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示範作:老鼠愛大貓◎韋瑋
2010/10/01 15:35:32瀏覽2025|回應16|推薦8

2001年大水肆虐台北城之後,遠遠地,望見在對街佇立的他。神情有點落寞,外表顯得頹廢,但掩蓋不了發自內裡的耀眼光芒。

因為忍不住多看他幾眼,他竟朝著我走了過來。該怎辦?

拔腿就跑,會追來嗎?還是轉身,當沒看見?

躊躇之際,他已越過馬路,穿透我的眼瞳,頃刻直搗我的心。

他是流落民間的貴族吧!帶點驕傲的帥氣,卻大剌剌地在街頭跟我搭訕,甚至趁我不設防時輕觸我……怎教人不心動?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我老公小熊(當時我幾乎忘了小熊的存在)推了推我,將我喚回現實:「還不走?」

「喵……」

「在對街以為他是狗,走近了才發現是貓。應該是男生,頭很大;聽說母貓頭小、聲音較尖。」我們竟把體型壯碩的貓看作小型狗!除了大近視的原因之外,我們其實很想擁有一隻狗,只是租賃處並不適合;而貓,總認為貓「陰陰的」、「邪邪的」、「眼睛在夜裡怪嚇人的」……一些壞的形容詞無限堆疊。

更重要的是,我肖鼠,哪有鼠養貓的道理?我有一千個不養貓的理由。但,買瓶牛奶給他可以吧?

結果,想喝卻喝不下,帶去養貓的麵包坊,飼料也吃不下,店主免費贈送一個紙箱讓我們把他裝進去帶往獸醫院。

沒想到,就這麼把這隻波斯貓裝進心裡,從此,Kiki與我們一家三口……

【2010/09/29 聯合報】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461608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POCKY
獨身繭居
2010/10/25 23:57

  為了不讓6坪大的小雅房充斥不吉利的瘴癘,提起三包塞滿昨日死去的痕跡,我批散著久未修剪得雜亂長髮,慣性的刁了根長壽玫瑰菸,搖晃的下樓滅屍,一股勁將垃圾交付地球重力,驚動了一個橘色小身影,飛身在要近不近的距離,金色的雙眼害怕卻充滿好奇。
  看著你小小身軀滿身泥,低頭舔舐著細細手桿上的傷口,身上歷經了多少與同類爭奪,與這個城市機器翻滾過的痕跡,好一個波希米亞,一個隱匿城市,自成一格的小小獅王。
  剎那間,我似乎感受了你的刺痛,你的舌尖撫慰得也是我嚮往的自由,
卻被怯儒束縛而無法伸展的心靈,我是個普世公認的剩女,親朋好友爭相問候婚事的尷尬年紀,近三十五歲找不到歸依,打雜工免強度日的庸碌女子,
學生時代也是立志做個與你一樣的嬉皮,以菸為食、以文會友,大膽說著自己的夢。

恩,是曾經。

  私以為你能讀出我眼中的話語,用帶著人族腔調的喵聲做確認,你依然原地與我定睛僵持。

  一陣狂熱的槍與玫瑰劃破我倆交心。

  手機螢幕明示著必是積極介紹女婿給我的母親,不孝的拒接,不想打擾與新朋友談天的歡愉,回頭橘色小獅王已消失於眼所能及的範圍,嘆了口氣,隨意扒梳一頭已長出三吋黑髮根的乾燥紅髮,撣落最後一點菸屎,回歸六坪寂寞狹窄的繭居。

