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09.爛攤老人造,責任青年扛,公債幼兒償
2012/08/11 00:52:27瀏覽1925|回應2|推薦101

爛攤老人造,責任青年扛,公債幼兒償 

 

前言:世代和社會正義,自人口結構老化及金融海嘯以來正逐漸受到世人重視,原因是各國公債快速飆昇,造成債信危機,財政不得不撙節,而這又會造成經濟發脹停滯,變成兩難局面。希臘哲人柏拉圖所謂的四基德是:智慧、堅毅、節制、公正,而公正與否會影響到民眾最大而長遠的幸福,極為重要。嬰兒潮世代在 560 歲的年紀佔盡其前、後代人之便宜,活得幸福又快樂(而且,30年前有上一代幫忙帶小孩,今日卻不肯幫下一代帶小孩)世界上許多矛盾都是切實存在的,然而,美日債務和元危機最大的問題之一:世代衝突,卻甚少受到矚目;當今世界的財富、資源和權力絕大部份都掌握在老人的手中,不少鉅富名人放話,言其財產絕不傳子孫,原來是心虛,說穿了只是為了迴避世代衝突。

這種現象在全世界,是有普遍性的──龐大的中央及地方性公共債務,優渥福利金、退休俸和社會醫療、保險,財產繼承等制度,幾乎是全由戰後嬰兒潮世代老人制定的,他們全不知要「利益迴避」,他們欺騙下一代說:這全系要為後代子孫永世之幸福而打造但是,沒多久,公共債務問題引爆,狐狸尾巴立刻露餡,大家一齊遭殃,美麗的謊言不攻自破;這些奸巧者還想苟延殘喘所掏空的和潛在虧損卻是強迫由這一代和下一代的青年來填補和扛起,當然,製造的很多污染、世紀廢棄物也一併要承受。當前臺灣的狀況是否也不遑多讓,我們的國家社會是否合乎公平正義人民負債一再提高,以主計總處公布的潛藏負債計算,加上中央政府長期及短期債務、非營業基金舉債及地方政府長期債務,2011年底政府總負債已達21.47兆台幣,平均每人負債約93萬元。但財政部的國債鐘公然說謊,顯示每人負債僅22.2萬元,真是瞞天下之大謊

祖產的世代交替破壞先祖傳統,嚴重不公不義也是不遑多讓:社會上不少的人在抱怨──聽友人提起其父親時,說道:家父引以為豪地說他22歲結婚成家,32歲就繼承了祖產,分隨郎,可是父親現在已86歲了,那些祖產的產權依然在他的名緊抓不放,尚無絲毫分一些給子女的意願。常說還未ㄌˋㄟ!還未ㄌˋㄟ!想想家父那一代還真好命,掌握祖產時間已54(世=卅,一世代是三十年)。我想:祖父以前的先祖都很仁厚,有及時交棒。祖父若是在他八十多歲才將祖產過繼給家父,那家父豈不要抓狂可憐,我們這些子女能有機會繼承祖產時可能垂垂老矣;而且,如果也想運用祖產這麼久,必須要活到115歲。父親還振振有辭地說:如果把農地在生前過繼到子女名下,他會領不到老農年金,又怕子女從此會不肯聽話他們創造的財產,不算是祖產,他有權力可以不分給子女。另外即使父母手頭寬裕,但對父母的生活奉養、大小節慶的孝敬也都要有「好表現」,理由是:不然飼你欲做啥。」我聽完這位朋友的傾訴後,幾乎要昏倒;感覺今日社會上世代交替不順的問題頗為嚴重。

轉載:《明鏡週刊》元危機暴露世代衝突──爛攤老人造,責任青年扛

許多矛盾都是切實存在的,然而元危機最大的問題之一:世代衝突,卻甚少受到矚目。去年成千上萬的西班牙人發起「憤怒運動(Indignados)」,走上街頭高聲怒吼「驅逐遊蕩者(Que se vayan todos)」宣洩積壓已久的不滿。除了一致的怒氣以外,這群抗爭者還有一個共通點:年輕人佔大多數,而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危機之下的犧牲者。

《明鏡週刊》認為,更具體而微的口號或可為:「老人必須走!」這句短而有力的語句恰如其分的揭示元危機也是世代衝突的本質──嬰兒潮世代在 560 歲的年紀佔盡年輕人便宜,活得幸福又快樂

跨代公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衡量準則包含直接與間接債務水平以及退休金權益)的問題在南特別明顯。2011 年,根據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一份評定 31 國跨代公平的研究指出,希臘最後一名,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也都墊底,依次分別為 2824 22。今日,收入與機會分配不均的現象尤為明顯

1.就業市場潰決對年輕人的影響比老一輩更劇烈,希臘西班牙 25 歲以下者超過一半失業,是壯齡以上勞工的 2 倍。意大利南部的情形更令人不忍卒睹,青年失業率宛若不受控制,急升至 50%

2.造成這種現象的因素之一是不平等的就業情況。舉例來說,年長的西班牙意大利人受益強大的法律保障,避免他們遭到解雇的勞工保護法較世界各國更難以撼動,但幾乎一半的意大利青年以及 60% 西班牙青年得到的是臨時雇用合約,隨時都可能丟飯碗。

3.元紓困的負擔與風險大多也由年輕人承擔。不斷激增的國債和價值數十億的紓困基金將以債券融資,而這些債券的償還期限,還有很久很久。

一、無能又濫權:

