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臨近樓梯口往外壹瞄
2018/02/08 12:09:13瀏覽38|回應0|推薦0


清晨出去壹趟,臨近樓梯口往外壹瞄,忽見樓道外壹片白光光的。我猜想,是不下雪了?信步走出去,噢,還真下雪了。只見地面蓋上了壹層雪,院內幾十輛車都蓋上了壹層薄雪,雪地上留下了兩道清晰的腳印,不大,大概是女人和孩子的。出院門的地方留下了壹段剎車的痕跡,這是雪天行車急剎的緣故。這時候見人拿著手機,壹邊走壹邊打電話:“下得雪都蓋過地面來了,快別幹了。”聽口氣好像幹什麽小工程。望著漫天飛舞的大雪,我想,這是久違的壹場雪,是2017年冬天的第壹場雪。

冒著鵝毛大雪趕回家後,見妻已睡醒,我讓她猜有什麽變化,她猜不出來,可能頭上頂著的雪花已被暖氣融化了。我說:“下雪了。”妻問:“飄雪花 了?”“都下大了。”妻感慨道:“別的地方都下大雪了,咱這裏下場雪真不容易啊!”待拉開窗簾壹看,妻壹陣驚喜:“噢,咱這裏也下大雪了,壹看灰蒙蒙。妳看,騎電動車的都不敢快走了。”壹會兒又說:“其實,剛下的雪,走起來也沒事。”我敷衍著,心已沈浸在雪裏。

我走近窗前,隔著窗玻璃,賞雪。這時候,覺得與沐在雪中有別樣的感受,雖沒有沐在雪中那種親臨其境之感,但卻有慢慢賞雪的情趣和雅致,更有壹邊賞雪壹邊思考的細膩和收獲,收獲的還有壹種好心情。

賞雪,隨雪放縱心情,隨雪任意想象,此時的雪也放松,我也放松。妳看那雪花高興的,壹會兒飛,壹會兒跳,壹會兒騰空飛起,壹會兒直直地飄落,壹會兒隨風斜下,壹會兒又翩翩起舞,壹會兒還商量好了似的打著旋兒,三步?四步?還是探戈?此時的我已辨不清了,這是雪花的高明之處,它跳出了超然於人間的舞步,它的名字就叫:雪花舞。又壹陣強勁西北風吹來,雪花非等閑,隨之舞起來,這壹陣可謂狂舞,舞的我眼花繚亂,天花爛漫,煞是好看。只十幾秒光景,雪花又緩和下來,有急有緩,這才是雪花的真性情,也才能觀賞到雪花的無窮魅力。

在觀賞雪花中思考人生是壹件有趣的事,雪花壹會兒飛、壹會兒跳的時刻,多麽像現實生活中打拼的我們,在四處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壹會兒騰空飛起,壹會兒直至飄落的時刻,多麽像人生中有上升的時候,達到了事業的巔峰,也有低落的時候,處於人生和事業的低谷;壹會兒翩翩起舞,壹會兒隨風狂舞的時刻,又多麽像隨世事變化,幹出了事業的精彩,創造了生活的多彩。雪花的飄舞,真如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打拼啊!

賞著、賞著,想著、想著……忽見幾十片雪花飄飛到窗前,與我近距離接觸,我仔細辨認著,是不是還有去年冬天來訪的雪花?我記得也是這種老到的方式來見我,老朋友啦,這可是尊貴的客人,又來看我了,我好感動,天氣寒冷,只好隔窗相見,我怕溫暖的室內融化了雪花。

妻過來了:“哇,下得冒煙了!”打亂了我的思緒,她拉開了紗簾,不失時機地用手機拍著各個角度的雪,狂舞的雪,自然飄飛的雪,打著旋兒的雪。這個微信迷要把這美麗的雪景發到微信朋友圈裏去,讓數百個朋友壹起分享這美麗的景致。

雪在狂舞中,人在雪中行。只見壹輛白色的轎車在慢慢出行;不壹會兒,只見壹個穿紅色羽絨服的女子推著電動車慢慢往外走,估計她是不敢騎著往外走,大雪天的,小心點為好;還有壹個中年男子,慢慢走出小門看了看,可能是看路好不好走,又慢慢地走到車前,上了車。從外面慢慢開進了壹輛車,車頂蓋上還披掛著滿滿的雪,開往車隊的方向去了。這樣的雪天行車、出門,不是家有急事,就是趕著上班。下雪阻擋不了人們前進的路,只能磨練人們抵擋風雪的意誌和勇氣。

見雪小了下來,雖還在慢慢的下,卻沒有了先前那種紛紛揚揚的勢頭,這時候,我的視線漸漸清晰起來,只見對面樓上的空調室外機、櫥窗頂蓋上都落了壹層厚厚的雪;樓頂上那壹個個熱水器上能看到的壹面,有雪;原先頂著薄雪的車上都落上了厚厚的雪;東南角的壹片竹子上掛滿了雪花,晶瑩潔白的雪花,壹如盛開了壹片片漂亮的花:“忽如壹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聚積的雪花把壹棵棵竹子都壓彎了腰,我曾沒見過這樣的雪景,依然成了院裏壹道靚麗的風景。

剛才光顧了看對面的雪景,舍近求遠,卻忽視了眼前的風景。只見自家臥室、陽臺外面的小窗臺上也積了厚厚的壹層雪,這是天然的,讓它自然凈化。只見東鄰居陽臺窗外防盜窗內積得雪更多、更高,這是受西北風影響,雪在這裏被擋住了,聚積。

雪可真有耐性,還在下著,雪讓我也有了耐性,大概憑欄窗前快壹個小時了吧?我還仍在心中暗暗發誓:只要雪還在下著,我就決不收兵,其實壹聽就是當兵人說的,在這裏應說:決不收筆!

天晴出來了,只懶洋洋地飄著無精打采的雪花,顯得有氣無力的樣子。雪已近尾聲,賞雪也已近尾聲了。聽到窗外有“嚓嚓”的掃雪聲,“赤赤”的鏟雪聲,只見七八個人拿著掃把、鐵鍁在清掃單位主道上的積雪,我由此想到了前些年兼任樓長的自己,招呼著宿舍區的人們掃雪,也很有意義,現真想加入他們掃雪的行列,只因要事在身,也就做罷。

這時候,雪又飄起來了,仿佛又要掀起第二次雪潮,很有耐性的妻在喊我吃飯了。我與雪妥協了,如此看來,我的耐性真不如雪,雪還在下,我筆已收。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mingger&aid=110203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