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城西 - 忘情歲月 《鳳城燒臘家》
2008/04/04 23:51:05瀏覽11176|回應20|推薦97

 

對於我們這一代從小在家早晚兩餐,中午到校蒸便當的五年級生來說,外食的啟蒙一般來得較晚。我自己始於高三每晚留校讀書吃校外的自助餐,吃到現在說甚麼都不願意再托著鐵盤拎個紙盒去指指點點那加溫蒸爛的各色菜餚。

 

上了大學之後,時間隨意空間自由,滯校不歸四處閒蕩,校園附近街巷弄裡滿滿各式湯麵鐵板雞排飯都給他嚐試過,合胃口合胃納又合大學生羞澀阮囊的說實在沒有幾樣。除了上男生宿舍繼續吃自助餐配醬油或咖哩澆頭的三大碗白飯之外,最愛光顧的是巷子裡那家髒破擁擠又有凶惡可怕大嗓門廣東老伯服務生的小鳳城。每每站在櫥窗外,看著廚師從燒得金黃亮麗的整鴨屁股開洞,將裡頭深濃湯汁流進一台大同電鍋裡,再在每盤燒雞叉鴨三寶等等飯上澆上滿滿一勺鴨湯,就不禁嚥口水。叉燒飯、鴨腿飯,四年中不知道在肚子裡塞進了多少,卻從來也沒思考過鴨肚子裡那湯汁到底是怎樣燒出來的,吃下去會不會怎樣?

 

揮別校園,匆匆已過十餘載,年紀越來越大,心境越來越老,三不五時就在那裡發思古之幽嘆,果不其然,這個男人開始出現前中年症候群,最明顯的症狀之一就是越來越愛往台北市的西區一帶閒逛,懷舊感傷皆且混過午餐時段。

某日,行過西寧南路,老遠望見一幅高掛的鳳城牌匾,勾起回憶,好感頓生,好奇相伴,印象裡,台灣的燒臘店多是些操著廣東口音的家庭式營業,平易簡單到跟賣黑白切沒啥兩樣。這麼昂然高懸龍飛鳳舞著有年份牌匾的燒臘店,還是頭一遭見到。

 

 

這間鳳城店面不大,店頭的燒味臘味卻不算少,電話鈴聲持續響起,做的多半是大宗的便當生意,店裡擺上幾張小檯子,也接待些左鄰右舍街坊散客。

 

 

 

望了望牆上的菜牌,似曾相似的燒味臘味燴飯炒麵,仍是習慣性地點了我的最愛。

 

 

鴨腿飯上桌,我的眼淚也差點跟著滴下來,大大的圓盤,滿盛著白飯,幾片汆燙高麗菜,幾絲酸菜莖,一顆滷蛋,簡易至極的飯菜上,大剌剌地壓著一隻斬開的全腿,唯我獨尊似地睥睨一切,而那滿盤的白飯上,澆得正是微甘略鹹的鴨湯汁,這不就是我當年吃過的鴨腿飯嗎!

 

 

忘了自己的年歲和體型,忘情地大口扒著帶汁的白飯,咬著豐潤腴滑的鴨腿,我不記得這盤吃了多久,也不記得旁邊對面還坐了誰,更不記得甚麼相機部落格。很少這麼忘卻時間,忘卻週遭,簡單地吃一餐飯,就像那個曾經簡單的男孩,而且,就是一盤鴨腿飯。

 

 

為了想念,為了口腹,也為了拍照,我又再訪鳳城好幾回。鴨腿飯是舊愛,臘味飯是新歡。我對肝腸有種迷戀,但在台北很難嚐到帶著濃郁酒香的肝腸,這裡的味道雖不如九龍街肆裡的那麼重,仍能咀嚼出肝腸的美味。

 

 

年前,再走了一趟,意外發現店裡多了些稀奇古怪的春節歡樂氣氛。串串的肝腸臘腸,依著肥瘦比例不同,滿滿吊了一竿,檯子上則攤著條條臘肉。用來做臘味飯,正好。

 

  

 

 

扁成一團的油鴨,也稱臘鴨,就甭問是否南安出產的了。老闆娘說是自製的,只過年才有。畢竟不比宜蘭鴨賞那麼熟悉,不敢買整隻,只要了條腿,回家為難從沒煲過飯的媽。

 

 

 

 

長得像辣椒鑲肉的金銀肝,以豬肝為外皮包著純肥肉,想到肥膩的程度,讓我既興奮又傻眼。這個帶一根。

 

 

豉鴨片,這玩意兒更看不懂了,非肉非皮的,老闆娘說是鴨胸部的那片,每隻鴨只有一片喲,不管了,這也一片。

 

 

 

帶著一堆新玩具,回家去囉!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rtintyhsu&aid=1751091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旺旺拔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金銀肝正點
2008/08/20 19:18

每年的年夜飯,餐桌上一定會有金銀肝,上面撲滿了蒜苗,哪個香真的是得多添兩碗白飯

隨著年齡增長,不要說是金銀肝了,就連鴨腿飯也只能偶一食之,倒是原本不愛吃魚的,也得多魚少肉了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8-22 07:56 回覆:
金銀肝的風味特殊, 吃不慣的人恐怕難以消受, 並不普及. 如果只是過年才嚐一次, 就別放棄吧.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勾起一些回憶
2008/04/13 23:00