1.該為危機負起責任的,不止銀行家與政客,許多老一代的人都是當今這套破敗體系的幫兇:希臘每個家庭裡至少有一名公務員,自臃腫的國家機器內攫取利益;西班牙嬰兒潮世代浮濫借貸,將他們的國家推向無窮的危機深淵;意大利政客如貝魯斯科尼一選再選且一再當選,他們的競選花招總能博得選票──那些領取大量撫卹金的退休人士總是義氣相挺。

所以,年輕人!你怎能不生氣?其實已有跡象顯示,年輕人開始關照這個議題。意大利作者 Leonardo Palmisano 投書德國左派媒體《Die Tageszeitung》寫道,關於意大利就業保護的爭論,是階級問題,更是年齡問題。一方面,青年就業極為不穩定,另一方面,嬰兒潮世代緊抓永久合約與豐厚退休金。「C/SCinquanta/Sessantenni50/60 歲)世代是『貝魯斯科尼政權的主角』,他們攬著大權不放,卻又無能帶領國家擺脫危機。」

2.當然,並非所有南中老年人都是「小貝魯斯科尼」,很多老一輩還是在撙節措施中苟延殘喘。但是,爛攤子的製造者,中老世代責無旁貸

某些國家考慮進行徹底而煎熬、限縮中高齡者特權的勞動市場改革,同時提高富豪稅、展開嚴格的逃稅打擊行動,而逃稅,從前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芝麻小事。這些措施一旦確實履行,中老年人,特別是有錢大爺勢必受到衝擊。

二、惡性循環:

1.說歸說,真的放膽動手做的寥寥無幾,反而有另外一股趨勢取而代之:起初的確有些自我批評,然而陰謀論卻很快掩蓋過反省,瀰漫在南各個角落。華爾街或者梅克爾,成為惡靈一般的象徵,被當作這齣悲劇的始作俑者以及苛責洩憤的標靶。貝魯斯科尼放話表示自己才是唯一能夠拯救危機的超人,他已磨刀霍霍準備捲土重來。

2.為何南青年不對這種狂妄囂張的氣燄進行更加激烈的抗爭?答案很哀傷,意大利西班牙希臘年輕人──尤其是男人──成年後依然與父母同居,這,要「啃老族」怎麼反叛餵養自己的人

3.《明鏡》提醒德國人,切莫趾高氣昂嘲弄鄰國朋友的險況。南未解的世代衝突,其實映照了德國的未來。德國由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聯盟及中間偏左社會民主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幾年前推動「養老保障」,載明即使青年勞工薪資下降,老年人的退休權益也不可因之更動。此舉無非是深怕激怒退休人士而影響下屆選舉結果。根據著名的德國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估算,這項政策的額外成本達 180 億歐元。

4.此外,位於慕尼黑 Ifo 經濟研究機構最近出版的期刊內容警告,德國世代之間的收入分配很有可能再過不久就會成為「新的社會問題」,必須縮小青年與老年懸殊的收入差距,「否則,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將會增加。」

三、青年站出來:

1.不只歐元區有此問題,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美國 65 歲以上家庭資產自 1984 年以來增加 42%,而 35 歲以下者卻1980年代中期相同年齡群組少了 68%

2.去年英國年輕人暴動的新聞震驚全球,保守派國會議員 David Willets 撰寫《困頓:嬰兒潮世代如何奪走了下一代的未來,以及為什麼他們應該償還》(The Pinch: How the Baby Boomers Took Their Children's Future -- And How They Can Give it Back)一書引起廣泛討論,書中描述,下一代必須更努力工作清償債務,未來一代又一代是金融危機真正的輸家

3.不過別因有人替自己發聲就視其為盟友,Willets 雖然指出大學學費是英國年輕人財富消失的背後因素之一,然而,在著作出版之後,Willets 擔任卡麥隆政府的高等教育政務次長期間,英國大學學費猛漲3倍。順道一提,Willets 今年56歲。

4.歐洲的年輕人,終究得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利益,或許他們應該復興 1960 年代的運動口號:「別相信超過 30 歲的人!

《明鏡周刊》簡介:取材自《維基百科全書》

《明鏡周刊》,是在德國發行的周刊,每周的平均發行量近110萬冊。該雜誌自稱是「德國最重要的且在歐洲發行量最大的新聞周刊」。這份雜誌於1946年由英國佔領軍在漢諾威創辦,當時叫《周刊》。1947年,德國人接手這份雜誌。當年14日,《明鏡》借鑒的新聞雜誌,取代德國的早期雜誌《每周關注》(Diese Woche)在德國中部城市漢諾威正式發行了第一版《明鏡》雜誌。雜誌的第一任主編是魯道奧格斯坦。雜誌創刊初期年青的編輯們就確立了《明鏡》雜誌的主旨:政治批評與嚴肅的政治評論。當時,《明鏡》雜誌的主管駐紮在倫敦再加上周刊的政治傾向,當時德國的其它三個佔領國對周刊的發行給予了極大的壓力,所以雜誌不得已還是用以前的《每周關注》(Diese Woche)作為雜誌名出版發行。

194714日第一版《明鏡》出版以來魯道奧格斯坦一直是周刊的總編輯和發行人。即便過世之後,他依然掛名發行人。《明鏡》現任總編輯為Georg Mascolo。《明鏡》周刊於1952年遷至漢堡,並發行《經理雜誌》(Manager-Magazin)。

