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好文轉貼: 馬英九執政將是台灣的大災難 (陸念慈 )
2008/03/23 19:33:11瀏覽338|回應0|推薦4

 

伊是咱的寶貝

 

英九執政將是台灣的大災難

2008/03/03 00:29陸念慈  
民主制衡的災難

希望大家要清楚,民主政治重要的不是沒意義的

「政黨輪替」,「監督制衡」才能使國家不再沉淪

向上提昇。或有人說,做不好下台換人做理所當然。

然簡單又似是而非的想法,常是導致災難的真正原因。

難道國家是這些「黨」的禁臠,甲黨不好就換乙黨吃,

乙黨吃完再換甲黨?反正總有一天輪得到,下台只要

躺著等對方爛掉,就可以上台再大吃特吃?這樣的

「貪腐輪替」,國家難道沒有滅亡之虞?

2000年下台後的國民黨,雖在野還是最大黨,加上

一些附傭的親民新黨等,在國會還有過半的實力。

人民雖將過半的監督權力交給泛藍國民黨,國民黨

卻以躺著不監督來回報人民,而且同流合污一起腐敗?

國民黨連中常委都可以爆出掏空國家錢進中國,

自詡清廉的馬英九可以爆出鋪個柏油路都偷工減料

長達七年,過半泛藍國民黨在野期間,將民主的

「監督制衡」機制扭曲殆盡,這才是台灣向下沉淪

的最大原因。

或有人說,是民進黨腐敗造成台灣沉淪。事實上,

全世界有哪個執政黨不貪腐?

民主先進國家英國、法國、美國、及日本等,

都爆發嚴重貪腐,為何國家仍先進強大?

就是因為在野黨善盡其責,及時將貪腐者

拉下台繩之以法,讓正義準時到達,如此

執政者才會兢兢業業。

而台灣情況卻足以成為國際笑柄,國會過半的

在野黨,唯一能做的是躺著混吃等死,不然就是

靠媒體「爆料」,就等「政黨輪替」時間來到?

如此,在野黨何不甘脆解散回家睡覺,直接由

媒體捕風捉影的「爆料」來監督政府?

等「輪替」的時間到了,在野黨再從床上

爬起來執政?這樣不是還可以為人民省下

國會成本?

最可笑的,在野黨還說這種「躺著輪替」是

「教訓」了執政黨?可悲的是,執政黨被

「教訓」之後,就換人民被連在野黨都做不好

的國民黨來「教訓」了。

憑什麼說國民黨執政會「教訓」人民?

首先大家可以先檢視國民黨在野八年,有沒有

虛心檢討改革?國民黨到現在還說黨產是「合法」?

什麼追討黨產是「抄家滅族」?又為了逃避追討,

還鑽法律漏洞搞出一些假交易企圖脫產五鬼搬運?

其次,國民黨黨官及中央地方民代首長,

又爆發多少貪腐?連在野都如此貪腐,

執政掌權後將如何無法無天?

馬英九五權一把抓的帝制災難

其次,泛藍國民黨已經在國會取得超過四分之三

壓倒性的優勢,如果再取得總統大權,則

國民黨將不只在國會及行政院獨大,連司法院長、

考試院長、大法官、監委、檢察總長……等都因

國民黨總統提名,國民黨獨大的國會通過,最後

不只國家五權全部掌握在馬英九一人之手

連修憲都可輕易過關。如果國民黨發生腐敗

民調下滑,為保衛政權修憲延長總統立委任期,

試問人民有何辦法阻止?到時連「輪替」的機會

都將化為烏有,人民不是只有等著被「教訓」

的份?如果認為馬英九如同「木乃伊」般

不會腐敗,何不甘脆廢掉監察司法院及國會,

讓聖人直接稱帝萬年執政,免得年年選舉勞民傷財?

四兆包工程拿回扣的災難

最可怕的,就是馬英九一上任就要推動四兆的

十二項建設。

巷子內的都知道,在台灣所謂的建設

,就是包工程拿回扣貪腐的代名詞,國民黨這群

餓了八年的豺狼虎豹,可能四兆還不夠他們果腹。

國家建設的前題最重要的是去除貪腐,台灣工程界

貪腐成風,馬英九不先拿出有效的反貪政策就

一味大搞建設,人民四兆血汗不是只有等著

被吃乾抹盡?

