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示範作:把他們趕走!◎吳婉茹
2010/10/07 13:50:49瀏覽2963|回應27|推薦11

每天往返家和捷運站途中,有條長窄的巷子,兩旁都是四十年以上的低矮小眷舍和舊公寓,我稱它「喵巷」。十多年來喵巷一直住著幾隻街貓,數量不穩定,少時三、四隻,最多我曾數過十一隻。貓口綿延不絕的原因,要歸功於巷子裡許多友善的住戶,生活條件顯然並不富裕的他們,常常在門口放盆清水,或把剩飯菜裝在塑膠碗裡,放在街貓常出現的幾個角落。

最近巷子裡有間小眷舍重新裝潢整修,米白的浮雕瓷磚外牆加上白色木窗框和白紗簾,顯出新屋主頗有品味,我經過時心裡這麼想著。一個周休二日過後,當我下班經過喵巷,慣常地從包包中掏出貓餅乾時,突然瞥見那米白牆上貼著一張醒目的告示:「流浪貓會造成環境汙染、傳播疾病,請大家不要再餵食,一起把他們趕走!」我好像被當頭打了一棒,呆立在那裡,握著餅乾的手停格在半空中。四下看看,原本幾個門口的清水盆不見了,固定角落的便當盒和塑膠碗也不翼而飛。我試著叫喚幾聲,卻聽不到熟悉的喵喵回應。突然間,我覺得筋疲力竭,好像走不回家。

我夢見自己在喵巷裡瘋狂地尋找,水溝邊、車底、屋簷、圍牆上……只聽到一連串悲淒的貓叫聲在巷子裡迴盪著,卻完全看不到那些各有獨特花紋、顏色、或胖或瘦的熟悉身影,他們似乎在問我:這裡我們住了十多年,為什麼要把我們趕走?人族有這樣的權力嗎?

【2010/10/04 聯合報】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478513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愛貓的人
偶遇的緣份
2010/10/25 23:49

猶記五年前的下雨天,夜讀完放學撐著傘回家,在大街小巷子一路上遇見不少閃躲的野貓…但偶然在下山的樓梯間看到剛出生沒多久的小貓,全身濕、躲著雨,「喵喵喵…」可憐的唉叫著。一時心軟就把她帶回家了…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家人養她…而街貓「咪咪」雖小,但本性卻不改,一身白色帶著點粽黑,卻不令人討厭。她最初很怕生,也對家裡的所有東西都很好奇…什麼都愛碰。

除此之外,她會抓老鼠、小鳥、小強之類的動物,具有百分之百的野性…而且愛抓東西、抱人的小腿,若夏天穿短褲,會被她抓的很痛…她長大了之後,還愛爬上人的大腿上…一臉撒嬌樣,令人喜愛。也愛到處跑來跑去,把家中當遊樂場,或慵懶地趴著睡著。甚至跑到街上跟野貓打架…打的遍體鱗傷的…令人心疼。

最厲害的是早上會喵喵叫我奶奶起床,真的是不可思議。一直到她很老了,有天就突離奇失蹤了,讓人找了半天都找不到,真令人難過。「咪咪」不知道妳還好嗎?好懷念妳在的時候,希望有天還能遇見百分之百的妳!或許天堂中可以再次相見。

waldo870@yahoo.com.tw


欣晨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那碗盛雨的心情
2010/10/25 23:30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那碗盛雨的心情  

       牠時常坐在那片空地,小點,是我給牠取的。

  灰濛濛的天空,落著數也數不清的雨絲,我撐著粉色花邊的雨傘,抬頭望著,這樣的天氣,似乎連空氣都開始憂愁起來。

  回家的路上,總是會經過一片空地,而我駐足於此,在熟悉的地方,想熟悉的事,不知道平常在這裡待著的小點是否有找到一個避雨所?那位常常餵食牠的不具名人士是否在這樣陰鬱的天氣還會記得擺放飼料?我擔心地找尋小點的身影,深怕牠淋溼著涼或是其他,畢竟這入秋的季節,天氣總是多變。

