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戰亂 。饑餐。俘虜肉 【上】 ( 18禁,兒少不宜 )
2011/10/01 00:08:31瀏覽5971|回應21|推薦153

最近新北市的「驚豔水金九」活動如火如荼,包括找來導演吳念真拍了電視廣告,包括聯網作者史屁伯也興沖沖跑去甄試水金九導覽,並獲得錄取。這活動宣稱只要台幣一九九元,便能帶你一次遊玩整個水金九名勝,包括金瓜石的盟軍戰俘營在內,尋幽攬勝、自在快活,不在話下,這名額聽聞有兩千名。

提到金瓜石這戰俘營啊,那是日軍折磨英澳加印軍人的煉獄,如果一槍斃命叫痛快,那麼缺醫少藥、缺糧缺水,每天要下坑採礦嚴重過勞慢慢死去,那叫甚麼 ? 叫生不如死,恰恰這塊名勝寶地幾十年前就是這樣的極惡之境,到了現在,它可能是當地人眼中的極陰之地。

上圖 / 金瓜石戰俘營僅存遺蹟,一面矮牆與一根石柱。

為何如此折磨戰俘 ? 起因仍在於日本強巴拉軍國主義的自大與野心,且極度對投降英軍的不屑與唾棄,認為他們應該切腹,而非茍存。但礙於國際條約與彼此戰俘默契,只好慢慢用折磨整死這些投降者,所以餓死、病死、過勞死 .. 便不足為奇了 。

本來二戰末期戰俘營附近的大坑洞都偷偷挖好了,準備用以坑殺全部戰俘,惜「大功未成」,日皇裕仁即於廣播宣佈無條件投降矣,這回換日軍切腹了。

與金瓜石挖銅礦相比,泰緬的桂河大橋實在是小意思,桂河大橋尚有溪流可供飲用洗滌,金瓜石則是成天泡在黃銅水裡腐蝕筋皮,吃的則是青菜稀湯少量米飯,誤入營區的貓狗蛇鼠則成了佳餚珍饈。

上圖 / 金瓜石戰俘營原營盤位置。 ( 以上三張圖片約拍攝於五年前 )

有戰俘營,當然就有看管戰俘的小官小吏小卒一干人等。小官小吏當然是日籍軍曹這些牛鬼蛇神,而小卒,雖說不怕官只怕管,但是這戰亂時期沒有油水的差使,可沒有日本人要幹,最終自然落在台灣人與韓國人身上,它的全名就叫「戰俘監視員」,日人眼裡的「下級兵」、「 陸軍傭人」;就算如此,在皇民化「感召」之下, 一大批祖國認同錯亂的年輕人,合計六百八十名,於湖口營廠集合後,分別被派往菲律賓、婆羅洲、古晉等地,小伙子們從青春正漾,到被迫滿手血腥。

現年九十歲的柯景星當年在北婆羅洲的戰俘營擔任監視員,兩千多名英澳戰俘竟在移送過程幾全數死亡,事後證實是分批遭到槍決。有一回十多位台籍監視員移送46名戰俘,就在柯的長官杉田鶴雄於背後刀槍逼迫下,最後還是死在台籍監視員槍下。

雖然柯景星當時鼓起勇氣向杉田質疑 : 「依國際公約不能虐殺戰俘 ! 」 。

但杉田可從未這麼想 : 「再不開槍,連你們都殺 !」 。

上圖 / 呂宋島北部的美、菲戰俘。

上圖 / 戰俘監視員後期缺糧少食,以捕來小魚蟹充飢。

也即此,台籍監視員有一百七十餘人遭到盟軍起訴,下命令的日本軍人有的承認,有的貪生怕死推責給監視員,於是有七人遭到絞刑處死,餘則有期徒刑二年至二十年。柯景星的長官杉田倒有幾分武士模樣, 一口承擔下來,柯因此由死刑改判十年, 杉田則是判了絞刑。 

