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2)快樂學習----◎97~~◎100
2016/11/03 19:57:46瀏覽1940|回應10|推薦117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2)快樂學習----97~~100

 

97. 打針不會痛

 

    「每個人也要打、不會痛、要勇敢、不要害怕……」浩偉喃喃自語不斷重複。

 

    這樣的內容一早來就開始,應該是浩偉家長安撫他的,但是浩偉用很無奈語調,說著說著哀嚎起來。然後每隔幾分鐘就要來跟我說一次,好像害怕打針的人是我他必須一直來安慰我。

 

    昨天交出的疫苗同意書他應該是不清楚同意跟不同意所代表的意思差別,後來有同學跟他說之後他就開始心慌,由這番話可想而知昨天家裡已經一場戰爭,今天是十月十三日星期三,雖然只讀半天,我已經預感到早上這四節課將會是一場不小的災難。

 

    發班書,開始閱讀時間,浩偉哭叫:「找爸爸媽媽!」然後脫了鞋子跑出去,我跟出去、看他,將他帶回教室,過一會兒他又哭叫:「不要打針!」再衝出去,就這樣一連三、四次哭泣、崩潰大叫、跑出去、我去帶回來,哭泣……反覆著,很難轉移注意力,像是他體內有不定時炸彈一下就促發。

 

    上課哭下課也哭,下課時間一群熱心同學紛紛圍過來,有同學安撫他:「不打針了!」,他還是大哭,一下大叫、一下上上下下跳不停,另一位同學語帶威脅:「不哭就不打!」……

 

    想安撫的同學反而幫了倒忙,浩偉顯然更加失控,哭的更大聲,不斷嘶吼到喉嚨都暗啞,然後忽然像一頭野獸發狂起來見人就抓,除了抓傷我也抓傷了一旁的同學玉翰。

 

    我揮手讓同學走開,一旁靜靜看著浩偉,他大哭大叫、邊上下跳邊哭、咬自己的手,聽著他自言自語內容:「百香果蒟蒻、炸雞、會痛……

 

    感受他內在的狂暴與混亂,大約又經過三、四十分鐘才逐漸停歇。

 

    基本上只有在他哭累的中間時段才片刻安靜一下,導師無法上課,在他改小哭的期間導師跟他說:「哭也要打針,你打完針導師給蒟蒻好不好?」浩偉的反應是再引爆失控,又開始另一段混亂。

 

    浩偉看起來無法接受任何刺激,只想楞著度過今天吧?我默默守在他旁邊,只希望別再有同學受傷。

 

    又一次激動之後間歇時間,這一堂還是導師的課,導師拿了一張A4的空白紙給他,叫他可以寫自己喜歡的句子,但是浩偉把自己深鎖在內心悲傷角落,不時又繼續哀哭:「打針不會痛……

 

 

 

98.橋樑思維

 

    打針不會痛?那為何要哭呢?打針其實會有一點點痛,如果跟他說事實會不會比較好一點?

 

    我試著跟他說:「沒關係,別怕!打針只會有一點點痛。他很堅持哭說:「不會痛!」,聽了不忍,我也妥協附和他:「不會痛!」他並沒有因此安心,還是繼續焦慮哭泣,內容有點混亂:「每個人……他只是一點點痛……

 

    同學也附和他跟他強調打針不會痛,但是情況似乎更糟,那些想安撫他不要哭又因此威脅他哭就要打針的同學,就更是『善良的魔鬼』把他對打針的恐懼更擴大蔓延。

 

    家長也不知道會這樣吧?或許家長對我太高估?雖然能得到家長認同很欣慰,但是孩子並不是因此就變得『正常』,我說的『正常』是指自閉症並不是因為有一個陪伴者就可以跟一般人一樣,特殊孩子也不是有教師助理就萬事OK,這也許是家長的迷失。

 

    浩偉要不要在學校打針不是我能決定的,家長跟導師都認為『有李老師在』沒問題吧?

 

    我樂意當星兒與地球人的溝通橋樑,讓謎樣的星兒奇怪的與眾不同行為可以被了解,讓地球人也學習接受多元不同文化,練習與星兒相處的藝術。但是有了一座溝通橋樑並不等同於沒有距離,更無法因此讓星兒完全與地球人無異,況且它們兩方也沒有徵詢過我的想法或者是請我翻譯,哪些是需要透過翻譯來彼此熟悉的事?當人們在橋上來來往往的時候,不會注意到這座橋的負載能力啊?

 

    所以,現在這些事,在幫助我這座橋樑不斷被建設、被改造的更強大?

 

 

 

99. 不會痛?