  第一次遇到牠,是某天的同樣這時間,牠慵懶的躺在地上,身上的斑點映照著金色的黃昏,波光麟麟,如一個個碎片逗點,我小心翼翼地走近,在適當的距離蹲下,牠謹慎的盯著我,像是要把我看穿,兩支耳朵警覺的豎起,倏地,牠竄身躲進車底,只在黑暗處閃爍著兩點圓睜。

  從那天起我時常會遇見牠,牠也因此有了名字。我曾給小點餵食,而牠也只有在這時才會讓我稍微靠近,卻從不讓我碰觸,我們之間像是隔著一道牆,卻有著相同的秘密。

  我看見小點瑟縮的躲在車底下,毛早已溼透,狼狽的樣子讓我心疼,但牠卻不言不語,依舊只是睜著一對圓圓的大眼看著我。

  我想,那碗飼料,應該成了接雨杯,正如我想養牠卻不成的心情。

e-mail:hsinmorning@hotmail.com


林宥彤
一起來玩吧!
2010/10/25 22:50
你們實在很神祕,每次才剛剛見了面,一眨眼又跑個無影蹤,想要打個招呼都來不及,幹麻這麼害羞啊?
「喵嗚伊……」,上週末半夜忽然傳出了這麼淒厲的ㄧ聲,嚇我ㄧ大跳!然後,ㄧ整個夜裡這聲音斷斷續續地,真是可怕!
後來聽媽媽說,原來這是貓媽媽生小貓咪時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很痛,不知道是不是跟我去打預防針一樣痛。
今天早上姊姊帶我去作日光浴,ㄧ進門就聽見隔壁陳奶奶的陽台「西西嗦嗦」的,好像藏有什麼祕密。
我忍不住攀上了牆,盡力伸展雙腿,但是還是什麼都沒瞧見。不行不行,我一定得探個清楚。
呵呵,還好我聰明,找姊姊幫忙就對了。我在她身旁繞來繞去,冷不妨用鼻子撞撞她。
終於,姊姊把我抱了起來。「看!是小貓咪耶」!
真的耶。咦?原來有三隻小貓咪,ㄧ直喵嗚喵嗚叫著,是不是肚子餓了?貓媽媽去找食物了嗎?
小貓咪好可愛,走路搖搖晃晃。好想跳過去跟他們玩,可是姊姊說該下樓了。
下午再上來時,只剩下一隻小貓咪,倒是看到了貓媽媽。
「汪汪!你好啊」,我興奮得要跟她打招呼。只見貓媽媽露出尖尖的牙齒和爪子,看起來好不友善。再向前一步她就好像要撲上來了,嚇得我趕快逃走。
看來現在不是交朋友的好時機,好吧改天再一起玩吧!我搖搖大尾巴,從容離開。
amobeb@yahoo.com.tw

恣魚
貓比老鼠命大
2010/10/25 22:46
家住在四層樓高的透天獨棟,除了在父親的年代賣出了一樓,二、三樓包括四樓屋頂都是我們的活動範圍。相較於在都市的其他房舍,就屬我們家把屋頂運用得最淋漓盡致。是曬衣的廣場,也是母親的園藝空間,時常餐桌上最天然無農藥的家常菜與飯後水果,都出自於母親巧心經營位於頂樓的菜圃。

這一天,母親一如往常的前往屋頂曬衣及照料它的菜圃。一打開門,一雙比人還睿利的眼睛瞪著她,是一隻黑色的貓,在黑暗中那雙眼睛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敵不動我不動,我不動敵不動,他們互望了十秒鐘,母親回過神,拿著掃把氣憤地把牠趕走了,剩下一片狼藉的菜圃。眼看用心栽培數十日的菜圃,在黑貓恣意把玩幾秒鐘就付之一炬,雖不及風災後菜農的無忘,卻也滿心失落。

某日一出家門,鄰居正好擺了貓的沙盤在門口。母親見了大喊:「我最討厭貓了!我一定要用捕鼠器把牠逮到!」她的高分貝好似唯恐照料那隻貓的人聽不到似的。沒想到母親當天照實放了捕鼠器在屋頂。內心雖然痛恨那隻貓,心想這途徑也夠殘忍的。隔天一早,我搶先跑上樓去查看。一探頭,捕鼠器上果真有東西在掙扎,走近細看,鬆了口氣,幸好夾到的是老鼠不是貓。

當下,內心又一怔,為什麼對老鼠這麼嚴苛,對貓卻如此寬容?


