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漢詩之【白頭吟】及【飲馬長城窟行】
2005/08/01 14:51:41瀏覽6472|回應4|推薦45

卓文君 【白頭吟】亦云古辭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日溝水頭,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史記》: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好音。司馬相如之臨邛,飲卓氏,弄琴。文君竊從戶窺之,夜亡奔相如。

蔡邕 【飲馬長城窟行】亦云古辭

青青河邊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夙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展轉不可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童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何如?上有加餐食,下有長相憶。

後人亦寫成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輾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如何,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

邕字伯喈,東漢陳留圉人。博學,好辭章,妙操音律。建寧中,辟司徒橋玄府,出補河平長,徵拜郎中,校書東觀,遷議郎。靈帝崩,董卓為司空,辟邕遷尚書,旋為侍中,初平元年,拜左中郎將。及卓誅,王允收邕付廷尉,死於獄。

(此文筆者參考並改寫自:戴君仁編的《詩選》)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xie&aid=37115

 回應文章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分享:東漢 班婕妤之【怨歌行】
2005/08/02 12:19

《漢書》:孝成班婕妤,帝初即位,選入後宮。始為少使,俄而大幸,為婕妤,居增成舍。後趙飛燕寵盛,婕妤失寵,求供養太后長信宮。帝崩,婕妤充奉園陵,薨。

班婕妤 【怨歌行】

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

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常恐秋節至,涼風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補充:司馬相如與卓文君
2005/08/01 19:57

司馬相如:字長卿,四川成都人。他從小十分好學,因為特別仰慕藺相如,遂改名為相如。由於,自幼就患有口吃的毛病,使他不得不利用文字來表達,以便彌補此生理的缺憾。 雖然,他出生微寒,家貧困苦,但他善於彈琴,又寫得一手好文章,因此頗能得到當時許多王公貴族們的賞識,他那篇描述諸侯打獵情景的〈子虛賦〉,便是這時期所完成的作品。

司馬相如有個朋友王吉,在臨邛當縣令,有一天,他與王吉一塊到當地的富翁卓王孫的家中玩,大家都知道相如彈得一手好琴,故請他現場表演。就在這樣的場合,他結識了卓王孫的女兒文君。恰逢文君新寡,住在娘家,也愛好音樂,她聽了相如的琴聲後,便對他產生好感,不久,彼此就墜入愛河。由於司馬相如家貧如洗,文君深恐家人反對,便偷偷與司馬相如私奔。

私奔初期,兩人離開臨邛到成都,生活頗辛苦,因此文君提議再回臨邛,借點錢開小酒館,以維生計。文君親自當爐,而相如也成了酒保。後來卓王孫為顧及自己的面子,就接受並幫助了司馬相如和女兒文君。這也造就了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

漢代文學的特色是「賦」,賦原是詩體的一種,用華麗的辭藻,來描寫故事。而漢賦這種體裁最適合詠物敘事了,其後也成了漢人歌頌帝王功業,描寫京城﹑宮殿﹑游獵﹑宴樂的宮廷文學了。

漢賦的代表作家以司馬相如最負盛名,另外還有東方朔﹑王褒﹑枚皋﹑揚雄﹑班固﹑崔駰等賦家。

司馬相如不僅使漢賦成為新興的文體,他也用賦來諷諫警世,不像後來賦家徒以文字的雕飾,來供人消遣。他曾為失寵於武帝的陳皇后(阿嬌)寫了一篇感人肺腑的〈長門賦〉,將棄婦幽怨之情表達得淋漓盡致,最後又獲得武帝的臨幸。司馬相如的文學造詣之高,由此可見一斑。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修正
2005/08/01 17:21
筆誤,是「蔡邕」,而非菜邕。

尋夢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對照:【行行重行行】
2005/08/01 17:19

讀到菜邕之【飲馬長城窟行】一詩,便會讓我想起《古詩十九首》中的【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游子不顧返。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兩詩同時都提到「加餐飯」,但意義略有不同。【行行重行行】中,多情女子因其情人漸行漸遠,相隔萬里,天涯海角,雖匆匆數年過去,她衣帶漸寬終不悔,仍癡癡地等著良人歸來聚首,由於她不知情人何時將會歸來,進而強調自己務必保重身體,繼續等待,將來才有重逢的一天。此雖「生離」卻達「死別」之境,令人悲歎不已。

而【飲馬長城窟行】中,女子已得知其夫婿的消息,雖然相距遙遠,僅能在夢中相會,而夫託友人遞來書信,表達其思念之情,並望愛妻能多保重身體努力加餐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