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風聲掠過國境之南
2021/08/19 00:24:09瀏覽2607|回應4|推薦188

《風聲掠過國境之南》Dr. Lo

      一陣一陣的強風迎車身吹來,車體不得不劇烈隨之不規則的晃動著,宛如像是有人拍打著車門的聲音,苦苦哀求著請你開門,多麼盼望想和你同行,即使是素昧平生。這是恆春半島在每年約在十月開始,吹起的名聞遐邇的《落山風》,演繹著亙古不變的恆常。

      這幾年,A君最為喜歡聽這種南國之風的哀號聲,宛如此山彼海,吟唱起悲傷恆春歌謠,魂斷之曲,間接觸動了A君近幾年因《悲傷之谷》而迷失的迴旋。總在這南國尋得短暫的忘情慰藉,悲傷縈迴之際,轉身間已經撩落馳騁於大海愛的無垠。

     一年間,春夏秋冬四季幾乎每一個月,A君主要都會固定請假一天造訪南灣前方不遠處,交會著東向往龍鑾潭的東向道路的天鵝湖飯店的泡湯游泳池。諾大的游泳池好像是為A君而開的療癒系旅棧。當然偶爾會有住宿客相伴,但都是你我平行似的陌生,各自懷著不同的心境,宛如是短暫過境的漂泊候鳥般,消磨著一天的徜徉,迷失之心宛如膩了情,愛戀忘卻歸時路。

      夏日晨曦早起了,東方魚肚尚未翻白,昨夜又失眠。A君最為喜歡這種無風無雨的日子,宛如中了樂透一般的喜悅。車行一路南下,是再熟悉不過的長路。遠眺晴空萬里,近觀白雲飄忽,斗大的車子馳騁在天地之隅,宛若交會於山海的一隻沙鷗,任它翱翔。 

     枋山鄉海域的休息站旁的遼闊海域,憑欄觀海聽濤是A君的最愛。偶而走下砂礫的海岸,邊看邊堆疊各式各樣的圓石,想著它們是歷盡了多少滄桑,或者它的故鄉又來自何方,一如A君的這一生,最終會是什麼模樣? 是否也只是圓石之間的砂礫而已,終將漂泊於無垠的天地之際? 大海啊大海,最是吾愛! 遠處如我這般的過客,男男女女的人們,一路沿著海岸邊走著走著,不時撿起碎石往大海一扔,只見瞬間的小水花濺起,隨即又平靜如昔。週而復始,笑聲也隨著此起彼落。但見浪濤卻如勇士般,衝向岸邊後隨即再退回大海,再接再厲,毫不退卻似的。一如A君的這一生,至少到目前為止,內心是如此的不平靜,是否也如大海浪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否也能如大海勇士般,越挫越勇! 

      自從A君在住家不遠處的一家中西合併的民俗療法診所,醫生引進了來是俄羅斯的神經脈絡電子檢測系統,A君居然被研判為人的精神狀況幾乎接近失心而錯亂狀態。A君即使驚訝此種科技式偵檢測病徵研判方式雖然很是八卦,但終究認為這一切檢測與研判幾乎與他目前的精神狀況極為雷同後,即使看似超級精確診斷,A君索性不再持續看診,而是利用每個月抽空一天,自我放逐,以各種方式到了南國放鬆之旅,想藉由自然療法,逐步讓精神(或者看成是神經系統)《解封》,不讓這種精神的奇遇之旅變成尋常,最終將變成神經異常而無法自拔。

      夏季晨曦之旅,總會在枋山鄉海域偶爾遇見一部中型卡車,載著《放鳥人》的賽鴿訓練中老年人士以及一箱箱關著比賽用鴿子的籠子,有意讓《賽鴿》在一望無際的茫茫大海中自己找到回家的路。A君因為好奇而將車子停於路邊,嘗試地詢問他們是否在比賽? 的們居然同聲回答說,不是,是訓練而已,真正的比賽,他們將幾隻鴿子裝於籠子後,放置於船上,再由船載用到海上離陸地一段距離,讓鴿子完全看不見陸地,於茫茫大海中後,陸續地很快打開鳥籠,天空將被鴿子短暫遮蔽後,鴿子就像鳥獸般分散,各自尋找回家的路。據說,鴿子身上有其天生的GPS(全球定位系統),能在毫無協助下,極為自然找回遠方主人的窩,鴿子若是第一隻先回到家就是冠軍鴿。這種自然界許許多多動物與生俱來的本能,正如A君想像的人類自然療法能力的發揮,好讓自我能自然的回到原來正常的模樣。人們則是經過數千年才經由科學技術開發的GPS,方能追趕上鴿子與生俱有的本能,甚或無數的水下與空中自然界生物體亦同樣具有此種天賦的特異功能。這群《放鳥人》都只是平凡老百姓,當然有不少人因為訓練有成,擁有冠軍鴿子或者因押注對了冠軍鴿子而富有。但無論如何,這些都是他們心中小小的確幸,是如此無憂無慮地沉溺於短暫的歡愉。是否A君只要轉個念,不就也是如此了無牽掛,何需庸人自擾呢? 畫地自限而致陷入病態的精神輪迴無法自拔呢? 人生區區數十載,平凡與優越,無需浮誇,當人生大數到來,不就只是飄塵落土,人人皆是如此平等而已!