E-mail:yesyao@hotmail.com

玓瑛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傲魂
2010/10/25 20:36

        住家附近是貓的天下,黑的、花的、虎斑的,橫行在街頭、在巷尾,在每台車的頂上、底下,在一樓人家的牆上、棚上。牠們畏懼,牠們卑微,牠們膽顫心驚地躲著人類,牠們不再是那理應倨傲的街貓。直到那一天,百分之百的好天氣,終於遇上百分之百的牠。姑且稱之為阿橘吧!那隻橙黃交雜,慵懶若午後驕陽的肥貓。那樣一個忙碌的早晨,匆匆忙忙拎了早餐出門,卻驚見阿橘先生在巷口車頂睡翻了肚。似乎是鑰匙的叮噹打擾了牠的美夢,金黃的眸半睜,睥睨地看向我—和我的早餐,長長地伸了個懶腰,竟一爪往我手上的吐司抓來,多麼霸道的貓啊!但善良的我對於毛絨絨的動物一向很是忍讓。要吃是吧!請你一口。撕下一條吐司邊欲往牠口中送,卻又被一爪拍下。我不接受施捨。幾乎看見熊熊的傲氣燃燒在牠身周,那麼樣驕傲的生物。我可以感覺古埃及絕傲而高貴的貓魂在牠體內活了起來。看著牠懶洋洋地啃食戰利品,我踏著清晨長長的影子離去,聽見芳恬的風中傳來牠長長的呵欠聲。

peggy830606@yahoo.com.tw


Jamie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到底是誰的地盤?
2010/10/25 17:29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到底是誰的地盤?

「嘿!小花,今天怎麼是妳?」我望著佔據在機車腳踏墊上的柔軟背影,輕聲道:「起床囉,我要出門了。」

安靜的巷內是街貓們溫暖的避風港,每個角落都可能是貓咪們指定的地盤,門柱上、圍牆上、巷道上、車頂上……而我停放在騎樓裡的機車向來是貓咪們熱門的盤據地點。

小花無視我趨近的身影,悠閒地繼續打著盹;於是我伸手推推她圓潤的背脊,催促她:「妳先去別的地方睡,我很快就回來了。」

「喵…」小花一副不受招撫的倨傲模樣,但並沒有堅持太久,頓了數秒,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一個俐落的跳躍,攀上了矮牆,對著相隔不遠、慵懶地趴在屋簷底下看風景的小黑大吼。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小花憤懣的語調像在向小黑抱怨我打擾她休息。

小黑總夾帶著幾分冷淡的柔和雙眼,緩緩地瞥向了她,再朝我的方向睥睨了一眼,似乎憶起前天被我打斷午睡的好心情之後,意外讓他找到這個看風景的好地方,小黑得意地朝我「喵」了一聲,以優雅的姿態回頭繼續欣賞他的風景,渾然忘我…

將機車騎回住處時,小花已轉移陣地,趴在室友許久未發動的機車底下乘涼,她一望見我,「喵」了幾聲之後,款步離去,那嫌惡的眼神彷彿在說:「討厭的小黃,又來跟我搶地盤了。」

目睹這逗趣的一幕,我禁不住大笑。


Email: instinct525@yahoo.com.tw

如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遊俠
2010/10/25 10:27
我對牠有著一見鍾情的感覺,雖然牠的姿態不優雅,眼神不深邃,相反的,牠長得土哩叭機,臃腫的身材配上一身黑棕色虎斑紋的毛,逗趣的是牠鼻子上的那片黑色斑紋,猛然一看,就像鼻子上黏了一塊海苔。但是牠好打抱不平,喜歡幫助弱勢,無論這弱勢屬於何種動物。每當街頭的任何一個角落發生不平事件時,牠就像個遊俠般出手相救。