 在1950年到1960年的十年當中,聯邦德國政府十分黑暗。由奧格斯坦率領的《明鏡》周刊首先向政府發起進攻,寫了大量十分尖銳的政治評論奧格斯坦與當時黑暗的聯邦政府抗爭的十年在德國歷史上被稱做「民主突擊炮」(Sturmgeschütz der Demokratie)。前德國外長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曾這樣評價奧格斯坦說:「如果沒有他,我們國家會完全不同,絕對不會如此自由開放。」

從《明鏡》創刊開始就充滿了壓力與爭論,其與英國的主管一直在發行權的問題上糾纏不清。當《明鏡》還沒有成為德國的大眾傳媒領導者之前,該雜誌就開始影響者人們的觀點。

經歷過十年「民主突擊炮」事件之後,《明鏡》在德國傳媒界站穩腳跟,成為真正的主流雜誌。之後《明鏡》最大的競爭對手《焦點》雜誌開始出版,《焦點》以其中性的觀點贏得了不少的讀者群。但是即便這樣《明鏡》雜誌自始以來都沒有改變自己的宗旨,還是以其批判性的特點擁有着大量的讀者群。1994年開始,《明鏡》創辦了自己的網絡版,讀者可以看到部分文章。2002年起,如果讀者交一定的費用就可以看到從第一版以來所有的《明鏡》。

難道是退休福利太優、無憂無慮惹的禍

影音連接:橫躺族霸佔溪頭午睡 太難看

影音連接:景區現橫躺族 霸佔息區

 

「橫躺族」在公園裡隨處可見↑    溪頭橫躺族  放肆霸位睡覺↓

一、觀光勝地溪頭竟成「橫躺族」最愛 民眾大罵「丟臉」

國內著名的觀光避暑聖地溪頭,平時吸引不少民眾前往遊玩觀光。但日前有遊客指出,遊樂區內的涼亭或是步道旁的長板凳,常見中老年人橫躺佔位,甚至連一旁的草地上也都躺著人,這樣著名的觀光勝地,民眾卻如此缺乏公德心,連當地管理處都看不下去,立牌警告「請勿躺臥」。

台大林管處人員表示,園區內設置涼亭和步道旁的座椅,給遊玩旅客做為休憩之用,涼亭原本可以讓至少二、三十人坐著休息,現在卻被少數人霸占不走,許多前往溪頭遊玩或是爬山的民眾,看到如此誇張的景象,都表示這樣的行為不僅沒公德心,並且有礙觀瞻,很像流浪漢,要求林管處人員處理。

林管處人員表示,這些長期霸占涼亭的人大多是中老年人,誇張的是還用棉被、被單等物品佔領涼亭,之後再去附近散步爬山,回來再到涼亭「休息」。由於這些人每次只要花費10元就可進園遊玩,不少人就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中,走累了就直接躺下來,而且一次就超過23個小時。

管理處表示,由於目前並無法源依據可以對這些民眾進行開罰,只能貼出「請維護其他遊客權益,請勿躺臥」的標語,對這群民眾柔性勸說,但成效不彰。民眾希望這些人可發揮公德心。

二、把方便當隨便的「橫躺族」

媒體又一個新名詞出現──「橫躺族」,其實,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隨躺族」、「躺霸」。走到哪裡,就想躺到哪裡,一躺下來,就不容別人臥榻。

一個好端端的人,既沒病痛,身體也沒有不舒服,更不是遊民、乞丐,可是一看到長椅就想躺,並理所當然地據為己有。除了自私、沒公德心之外,大概沒有其他更好的形容詞了。
   南投溪頭森林遊樂區和陽明山前山公園都被遊客投訴,有為數不少的「銀髮族」,在步道或涼亭內的座椅或長凳上「橫躺」。可別以為是老人家血氣孤衰、體力較差,走累了想暫時歇腳喘氣,而是整個人就躺臥在座椅或長凳上,有人怕睡姿不雅「獻醜」,還撐傘遮掩。一座大涼亭裡裡外外,橫七豎八躺滿了人,傘花又五顏六色,倒形成一幅很滑稽、有趣的畫面。不過,平心而論,確實有夠難看。

或許這些上了年紀的遊客,剛開始只想休息一下,後來感覺躺下來比較舒服,再後來睡個午覺也不錯。有樣學樣,最後,都成了有志一同、令人厭惡的「橫躺族」。

只是把公園當自家院子,心態就很可議了。公園、風景區、遊樂區設置座椅或長凳,是為讓民眾或遊客走累了,有個歇腳的地方,現在卻被「橫躺族」盤據,心裡一定很嘔。但「法」沒規定不能躺,憑什麼取締?可是「橫躺族」又憑什麼霸占,妨礙其他人使用的權利?

