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踩雷 《朱記餡餅粥之某某美食街分店》
2010/11/04 17:33:16瀏覽5581|回應19|推薦105

 

踩雷,吾等布衣覓食過程的必然經歷,從家中廚房野放自行探索蠻荒驚悚神秘奧妙飲食叢林所必須懷抱的一層虔誠敬意。

雷是種震撼,總在你味蕾上心坎兒裡這邊那頭蓋上印記,踩久了,人人心中炸出一張佈雷圖,趨吉避凶從此無須拆字起課。可相對地,日日行走於安全地帶,久了,勢將弱化獵豔搜奇的天性,不忮不求別無所欲。當然,此處純就飲食而言,不及其他。

踩雷的幅度越廣、頻率越高,其人門戶之限越淡,好奇之心越強,識見便容易不拘一格而日益寬厚廣博。踩雷,實拓展視野之神妙法門也。

雷踩得少,如我這般,人生可就別說有多狹隘。

 

颱風牽拖季風招引淅瀝嘩啦沒完沒了的惱人雨絲,懶得如往常般健行兼覓食,撿了周邊地帶美食街進行一個踩雷的動作。嗯,算我好運,還真給踩到。

分店規模有限,卻不忘延續仁愛路本店風格,木質桌椅中式宮燈外加透明玻璃表演廚房,一致性的造型讓人覺得用心。本店造訪過兩回,雖非心頭所好,並不覺得難吃。

酸辣湯先來,淺色湯頭也就罷了,畢竟色淺色深,白醋烏醋屬於個人喜好(哪位大大指點一下,傳統的北方酸辣湯該是啥個顏色?)可是既沒鴨血,也沒木耳!酸味缺乏深度,辣度明顯不足。

主食上桌,炫奇的名號,詭異的內容,本日最大爆點,木須乾拌刀削麵。

看到第一眼,瞬間閃現的念頭是,木須在哪裡?走進街邊任何一家山西刀削麵館,點一盤木須炒麵,就會了解我的疑惑。

木須者,木樨之偏寫,木樨花即桂花,色黃似蛋花。傳言因數百年來北京城裡失去蛋蛋的有權人士非常介意旁人提及這字,因此北地人士深為之諱,菜名凡有蛋者皆以芙蓉、木樨、臥果等代之,或以色近,或以形似。

木須在哪兒?沒撈著。那乾拌呢?用什麼醬什麼料?麵底下只找著湯湯水水,沒找到答案。配麵的菜葉已然軟爛,梗子卻仍生硬,而且,任誰也看得出來,這根本不是刀削麵,看不出來的是,麵心竟沒煮透!

嘴裡叨唸著花素,筆下卻劃成了鮮肉,可謂腦殘。攙了少許韭黃的豬肉餡兒,吃得出鮮味,可惜餃皮薄到挾破幾個,就蒸餃而言,也算罕見。

蔥油餅,端詳許久,咬了一口,餅已嫌薄竟還夾生,雖說我確實看到廚房內的師傅在擀類似大小的麵皮,這真的不是冷凍食品去煎的嗎?

豬肉餡餅,好端端的,還有什麼可挑剔?不過就是內餡兒跟蒸餃的一模一樣而已 ......

你把名店當成雷,挑東嫌西不愛吃?那人龍排得可長呢!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rtintyhsu&aid=452137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babyko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老店才可靠
2010/12/03 00:24
我都是到仁愛路老店去吃,看來還是要繼續在老店吃才行。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2-04 23:49 回覆:
無論是餡餅或刀削,個人有更偏愛的店。

Gloria
可惜了
2010/11/19 13:07

一家曾經不錯的店

也因為分店愈開愈多

品質愈來愈...

這似乎是許多店成名後的必經命運

尤其是這些需要相當程度手工的店家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20 16:33 回覆:
餐飲業畢竟不是製造業,產能不是開分店就可以簡單"擴充"的!

T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來~ 木須麵的名是醬子來的 ! ^^
2010/11/13 01:47

完全沒吃文化跟內涵的TT.只吃過這家 ---> 麵館 裡的木須炒麵

就觀察...十個人進去約莫就有七、八個是點木須炒麵

據幾個吃過的人都說 : 吃著他們家的木須炒麵有幸福的感覺 !!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13 21:00 回覆:

要說 T.T. 大美女沒有文化和內涵,那我等凡夫俗子恐怕連塵埃也比不上!

木須炒刀本是台灣各刀削麵館的看家本領,您介紹的這家一看就是那個味兒!


