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命運愛搞怪 2-3 麻煩的女人
2009/04/25 06:00:26瀏覽558|回應0|推薦14




進入了醫院內,林羽桐被身材較魁梧的袁凡背在後頭,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李家專屬醫生的看診室。由於袁凡過高,被背在後方的林羽桐整個頭就這樣撞上門頂,痛得她不得不從袁凡背後跳下來,兩眼含淚,一臉委屈地揉頭嘆氣。

「小姐!妳沒有怎樣吧?我真得很抱歉!」袁凡剛硬的臉龐上出現意想不到的慌張,那模樣讓林羽桐好氣又好笑。

「袁凡,你還說!小姐已經失去記憶,現在又這樣一敲,難勉不會出事嗎?」心耀像是逮到機會,朝著袁凡咄咄逼人,見袁凡歉意加深,他臉上的笑容又多上一層。

林羽桐想開口幫袁凡說話,但在一旁看戲地眾人阻止她開口。小清連忙拉著林羽桐進看診室,並鎖上大門,不讓其它閒雜人等進入。

看診室內相當整潔乾淨,更準確來說,是一塵不染。裡頭坐著一名女子,她長得很柔美,瓜子臉,水嫩櫻唇,那頭烏溜的長髮,讓林羽桐想起以前的她,也是有像她那般的髮。

而那女醫師一見到林羽桐,彷彿見到妖魔鬼怪般訝意,她瞪大眼,遲滯了一會兒。接著,她不給理由,連忙一腳將小清踢出大門,整個看診室只留下她們兩個女人。

「小羽?妳怎麼會在這兒?」

「嫣姐?」林羽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有想到這世界這麼小,竟會讓她遇到她男友,不……前男友的姐姐,程嫣。要不是她那一聲小羽,柔到讓她起雞皮疙瘩,她可能還會想不起她是誰。

因為她和嫣姐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見面,據說嫣姐當時是和男友搞私奔,雙雙飛到遙遠的非洲去救世濟民,幫助那些無助貧苦的小孩。當時的她,頭髮還只不過到肩膀,臉上掛著一副大圓框眼鏡,穿著更是俗不可耐。

現在,不僅擺脫以前的俗樣,連打扮都相當時尚。林羽桐不禁嘆息,不會是前姐夫給她的打擊過大,導致現在的演變吧……

「果真是妳!快告訴我,妳是怎麼了?妳怎麼會附在芸芸身上?」程嫣一臉興奮,連忙拉住她的纖手。

林羽桐一愣。附身?對,她是在李珊芸的身上沒有錯。等等……她腦海突然閃過畫面,瞠大雙眸屏息地道。「嫣姐……妳怎麼看得到我?」

程嫣聞言,不禁大笑,不過一會兒便收拾好心情,向林羽桐解釋道。「是那小子不讓妳知道,怕妳嚇著了。」她跚跚然地走到林羽桐身後坐下,並拍拍她身旁的沙發椅,要她坐下聆聽。

原來,程嫣她一出生就有著特殊體質,能夠看見別人肉眼見不著的東西。雖然,以一般人來說,最害怕地就是接觸這一類的東西,見到還不嚇暈了?偏偏程嫣就是和普通人不同,她從小特別喜歡和靈界的魂魄打交道,對於此類的事情,更是興奮不已。

林羽桐瞭解的點點頭,接著眼神一不小心瞄到程嫣後方的照片,神色變得不安。

小羽?」程嫣皺眉,朝著林羽桐的視線方向瞧去。那是張她前年和程晏在老家拍的照片。程嫣淡笑,並拍拍林羽桐的肩。「對了,妳應該想和我聊聊,這一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林羽桐一五一十的將她和程晏分手,車禍,遇到白爺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程嫣。程嫣聽了,摩挲著下巴,回道。「對於妳和我弟的事,我這個外人也不能多說些什麼。但,我弟方面,我會像他問個清楚,竟然敢甩我未來的弟媳婦!不過……」程嫣斜瞄了林羽桐一眼,隨即唉聲又嘆氣。「沒想到妳年紀輕輕就遇到這種事,而我想碰也碰不到!」

林羽桐聞言,額角頓時出現三條黑線,表情有些尷尬地咳了幾聲。

「我開玩笑的!瞧妳,那麼快就當真了!我這是在舒緩妳的情緒呀……懂嗎?」程煙突然握住她的手,一臉誠懇地道。「妳別忘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有人守護著妳。」

林羽桐倏地一楞,下一秒,嘴角勾勒出淺淺的笑痕。

「我知道,反正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她半開玩笑地拍拍胸脯,程嫣見了,不禁與林羽桐兩人笑成一團。