溪頭森林遊樂區為防止「躺霸」無所不躺,已在長椅上加裝隔板,讓想徹底放鬆的「橫躺族」再也躺不下來。是妙招!也是對沒有公德心又自私得可以的「橫躺族」最好的回敬,只能說是「躺霸們」自討沒趣。

三、繼橫躺族後,「鑽筒、吊床族」佔溪頭公設

溪頭森林遊樂區,出現橫躺族佔大家休息的椅子之後,竟然又出現鑽筒族和吊床族,鑽筒族把小朋友玩耍鑽來鑽去的原木筒當床,吊床族更厲害了,直接在溪頭清幽森林裡綁上吊床,躺在上面又涼又舒服,吊床族把整個園區當成自己的休閒別墅花園,但見到記者採訪,還是會不好意思,趕快收床。

小朋友鑽入的原木桶裡,這原本是要讓青少年訓練體能用的,如今卻變成了遊客的床,遊客躺在原木桶裡休息,怕太陽曬到,還在兩端撐傘遮陽。整個溪頭風景區,有2個原木筒,一個長度大約200公分,直徑至少80公分,剛好可以容納一名成人躺進去。自從溪頭森林遊樂區,出現「橫躺族」後,又出現這種「鑽筒族」,站用公共設施,園區每天派員,提醒遊客,不要佔用設備。溪頭森林遊樂區主任:「遊憩設施(原木筒),或者野餐桌椅啊、涼亭我們是希望提供給大眾使用。」

除了鑽筒族,溪頭也有遊客自備吊床,自行挑個陰涼處,把吊床綁在樹上,躺在上面呼呼大睡。記者:「你睡在這裡多久了?」遊客:「我們很常來啊,我們來休息的時候,因為我們這樣比較方便,所以這樣也不會和別人衝突。」

因為溪頭地勢高,氣候涼爽,再加上空氣好,吸引很多遊客上山,有人走累了,就躺在椅子上休息,被稱為「橫躺族」,經過報導之後,森林區的涼亭,已經看不到橫躺族霸佔,遊客都坐著休息,但是現在又出現鑽筒族、吊床族,森林區的工作人員表示,將會再加強勸導。

四、【聯合報記者張家樂/南投縣報導】

溪頭吸引大批銀髮族前往享受山林,也自在橫躺。私立東吳大學社會系主任張家銘教授說,這是個人修養和公德的問題,雖沒違法,但讓其他人不舒服,仍應自我約束。

國立暨南大學休閒學與觀光管理學系主任鄭健雄教授,以他多年觀察心得指出,在歐美或日本等較文明的國家,比較少出現公園裡橫躺睡覺情況,這個問題和教育或社會約束力都有關。

張家銘說,銀髮族勤走溪頭,和整個休閒趨勢吻合,符合老年人慢活需求。銀髮族子女成家後,有閒自行安排休閒,值得鼓勵,但到處橫躺,把「午覺」也帶上山則不宜。他認為躺在風景區休憩椅睡午覺,從社會學角度來看,還不到觸法;連違反「民德」,遭受千夫所指的層次都夠不上,只能說違反「民俗觀瞻」。

鄭健雄分析,最近十年來,上班族退休的年紀下降,很多五十五歲就退休,他們還有體力和人脈,因此三五好友相邀,一起出遊,既養生也能維持人脈。鄭健雄說,國外的退休族很流行到外地Long Stay,到溪頭可以一日來回,在山林裡吸取芬多精,門票只要十塊錢,是這條路線受到退休族喜愛原因,不過享受森林浴之餘,也要考慮他人感受。

五、聯合報徐安琦/退休人員(台南市)】

溪頭蓊鬱的森林、濃郁的芬多精,的確是適合退休族養生的好地方,但我不認為它該還給全民。當這一片森林變成人馬雜沓的遊樂區,台灣人將失去一個離塵不遠,寧靜悠閒的美好林地。

橫躺族的困境我能體會,尤其類似我等體力日衰的老年人,的確需要有個可以休憩的地方。但在涼亭裡橫七豎八的躺成一片,實在有礙觀瞻。如果在廣大的樹林裡,多設一些吊床,不但具有裝飾作用,也具有實用性,或者可以劃設數個區域供遊客休息,並提供特別設計具有藝術感的躺椅、地墊的出租服務,一來可增加收入,再者統一休息區的視覺效果,也能自成另一番風景。

在設施未改善前,不論是退休人員或是一般遊客,請保持台灣人該有的生活品質。想睡覺,請到溪頭外面諸多飯店民宿,花一點錢,休息個兩小時再入園。如此不但可以繁榮經濟,您也可以經過好好的休息,重新獲得能量,繼續入園遊賞。

 

溪頭對老人家有門票上優惠(65歲以上只要10)中部很多地方的社區團體,固定每週1-2天,都會租遊覽車來此走走.通常早上78點出發,下午3.4點回程.待在裡頭時間,長達6-7小時想想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家,能在溪頭裡面走多久?每週都來,景點也會逛膩,累了、懶了老人家當然找地方橫躺睡覺哪管你好不好看。

軍退轉任可領雙薪 吳秉叡籲國防部停止 2012081417:13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今天舉行記者會說,國防部近日公布《支領退休俸軍官繼任公職停發退休俸辦法》,退休軍人轉任政府捐助的財團法人,不受立院審查預算的主決議「停發月退與18%」的影響,可領雙薪,大開軍方退休領雙薪的後門,吳秉叡要求,國防部應以立院主決議,重新公告辦法。

雙赤字危機

早些年香港新加坡挖角,台灣無動於衷;因為規模太小,挖不了多少人。現在大陸加入挖角行列,從科研專家到經貿人才,教授到運動員,不對稱的結構終於令國科會驚呼人才斷層。

十二年前出生的新生兒,三年後將進入勞動年齡人口。這一年,也是第一次台灣出現人口赤字的一年。勞動人口的進入人數,將低於移出人數,從此開啟台灣總合需求下滑的轉折點

西歐國家用各種方法挽救人口赤字,其中的核心觀念是:補貼為社會引進「下一代納稅人口」的家庭,傾社會資源共同養育「下一代納稅人口」,建立對未成年人友善的生養環境。然而,台灣從健保、捷運車資、小客車後座安全帶……種種公共政策,還在向小孩剝皮供養年長者

