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 憶Libling / 淡水小白宮
2010/04/09 00:28:25瀏覽412|回應0|推薦9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 黃鶴樓 崔顥 --

頃日,有網友建議我多寫點Libling,以作紀念。
眾所周知,Libling是一位樂觀開朗、幽默風趣、善解人意的女孩。
我媽咪認識他父親,也是看著她長大的。
媽咪常慨嘆:這麼好的女孩,怎奈在他父親離世不久後也英年早逝!?

1973年小四的時候,由於環河南街拓寬,世居此地的艋舺人被迫搬遷。
大部分的人舉家遷至鄰近的板橋,我和Libling也無巧不巧的同時成為板橋人。

週六上半天課,在母校龍山國小側門的公車站等車,約20~30分才一班車,
卻都擠滿了人而過站不停。
我和Libling只好徒步從艋舺走回板橋,至少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以前的華江橋狹窄老舊,路面交接處有很大的縫隙,車流經過時還會上下震動。
Libling常當開路先鋒,剛開始走時,車輛絡繹不絕的從身旁呼嘯而過,
走來膽顫心驚。但因有Libling一路相伴,內心踏實許多。

我倆雖唸不同的國中,但時常交換考卷練習、互相打氣。
有一回,Libling邀我至她家作客,伯父母熱情的接待我。
我倆徹夜談心,直到東方漸白。
隔天返家她送我到車站搭公車,上車後只見她猛揮手叫我坐到另一側去。
回到家打電話納悶的問她為何要換邊坐?
她說另一邊才不會被太陽曬到。體貼入微,可見一斑。

1990年代,基於工作的相關性,我做進出口貿易,她做海空運業務,
相輔相成、契合無間、來往熱絡。

2000年,她移民加拿大,時空和距離阻隔,多以E-mail連絡,
或偶爾捎信來問候家人、傾訴相思之情和邀我到加拿大相聚首。

2005年4月7日她回台時,特地來我家看我和小兒子。
送她到巷口等車時,相擁道別,依依不捨,互道珍重,愛哭的我又淚流滿面。
卻怎麼也想不到這竟是我最後一次和她相會的日子!

2005年12月我重回職場,工作繁忙,早出晚歸,自此不若以往的密切聯繫。

2008年11月她E-mail來告知曾回台探父及父親病逝的消息,
我隨後發了幾封E-mail給她,惜無回覆。
心裡揣測她可能也是生活忙碌,或者電腦又當機所致。

2009年聖誕節前,眼皮莫名地連跳三天。
聖誕夜循例撥了電話要跟她說聲Merry Christmas、敘敘舊。
手機和家裡電話變成空號,撥通了公司電話,
電話那一頭卻傳來晴天霹靂的訊息:她在1月已走了!

霎那間既震驚又難過,淚水像關不住的水龍頭,自責的跟孩子們說:
如果我早些時候打電話給她就好了!
如果我這幾年不要專注在工作上,多關心她就好了!
如果........, 如果.........
再多的如果、後悔也無濟於事,喚不回我的莫逆之交,一切都太遲了!

當夜輾轉反轍、無法入眠,腦海裡盡是我與Libling的回憶。

去年5月經歷了喪父的錐心刺骨之痛,
又遭逢後來才得悉去年1月早已痛失摯友的刻骨銘心之慟!

除了父母兄長,何處再尋覓相交34年、相知相惜的好友?
誠如Libling在1997年給我的相片背後題字:
「還好沒失散!知己難尋!25年多了,好開心!!
這是我人生旅程最大、最珍貴之財富!!」

我倆個性截然不同,一動一靜,卻能成為知音,實是此生難得的福分。
只嘆天忌英才,造化弄人;人生苦短,譬如朝露。願結來生緣..........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
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 贈衛八處士 杜甫 --

** 上圖為淡水小白宮, 三哥拍的 2010.2.20 **
** 下圖與Libling合影 2005.4.7 **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ndy8783&aid=3926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