程嫣告訴她,李珊芸是她的表妹,是他們舅舅李猛和富家女徐丹丹老來得子的小女兒。她不僅擁有父母的美貌精華,更擁有其它人沒有的智慧。她半歲就會叫爸媽,一歲時三字經早就背的朗朗上口。她雖說是黑道之女,但是卻沒有沾染到任何道上之氣息,也沒有所謂的嬌嬌女的氣焰。正因如此,她不僅得到了父母和年紀有些差距的哥哥們的愛戴,還擄獲了不少親戚朋友的心。



「不過妳得要小心幾個人,那就是──」程嫣話未完,她的看診室的大門被人踹開,一群人衝了進來。

除了當先鋒正用鼻孔對著她的濃妝豔麗女子,和站在她左右的一男一女外,剩下的林羽桐都認識,那就是在外頭等後的美少年們。

「小姐,我們想攬住“妳二叔的女兒──李筱泯小姐”,可是他們根本就不聽我們的話,直要衝進來。」一向沉穩的紫君,突然間大叫起來,還不停地朝林羽桐眨眼暗示。

卻不知少根筋的林羽桐,此時還傻住,不知該做些什麼好。

「唉呦~我說紫君呀~你何必將本小姐的名號都說出來?難不成你是在向某人介紹我嗎?不對吧!我記得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認識我呀!難不成,就像藍君所說的那樣,我們家最受人喜愛的小公主李珊芸失憶了嗎?喔厚厚~」李筱泯臉上多了幾分戲謔,還不時看向林羽桐,那股視線中還包含著許多──厭惡。



「藍君?藍君這個大嘴巴……。」

「不,我弟是不會這樣做。」

「少來了,藍君之前把我偷小姐內褲的事情說了出去,我都還沒找他算帳勒!」

「還有我之前沒沖廁所……。」

「……」

後方的美少年們開始起內鬨,躲到外頭的角落吵了起來。



林羽桐雖說不如李珊芸般聰明,但她也不傻,聽得出她的話中處處都在和李珊芸作對。她相信,如果現在是真正的李珊芸,應該不會吞的下這口氣。但是,她怕一開口就說錯話。再看看方才在李
筱泯後頭的美少年們,各個一臉緊張模樣,似乎不太想讓李筱泯知道李珊芸失憶的事情?

突然間,一名臉色蒼白身材瘦高,外表十分俊秀的男子憑空出現,飄浮在空中,一雙眼緊緊盯著她不放,一瞬間,整個世界似乎靜了下來,彷彿只剩下他和她。

林羽桐一不小心和他對上眼,男子像是貓逮到老鼠般露出肆虐的笑,使得她心砰砰跳了幾下。林羽桐搖晃了頭一下,稍稍挪開身子,刻意避開他的眼神。她緩緩靠近程嫣的耳旁,悄悄地問。「嫣姐,妳看得到那個站在門旁的男子嗎?」

她等了許久,卻不見程嫣有所回應。林羽桐這時才發現,整間屋內的人都靜止不動,就連她旁邊的嫣姐一樣。

她慌了,隨即站起身,推推每個人,仍不見效果。

「你!你是誰?你對他們做了些什麼?」林羽桐口氣佯裝鎮定,咬著手指的動作,卻早已洩露出她的不安。

「放心吧!他們只不過被我時間靜止住了,沒有大礙。」男子聳聳肩,
好笑的攤攤手。

只見林羽桐轉了轉眼珠子,皺緊了眉頭,似乎對他的話有所質疑。



「我們才剛說過話,妳就忘了我。」男子露出一雙哀怨到極點的眼神偷偷覷著她,讓她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剛剛?」林羽桐感到莫名其妙,卻還是仔細在腦部影像倒帶的回憶著。除了和嫣姐,美少年那一幫人外,好像有跟一個自稱是白爺派來的鬼糾纏過,雖然沒有見過他的模樣,不過這聲音倒是也挺像的。

「是白爺派來的?」

「沒有錯,妳想的沒錯,那就是我,
章宇鳴。我是白爺派來協助妳順利活過三個月的鬼差。要是我還活著的話,今年也和妳同歲。七月十二號生,家鄉在南投。前幾年和朋友出去玩意外淹死,因為本人運氣太好,一死就成了鬼差,專門替白爺辦事,綽號章魚。章宇鳴一邊道出自己的身家,兩眼白溜溜地直盯著林羽桐的面部表情。