或有人說,他們相信馬英九的清白?

但相信馬英九清白的人,

誰能保證國民黨的清白?誰又能保證馬團隊的清白?

先不提國民黨八年來毫無檢討改進;讓我們來檢視

一下馬市府八年的「政績」?

騎霸王馬的副市長?關說下台的新聞處長?

鋪柏油偷工減料的養工處?

市府官商勾結棄土弊案?

捷運南港線浮編億元弊案?

中廣土地超貸弊案?

中興山莊變更弊案?

北市警察擄妓勒贖案?

大直橋鋼筋掉包弊案?

搖頭族驗尿員警掉包弊案?

市府年花兩千萬自肥慶生?

員警勾結贓車集團弊案?

富邦北銀內線交易疑案?

台北捷運員工百人修改悠遊卡弊案?

自來水公司九廠商圍標六年弊案?

都發局台電購地弊案?

公園處轉租士林官邸咖啡廳自肥弊案?

中崙停車場BOT官商勾結弊案?

北投纜車弊案?

台北巨蛋圖利東森集團弊案?……?

在這麼多的「政績」襯托之下,馬執政團隊

的清白果然可昭日月?

再加上馬當選總統

五權一把抓,

馬團隊及國民黨將更肆無忌憚,

因為在國會連四分之一都不到的在野黨,

根本完全沒有監督能力

如此,人民還不是等著被「教訓」?

沒有重點產業的災難

其次,國民黨馬團隊的執政能力也大有問題,

馬蕭搞了半天,推出四兆建設說要啟動台灣經濟,

不但財源至今沒有著落,連重點發展的產業

也說不出來。建設應該是為了配合產業發展,

不是為建設而建設,搞出一堆毫無用處的蚊子館

蚊子工程,以為只要政府有投資,經濟就會發展?

例如,當初為了發展電子產業,因此建設科學

園區及相關海陸空運輸工程。為了發展石化及

鋼鐵重工業,因此有十大建設。然馬蕭的

十二項建設,又是為了什麼重點產業的發展?

難道台灣還能繼續讓高污染高耗能的製造業繼續下去?

台灣下一個重點發展產業在哪裏?

馬蕭只會花大錢為建設而建設,最後就跟圓環

與龍山寺地下街一樣,肥了包工程的官商

還有蚊子,卻讓人民大失血。

預算排擠破產的災難

更重要的是四兆建設嚴重地排擠國家其他預算;

國防、教育、社福、經常性支出、醫療衛生、

環保、目前舉債的本利償還……等,哪一項不要錢?

四兆建設已達舉債上限,國家其它預算難道停擺?

還是修法擴大舉債,最後讓國家破產?

馬英九說四兆中有一點六兆會從民間籌措?

試問,空中樓閣的民間資金如果沒有到位,

是不是一樣要政府出資?

馬英九拿什麼保證民間資金一定到位?

備用財源又在哪裏?

馬英九好大喜功的經濟政策猶如光腳走鋼索,

國家隨時有跌落萬丈深淵的危機。

此外,

馬英九又說可以擴大稅基來籌措財源?

非常奇怪的是,為討好選民,

馬英九才提出多項減稅口號

現在為了硬抝,居然又說可以擴大稅基?

如此馬英九是否應該說清楚,是擴大哪些稅基?

又有哪些人會因此受到影響而必須多繳稅?

難道又怕得罪選票,而故意模糊擴大稅基

的實質內容,等當選後再對百姓進行宰割?

只為其好大喜功的四兆包工程建設?

三通錢進中國吸乾台灣

馬英九又說,財源不是問題,只要開放

兩岸三通,炒熱經濟,不但政府稅收增加,

國外資金也將陸續到位?

試問,就算開放三通,台灣沒有值得投資的

重點產業,國外資金為何到位?

這種開了店就有客人的邏輯可笑異常,

沒有好菜,客人為何要來?

台灣電子製造業已經因為高耗能高污染,

土地人力成本過高而失去競爭力,試問,

沒有下一個值得投資的重點發展產業,

就算開放十通,又有誰會來台灣投資?

如果沒有值得投資的標的,就算一時熱錢入侵,

也只是投機房地產及股市,最後只是造成房地產

與股票價格泡沫式的飆漲,一旦泡沫戳破,

又有多少人要跳樓燒碳?