人口赤字在後,人才赤字在前。育才、留才的吸引力不夠。招才、攬才又碰上強烈的鎖國心態。台灣香港新加坡一樣,都是移民城市、移民社會,但就在別人仍持續對外開放,亞洲大學排名前五大有四所位於香港、新加坡的時刻,我們的家鄉似乎已經變成純粹的小鎮──冒險家的故事都移到海外上演了。

希臘,我可能不會救你!《鏡報》:那就快放手  2012-08-16

希臘又讓它的國際貸款人失望了。德國《每日鏡報》報導,希臘政府計劃提出展延減赤目標達成期限,而且還要更多援助貸款救火。對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盟執委會、歐洲央行再伸援手的意願低落,外傳已有準備直接將希臘推向受刑台。

在媒體面前,目前相關工作皆按進度行進。9 月,被外界統稱為解決歐債危機的三大機構 「三駕馬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還將赴希臘雅典驗收減赤成果。依原訂計畫,倘若希臘通過驗收,將可取得今年2元國家允諾第二波紓困專案的數十億元援助貸款。

但事實上,三駕馬車官員們心裡有數,希臘在劫難逃。

外界原本預估希臘今年經濟成長率減4.5%,但最新預測是減近7%,如此一來,政府能課到的稅變少,社會救助支出也會相應增加。

媒體近日報導,希臘考慮要求展延二年的減赤期限,並加碼援助貸款申請額度,不過由於成員國政治現實使然,國會不可能買單,而執政黨也是自身難保,正如梅克爾的保守執政連盟友黨都想藉此議題把梅克爾拉下台。

梅克爾陷入的困境,《鏡報》編輯 Stefan Kaiser 認為,是自食苦果,因為希臘如今陷入的經濟絕境,正是梅克爾先前對南歐國家聲嘶力竭大喊 「撙節」 的副作用發作,加上希臘選擇性財政改革治療半調子的結果。

歐洲核心國家力推的嚴格撙節措施,從這幾個月的經濟數據來看,已證明是一大失敗。希臘經濟惡化、產出與稅收銳減、債務不減反增、而原本是歐洲自殺率低的國家也眼睜睜見著人民自殺率飆增。但是,國際貸款人卻還是要希臘往更深的懸崖走去。

《鏡報》Kaiser  觀察,現在元國家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不想冒著信用風險援救希臘,這樣的情況下,擺明只剩下一種選項,就是讓希臘破產。

不過,歐洲政治人物猶豫是否真要 「這麼快」 走向這一步,因為原本設計來減緩希臘破產衝擊的歐洲穩定機制(ESM)遲未生效,應該說,降落傘還沒架好,大家不敢貿然跳下去。

為了預防失控危機,領袖們試著架構一個暫行協議,企圖以時間換取空間,這項協議就是讓希臘政府向同樣病入膏盲的民間銀行借錢,然而希臘民間銀行再以取得的國家主權債券,作為擔保再向希臘央行貸款,換句話說,就是讓希臘央行自已救政府,成為本國最後貸款人。這種把死亡時間拖長的作法,應可爭取歐元國家架好降落傘的時間。

《鏡報》編輯 Kaiser 卻不同意這項暫行協議,他指出,希臘破產要付出的成本外界估計是 800 億歐元,為不讓破產代價隨時間拉長再增加,應該讓希臘 「早死早超生」,破產,然後債務一筆勾銷,接下來重新開始,無論是選擇繼續留在元區,或是退出。至於德國歐盟布魯塞爾,只要咬牙挺住,以後就不會再感到芒刺在背而徹夜難眠。

 臺灣的公共債務

根據民間團體「公平稅改聯盟」指出,2011年中央政府隱藏性債務高達157,090億新台幣,加上已公開債務46,285億元,合計實際國債金額為211370億新台幣(約7,355億美元),平均每位國民背負919000新台幣(約31,981美元)的債務根據監察院去年10月對財政部提出的糾正文,中央政府穩藏性債務在軍公教退休人員退休金為86千多億元、社會保險提存不足部份為48千多億元、積欠社會保險之保費補助款為12百多億元、道路徵收補償費為2兆元等項目,合計達157090億元。根據公平稅改聯盟估算,157090億潛藏債務,加計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為46185億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2300億元,再加計截至99年底的中央非營業基金舉措債務5795億元,國債總額達211370億元。

日本的公共債務

日本媒體報道,日本三大銀行之一的三菱東京UFJ銀行去年年末制定了應對日本國債暴跌的「危機管理計劃」。根據方案,將來一旦出現日本國債暴跌,為減少損失,該行將設法在短時間拋售數兆日元國債。從表面看,日本公共債務的嚴重程度不亞于希臘。日本政府預測,2012財政年度末,日本公共債務將突破1000兆日元(約合12.3兆美元),凈債務餘額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的120%。

但與希臘有本質區別的是,日本政府發行的大約750兆日元(約合9023兆美元)國債余額中,超過九成在國內市場得以消化,僅日本國內銀行就持有四成日本國債,海外投資者持有的日本國債目前僅有6%左右。

歐債爛攤誰收拾?年輕人拒埋單

債危機可算是人民對銀行、北歐對南、富人對窮人的衝突。其實債危機同時也是場老少之爭,年老世代以債留子孫的方式過舒服日子,年輕世代認為起而與父母世代對抗的時候已經到了。