牠曾在公園跟一隻大肥貓大打出手,自己受傷掛彩,只為從大肥貓的嘴裡救出一隻哀聲啾啾的小麻雀,後來那隻小麻雀立刻被大麻雀營救回巢。

牠曾守在一個紙箱旁喵喵叫,牠的叫聲吸引了照顧流浪動物的志工,原來紙箱裡裝的是一窩小狗崽。當志工把小狗崽抱走時,牠便瀟灑的離去。

當我的狗還是幼犬時,有一次在公園被大狗按在地上咬,牠立刻以「神龍見首不見尾」之姿,比我還早一步出手搭救。只見牠趴在大狗的脖子上又抓又咬,然後,大狗倉皇而逃,我驚魂未定的抱起我的狗時,牠盯著我,口裡發出「熬~熬~熬~」的叫聲,語氣充滿責備,彷彿在說:「你帶小狗出門為何不牽好?這次是牠運氣好遇到我,下次可不見得有這種運氣。」從此我帶狗散步絕對栓好牽繩。

許多人曾試著收養牠,但他全不領情,看來,牠對扮演「遊俠」的角色樂此不疲。

Email : taiwanadi@yahoo.com.tw

therese
阿三咪咪
2010/10/25 01:51
我是個獨生女。印象中,寵物只有狗。我從來沒有接觸過貓,也不喜歡貓,冷漠、高傲、難以親近...就是我對貓的感覺。貓永遠都不會像狗一樣的朝著我歡天喜地的跑來,用熱烈又急切的眼神與搖尾,只希望我摸牠一下。我甚至覺得貓都不喜歡我,我只是輕輕的伸出我的手,貓兒就已經倏地跑到對街,驚恐地望著我!我想我沒有貓緣吧,貓也沒有我的緣。

       直到那一個冬天的晚上,阿三咪咪出現在巷子的轉角。
       牠走到轉角的電線杆底下,獨自坐在燈下,影子拖著長長的。我觀望了一會,本想牠應該會像以往遇到的貓兒一般,一溜煙的跑開。牠確定了我的存在後,卻緩緩的趴了下來。我慢慢的接近牠,牠沒有想跑的樣子,只是靜靜的趴著。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摸牠,牠沒有反抗或是驚嚇,像是每日例行的撫摸。我鎮定的順著牠虎斑花紋的紋路摸著,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摸到貓!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像是父母在睡前輕輕撫慰著自己的小女兒般的寧靜與溫暖。自此之後,阿三咪咪每天都會到電線杆下方等我拿飼料給牠吃。牠一直沒有名字,直到牠的前腳因橡皮筋綁住受傷,截肢後變成三腳貓,阿三咪咪才正式成為牠的名字,牠也成為走入我生命中的第一隻街貓--阿三咪咪。

therese@pchom.com.tw

非文
樓梯間的呼喚
2010/10/24 23:11
那是個初夏的傍晚,我輕輕哼著歌,推開鐵門踏進較外頭陰涼的公寓。正當我的腳步向第三階階梯邁進時,一聲突如其來的響音闖入我耳裡,我不自覺的抖了一下,手中的鑰匙差點滑出我的掌控。我靜止不動呆了幾秒,腳步倒帶退回門口,目光快速地掃描四周。樓梯間一如往常,我沒找到任何會發出聲響的東西。我飛快地爬上樓,腦中回憶著那聲音,企圖從資料庫中找到解答,但卻一點頭緒也沒有。

怪聲謎團在當天晚上就解開了。從爸爸和鄰居的言談中我得到了答案,似乎是有隻野貓闖入了大門口樓梯間的儲藏室。幸好,我聽到的原來是貓叫聲啊!

貓是怎麼溜進儲藏室的呢?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沒見那儲藏室開過。儲藏室的門上方有通風設計,但鐵柱間的空隙很小,除非貓有軟骨功才鑚得過去。或許是室內有管線空間能通到外面吧?

自那天起,進出家門時都會聽到小貓的喵喵呼喚。每當聽到叫聲,我總覺得牠是在表達些什麼,是肚子餓了?還是希望有人助牠脫困?

我擔心貓會餓死,聽聞鄰居有拿食物給牠我才放下心,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把食物弄進去的。

默默地,我對牠有了感情,但始終沒見到貓咪的真面目,室裡頭實在太暗了,什麼都看不見。

一星期後,樓梯間的呼喚不再響起。我想小貓是重返自由光明了吧!


jpa412ai@hotmail.com

燎原火
補正
2010/10/24 21:47

            我不喜歡街貓。但他卻是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