年7-8月號;訂閱人籟論辨月刊電子版

資料來源:http://mag.udn.com/mag/reading/storypage.jsp?f_ART_ID=257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