 

   「不會痛!」浩偉仍會不時過來握著我的手,好像我是害怕打針小孩,他要努力安慰、認真提醒我。

 

    我實在一點也不想配合他演出,我看到他眼裡那種掙扎,他是多麼想跟大家一樣勇敢。我一點也不想鼓勵他要勇敢,我認為鼓勵他勇敢就等於認同了他不夠勇敢,他必須勇敢,必須跟一般人一樣,但其實就算是一般人也有很怕打針的人啊,像我就很怕打針。

 

    記得小學時候,那是還不需要發下同意書詢問家長的年代,打針時間到了全班都必須排隊去,早在發現別的班級排隊打針的時候我就開始心慌,想像的恐懼不斷蔓延,跟同學一起排著長長的隊伍,分分秒秒都是無由的驚慌折磨,有一次我還趁亂跑走,那種逃難又自覺犯罪怕被抓回去的惶恐,那種慌張、那種失措,那種害怕打針的心情……多年後還轉化為噩夢出現。

 

   難道我對於打針的害怕也傳染給浩偉了?

 

    「不要打針!」浩偉忽然衝過來抓我並大聲嘶吼,在我已經瘀青紅腫的手臂上又新添一處破皮流血傷痕。

 

    都已經又經過一個多鐘頭,剛剛才好不容易看似平靜下來,還一副大人的嚴肅口氣跟我說不會痛的人,現在又忽然發狂起來,今天上半天也才過一半我已經被抓傷三次,我還好,反正新舊傷痕會逐漸習慣,同學就麻煩了,玉翰是一個很懂事的乖孩子,一直說沒關係,可萬一是其他同學呢?要如何預防?我能給浩偉帶一個手銬?我知道有家長給星兒帶著手套預防。

 

    我盡量平實的將事件完整的記錄在連絡本上面讓家長看到這些狀況。

 

    第二天看見浩偉媽媽寫在聯絡本上面內容:「在家會再安撫他,慢慢讓他接受,抱歉讓大家受傷。」我有點無奈,我偷偷希望家長改變主意不要讓浩偉在學校打針。

 

    浩偉是如此需要協助又如此善於將協助者推開,要不要在學校打針本來不是很重要,但是情況演變成抓傷同學問題比較大,我要全天候處於備戰狀況預防他可能抓傷同學,而偏偏有許多同學都是充滿愛心很關心他而經常圍繞在他周邊。

 

 

 

100. 這工作,你還要做下去嗎?

 

    為了同學安全,我被迫成了驅趕愛心天使離開浩偉身邊的惡魔,也把自己孤立起來變成了浩偉瘋狂起來唯一發洩的箭靶。

 

    面對一個失控又有攻擊行為的浩偉,原諒我必須使用『攻擊』這個詞語,這是我之前不願意承認,我總是選擇相信他是無助無依,無力控制自己的可憐孩子,一個極其需要協助的無辜小孩,一個不被了解的孤單星兒,但是浩偉過去就是因為攻擊行為才將協助者嚇跑,例如之前的助理老師?

 

   此刻面對浩偉就像面對一頭瘋狂野獸,差別是,我不能用一個籠子把他關起來,不能將他雙手銬起來,我沒有含麻醉藥的槍可以射在他身上,我沒有助手跟我一起圍捕他( 雖然我現在很想這樣做)

 

    我有什麼防備?他無端的情緒發狂起來,雙手變利爪,像一頭猛虎,一隻飢餓的野狼,而我,連用比較兇的語氣跟他說話自己都會自責、懊悔,我是一頭傻愣著的綿羊?以宗教殉道的情懷用肉身餵虎?

 

    我就是一個懦弱無能的笨蛋,像天下間所有愛自己兒女的母親一樣笨笨的?愛深痛深,唯有愛的人才能明白。而愛,何其難以跟別人訴說、闡明。

 

    甚至對自己都無法以理性解釋。有愛無礙?所以,我被抓傷就沒關係嗎?我經常在回家的公車上看著自己像受虐兒一般傷痕累累的手臂,感受瘀青腫脹,感覺傷口不時傳來隱隱作痛的逼問:這工作,你還要做下去嗎?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sa2100&aid=80428030

 回應文章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抒解
2017/01/27 02:31

親愛的,辛苦了!人生不易啊!

一個大擁抱,愛妳!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06 14:32

辛苦了麗莎.

星星兒的世界連如此認真用心的你都迷茫了,

更何況是遠遠站在門外的人.

浩偉的世界有沒有相近的邏輯可以做為鑰匙?

我不知道.

有時狂風暴雨來襲時,保持距離冷靜觀察

才能在風雨稍歇時引導進入柔和的田園.