德國「明鏡」周刊報導,去年,成千上萬西班牙年輕人於示威中高喊包括「拋開他們」的口號。這句話,說明白些,即是「所有老人都該滾蛋」,它也說明,年輕人自覺是歐債危機受害人,而債危機在許多方面,已成世代衝突。

年輕人認為,現今5060來歲的嬰兒潮世代過好日子,卻是以犧牲年輕人為代價。根據直接與隱藏負債以及年金給付等計算出的「跨世代公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以南最差。隔代收入與機會的不均以目前最為明顯。債危機導致就業市場瓦解,對年輕世代的衝擊大於年老世代。在希臘西班牙25歲以下年輕人五成以上失業,是年老世代的兩倍。

年輕人失業率高,與就業環境不公有關。西班牙義大利年老世代在工人保護法下,較不易被解雇。接受紓困的重擔與風險將由年輕人承擔,發行債券籌錢度難關,多年後才會到期

債危機的始作俑者除了銀行家與政治人物外,還有年老世代。在希臘,幾乎每一家庭都有一名成員以公務員身分從國家機器受益。

不過年輕人的憤怒也只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大原因是他們想造反的對象,也正是讓他們吃飽喝足的人。不過,〈明鏡〉周刊說,歐洲的年輕人終究必須重喊1960年代的口號:「別聽信30歲以上人的話!」當時的年輕人已不再抗爭,也無思想。

〈勞保基金民國116年破產〉 2012-10-10  工商時報

勞保基金潛藏債務高達6兆元,加上人口老化超出預期,根據勞委會最新精算報告,勞保基金至民國106年,支出大於收入,至民國116年時,瀕臨破產危機,也就是說今年50歲的人,請領退休金時,恐面臨基金破產。

     外界將此指向行政院甫完成審查的勞保條例修正草案,刪除「逐年編列預算撥補債務條款」,形同放任勞保基金提前惡化。但行政院代理發言人黃敏恭強調,勞保基金現金流量收入仍大於支出,勞保是社會保險,潛藏債務是世代移轉必然結果,只要適度控制,不必過慮憂慮。

     依勞委會最新精算報告,勞保基金收支逆差時間將從民國109年提早至106年,也就是5年後保費收入會小於支出,預估107年開始吃老本,116年面臨破產危機。

     勞委會官員說,雖有此可能,但未必代表會真正發生。為避免破產,勞委會將著手研議費率調高,或改變減少所得替代率,或延後請領年齡等制度面調整。

     先前,勞委會希望這次在送出勞保條例修正,比照公保基金由政府撥補公保基金潛藏債務做法,明訂「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條款,惟政院在5月第一次審議時,財主單位基於政府財務困難,編列預算撥補基金能力不足,且勞保基金屬社會保險,應該自給自足,財務若有不足,應優先提高費率或降低給式因付等方應,堅決反對,政院政務審查作成暫不處理決議。

     黃敏恭說,勞保是社會保險,潛藏負債是必然狀況,只要適當控制,不會影響制度經營,不必過度擔憂。目前勞保基金收支有結餘,基金規模由民國982,000億元成長到今年8月底5,202億元,短期現金流量正常,保費收入大於支出,長期問題,經建會已組成年金改善規劃專案小組,研議因應人口高齡化與潛藏負債的對策。

     至於有無必要在法律中明訂政府負完全責任?黃敏恭說,見仁見智,沒有政府會忽視勞工權益,但訂定政府負無限責任,等於要其他人不必負責,容易導致大家對財務管理鬆散。

     黃敏恭強調,不管財務管控或潛藏負債因應,政府會以靈活機制,隨時監控調整,保險費率也有微調機制,問題沒大家想像嚴重。

     何況勞保年金實施第4年,很多不確定因素,黃敏恭強調,不能直線思考,政院將持續監控勞保財務,借鏡國外制度,檢討因應。官員說,現行條文對勞保財務已有「審核撥補」規定,只要財務出現收支短時,審核撥補機制就會啟動。

〈陳揆信心喊話 勞保破產危機?2012-10-10  中時電子報

勞保基金2027年將面臨破產危機,讓勞工人心惶惶。行政院長陳冲昨(9)日表示,從各類保險基金現金流量來看,短期內都不會有問題,目前行政院主要在討論長期的財務狀況,希望能建立制度性的規劃,讓社會大眾安心。

外傳攸關940萬勞工的勞保基金潛藏債務高達6兆元,但在政院上週完成的「勞保條例修正案」草案,勞委會提報逐年編列預算補助勞保基金財務缺口,及「政府負完全責任」相關條文均遭刪除,外界質疑政府放任勞保基金瀕臨破產,今年50歲的勞工,未來退休金恐將泡湯。

陳冲昨天在立法院回答國民黨立委徐欣瑩質詢時表示,相關草案勞委會尚未簽報,但根據他了解,該議題的出現,主要是各部會對政府是否該負擔勞保等保險基金虧損的保證責任,有不同意見,才會被擱置,造成外界許多聯想。

陳冲表示,這個問題不僅是勞保基金,包括各類保險基金也都一樣,對於虧損要如何處理,過去都未碰觸。

他說,這部分涉及財務的規劃,屬於專業領域,因此未來會找專家共同研究。

勞委會主委潘世偉也表示,社會保險潛藏虧損在各國都有類似狀況,重要的是如何控制,勞保基金目前現金流量非常正常,近3年增加好幾千億的金額,去年收支相抵後,甚至增加了1千億,所以短期內沒有問題。