三通不是萬靈丹,一些有錢人與大企業一直大喊

的三通,其目的只是要政府解除對中國投資限制,

簡單講就是要「錢進中國」。

在台灣沒有相對值得投資的產業之下,

開放中國投資三通,最後台灣的資金、

設備、及人才等將只出無進,留下被吸乾的台灣,

以及一堆無能前往中國競爭的老弱婦孺自生自滅。

 

或有人說,現在的「台灣接單,中國生產出貨」

模式,如果對中國投資越大,則台灣接單越多,

只會「錢進台灣」?

這種說法其實似是而非。

試問,就算將賺到的錢以台灣接單的方式

暫留台灣,這些已經投資中國的企業,

又有何理由將這些資金留在他們已經

不想投資的台灣?

因此這些暫留台灣的資金,

不是流向投機市場再賺一手,就是兩轉三轉,

再從其它管道「錢進中國」擴大規模。

雖然台灣政府從這些過路財神抽取了一些稅金,

但比起大舉開放中國投資,台灣產業因此失血

萎縮的損失,不硩因小失大。

三通的問題不只一端,中國貨品低價傾銷、

中國黑心商品毒害台灣、違反著作權之

抄襲商品大舉入侵、台灣農產品及各類商品

被中國複製後不但回流台灣,更以低價在

國際搶佔市場……等。

跟一個沒有法治的

國家三通,

連會發生什麼問題都很難想像,

更不用說什麼事先預防。

東施效顰無法複製十大建設

馬英九又說,當年石油危機,政府就是以

十大建設提振經濟,因此他的十二項建設

會有同樣的效果?

這種說法充份表示馬英九不但不懂經濟,

且頭腦邏輯能力有問題。

試問當年台灣政經背景及國際景氣與

今天能夠同日而語?

先不說十大建設一樣創造一些重大的

失敗蚊子工程如台中港等,當年石油危機,

是人為因素造成的短期經濟不景氣,

因此以國內投資「撐」過中東危機,

其後國際景氣恢復,當然帶動台灣外銷景氣。

然現在國際陷於長期不景氣,

也有多重不利因素,景氣非短期能夠恢復,

此時以舉債試圖提振國內經濟,

有多少子彈能「撐」多久?

如果子彈打完國際景氣仍未恢復,

則台灣不只負債累累,也極有可能破產。

十大建設目標清楚,就是要發展鋼鐵與

石化重工業。

試問馬英九的十二項建設,

又是為了發展哪些重點產業?

沒有整體規劃配合的十二項建設,

將子彈分散東一個建設西一項工程,

只能創造零星效果,無法帶動整體經濟效益,

最後的結果,就是為建設而建設,

徒消耗人民稅金而肥了工程包商與貪污圖利的官員。

 

更何況,十大建設時,國內民間儲蓄達到高峰,

政府只要發行公債就能籌措財源,而現今人民信心

不足資金外流,政府舉債已近上限,因此馬英九

才會說有一點六兆必須另外由民間資金籌措,

然空中樓閣虛無的民間資金又在何處?

何時到位?

如果不到位又如何解決?

也是這個大而無當四兆建設最大的問題。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國家發展不能閉門造車

或有人反駁,馬的經濟建設雖有問題,但總比謝

提不出來要好得多吧?

試問,不到四分之一的國會實力,

謝提出什麼偉大的幾兆建設,不是只有被

獨大國民黨打槍的份?

當前的情勢,任何人當選總統,

最重要的是先召開國是會議或經濟發展會議,

聽取多方建議再擬定正確全面性的發展方案,

而不是在短短的幾個月內,為選舉交差就閉門造車

提出一些急就章的白皮書,錯誤的政策比

貪污更可怕,莫此為甚。

馬任總統內閣制無法實現,謝任總統將被完全監督

從政治制度來看,先前藍營吵翻天的內閣制,

在五權一把抓的馬英九當選之後,更不可能實現。

馬英九如果當選,加上泛藍超過四分之三的

國會實力,將會是

一個超級強勢總統,如此要馬英九下放權力推動

內閣制,不硩天方夜譚?