補貼h1517158@hotmail.com



九月三日風和日麗
2010/10/25 00:51

10月24日 多雲時晴
27度C是我喜歡的溫度
風裡瀰漫著稻田的草味
土味大概是田中的土壤跟身上被打中的泥巴味
好在我沒有哭全都是因為這樣的天氣


2月14日 天氣陰
15度C來到了這座城市
擁擠的人潮卻讓我感受不到寒冷
只有路上人類摩擦雙手點燃熱情開滿了花朵
感染了天黑後的夜晚到處點點螢光

之後我決定 決定了我的旅行
到處晃晃認識不同個性的貓咪
到處逛逛遇到意想不到的驚喜
到處走走品嘗當地的風和日麗


9月3日 天氣晴
27度C適合閉上眼睛走路緩慢
走到了這裡有人說我是流浪
其實不然
我只是喜歡隨遇而安

風吹微涼的午後還有溫暖陽光
就在長長的街上
我選擇躺在平坦的路中央
曬著舒服的日光浴我進入夢鄉

夢裡我遇見一個女孩她說
她很羨慕我的勇氣與慵懶
人來人往也落落大方
我說你也可以和我一樣
從彰化走到台北一點也不會累
態度自然可以不用假裝大聲說出心裡的話

喀嚓一聲。紀念我們相遇的那一天


best_badtz_maru@hotmail.com



九月三日風和日麗
2010/10/25 00:27
<img src="http://picasaweb.google.com.tw/103473617687543078856/vMDLGB#5531617853142813362" /><div><br /></div><div>10月24日 多雲時晴</div><div>27度C是我喜歡的溫度</div><div>風裡瀰漫著稻田的草味</div><div>土味大概是田中的土壤跟身上被打中的泥巴味</div><div>好在我沒有哭全都是因為這樣的天氣</div><div><br /></div><div>2月14日 天氣陰</div><div>15度C來到了這座城市</div><div>擁擠的人潮卻讓我感受不到寒冷</div><div>只有路上人類摩擦雙手點燃熱情開滿了花朵</div><div>感染了天黑後的夜晚到處點點螢光</div><div><br /></div><div>之後我決定 決定了我的旅行</div><div>到處晃晃認識不同個性的貓咪</div><div>到處逛逛遇到意想不到的驚喜</div><div>到處走走品嘗當地的風和日麗</div><div><br /></div><div>9月3日 天氣晴</div><div>27度C適合閉上眼睛走路緩慢</div><div>走到了這裡有人說我是流浪</div><div>其實不然</div><div>我只是喜歡隨遇而安</div><div><br /></div><div>風吹微涼的午後還有溫暖陽光</div><div>就在長長的街上</div><div>我選擇躺在平坦的路中央</div><div>曬著舒服的日光浴我進入夢鄉</div><div><br /></div><div>夢裡我遇見一個女孩她說</div><div>她很羨慕我的勇氣與慵懶</div><div>人來人往也落落大方</div><div>我說你也可以和我一樣</div><div>態度自然可以不用假裝</div><div><br /></div><div><br /></div><div>喀嚓一聲。</div><div><br />best_badtz_maru@hotmail.com</div>

Chinatown
街貓與女
2010/10/20 19:19
著黑毛衣的女人傍在牆邊,一隻黑貓高踞牆上。她踮腳將
貓抱起,耳鬢廝磨貓鬚,在萬聲闃寂中發出清冽的喵叫,
穿過我心底迴廊的,是貓,亦是女人。

暗巷中,豬肝色斑駁的指甲梳整貓的鬃毛,像一團黑暈罩
在女人懷裡。無邪氣的貓眼倦倦睜著女人看,微現兩盞幽
微的燈,倏然閉攏雙眼,燈就滅了。她們喵嗚喵嗚的合奏
是游絲的氣聲,若泣若訴。人貓皆顯倦態,人造纖維襯以
天然貓紡,在淒暗矮牆的天涯底一同淪落,互相沉吟苦衷
,她們的身影聲線彷彿融釋成一股羅匯萬物意志的和諧黑
洞。怎麼今天我會撞見這麼滄桑的景象呢?

「我是站壁的」,她解釋。白天在婦科打過緩經針,多接
了幾個客人,到夜晚已是槁木死灰。氣力用罄還得堅守岡
位,站哨待命下一波的床笫戰事。所幸這一帶的街貓有靈
性,體諒她的孤苦,總在她心神毀圮之際走向她靈魂的廢
墟。街貓比神愛她,毋用鼠肉魚骨等供品亦能得到牠們的
寵信。

每見貓用舌尖舔淨剛躡過塵土或攫過獵物的腳趾,她覺得
自己也同貓一樣,是潔身自愛的;街貓浪跡四方,特在她
的宿命上棲身,叼走心裏的斷垣破瓦。女人邊說,在她身
上依偎睡夢的貓邊頻頻發出呼嚕聲。晚風捎來更稠的秋意
,抱貓的女人佇立風塵,打了哆嗦,卻不覺陰冷。

j14282001@hotmail.com

林彥呂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說是飼養,卻成依賴
2010/10/18 01:37

「妳跟牠說說話。」稀疏又溼漉漉分不清黑白的顫抖毛團猛地往胸前塞。

「什麼?我不會啦!」我最討厭動物了,兒時被流浪貓狗攻擊的記憶浮現。

「牠現在很害怕,妳跟牠說話讓牠放心,我先去找食物給牠吃。」語畢,人消失的同時,獨留我與妳面對面。

「嗨…妳…妳好,妳可以不要再抖嗎?」天啊,沒有比這更蠢了,我竟然在街角對一隻貓咪說請牠不要再發抖!

