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LOOK! 2015新年特稿》 和一夜情充斥的精神勝利道別
2014/12/31 15:23:03瀏覽796|回應1|推薦18

◎MyPlus加分誌專欄連結

 

一夜情有幾個內涵,我簡稱「三一主義」:

1.     一夜情指的是在一次短時間內接觸所進行的激情活動;

2.     不同於用心相交的感情,一夜情主要滿足的是一個主體,即自我

3.     一夜情留下的是一句再見、一次遺忘,以不負責任為前提。

 

2014是屬於人民的一年,太陽花學運向世界展現台灣的民主,發展到了一個能夠允許公民自由表達意見,不輕易進行武力鎮壓的風範。事件之後的成敗不提,至少許多人在這段期間,主動走上街頭,或是在網路上大量表達自己的意見。本來隱性的民意,頓時宛如賀歲迎新的爆竹,在台灣各個角落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就在2014即將結束之際,九合一選舉為改朝換代,「做不好就下台」,一個民主國家應該有的基本民意訴求發酵,人們彷彿看見了希望。然而,就在12月的尾聲,曾為學運領袖的候選人竟是性騷擾事件的加害人,民意的逆轉與倒戈,一位政治新星的升起與隕落,今夕何夕,彷彿都是南柯一夢。

在這個網路速食的年代,類似美式BuzzFeed,以散布大量資訊,擠壓人們接受訊息速度的網站大量興起。我們曾經做過的夢,都變得不再新鮮,通過網路,太陽底下再無新鮮事,大大小小的事件,輕易的在彈指之間被我們掌握。當接受訊息的速度增加之餘,人們也學會了快速遺忘。

新的一年,假如要許一個願望,我會希望我的朋友們,那些還對這個世界懷有希望的人們,我的學生們能夠不要變成「精神一夜情」的愛好者。

有些人在學運期間無時無刻不關注著網路,頻繁在Facebook表達自己的意見,他們甚至沒有時間去仔細閱讀轉載的文章有沒有邏輯矛盾,有沒有事實根據,他們就像沉溺於性愛的人,「先上再說」。

但就像性行為的一夜情一般,有時不小心還是會中鏢,曾經支持過的英雄,可能隔天就成了狗熊。曾經為英雄吶喊,不惜和Facebook上其他親朋好友翻臉的人,在學運沈寂後沒多久,他們回歸了正常的生活,好似好友名單從未變動過。有些人則隨著各種新聞報導,不時重新實踐一下社會參與的一夜情,卻少有人真正負起責任,去挖掘什麼是真相,並且對謊言加以斥責。

更糟糕地,有些人染上了打落水狗的習慣,偶爾跟負面新聞搞一搞,之後一旦新聞否變、民意顛倒,他們可以完全忘記自己曾經支持的立場,當作那一夜從未出現過自己的身影。

我想起《世說新語》中〈品藻〉一篇有這麼一個故事:

 

王黃門兄弟三人俱詣謝公,子猷、子重多說俗事,子敬寒溫而已。既出,坐客問謝公:「向三賢孰愈?」謝公曰:「小者最勝。」客曰:「何以知之?」謝公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推此知之。」

 

謝安和王羲之的三位兒子堂上對談,走後,在場其他客人問謝安:「王羲之的三個兒子,哪一個最出色?」謝安說:「小兒子。」

客人續問原因,謝安表示:「有智慧的人,往往懂得言談應當謹慎。」

那些在別人激情的時候,不急著發表意見,實際上默默在觀察事件發展,把精神放在釐清真相,不隨波逐流的人,他們的聲音也許一時不被人們察覺。但當他們搞清楚事實的真相,當他們拿出真憑實據,洋洋灑灑的資料表達自己的立場。這些不搞一夜情的人,才是真正對社會負起責任的人。

僅僅是精神參與的一夜情,所獲得的勝利註定是和一夜情一樣短暫和空虛。那裡頭只有自我,憑借的是空洞的潮流,填補不了自我內在缺乏對真相根本認知與研究的充實感。唯有真相才能讓一個人感到充實,那份充實在實際負責任的過程中——需要長時間的付出,也許短時間不會被看見。不像一夜情,短時間獲得欲望的滿足——才能建構起來,就像負責任的戀愛、工作和生活。

細水長流,在堅實的安定感中學會承擔,學會成長。

新的一年,2015,期許我們都能為自己、為家人,為我們關心的這個社會負責任的活。

( 時事評論社會萬象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engreen&aid=19924298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1/02 14:52

One night love.

Not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