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挽住靜默
2018/08/27 13:01:44瀏覽4575|回應38|推薦151

挽住靜默


窗外浸染一山的黃

雲履偎襯釉彩的綠

風輕    秋花正愁

樹語    挽住靜默

往事    雲煙一抹

追尋    增添寂寞

望穿東海

雲空渺漫

似在訴說

非煙非雨非霧的遺忘

我沉緬於花東的迴盪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19490228&aid=114514762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4 19:53
風在被星光染黑的夜

種下思念的顏色

秋的眉上就掛滿楓的戀語

當海岸旁的白霜被捕獲時

陳年往事便在心湖來回放牧

讀不出糾結

就把頭四十五度向上輕仰

微微的酣聲

已開始夢起黃樑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5 09:01 回覆:
被星光攪局的夜色
由劫餘的流星
劃出導航的信號
飄泊已久的航程
裝載一涯的鄉愁
在月遺的萬頃波濤中
慰我幽思

與星蝕對視
海面嘎然凝止
我不再泣訴
以千水中的一月為圓心
以海平面為半徑畫弧
在兩極遺落的孤獨裡
詠唱人生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4 13:05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4 09:16
秋分過後

秋楓紅似火

燒開了千萬縷的鄉愁

我把一輪明月升起

捻熄旅人的漂泊

等待歸舟


候鳥沒有歸期

不願再隨風而起

記憶中的濤聲像一尾魚

思念成為海面上唯一的顏色

短暫的回首

回歸線的夕陽

怎巳經變得那麼寂寞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4 17:23 回覆:
我把一輪明月升起
開始編織愛情的顏色

屬月的采瞳一向稚拙
看不清中秋那隻調情的手

知更鳥唱醒如草木的我
解開一首首輟情的戀歌

點亮屋內一盞明燈
明白黯黑裡的脆弱

˙˙˙˙
祝中秋節快樂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3 19:53
風止了

水染彩霞分外紅

肥沃的心事

獨對秋潮向晚天

盼夢圓


潮退了

記憶浮出了搗杵聲

被火紋身的稻田

當  茅屋被秋風吹破

一切只剩下淒美的意像


惜別的渡口

凝望著遠方的山和月

一曲忘憂

一杯遺忘的酒  醒後

我還是一飛沖天的鵬烏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4 05:42 回覆:
惜別的渡口
是夢遠的隱宮
嬝嬝的鄉思
緊抱殘餘的月沒
星子結伴而去
候鳥沒有歸期
北迴線上的斜陽
正等著春泛的瞳
輕悲挑逗歡愉
離別戲弄記憶
遠行前的流盼
將落在何地?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2 22:49
十月的花雨

把輕薄的心事澆息

掌心裡的一縷暗香

早已暗暗結成愁

我在時光的河裡泛輕舟

憂鬱的心

需要一口溫熱的酒

白露過後

寫詩,總讓我得到靜默

紅塵顛簸

要到何時

思緒才能再遇見温柔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3 09:02 回覆:
白露過後
被紋身的稻田
有個凍傷的稻草人
像使徒般
立在秋風下不瞑守候

幾度在風迴雀舞下
失神失語
草心啊
無淚且零落
焉知有幾季可活

明日
仍有驚與夢
有雷雨與狂風
寄望在大地的吟歌下
活出完整的輪廓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2 07:42
一隻蝶的再生

使我看見了莊周

傷逝的青春

恰如雪花般緩緩的降落

人生裡的偶然邂逅

最好不要回頭

緣聚緣走

心再也無法痊癒了

不寫詩的時候

我在觀音座前盤坐

從繁華到忘我

望見蓮花結成的因和果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2 16:52 回覆:
十月,是寫詩的時候
詩,讓我得到安詳與靜默
瞧,連沉思的歌
就像天使吻上額頭
闔上雙眼
不會想再探討因果
信否?
悲歌也能唱得很溫柔
為何不能對第三者說
詩,曾來找過我
而且哭過!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1 19:22
燃盡了三生的緣

滄桑了屢世的魂魄

心事在沉默的尋找出口

燃一柱香  

我在佛前盤坐

忽聞空山松子落

佛說:輪迴是累世業力的果


想與秋光夕陽俱老

等待著一雙溫暖的手

跋涉於日出與日落

小舟已宣佈不走

犁平了一顆不定的心

包紮好已結痂的傷口

吟一首幸福的平仄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2 06:05 回覆:
燃盡三生的緣
上帝已被宣告死了
將業力的果還諸天地
累世的劫究竟有幾層
有誰願意在觀音面前盤坐
金童玉女的雙眼總不對頭
與水中月無言相視的時候
無量就不再是無邊了
不即與不離互道珍重
包紮好的情緣傷口
再也無法痊癒了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20 20:50
風是浪子

臨去留下秋波

是誰任情搖動著櫓槳

在我的心海泛舟

彼岸的梵唱

扣動了久藏心中思念的鎖


紅塵悠悠 

菅芒蒼蒼藏有多少寂默 

擷一朵紅花襟上插

不要再回眸

過往  縱然是絕代風華

也是明日黃花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1 09:05 回覆:
憂鬱的秋葉走了
絕代風華的人老了
唯美的詩篇瘖啞了
風月深處的寂寞
因耗盡能量而顫抖
天地只剩貧血的夕陽

走了、老了、啞了
一行行神祕的詩句
怎一個愁字了得
秋季有幸福的仄韻
堅持輕嘆成吟
誓與秋光夕陽俱老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19 21:27
獨酌了半簾月色

長守了一夜的繁星

誰在思念的邊境

把離情的鳳凰花哭紅了

時序的風四處遊盪

妳會在何方

當夢想攀越崑崙

雄渾的手勢就會向虛空劃出

送到有妳的天涯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20 08:56 回覆:
閉上雙眼
思念的邊境跨過窗沿
飛向遼闊的地平線
晨曦的微光
化作無邊無際的聖寵
只是聽不到聖歌

夢醒悠悠
臨去留下秋波
多少咀嚼過的寂默
在夢寐中那一瞥
如是如是,一波一波
固執依舊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18 20:11
風月若有情

流浪的人為何步不止

蠟炬已成灰

青春本難留

縱有再多的春色

也填不滿一顆落帆的心


鏡花水月

圓不了半缺之夢

那年的朱顏已燒盡

妳的心跳聲

落在比風霜還冷的十二月


半截故事

佛在座前說因果

嗡 嘛 呢 叭 咪 吽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8-09-19 08:37 回覆:
朱顏燒盡的那年
是鳳凰花猶豫的季節
朱雀橋邊的芒草
闖入天風與夢境的臨界
花語成藪沈默
卑屈得無法迴身
幸福已迷失於藕斷絲連間
香紅也在暮色中逐漸稀薄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