我覺得當前回歸與融合在一班課堂中,卻又沒有給予足夠的配套,

是把特教者和協助特教者,丟入處處荊棘又無減輕身心負擔支柱的不洽當做法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2-15 17:21 回覆:

Dear Horace 謝謝你的回應

迷茫當然是會有的

我也是普通人啊

我並不是特別有愛心與耐心

只是有時候遇見了 無法逃避

就像我不能不顧自己的特殊兒子 此時 我對浩偉也不能不顧而逃避

愛與責任 都是一條繩子將我綁住 我只能想辦法面對 不能逃脫

制度總有改善的時候 工作總會有困難必須克服 當那些外在因素還沒改變

我就先改變我自己去適應 更何況 我還有主保守

在他還無法改變這種發洩方式 我先學會怎要躲閃 怎樣阻止傷害擴大

同時也是機會教育 幫助他明白 這樣做是不對的  後來我也祭出處罰( 寫悔過書)

以後有機會會詳細寫書來 悔過書我還有保留一些照片 有機會再PO出來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2/02 16:24

「神既給妳這樣特殊的孩子,自然也會給妳幫助者」,這句話真切。

因為祂知道妳可以承擔這樣的託付,從其中「走出自己的道道兒」來,並擔任起「啟發者」的工作。

麗莎加油!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2-05 10:00 回覆:

Dear Siena

謝謝你

看見你真歡喜

我現在上線時間減少很多

抱歉晚回復了

感覺在UDN  有你真好

你的話很能安慰人  從你特別的眼光也使人感覺重新得力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11 21:08

回歸與融合是主流,

特殊生卻須專業的輔導,

配套措施亟待加強充實,

麗莎勞心勞力辛苦了。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15 08:28 回覆:

謝謝一畝桑田

我看見這些相關配套都在增進中

對於星兒的接納程度也不斷提升


曉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10 07:36

星兒的人生之中, 不論程度的強弱

身邊總會有人願意犧牲得多些

正常人, 兒女小的時候, 不也是極端依賴父母嗎? 我小學一年級看牙, 還要出動爸媽和老師, 卻仍然無法平息我的恐懼感

浩偉的人生, 身邊會有很多願意犧牲多些的人, 扮演"父母"的角色, 其實正常人生中, 此種情境不也常發生嗎?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15 08:26 回覆:

謝謝曉澄的分享

記得以前一位長者這樣說 :神既給你這樣特殊孩子也會給幫助者

有人稱這幫助者是貴人  守護天使

我們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天使在身邊

在UDN  也使我遇見貴人

我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貴人


Sookh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6 06:52

早安!最近我也打了流感疫苗,有些酸痛,過兩天就好了。

我不怕打針,但是在需要抽血時會閉上眼睛!

小時候幾位同學真的很怕打針,

拖延到最後才被老師壓制著打針!

特殊學生真的顯現最真實的人性,

也許只有誠實面對才是辦法。

聽到王老師談論道德經與

喉輪,心輪等人體構造與心靈溝通探討,

不知浩偉平常做哪些運動?

戶外散步中聊天會不會比較好?

日出前的雲彩,祝福您們!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09 09:17 回覆:

星兒將真實人性更新為加強版

一般人有情緒界定 他們總在被稱為 精神疾病的邊緣

必竟當初自閉症就是兒童精神疾病患者之中 另外歸納出無法以精神疾病治療的患者之中來的

你提到運動  容我以後文中慢慢解說吧

感謝你的分享


Sir Norton 測謊與香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5 23:36
「攻擊」的行為,絶不能姑息 ,換成別人,回敬一巴掌將他打聾是有可能的。
您須要冷靜尋試治本之道,火星人就可以攻擊地球人嗎?或許,即刻反制,讓他學會「制約行為」,如果百教不會的話...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09 09:13 回覆:

[百教]的標準吧?

我用接近四年時間

應該是[千教]了

還好   算是成功 值得欣慰

我也證明 星兒攻擊行為是可以協助改善的

這使我自己深得安慰


陳正華 牧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4 11:25

當一個「特殊需要兒童」慢慢長大,

所有在他身邊之人的安全考量,是必要的。(為了雙方)

親愛的麗莎,主已賜您滿滿的愛,願祂也賜給您智慧來保護自己!親你一下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09 09:08 回覆:

敬畏與順服 

我相信環境裡有神的主宰

情況沒挪去 我學會盡量避開  將傷害減到最少

我不能遇難思退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11/04 11:17

既需要幫助
又經常傷害幫助者

像一條漫長的吊橋
還要注意互動時共振
引來的巨大搖晃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09 09:05 回覆:

橋梁結構我不懂

共振不知效果如何

我只感覺時時要面對自己內心的吵雜聲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專業機構
2016/11/04 09:18
看起來浩偉需要接受專業機構的安排。
淘氣麗莎(lisa2100) 於 2016-11-09 09:04 回覆:

目前的主流是回歸與融合

問題是配套措施還不健全

......可惜...我   就變成是專業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