HF
芙蓉蛋
2010/11/12 20:46

我記得小時候爸爸都把蒸蛋稱為芙蓉蛋。一般炒蛋煎蛋是不這麼叫的。要稱為芙蓉總要有些粉嫩嫩幼咪咪白拋拋地才像個樣子。

美國中餐館裡賣的木須肉常常沒有蛋,大多數的人其實根本不知道木須是什麼。他們還把木須肉包捲在麵餅兒裡吃,像吃北京烤鴨那樣,以為那才叫做吃中國菜呢。

餡餅和小米粥我以前唸書時吃了很多,到現在還很懷念。小小的一爿店,幾個圍著白圍裙的老伯伯,一張永遠鋪滿著麵粉的白案……貴陽街的公車站牌邊……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13 20:50 回覆:

一般來說芙蓉專指蛋清,不是整個蛋。

木須肉裡沒有蛋?這麼說來,木須這個詞已經逐漸失去本意了,也難怪會出現木須龍這種代表中國的莫名奇妙象徵!


scubagolf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踩雷好文
2010/11/09 15:28

咦?差一點漏看了踩雷好文

這分店去過一次,再沒去第二次。連洋鬼子都知道 Moo Shu Pork 少不了蛋,看來廚房裡以為木須是這個...

Mushu Dragon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9 23:43 回覆:

蝦米!!!! (喔,不是蝦米,是 EGG 才對!


廚房裡的酒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木須在胡蘿蔔絲上
2010/11/08 01:57

看到

木須在胡蘿蔔絲上

只是少了點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8 09:22 回覆:
它若改稱肉絲拌麵我就沒意見,不過也就不會點啦!

ste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木樨確實為桂花
2010/11/06 16:21

飲食文化是近年才開始受到學術界注意,因此連校園也開啟專門課程來探討
雖然仍不是主流,不過總算是在次進入金石殿堂。    原因這不外乎是受到
士大夫觀念的影響,正所謂:君子遠庖廚。   雖然原意不是教人不要廚房,
但是廚房並不是人人喜歡進去的地方,又濕又熱。     所以學校不教這些東
西也算是正常。

木樨確實為桂花的別名,蛋絲也是因為顏色與金桂品種花朵色澤相似,
又因"蛋"字在北京話裡多與負面或罵人字眼有關,故諱其字,而以木樨
一詞替代。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7 09:57 回覆:
看來這個蛋字還真偉大,能勞師動眾運用這麼多種詞彙去替代!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踩過這家雷...
2010/11/06 08:47

還記得那時,活像見到盤中有豬屎般的,我與老婆還沒吃完就走人了...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6 13:29 回覆:
以後要記得,只能點小米粥和餡餅!

Mias mamm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馬丁兄
2010/11/05 23:20

多年的疑惑終於得到了解答.

在這兒和美國的中餐館總有一道木須肉還是木須什麼的, 我總是不懂木須是什麼, 教中文時也是教到菜單時有這一道菜, 我也總是很誠實地說不知道木須是什麼東東. 我心裡還一直以為木須也許是木耳的別稱, 或是香菇也不一定, 現在才知道那是北方的" 行話" . 謝天謝地沒鬧太大的笑話出來.  在座的人都知道這木須就是蛋嗎 ? 沒知識的真的只我一人嗎 ? 若是 , 我得趕快檢討一番了.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5 23:52 回覆:

老實說,從小就愛吃木須炒麵,卻也是近幾年才聽聞木須的由來。

飲食絕對是文化的重要構成元素,只不過這些都是"學校沒教的事"!


自心言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說木樨
2010/11/05 10:20

木須者,乃木樨之老北京話語音(而非標準讀音),書寫仍應為木樨而非木須,今之北京仍有地名為木樨地,語音為木須地,木須之寫法似始見於國府遷台後。昔日北京地方語言某些語音與國語讀音不同,此為北京話而非今日之北京腔,如說自個(音葛)兒,而不說自己。

又:木樨花為桂花乎?似有待考證。昔日老北京人家以桂花做醬,口味乃甜口,木樨入菜似多屬鹹口,二者間似有區別,仍就教方家指點一二。芙蓉取代蛋花乃南方用詞,臥果確為北方用語,二者似與傳言所說者無關。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10-11-05 11:39 回覆:

感謝兄台來訪,所以木樨木須的差別,就類似"胡同"的"同"應唸"痛"不唸"童"是嗎?

蛋花改稱木樨,顯而易見係取其色而非取其味,甚至桂花本身亦可指稱雞蛋,另如黃菜亦指蛋菜,顯係因其色近。

另如芙蓉指蛋清,芙蓉雞片這道菜,據說各大菜系皆有,甚至有譽為經典京菜者,是否確係南方用詞呢?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