老鳳城還有一味值得一提

一大鍋不要錢的湯

裡面全是剁燒鴨油雞時流下來的汁和斬壞碎肉

有雞鴨脖子屁股一類的

通常還會放點紅白蘿蔔丁

上面飄浮著一層油

不要錢隨你喝

冷天時喝著挺來事

今天讓你勾起回憶

忽然很想來一碗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14 08:02 回覆:

那鍋湯我也愛喝得緊, 那就再走一遭鳳城唄! 


ste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港式快餐
2008/04/12 15:23

這家還有一些港式快餐(澆頭飯) 如滑蛋牛肉... 有的沒有的

算是比較特別的,他們的燒臘還不錯,有一定水準。

馬丁諾嗜吃這類蠟肉臘腸?  要是還沒~我有川味的燻臘

肉與辣香腸(減麻減辣版,親友強烈要求)可以分享一些於你?

(僅需付我郵資,吃的免費給人不禮貌)    家父以前就服務於飯店

時就善於作這些玩意,他現在年紀大,近年就全部由我操刀了。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12 16:28 回覆:
是 stec 大的作品? 那當然要嚐嚐了! 近年家母在過年時會買些川味香腸, 確實辣得過癮, 不過好像也只有我一個人愛吃, 哈哈.

捏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鳯城老店
2008/04/12 13:56

台大附近以前真多廣東燒臘店, 大華, 鳯城 和大聲公, 都是當學生時代打牙祭的餐館.

汕頭牛肉丸....真令人懷念 !

鳯城搬到新生南路也有好一些時候.

現在要找到一家傳統的廣東燒臘店, 還真不容易.

恭喜你找到許多玩具 !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12 14:20 回覆:

玩具是給我娘玩的, 結果 ...

小鳳城一直都在新生南路巷子裡吧, 羅斯福路上那間是大鳳城. 現在新生南路靠近辛亥路那頭還有一家至香園, 汕頭牛肉丸有檸檬葉香, 味道不錯.


晨曦Catherin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忘情歲月 《鳳城燒臘家》
2008/04/11 15:55

阿姐不擅飲食烹飪 

卻也每每在幾位美食達人的文章照片中感染了許多的美食文化!

年歲越多被醫師警告少肉類尤其燒臘但偶一為之想必無礙.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11 17:54 回覆:
我也該檢討自己了, 這樣放縱自己的腸胃不是件好事, 但總是改不過來 .... 

蘇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4/11 14:31

我去的是天母的鳳城,一家三口,永遠是生炒牛肉飯 + 三拼燒臘 + 鹹蛋芥菜湯.

除非是外帶,否則我們家很少在店裡點燒臘飯.

洛杉磯的港式燒臘店一家一家的開,幾乎每一個華人商場都會有一間燒臘店.

不過他們烤的叉燒都不夠肥,太乾,鴨反而肥的直滴油,所以我最常點的只有化皮燒肉和鹽焗雞.倘若中午以前去,再加帶蝦餃,燒賣這種港式點心.光顧一次,一整天的菜都有著落了.


喵在招手,請光臨妖精打鐵舖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11 17:52 回覆:
越講越是心癢難耐, 妳說的那些我都很愛吃, 偏偏沒有法子常常吃到!!!

天各一方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是滴!
2008/04/09 18:35

北京難有道地廣式燒臘,上回為解臘味飯的饞,勉強用了川味香腸,仍舊是麻與辣,就不是那個味兒。有幸在深圳工作的老友趁清明假期來訪,窩心地包了半隻燒鵝和叉燒來接濟,感動啊!我倆將其分成三份冰凍,省著吃!

馬丁兄何其有福~

豔羨~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09 18:40 回覆:
在台灣, 燒臘四處可得, 乃是市井小食,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福啦!

Pig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懷念的滋味
2008/04/09 08:17

以前我家就在台大旁邊的溫州街上
三天兩頭就往鳳城報到
我最愛他們的滑蛋蝦仁燴飯
幾年前回台時
特別跑一趟鳳城和臺一
啊﹗好懷念的滋味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09 08:30 回覆:
我也好懷念, 鳳城的燴飯很好吃, 蝦仁特別滑脆, 在那個年代真是種奢侈的享受 ...

黃靜宜(辛蒂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也曾是熟悉滋味
2008/04/07 13:38

我家花輪也很愛吃鳳城燒臘,謝謝介紹啊,又多一家可以去了!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07 13:43 回覆:
上回轉了轉北京城, 各地小食都有得賣, 似乎就是沒看到廣東燒臘!

scubagolf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電鍋煲飯也吃得過
2008/04/07 12:37

電鍋煲飯也吃得過。飯甫煮熟,臘腸、肝腸、臘鴨、金銀肝切好鋪於飯上續燜,食前取出另裝盤。另起鍋熟油、老抽、糖一熱裝一碗為汁。盛飯、依口味淋上汁拌之,臘味配飯吃。如有廣東芥藍更佳

本地碟頭飯汁液往往澆太多,口味使然吧

馬丁諾(martintyhsu) 於 2008-04-07 13:41 回覆:

老大, 你的做法我抄下來了, 可是, 不知道是否要等到下次過年 ...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