最令人不捨的是新竹峨眉的李琳彩,他的長官竟推托是其個人行為,企圖脫罪,李琳彩在萬念俱灰下,咬破手指在襯衫寫下遺書,痛陳冤屈,並囑託鄰鄉關西同袍陳金榮帶回故鄉,無論如何要送至媽媽的手中,其母李盧桃妹見骨灰血衣,終日以淚洗面致眼瞎,抑鬱而終。 ( 唉,那是一位客家籍的老母親啊 ! )

李琳彩的文采甚好,血書之外,尚有一篇以硬體字寫成的【殉國勇士遺吟】詩,後頭的落款棄昭和而以「民國三十五年 」寫就;此外留有遺書三頁,字體秀麗,情態哀戚,動人心扉。

上圖 / 戰俘監視員李琳彩的血衣與三頁遺書。

上圖 / 台籍監視員常是日人眼裡的下級兵、陸軍傭人。

六百八十人,百餘人死亡,兩百餘人失蹤,多人逃入菲律賓密林沼地避難,缺鹽少食,多患腳氣病;他們日行六公里,在窮林惡水裡流竄半年多,主要以山茼蒿與小溪魚裹腹,直到嬝無人煙之境才停頓了下來;這樣不知過了多少年,韓戰與八二三砲戰都過去了,竟是毫無所悉。一九五六年,菲國政府乃開始叢林搜捕計劃。   

為何台籍監視員會犯下這些罪行、受到此些磨難 ? 只能說,在當時的時空環境與日軍野心之下,任何的怪事,在當時都不會是新鮮事。 

金瓜石戰俘營加拿大籍醫官惠勒(Maj Ben Wheeler )少校,戰後倖存返國。1946年他的女兒 AnnWheeler 出生, Ann Wheeler在後來拍了一部戰俘營紀錄片「戰時故事」(  A War Story . 1981  ),現於網路已有提供觀賞與下載服務,全片長度83分鐘,英文旁白,沒有字幕,或許哪天有朋友願引來台灣後製成中文版,嘉惠大眾 ? 台灣全島有多處戰俘營,這足供朋友們慢慢去尋來研究,特別是金瓜石這處戰俘營銅礦苦役不斷,虐死不少戰俘,有醫無藥,惠勒醫官幹得很無尊嚴,經常被監視員「 巴好玩」的,能幸運存活回加國已是萬幸。不過這與婆羅洲殺俘、虐俘的情況相比,又似乎要好一些些。 

婆羅洲有些戰俘則境遇悽慘,缺了胳膊、少了大腿,被日寇當野戰肉吃了。

二戰期間中國與南洋戰區曾吃過不少人肉,這些白種人常因看來白淨,成了缺糧日軍的嘴上肉,其中尤以末期捱餓的南洋日軍最瘋狂,全中隊一道命令強迫吃,隊長帶頭吃,有小兵不從的,就地就槍決了。

(下篇待續 )

上圖 / 逃入密林沼地的監視員,以蚊帳捕捉魚蟹裹腹。

               

歷史圖片來源 : 大眾時代與李展平先生 。( 如有未妥,請告知卸下 。謝謝 。)

http://mass-age.com/

戰時故事 ( A War Story ) . 1981 ,影片長度 83 分鐘  :

http://www.nfb.ca/film/war_story/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tj0111&aid=5689673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小十❤️從心出發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日本,從未停止做壞事
2011/11/10 23:47
從小,我們就常聽打過抗戰的爺爺,以及外婆家的長輩們,
敘述先人們如何慘死日軍刀下,或是產婦遭凌辱,而後剖腹剁嬰..
那些鮮血淋漓的往事,至今,還深刻地烙在我的腦海當中..

雖然我明白日本也有好人,亦如台灣也有惡人存在..
但是,血緣的呼喊使我無法釋懷,
我真的,好恨日本人。

賀商業間諜戰圓滿落幕。暑假開車去看海,順便帶上相機零食速寫本,還要撿很多很多的貝殼 (笑)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1-12 00:39 回覆:

其實比起哈韓 我算哈日一族 我喜歡日文化的諸多優點  但我不喜日右翼的混淆史實 不喜日政府對受害者賠償的態度  哦  家門口的韓人像惡犬威脅較大  所以賠償較多較快?  台菲與南洋諸國威脅性小  所以趕羚羊慢慢等 ?  此源於近代日人自大的族性  看似多禮 實則無體  

多謝賜教 !


