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1/11/22 23:51:36瀏覽957|回應15|推薦159

引用文章:《 戰亂。饑餐。俘虜肉 【中】 ( 18禁,兒少不宜 )



一般說來,除了相對少數的場景之外,我們文學傳統中「鳥」的意象是偏向正面的:柔美、自由、壯志凌雲…。


最近重讀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中有篇短文「吃飯」,其中描述了「東京大空襲」的部份印象:

空襲 — 不知道這個詞是誰決定的,的確是來自空中的襲擊。通紅一片的天空中飛來黑色的B29戰鬥機。當時還不流行怪獸的說法,來來回回盤旋的戰鬥機看起來就像巨大的飛鳥一樣。


「巨大的飛鳥」一詞讓我想到劉伯伯的一首詩「Strange Bird(怪鳥)」,1974年首先發表於 Malahat Review ,之後收錄於劉伯伯的《 My Father's Martial Art(父親的武術)》詩集,由內華達大學出版社出版。詩的背景是抗戰後期的四川,當時劉伯伯也不過是(以現在的標準看)小學高年級或國中的年齡。

 Strange Bird(怪鳥)

Came a strange bird
flying over our village,
making the white chickens
scurry to shelter,
scaring the turtledoves away.
Every dog barked;
every farmboys shouted.
I wished my father,
with his good hunting gun,
would shoot that bird down.

I play the role of a soldier,
in an open field;
and comes again
this same strange bird,
with others of its kind,
darkening the summer sky,
dropping its eggs to the ground.
And now it’s my father’s son
who would shoot this strange bird down.

(先前)來了隻怪鳥
飛越村子上空,
白雞紛紛
匆忙躲避,
斑鳩也驚嚇飛逃。
每隻狗都在狂吠;
村童也齊聲喊叫。
當時希望父親
打下那隻怪鳥,
以他上好的獵槍。

我玩起當阿兵哥的遊戲,
在寬闊的田疇;
而先前的鳥怪
再次飛臨,
結隊成群,
讓夏日的天空失色黯沉,
並將它的蛋砸向地土。
現在該輪到父親的兒啊
開槍擊落這隻鳥怪。

(英文為原詩,中文為捕光試譯)

向田邦子生於日本、足跡遍及世界各地、因空難逝世於台灣。劉伯伯生於四川、二次大戰後到台灣停留數年、因緣際會下赴美求學任教、退休後定居加拿大。年齡相仿卻素未謀面的兩人回憶戰爭的臉,共同用的字竟是「鳥」?!


戰爭,改變了世界的顏色、改變了人們的感知;所謂的倫常與道德價值,在戰爭的風暴中,僅僅像是草芥般飄散…


以「文明人」自居的我們在面對所謂的「食人族」或是原住民的「出草」時,常常會認為這是「野蠻」與「未開化」的象徵;然而,字面意義上的「人吃人」,即使是在文明人的歷史上,也是屢見不鮮。「筆記阿本」大哥的《 戰亂 。饑餐。俘虜肉 ( 18禁,兒少不宜 ) 》系列,從二戰時期金瓜石的俘虜營談起,貫穿中西、論古道今,翻開了一般人平時很難注意到的歷史面象,讀來心情沉重…


伴隨著「戰爭」而來的,常常是「失憶」。 第一種「失憶」是立即而永久的,如同電腦硬碟遭受外力破壞後資料丟失一樣。當文化的基礎~傳承並運用各樣文化知識的人與社群運作~動搖,工藝、技術、禮儀、法度與價值都有可能在短時間之內消失殆盡。曾經有過的繁華,最多只能透過幸存的文字或遺跡低語;而其中活躍的生命力與社群網路早已成空。


第二種「失憶」是慢性的並且有選擇性,就是在戰後進入「承平」時期不願憶及戰時的種種。由於並非「切身之痛」,後代的人們往往嚴重低估戰爭的代價以及輕視戰爭的慘酷;而就在人們選擇遺忘時,新的戰爭陰影可能正悄然逼近。


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末段有句話正好可以做為本篇的收尾:「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正是因為沉重,所以更不應忘記。向田邦子與劉伯伯的「鳥」、阿本兄的文章,正是提醒我們不該「選擇失憶」的暮鼓晨鐘。


 

( 興趣嗜好攝影寫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ghtsnshadows&aid=586439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未完待續
2011/11/23 17:37

戰爭的悲壯......