〈救勞保 費率、所得替代率恐調整〉 2012.10.12【聯合新聞網】

潘世偉昨天到立法院備詢,立委王育敏批評當初審議勞保年金制「專業被民粹凌駕」,德國社會保險費率近分之廿,日本約百分之十五,台灣勞保保費目前只有百分之八點五,所得替代率卻比這些國家都高,難怪勞保要倒。

勞保年金制民國九十八年上路,立委徐少萍質詢時表示,九十七年討論勞保年金化時她也在場,當時政院版勞保所得替代率在立法院「節節敗退」;行政院原本提出百分之一點三,但朝野立委不斷加碼,從百分之一點四、一點五直到百分之一點五五,最後民進黨、國民黨都提出百分之二版本,最終敲定百分之一點五五。「我一直很內疚,但也回不去了。」徐少萍表示,造成現在的後果,民代、官員都要檢討。

潘世偉表示,剛出爐的勞保精算報告有幾項建議,首先費率調整機制不能暫緩,要按目前規畫逐年調高零點五個百分點,在民國一一六年達到百分之十三,並須適度調整給付標準。

〈立委競加碼 勞工吞苦果〉 2012.10.12【聯合新聞網】

目前有九百四十五萬人投保的勞保面臨破產危機,可能民國一一六年就倒閉。保費費率過低、所得替代率過高,讓勞保基金先天不良;加上台灣人口結構老化,提領年金者愈來愈多,長期入不敷出,當然會倒。

不過,過低的保費費率、及過高的給付金額等問題是誰造成的?回顧勞保年金化上路過程,朝野立委在立法院競相加碼、政府官員不敢阻擋,政府官員及立委都在討好民眾;為不健全的保險體制種下惡果。

民國九十七年修法改成勞保年金制,最初的「行政院版」所得替代率僅百分之一點三,是勞委會經專業評估的較合理方案。

但當時民間團體認為所得替代率越高越好,也就是希望勞工退休後保費領得愈多愈好。有立委表示,當時朝野立委為了迎合民粹,所得替代率不斷往上加碼,最後所得替代率增至百分之一點五五。

競相加碼的結果,最後得出一個怪獸制度或怪獸保險,拿政府資源出來討好民眾;最終結果,勞保一旦面臨倒閉危機,朝野不少立委還是要求由政府扛下。問題是,政府預算也是來自納稅人,以政府預算支應,最後遭到懲罰的仍然是納稅人。

昨天不只一位立委呼籲民意代表也應自我檢討,討論專業重要政策時不能只是「喊爽的」,也許勞保基金會是台灣民主中重要的一課,讓更多人看到民主也須理性討論。

〈軍人退撫基金 6年後恐破產〉 2012.10.12【聯合新聞網】

軍方昨天證實,如果軍人退撫基金不提高提撥費率,二○一八年就會破產,若要持續運作,費率必須提高到百分之卅六;只要低於這個比率,還需要配合其他作法減少支出。

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昨天審查「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提撥費率在此草案修正為百分之十八,但國防部人力司副司長張兀岱坦承,這樣也只是把破產時間延後到二○二八年,若再加上配套,可撐到二○三六年。

民進黨立委陳唐山與薛凌指出,政府提高軍人退撫基金提撥費率,等於要多支出卅億元,反觀勞保破產在即,政府卻沒有作為,差距太大。

除了退撫基金,立委林郁方指出,「軍人保險」也岌岌可危,到去年底,精算死亡、殘廢、退伍等保險給付之「應計給付現值」約五百六十三億元,但截至去年底「已提存保險責任準備」僅約二百八十八億元,隱藏負債為二百七十四億元。

景氣不好,台中市政府卻每年編列近千萬經費,專車接送員工上下班

〈中市府年花千萬接送員工 市民嗆:憑什麼!〉 2012.10.12【聯合新聞網】

景氣低迷,民眾生活苦哈哈,台中市府卻連續三年編列近千萬元,接駁三百多名員工上下班,平均每人每年三萬元「車資」由市民埋單,議員昨批評「另類肥貓」,市民也嗆「憑什麼!」

台中市府秘書處長羅文遠說,市府租八輛車接駁員工,這些員工有的沒交通工具,有的住很遠,轉車會遲到,也有經濟弱勢員工。市府表示,明年已編列交通接駁預算九百九十萬元,如果議會有不同意見,將把預算刪除,輔導員工改搭公車。

〈議員批評「另類肥貓」〉記者洪敬浤/攝影

「憑什麼!」家庭主婦蔡秋香說,跟苦哈哈的百姓比起來,公務員薪水已相對穩定,私人公司給福利,那是老闆慷慨,但市府的錢是全民納稅錢,「憑什慷市民之慨」。

台中縣市合併升格後,因辦公廳舍分散各地,市府花錢租半年遊覽車,接駁員工往返豐原、市區等地,期滿後原本要取消,但員工反對,這項福利從升格後延續至今已兩年,明年還打算繼續。

據了解,台南、高雄也有縣市合併後,因轄區擴大有分署辦公的情形,但兩地都沒有提供員工上下班接駁專車,台中市是五都之中,唯一有此優惠措施的縣市。

民進黨議員楊典忠昨質詢時表示,公家的錢要花在刀口上,市府年年叫窮,但升格後花在接送員工的錢,去年超過九百萬,今年七百七十萬,明年還要花九百九十萬,「老百姓上下班都自己花錢,為什麼市府員工要全民出錢?」