李旼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惡的小日本
2011/10/30 22:31
我從來沒喜歡過日本人,雖然有些日本ㄇㄟㄇㄟ真得還不錯,有禮貌,人也漂亮....,嗐,老李啊....沒救了.........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30 23:45 回覆:
我以前曾有兩個朋友也討厭日本人  也喜歡扶桑咩咩  結果兩人備好銀兩跑去銀座找咩咩  後來人家一聽是台灣人  竟給打了回票  害這兩人"雪恥"的機會也沒了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忙中漏讀這麼真貴的篇章﹐日人殘害之慘況戰爭之殘酷﹐已經多次書寫﹐尤其在<<一頭栽進哈佛>>221頁曾描述[日731魔鬼部隊]﹐
2011/10/08 20:54
或大烤華人試驗﹐猶如一魚數吃﹐恐怖倒行逆施﹐戰爭一定要避免
柯景星等,當年曾以雞蛋相助,救卓領事~中國~妻兒趙世平母子3人﹐
血衣遺言﹐悲慘舊事﹐怎能不警惕﹐感謝仔細研究分享﹗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9 00:40 回覆:

抗戰期間駐北婆羅洲中國領事卓還來的事跡  我猶能記憶  當時日寇欲勸其投降 並誘以汪精衛偽府高官厚祿 卓領事仍不為所動 最後以死節罹難  當時的監視員柯景星感念其義 遂不時以自己配給的雞蛋補充卓家人營養  戰後卓家人赴美 近年因監視員事跡被重提而發現柯景星這恩人蹤跡 於是數十年後 卓家人與柯再次相見 並感謝其德操

日本的731活體實驗 說來悲慘  可惜這些魔頭因與美國交換條件 多未能受到嚴懲  可惡至極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殘酷的戰事 嚴謹的敘述
2011/10/07 23:17
阿本兄的人文素養令人尊敬  我這平常極少涉獵報導文學的讀者  卻很喜歡阿本兄的書寫
只這新文  猶如您還貼心放上的警語  我雖絕非18以下  但一路也油然而起嚴肅的心情來看這篇文章

水金九是個美麗的景點  然那時的戰俘營卻是人間的鍊獄 
即便脫離那殘忍已遠  可那傷與悲的哀嚎及眼淚  卻似還在眼前蕩漾  遠遠近近的於耳邊掙扎

戰爭  是人類製造出最無可救藥與愚蠢的憾事

發動戰事的始作俑者可想過  若真有因果輪迴  該拿什麼去償還予那多少傷心而怨念的戰俘及他們的家人?
被迫的台籍監視員   在理性與生存間被迫   人生至此盡存無邊的懊悔 到底  又是誰造的罪孽?

阿本兄的文字愈精練  愈感到那悲淒的哀憐
但願現代的科學與人性  帶給人同步的思維
戰事從此不再   戰俘永不復有 
這世上只存  至善 與  至美 
和平與溫情!!!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9 00:28 回覆:

多謝M這麼細緻的回應  您已點到許多重點 並充份加以解析 這是很不容易的事 足見朋友們對您的肯定不虛  值得期待您之新文再現網海

不知怎地 我對於苦難 尤其是歷史上的苦難特別感受良深  這裡頭有許多被遺忘或掩藏的真相不為世人所瞭解與熟悉  足見野心家層出不窮 未曾斷絕 時時在延續不同地點與時空的苦難  也唯有經歷過人生不少苦頭的人 最能感受這同理心吧  我算是沾同二三而已  再次謝謝M的再訪  期待您之新文分享

 


不再年輕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碑文
2011/10/07 17:02
遺跡碑文上,沒有英譯全文?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7 17:35 回覆:
當時手持小DC未能竟全貌  小二已頗能欣賞您之好文  這值得欣慰  請繼續努力

小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落淚.....
2011/10/05 11:19

這個時代 我們多幸福呀!