醉臥沙場君莫笑,

苦來征戰幾人回?

戰爭的淒涼......

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深閨夢裡人!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lightsnshadows) 於 2011-12-09 03:28 回覆:
征途的覺悟…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


戰亂的體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電老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誰說的?戰爭是人類最愚蠢的行為..
2011/11/23 13:31
那米國就是全世界最笨蛋的國家!
oops  政治議題!
美軍正要由佔據多年的伊拉克撤軍
卻又要挑起 伊朗戰爭!
選擇性失憶...
我們是戰後嬰兒潮 baby boomers..
Victor http://www.emocutez.com

[AVの館:電老大][溫哥華 千里傳音]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lightsnshadows) 於 2011-11-30 16:11 回覆:
當「」消失了,「」還有存在的理由嗎?所以米國一定要把某些國家塑造成大奸大惡的模樣,正義使者現身才會名正言順。



受到蹂躪的,不僅僅是他國的人民;就連美國自己的子弟兵,也是各式身心創傷的受害者。發動戰爭得利的永遠只是坐在貴賓室不痛不癢的少數人,關於這點平民百姓可不能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和平
2011/11/23 10:24

人  總愛奢侈的夢想
飛行  看似宏偉且自由的想像  於是人们創造了飛行物  藉著它完成幻想 
一方面  人本掠奪的本性  夢想於制高處俯視與控制敵人  好似鷹般凌厲 
於是飛行式的戰鬥體  又紛紛出籠
捕光的想法總出人意表  妳似乎總能接收  別人壓根不會去透澈的訊息  
我  就算父親的道歉信看了一百遍  也不會注意向田邦子的那段話語
因此  因著妳的思想才會去思忖  對於戰爭的印象 
為何有人  會直覺以鳥為那樣鮮明的轉換  很有意味的思慮

對於戰爭後的失憶症後跡象  經過戰役的人  尤其曾身受其嚴害的人  或多或少失去了生命裡原有的生存方向與意義  找不回曾屬自我身上的價值  因此不願再憶起戰爭的軌跡
沒有經歷過的  過度輕看再起可能性的人  終不以為意曾有過的教訓  無意正視戰爭的可怕
因此  殊途同歸  捕光所用的"失憶"或"選擇性失憶"  我感到一針見血

阿本兄的那篇好文  於心不忍  之所以不忍  實因十足的真實  歷史踏過的傷痕  怎也抹滅不去  抹去的  只是記憶  自我甘願捨去的記憶  因為痛苦 

期盼人類不再有戰事  鳥  永遠是記憶中  無憂  自在的表象  而非戰事的等同記憶
並且  期待更多捕光睿智的接續 .........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lightsnshadows) 於 2011-11-30 15:41 回覆:
朋友幾年前去上一門藝術課,有次繪畫老師出的題目是「」;當班上大多數人選擇以沉靜的顏色、溫和的筆觸來表達時,唯有一位同學以激烈的畫風、鮮明的色調完成畫作。他解釋說:「和平是一種動平衡。」



 正是因為這種「」極容易被破壞,所以更該加倍珍惜、同時也不該遺忘。北宋開國六十年內的主流畫風已將衝突、競爭的場面一掃而空,儘管文化卓然有成,一味求和的結果、是逐漸抵禦不了宿敵的侵擾、把文化的根基侵蝕了。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待續
2011/11/23 01:00

捕光這樣老是「未完待續」造成我莫大莫大莫大的困擾溜

本來寫好一篇文,篇名就叫「未完待續」

但是捕光那篇作《穿》,一《穿》穿兩星期,每次都是「未完待續」,害歐巴桑一直等~等~等~等,好不容易捕光大師穿完了,我也不想拾人牙慧了

現在又給我來一個《鳥》待續..........................

抗議抗議抗議,壽命短一點的都看不到結尾哩

偶要企總統府抗議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lightsnshadows) 於 2011-11-23 05:09 回覆:
報告戰地記者,完了!



補完了~~~


柔怡~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頭香
2011/11/23 00:44

我也喜歡向田邦子

天啊!我竟莫名搶到頭香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lightsnshadows) 於 2011-11-29 12:43 回覆:
向田邦子的筆尖總是流露出獨特的細膩與溫柔,很高興「BNN新聞台」可以組織「向田邦子粉絲」!也特別感謝戰地記者柔怡的徹夜守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