根據台中公車路網,台中市區與豐原之間,可搭乘五十五號公車,平均每天要卅八元,也可搭乘台鐵區間車,來回四十二元,出站後可轉乘免費公車。

市府員工說,正式公務員薪水高,根本不會搭交通車,搭的人都是薪水不到兩萬元的臨時人員,少了接駁車,通勤時間倍增,除非開車或騎車,賺的錢不夠花。

選舉害了台灣經濟?!2012-10-13 01:53 旺報

政府面臨比前次金融海嘯更險峻的考驗,從行政院決定基本工資的調整方向來看,除了大環境的影響外,還有許多考量都是不得已的抉擇。追根究柢,都是過於頻繁的選舉惹的禍。

為了選舉,政治人物明知財政困窘,卻大開福利支票,只好舉債來打腫臉充胖子,但是債高築台的下場又是誰要來承擔呢?是我們這一代人造孽讓後代子孫去承擔。希臘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台灣正慢慢步入希臘的後塵。再者,老農津貼無限加碼,使得農民即使不努力耕作,每個月自然有錢拿,何苦在田裡揮汗如雨,農委會的預算中老農津貼就占了2/3,試問台灣農業未來哪有競爭力可言?

勞保新制與健保負擔越來越沉重,不僅受薪階級備感壓力,連企業主要負擔的比例也逐漸增加,況且台灣以外貿為導向的經濟模式,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影響企業的生存,請問這樣的環境,企業主願意加薪嗎?政府財政吃緊公務員調薪次數沒過去多,企業主當然樂得跟著不加薪,試問為何企業主可以這樣有恃無恐?因為有選舉,台灣過去年年選舉,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只好妥協,否則企業主就揚言要出走,這就是選舉後遺症。但是基層員工月薪始終維持18K或是22K的企業有無反省過?

此外,服兵役是國民應盡的義務,卻基於政治考量將役期減成一年,造成現在的政府不得不採募兵制,募兵需要更多錢,一年時間根本不足以培養專業的士官兵熟悉高科技的武器,這筆爛帳又是全民買單,而現在國軍首要任務卻是救災,當募兵制啟動之後,沒有義務役士官兵,誰去救災?

為了選舉,台灣浪費多少公帑蓋了蚊子館;為了選舉,這個蕞爾小島大學林立,使得讓台灣經濟起飛的技職教育,還停留在20年前的水準,而大學畢業生又不受企業主青睞,缺乏實務經驗,企業主又不願意投資,中壯年失業等同遠離就業市場。

為了選舉,台灣過去引以為傲的考試、服兵役等公平制度都被打破,現在不僅貧富差距拉大,連貧苦民眾受教育的機會也被剝奪,過去只要認真念書,再怎樣貧苦的家庭都有翻身機會,如今Μ型化社會成形,唯有經濟狀況良好的人有機會接受好的教育,選舉使台灣失去最後的公平與正義。

此外,台灣年輕人的失業率是12.7﹪,依照主計處資料1018月失業人數為502千人,失業率4.40﹪,20124月底,外勞總人數達434325人,兩相對照之下,如果外勞的工作機會都能被本國勞工取代,那台灣就業市場將是接近完全就業狀態,所以培養年輕人行行出狀元的求職觀念是急務。政府也應該考慮採募兵與徵兵制併行,強化技職教育與大學合併,才能重拾過去的公平與正義,讓台灣恢復蓬勃的朝氣。(作者陳錫蕃為國策顧問、謝志傳為國政基金會研究人員)

壞日子來了 關中要公務員共體時艱  2013090212:51

考試院長關中2013/9/2上午在周年記者會談到年金改革時說,任何制度都必須維持生存才能發展,公務員抱怨是人之常情,但他走訪各處,大部分公務員還是非常理性的,沒有一個人當面指責,「都說做得對,但最好不要砍到我。」某一家學校有2個退休老師,月領14萬元、周休7日、周遊6國,他很好但國家受不了

關中反問:「國家對退休人員待遇微薄或苛刻嗎?都不是。」他說,早期公務員很清苦,但民國7080年代,公務員曾有一年加薪160%,另一年加了2次薪水,「現在好日子沒了,壞日子來了,還不改弦更張?」國人到對年金改革了解太少,政府也不夠重視,考試院做了很多研究,有人說急躁,他反問「怎會急躁、草率?」改革表面上是解決政府財政,實際上人口老化問題太嚴重了。戰後嬰兒潮是人類歷史上最幸福的一代,政府各項照顧最好,這一代好景不常,下一代都沒有了。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100227459&aid=6704686

 回應文章

傅 孟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良老人
2012/08/26 12:58

確實充斥在我們社會裡

行為不檢還倚老賣老

下一代的沉重負擔堪憂



白帆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遺憾
2012/08/14 07:47
哎呀,佔據了公園,可不得了啊!
葉慶賢 岳飛詞〈滿江紅‧寫懷〉(m100227459) 於 2012-08-15 14:53 回覆:

少數人忘了進入公共場所應遵守的基本禮儀,行為確實有待改善。

年輕人失業、低薪,成了窮忙一族,對比一下退休的銀髮族的無憂無慮、悠哉悠哉,真不可同日而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