很難想像離我們不遠的歲月裡 有如人間煉獄

每一個畫面讓人難掩內心深處的絞痛


舉杯邀君醉一回,忘情山水來共醉。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6 01:02 回覆:

人類的確該珍惜寶貴的和平  我常常呼籲人文社會與生命關懷之重要  實因這世界乃至台灣的暴戾之氣仍重 好鬥的結果  損傷的永遠是無辜老百姓  人性似乎承平過久就生變  我們要時時記取教訓  莫要重蹈覆轍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歷史
2011/10/05 06:57
喜歡看阿本透過鏡頭述說歷史
過去的歲月 台灣人也流過很多淚 


(正看的入迷    突然地震 
呵呵  真的有被嚇到哩)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6 00:57 回覆:

嚇到葉莎真不好意思哩  您常說我將這些攝影當作使命在拍  真不敢當 聽來十分汗顏  我不再用底片單眼已好久了  現在用DC十分習慣 想拍啥就拍啥 拍的時候使命常擱在兩旁 同時也毫無高超技法可言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歷史悲劇
2011/10/04 14:25

令人心痛的歷史悲劇

每次讀來總是心靈上極大的負擔

而偏偏人類歷史是一場場燒殺擄掠建構而成的長河

河裡盡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愚蠢或者說是悲壯(?)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6 00:53 回覆:
多謝柔怡的來訪與回應  請在近日續看下篇  下一篇的描寫將更入骨與血腥  造成您心靈上的極大負擔真是始料未及  請多多支持與包涵  提到"一將功成萬古枯"這句話  好像常被台灣搞直銷這行業的人引用哩 ?  醬還差不多  我看   

C.S.Juliu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亂 ...
2011/10/04 12:00
戰亂 ... 有停止過嗎?
或許應該說沒有吧。

只是,器具、型態不斷的改變
石矛、銅槍、鐵刀、火炮、戰船、戰機
有形軍力轉而成無形的經濟戰力
接著下來的是? 
財大氣粗嗎?

可能吧~??!!

歐美經濟實力的不斷衰退
除了希臘危機之外,最近美國十一大城高喊著:"wallstreet out !"
一旁左岸雖然經濟實力日漸壯大,但是民主卻悄然無聲的掐住了高層的咽喉
追求快速、高度經濟成長的結果將會是什麼呢?
該說,動車事件的經濟版及將豋場嗎?

反觀臺灣?
紛爭不斷!政客依然故我的分割族群、鞏固選票!
有誰真的在意日漸嚴重的貧富不均,還有笑貧不笑娼的奢糜風氣?
政策多出於選票考量、新聞考量,眼高手低的立意良好卻執行困難!
往往結果就是用錢衡量一切 ...

只能求自保吧~~

在父母的夢想與理想中溺斃了!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4 13:59 回覆:

大狼每篇回應都很用心   而且範圍很廣  如史詩之氣勢  讓愚兄常不知如何下筆

未知美國十一城為何要華爾街滾蛋? 你看我孤陋寡聞  只知華爾街近年慘澹  不知它為何要被滾蛋 ? 可見人生教學常相長 是無盡的學習過程

是的  戰爭從未停過  只是很多強權改以經濟力侵略與取勝  對岸當然也看到這種甜頭 他們努力發展經濟是對是錯  仍在未知天  不過人類文明之所以可貴  乃在於人類看到自己的不足  而能從中學得謙遜與耐心 逐漸改變與進化這個世界  而非往回頭路錯下去 

幸運的是  大部份強權都知道和平之可貴 而不願輕易觸犯  輕啟戰端


秋裡( ~賞花思故人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爭的可怕
2011/10/03 16:27

嗯 讀了您的文,驚覺這「驚艷」水金九的前兩字太諷刺

或許改為「追憶」較無商業氣息?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ltj0111) 於 2011-10-04 13:45 回覆:

鄙人覺得金瓜石九份對外人可謂"驚豔"   當得 

而戰俘營用"追思"來看待也是理所當然  只是台灣人嬉遊的多  願聆記歷史的少  像您這樣的有心人當然要愈多愈好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