很明顯林羽桐並不感興趣,只是覺得章魚這個綽號也好像在哪聽過?但很快地就將他拋開腦後。

「那你應該可以幫我?」林羽桐偏偏頭,咬著手指。

「嗯,只要我能力範圍可以做到,我都會幫妳……。」章宇鳴的眼神落寞,語氣低沉了不少,不似方才那般有活力。



林羽桐不以為然,只想著該解除現在的難題,也就是李筱泯這個大麻煩。總覺得她會視破她什麼。

「你能不能幫我洗掉大家,除了嫣姐之外的人,知道李珊芸失憶的這件事?」林羽桐想了老半天,也只得到這個答案。如果大家都不知道她失憶,那事情不就好辦多了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就算除去他們的這段記憶。但這對妳也沒有好處,因為妳遲早也是會被他們給視破,畢竟我資料中的李珊芸和妳實在是差太多。」章宇鳴揚揚嘴角,一臉正經的回道。

「那你認為還有什麼辦法?」林羽桐已經將李珊芸原本漂亮的指甲咬的所剩無己。

章宇鳴雙手插胸,一臉所思的移到李筱泯的前方。他舉起右中指往她的臉一抹,手指的表面一瞬間多了一層粉。章宇鳴感到噁心,連忙將手隨便往旁邊其中一人的身上擦去。

「不然讓李筱泯從這世界上完美的消失好了。」從章宇鳴嘴裡,忽然冒出這句話。

「真的可以嗎?」林羽桐瞪大雙眼,一臉狐疑。

「當然……不可以,我只不過是個鬼差,哪有那麼大的能力讓一個普通人消逝。」
章宇鳴撇唇,見到林羽桐失望的小臉,噗哧的笑了出來。「放心吧!妳只要扮演好妳的角色,我會在背地協助妳。」

他話一落下,接著便隨霧消失。

只留下一臉茫然的林羽桐,她心想著,那傢伙到底出來做什麼的?一點忙都沒有幫上嘛……。



「怎樣,一向咄咄逼人的李珊芸跑到哪去了?」李筱泯嗤哼了一聲,後方的美少年們也開始吵起來。

林羽桐偷瞄了一旁程嫣一眼,發出求救訊號。早知道就叫那鬼差不要那麼早走,怎麼不讓他們靜止久一點。她連辦法都還沒想到,現在可好了……。

「小泯呀!我們剛剛還提到妳呢!說到妳國三還尿床的事,還是我替妳洗的被單呢,呵呵!沒想到說曹操到,曹操就到了呢!」程嫣站了起來,走到林羽桐前面,露出
拈花微笑,像是說著閒話家常般,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但在其它人眼裡,就如笑裡藏刀的女人,可怕極了。

李筱泯剛剛地傲氣笑顏僵住了,宛如油漆塗白的臉瞬間刷紅,面紅耳赤的她將她的兩個跟班拉到前方擋住她。

「不管怎麼說,我是來替爺爺傳話。爺爺說,既然芸兒失憶了,那麼就必須和所有的子孫一樣,去清彼臨學院完成兩年學業。我話就這樣了,李珊芸妳給我走著瞧!哼!」李筱泯撇過頭,和兩個跟班離開程嫣的看診室。



美少年們不知何時通通擠進看診室,讓原本就已經夠窄的地方,變個擁擠不堪,甚至還有些喘不過氣。

「怎麼辦!被太老爺知道了!」小清滿面愁容的喊著。

「還不都是藍君那個大嘴巴!現在人還不知道死到哪去了!」
翼氣呼呼的朝天大吼。

「都別說了,安靜一下。」紫君環望了眾人一眼,很奇妙的,原本吵成一團的美少年皆閉上了嘴,靜靜地等待紫君發話。紫君來到程嫣面前,尋問了幾句,並證實了林羽桐也就是李珊芸的確失憶?後,他飄了飄眼,美少年群通通跑到角落開始美少年會議。

「他們總是這樣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一天下來,她發現他們好像很喜歡躲在角落談話。

「嗯,不過別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也不清楚。我想,這世上最瞭解他們的,應該是芸芸吧……。」看似開朗的程嫣,其實內心在也普通不過了。她眉頭深鎖,淚水在眼眶內徘徊不定,就算她明白她最愛的芸芸只是去了另一個真正屬於她的世界,還是有所不忍。

林羽桐拿起桌上的面紙盒,抽了幾張給她,並安慰的說。「放心吧!我相信她在哪也可以活得很好。」不知道為什麼,林羽桐就是這樣覺得,既然是天才少女,她想,應該什麼事也難不倒她吧!

程嫣
破涕為笑,點了點頭表示贊成。

「對了,嫣姐,剛剛是不是有提到什麼學校?」林羽桐沉思了半响,卻怎麼也想不起李筱泯說過的話。

「呵呵,有嗎?妳看,這是我之前買來要給妳的禮物,喜不喜歡?」程嫣刻意轉移畫題,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一個小禮盒,裡頭裝著一條精美的項鍊。<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