反觀謝如果當選,不到四分之一的國會實力,

迫使謝不得不以聯合內閣化解僵局,而謝的總統

各項人事提名權如司法院、考試院、大法官、

檢察總長、監委……等,也必須與在野黨妥協,

最重要的,如有風吹草動,則泛藍可以隨時發動罷免,

謝之執政將被完全監督,只能兢兢業業無從貪腐,

這就是監督制衡機制發揮力量所帶來的效果。

更有甚者,

由於謝的當選,可能讓在野黨思考修憲拔除總統

多項人事提名權,限縮總統權限回歸內閣制,

改革現在這種權責不分不三不四的「雙首長制」。

反觀馬任總統,這些改革都不會發生,

台灣只是又多了一個強人總統罷了。

單一選區兩票制造成地方派系黑金完全執政

此外,最令人憂心的地方派系黑金政治,也因為

單一選區兩票制而達到顛峰。在多選區制之下,

地方政治本來多方競逐,各地方勢力為求勝選

必須仰賴政黨奧援。然經此單一選區一役,

由於贏者全拿,勝選者成為地方獨霸,可以對政黨

予取予求,國民黨因為國會選舉大獲全勝,這種

地方派系包袱反而更形嚴重,如果馬英九勝選,

與其說國民黨完全執政,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國民黨與地方派系黑金完全執政,這樣的發展,

台灣還有明天嗎?

反觀如果謝當選,因為立委人數不多,反而沒有

地方派系黑金包袱,得失之間,豈可以表面勝負論之?

馬英九封建保守堪任太平官,

無法帶領台灣面對多重挑戰

最後,從馬英九臉上深刻的法令紋,以及他最喜歡

說的「依法行事」,再再顯示其封建保守。馬英九

的封建在他從未仔細想過許多法條之立法基礎甚為

薄弱,甚至以「惡法亦法」曲意執行?例如集遊法,

本眾所週知之惡法,藍營內部也有廢除之聲,

然馬英九任黨主席及市長時,不但不思廢除或修法,

反而還曲解自創集會遊行不得超過晚上十二點之說?

馬英九不只執行惡法,還將惡法延伸變本加厲?

這種法匠性格,如何突破重重法令限制,

為台灣開創新局?

馬英九的保守在他無法隨機應變,

其能力只侷限於順境中之太平官,

面對目前充滿各種變數與挑戰之國內外情勢,

將顧此失彼捉襟見肘,無法當機立斷。

可惜的是,

馬英九以其討喜的外型以及媒體的長期造神,

很可能躲過人民該做的詳細審驗,

這也可能成為台灣未來眾多挑戰之中,

最為嚴峻又不可測的一項。

●東森論壇徵稿區→http://www.ettoday.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
public@ettoday.com 

(●作者陸念慈,碩畢,商,北縣。

本文為ETtoday.com網友投稿)

http://www.ettoday.com/2008/03/03/141-2239262.htm

-----------------------------------------------------------------------

麻木不仁的市長
■ 陳欽煌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東星大樓的崩塌,共造成七十三人死亡及十四人失蹤。居民請求國賠勝訴,馬市府卻一再上訴,與市民纏訟,直到馬英九二○○六年下台,東星大樓仍未重建。

東星大樓居民承受地震災害,親人生離死別,家園崩塌而居無定所,但當他們在最無助與傷痛之際,向馬市府請求國賠,馬市府卻不肯負責,拒絕賠償,雙方纏訟達九年餘仍未確定,無異是對受災戶再一次沉重打擊,顯見馬市長面對自己的市民時,是如何地麻木不仁。

本案纏訟多年,一審台北地方法院及二審台灣高等法院,皆判決認為台北市政府公務人員執行職務有疏失,而應負賠償之責,受災戶數次懇求北市府接受高等法院判決不要上訴,讓受災戶能免於沉重的訴訟之累,但馬市府仍堅持上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認為二審法院就北市府所屬公務員是否有疏失及其與大樓倒塌是否有因果關係說理不明,發回台灣高等法院重新審理。馬市府執意與受災戶纏訟,導致東星大樓到二○○八年尚未重建完成;此大樓是所有九二一受害大樓最晚開始重建的。

全案至今纏訟未決,受災戶在最困苦、傷痛的時候,馬市府卻以最無情方式對待之,面對重大災害,不敢承擔,對受災戶落井下石,豈是「麻木不仁」可以形容者耶?(作者為法律工作者)

http://city.udn.com/59274/2781084?tpno=0&cate_no=0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eking&aid=172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