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幾首舊譯賀諾貝爾獎新得主
2011/10/07 04:24:44瀏覽505|回應0|推薦14

欣聞瑞典詩人湯瑪士*川斯綽莫(Tomas Transtromer, 1931-)榮獲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特地把多年前在台灣《笠詩刊》上發表的他的幾首譯詩找出來掃描打字,貼在這裡,同大家共賞。這些詩是由英文轉譯的,英譯者為May Swenson,收入1972年匹茲堡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窗與石》(Windows and Stones)裡。

瑞典詩人
川斯綽莫的詩


石子

我聽到我拋出的石子
玻璃般清脆在歲月裡下墜。在山谷
現世的紛爭
尖叫著飛馳﹐從
樹梢到樹梢。在比現在
稀薄的空氣裡趨於沉寂﹐它們
燕子般滑過山
與山﹐直到抵達
最遠的原野
於存在的邊緣。那裡
所有我們的成就
玻璃般清脆
墜入無底
除了在我們心中。


氣象圖

十月的海閃現冷冽的
幻想的脊鰭。

沒有東西留下追憶
賽帆白色的暈眩。

村頭一抹琥珀光。
聲音的翅膀徐緩。

犬吠﹐一個象形字﹐出現
在花園的空中

那裡黃梨以智取勝﹐
讓自己從樹上墜落。

樹與天空

樹在雨中行走﹐
行色匆匆在激濺的灰色裡。
它有任務。它從雨中取得生命
如畫眉在果園裡。

雨過﹐樹停。
模糊﹐一動不動﹐挺立在晴夜裡
它像我們一樣等待那一刻
當雪花自太空爆開。


二十四小時

一動不動﹐螞蟻在森林裡看進
空無。空無之外只聽得見黝暗綠木
的滴答﹐夏之深坑裡徹夜的呢喃。

樅樹的針﹐如時鐘參差的
手。螞蟻在山影裡顯得通紅。
一隻鳥叫﹗終於。緩緩地雲的車輪開始滾動。


歇息處﹕七月

躺在大樹底下
他也在上面。化成千百枝椏﹐
前後搖曳﹐
如在彈簧座裡緩緩擺盪。

站在防波堤邊上他瞇眼看水。
碼頭比人還要衰老得快。
用銀灰木板架成﹐肚裡填滿石子。
眩目的光筆直穿過

整天在無蓬的船上
在閃爍的海灣裡航行﹐
他終將在一盞藍燈裡沉沉睡去
當島嶼如一群大夜蛾緩緩爬過玻璃。

序曲

醒來是從夢境跳傘。
從窒息的渦流裡解脫﹐跳傘者
向清晨的綠色地圖降落。
物象擴大。他看到﹐自云雀鼓翼的
位置﹐巨大的樹根系統
如地下吊燈的枝架。地面上﹐
在熱帶洪水裡﹐地球的綠木
舉臂站著﹐像在傾聽
無形活塞的節奏。而他
向夏季降落﹐墜
入眩目的坑﹐墜過
在太陽渦輪裡顫動的濕綠
年代的裂縫。然後停住
在時間霎眼裡的下降﹐展翅
成為鶚的翱翔於流水之上。
銅器時期的喇叭﹕
它們的非法之音
在虛無上方一動不動懸著。

在一天的初辰良知能擁有世界
如一隻手包裹一塊晒暖了的石子。
空降者站立樹下。
在死亡的渦流中穿墜
光的大傘會否在他頭頂上開啟﹖


敞開的窗

一天早上我在
二樓敞開的窗前
刮鬍子。
打開電動刀。
它開始嗡嗡響。
嗡嗡響成
狂吼。
擴大成直升機﹐
一個聲音—駕駛員的—穿過
狂吼﹐尖叫﹕
「睜開所有眼睛﹗
你們最後一次看到這個。」
我們起飛。
在夏日裡低翔。
這麼多我喜愛的東西﹐它們沒有意義﹖
成打的綠色方言。
特別是那木屋牆的紅色。
甲虫閃爍在糞堆上﹐在陽光裡。
地窖連根拔起
穿過空中。
事情發生。
印刷機爬動。
此刻人們是
唯一靜止的東西。
他們靜默一分鐘。
特別是墓園裡的死者
一動不動
像在為相機的兒時擺姿勢照相。

低飛﹗
我不知往哪個方向
轉動我的頭——
去看兩邊
像一隻鳥。


詩人簡介

湯瑪士‧川斯綽莫(Tomas Transtromer, 1931-)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他不但在本國享有盛名﹐在美國﹐也因為多次的訪問朗誦﹐而廣為人知。他的英語相當不錯。他本來是個心理學家﹐六十年代曾在瑞典一間少年罪犯收容所工作。後來他同太太及兩個女兒搬到瑞典東部的威斯特洛城(Vasteras)﹐找了個零工﹐以便有更多的時間寫詩。但他仍經常參加心理學家及社會工作者的會議﹐有時也為管理緩刑犯的官員們舉辦研討會。

潛意識在他的詩裡佔有重要的地位。常常在日常事件的描述裡會突然冒出夢幻的飛躍的聯想。他善於使用低調的、直接而明晰的語言。再熟悉﹔平凡的事物﹐他都能用他全新的眼光與手法把它們組合成色彩鮮明、活潑動人的最初經驗﹐導出意想不到的但同時又是必然的詩的結局。

他一直置身於文學派系之外﹐也不把自己局限於某一種理論與方法。在瑞典他有不少的模仿者﹐但他自己卻一直獨來獨往﹐不受他人的影響。

(選譯自May Swenson的英譯本《窗與石》(Windows and Stones), 匹茲堡大學出版社﹐1972)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rrfei&aid=5711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