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秘密藏心底 1-4 毀容
2009/04/20 12:08:47瀏覽459|回應0|推薦7
 「你這個不孝子,問那麼多做啥,反正有得住就OK了嘛!管那麼多做什麼?雪兒!過來!~」姬碧夢橫眉怒目瞪他半晌,心底卻不斷地在冒冷汗。



她知道,要是被他們兄妹兩知道這房子的事,肯定吵翻天。所以依她說,多一事倒不如少一事!



不知何時溜到桌子下的姬逸雪,竟無聲無息的從裡頭竄出,臉色的蒼白指數已經可以媲美好兄弟,絲毫沒有血絲。



此刻的她因為臉發癢,不得不將妝給卸了,讓她那白嫩肌膚出來透透氣。



「夢媽咪……」姬逸雪一臉呆滯,望著姬碧夢。她彎曲著腰,兩手在前頭晃呀晃的。



「咳──回神,雪兒!」姬碧夢不知該怎麼說才好,她搖晃著她的身子,想幫住她恢復清醒。



姬逸雪仍舊是那副要死要活的模樣,一點效用也沒有。



在此刻,姬碧夢突然想起以前的她,也有這樣子過。是它!它已經產生效用,沒想到雪兒會比雲兒還早受到影響。



「雲兒,先把雪兒給扶下。」



「嗯。」



姬逸雲看著向來愛亂哈拉的老媽,忽然變得一臉正經,該不會有大事要發生了吧!



他遵從他老媽的指示,將懷中向來比他健康一百倍的姬逸雪安放好。姬逸雪縮著身子,依偎著他,兩眼不停地轉動著。



「碧姐,妳想告訴我們什麼事?」姬逸雲整顆心惶惶然,這是他活在這世上十七年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雲兒,還記得我以前跟你們說過姬家受詛咒的故事嗎?」



「記得,怎麼?跟那件事有關聯?」姬逸雲頓然猜測。



「不愧是我的雲兒,說的一點都沒錯!



老實說,這次發生的太早,要不然,我是打算在你們二十歲生日時,原原本本的道出來。



唉,現在是逼不得已,我隱瞞了不少事……」



姬碧夢深嘆了口氣,接著道。



「據說當時是宇文遙誤解姬雪兒偷漢子,其實不是。因為他所稱的少年,是姬雪兒的父親在外頭偷生的兒子,也就是姬雪兒的親弟弟。



話說回來……唉……看來只有我們姬家才會發生的倒楣事。



在宇文遙身亡後,那詛咒果真其然的靈驗,並且實現於我們的祖先,也就是姬雪兒那一代。



姬雪兒的父母就在當天晚上大吵一架,姬父休了姬母。



而姬雪兒的姐姐原本和自己的丈夫相當恩愛,不知什麼理由,兩人竟互看不順眼,也分開了。



最慘的是姬雪兒外頭的那個弟弟,在半暈半醒下看見親姐姐死去,還有宇文遙慘死的模樣,年紀輕輕的就這樣瘋了……」



姬碧夢一邊說著,一邊感嘆著為何老天爺竟要如此對待他們姬家。



姬逸雲聞言,瞬間傻眼。不過他還是存著半信半疑的心情,必竟這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又有誰能證時他老媽說的話又是真的。



「那塊玉佩、那塊玉佩是姬家詛咒的根源,傳言它能感應到姬家人的誕生,並且暗地裡搞破壞,尤其越漂亮的姬家人,詛咒更深。



曾經有人試過,毀掉自己的面容,但那傷口,總會很不可思義的癒合,一點疤痕都沒有。



雲兒……你知道嗎?子女永遠會比父母漂亮,意思是說,在你們這一代,已經聚集了無法毀滅的仙容,甚至姬家哀怨的血液,更沒有機會得到真愛。」姬碧夢不禁二度歎口氣。



這讓她想起那個讓她傾心的男子,也許沒有這詛咒的話,或許這兩個傻孩子,就能夠得到父親的疼愛了吧……



「真的嗎?毀不了容?」姬逸雲不曾有過毀容這個念頭,必竟他的身體是他老媽賜給他的,俗話說的好,身之髮膚,受之父母。更何況以前他們外婆還在世時,囑咐他們見外人必要易容,不得以真面目視人,說是要把姬家易容術發揚光大,可卻又不準他們到處說。



那時的他,還真搞不懂他外婆的腦袋到底在想些什麼。



之後,他老媽才和他們說清楚原因,他外婆這麼做,也是希望他們不要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傷害。



姬逸雲仍對他老媽的話心存疑惑,世上有不能毀容的人嗎?既然他老媽也說,是有人試過,卻又不知是何人,那倒不如──



他從口袋拿出自己從不離身的瑞士刀,將刀片掀起,心一狠,牙一咬,往他自己臉上劃上深深一橫。



血紅的鮮血湧出,他感到受傷的地方有股燥熱。



「你瘋了阿你!!」姬碧夢眼睜睜的看著他拿自己的臉做試驗,心一驚,一手拍掉他手上的瑞士刀,可惜遠水就不了近火,已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



她惱羞成怒,忍不住吼道。「難不成我說姬家人死不了,難到你就去死嗎!!白癡!真不曉得你的腦裡裝的是什麼!!」



在她姬碧夢怒吼完後,奇怪的事發生了。姬逸雲的傷口的血漸漸凝固,原本有五公分長的刀傷,也可是逐漸縮短,很快地,在他的臉上除了血跡,一點痕跡都沒有。



姬碧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原以為那只是傳說,事實上她也和姬逸雲存著相同的心態,誰叫現在這社會,回是要有根據的才能相信。



「雲兒,你、你還痛不痛?」姬碧夢輕輕撫摸他先前的傷口,很平,和以前沒什麼兩樣。



「碧姐,怎麼?真的和傳言一樣,自動復原?」姬逸雲面不改色的問她。



他的外表看起來是如此的鎮定,有誰知道他是抱著不安的心。



「先去廁所把妝卸一卸。」姬碧夢往他的肩大力拍下,這次他機靈許多,立即閃到一邊,讓她拍了個空。



姬逸雲一溜煙的跑上二樓。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