      有回就是如此湊巧。車行右轉往白沙灣與後壁湖漁港方向,經過了龍鑾潭側邊的觀景休息用的石椅,當天約早晨七點多,A君習慣地會將車子靠邊停車。看見一位年輕爸爸帶著年幼的兒子,一起坐在石椅上有說有笑,而且小孩手裡正在邊玩著多彩的風箏。此刻那種溫馨的景象,是一幅美麗的夢幻圖,似乎述說那個最初的幸福感動,就是如此單純,快樂總像只是咫尺天涯,你我都忘了初衷。猶記得曾經單獨與就讀小學大約是三年級的女兒來過附近的天鵝湖飯店,童稚的她喜形於色,是如此地徜徉於戲水之樂。難道人們隨著歲月加重了成熟後的包袱,早已丟失了過往的無憂純真? 原本輕如鴻毛的無界自由,卻不經意地漸漸將自己豢養成為籠中之鳥,欲想逃離而不得!

      尋常的別離,竟是遙不可知的等候! 有幸A君攻讀博士時,對岸經常有短期三個月交換來台灣的博士生,南國墾丁是他們極為嚮往的必遊風景點。南灣、墾丁公園、鵝鑾鼻公園、社頂公園、以及龍磐公園,甚至沿路到港仔與佳樂水。A君更是趁此機會,分年且分季,分別載著陸續來了三個梯次的男男女女的優秀大學博士生,趁機會重遊恆春半島的美景,藉此釋放積壓已久苦悶心境。當時的這些年輕博士生分別來自不同省份,家境狀況差異甚巨,A君卻從未有差別待遇,只見他們會有不同的《台灣印象》。即使因為曾經因為一部分族群於半世紀之前自對岸遷徙來台,然而久而久之,也逐漸融入台灣特有的島國文化以及被日本與歐美相繼《被殖民》的多元文化,成就了看似隔絕於海上的島國孤單地理位置,但基本上的台灣文化已經成為世界文化的一環。看似敵對的彼岸,但仍在許許多多非政治觀點的相互交流上仍是包容。A君有幸能有這麼偶然的機會與彼岸名校博士生互動交流,即使短暫的三個月的禮尚往來,尤其最為感動的是他們幾乎對於所謂《國境之南》的恆春半島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讓自己再次與之一同放逐且吶喊於夢幻之鄉。但終究是緣定南國亦如此地短暫,一別十多載,終將是《永別》。撿拾往事,歷歷在目。

     猶記得於1980的年代裡,也是所謂的《民歌年代》。當時非常著名的民歌手鄭怡小姐,曾經重唱一首早期由當時的民謠歌手陳達先生(1906-1981)吟唱出名的一首形容最南方大鎮恆春的歌曲。歌詞中句句感人,其中「再唱一段思想曲,…,老歌手琴音猶在,獨不見恆春的傳奇,落山風向海洋,感傷會消逝,….」。的確,落山風周而復始地吹拂著,但是故人依何在?

      有人說:「一首歌,不只是有一個故事,它是一群人、一個世代、一段時光的美好凝結、有無數的知遇和了悟」。A君何嘗不是如此地勾起回憶與感傷,尤其當風聲掠過南國之遙,吹起了「思想曲」。如果最感動人心的恆春半島的愛情故事,首以十多年前大賣的國產電影《海角七號》。它的動人主題歌曲「國境之南」,至今仍被傳唱不已。…,當陽光再次回到那,飄著雨的國境之南,我將試著把那一年的故事再接下去說完,當陽光再次離開那太晴朗的國境之南,妳會不會把妳帶走的愛,再告別前用微笑全部歸還,如果海會說話,如果風愛上砂…。鍾愛國境之南,豈只訴說著男歡女愛的故事而已。旅人的故事,又豈能以微笑全部歸還? 此時此刻,愛戀恆春的故事是歲月迷惘? 應該是散不開的濃情。

      所謂〔日落西門情愫長,幸福遠近八面來,飄渺迷蹤伴古城,失落身影伴古城〕。 記憶如行舟,是無止境的眷戀,也是一種對生命尊重。風聲掠過南國之遙,訴說著遠古:

秋瑟 風落 馳騁

熟悉的音符跳躍著

水 風中舞 一葉隨波 湛藍

流光追尋 抖落 沉澱

拾起 編織的過往 碎念

還需熱情

思憶後 一叟孤帆 啟航吧

戀戀路遙

國境之南 (Dr. Lo)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oshishi&aid=166640494

 回應文章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9/01 23:45

我對國境之南的美好印象是大學畢業旅行

此後再未踏足

真的是魂縈夢牽

海角七號真的唱進心坎

羅希希(loshishi) 於 2021-09-01 23:52 回覆:
晚安

兟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27 21:35
博士級的創作 , 果然不同凡響 !
羅希希(loshishi) 於 2021-08-27 23:19 回覆:
裝可愛(害羞)

瑩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
2021/08/25 12:42

文章。。。

可以寫得落落長,真不簡單。。。

羅希希(loshishi) 於 2021-08-25 16:05 回覆:

第二篇,才3000多字而已,美女這麼誇,大叔會失眠。甘溫拍臉(清醒一下)

第一篇,5000多字,沒貼

以前是偷懶,胡亂寫詩而已

還是美女您最厲害,出書呢! 才女型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8/19 18:23
如果文章能分段落,閱讀起來更容易。
羅希希(loshishi) 於 2021-08-19 21:12 回覆: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