這是,初見妳的場景。

於是,我開始尋找關於飼料的資訊,開始研讀貓咪的行為;我開始查詢飼養貓咪的注意事項,開始參加動物保護的相關講座。

「喵,吃飼料囉。」吃完飼料後吐著舌頭咂咂喝水,用前腳掌擦嘴洗臉,最後不忘到我的腳邊磨蹭,輕聲發出呼嚕嚕的呢喃。此後,妳的呼嚕聲是最甜蜜的情歌,妳的腳邊磨蹭是最美好的陪伴。

「喵,跟妳說,我今天去參加動物保護志工,那邊好多貓狗唷。」
「喵,我剛去拿油飯跟彌月蛋糕,以前同學的寶寶好可愛喔。」
「很欺負人耶,明明就沒用到他的車子,一直說是我用的,喵,妳說這樣對嗎?」

十年了,因為妳,我對動物們更有同理心,我的生活擁有更美好的體驗。雖然飼料費用成為必需,雖然餵養街貓使其群聚而面臨諸多挑戰;但,心靈的依歸與更大的愛,是可愛如你們給予的無價回饋。

「喵,今天他跟我求婚耶,就是當初放我ㄧ個人跟妳說話,去找食物那人,嘻,到時妳要一起入鏡唷。」
 
e-mail: luster419520@hotmail.co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遇見百分百的街貓】--小毛球
2010/10/15 11:10

    門乍開處,驚見他臂彎裏躺著別人,更令我震驚的是,他臂彎裏的那人,居然是男人。
   到外面,忍不住掩面痛哭。 
   火車來了,南下或北上,我已不在乎。用眼角餘光去探尋他的身影,最後殘存的希望,也徹底幻滅,心又更傷一層。

   如遊魂般在中途下了車,放逐自己。我坐在樹下淚流不止,?喵嗚 ….?淚眼迷濛中,我發現腳邊有團暖呼呼的小黑毛球,沒理牠,仍沉浸在哀傷中。?喵嗚 …?小毛球你呀,不死心地一再軟軟的呼喚我,被吵煩了,抬起頭本想趕你走,當我的淚眼對上你澄澈無憂的金眼,我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你的目光。你是一團毛茸茸的小毛球,溫暖而友善的靠在我腳邊。

   你似乎是上天派來安慰我的小天使,無畏我們才初次見面,我逗著你玩,你也伸出軟軟的腳掌,和我玩起?握握手?的遊戲。?咪嗚..?我和你打招呼,你也
?喵嗚..?的回應我,我走兩步,你也跟了兩步,我們就這麼三步,四步,愈走愈遠。你的步伐輕巧跳躍,彷彿跳著小步舞曲。

   下雨了,你輕偎在我的腳邊,享受著我為你撐起的一方小天地。

   等我意識起歸途,才驚覺你帶給我的好心情。我坐上火車,從車窗看到窗外的你縱身一跳,隱沒在樹叢裏,不禁忘了傷心。緣起緣滅,不就是那麼回事。
小毛球與我相識短暫,卻是最單純、最美麗的邂逅。看著小毛球瀟灑的身影,不禁感嘆?哎!人不如貓啊!?

(PS: Sorry!新手上路,前面多貼了兩篇,真是歹勢)


里亞
【 遇見百分百的街貓】--小毛球
2010/10/15 10:23

                                     【 遇見百分百的街貓】--小毛球
                                                                                               里亞 

  門乍開處,驚見他臂彎裏躺著別人,更令我震驚的是,他臂彎裏的那人,居然是男人。
   到外面,忍不住掩面痛哭。 
   火車來了,南下或北上,我已不在乎。用眼角餘光去探尋他的身影,最後殘存的希望,也徹底幻滅,心又更傷一層。

   如遊魂般在中途下了車,放逐自己。我坐在樹下淚流不止,?喵嗚 ….?淚眼迷濛中,我發現腳邊有團暖呼呼的小黑毛球,沒理牠,仍沉浸在哀傷中。?喵嗚 …?小毛球你呀,不死心地一再軟軟的呼喚我,被吵煩了,抬起頭本想趕你走,當我的淚眼對上你澄澈無憂的金眼,我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你的目光。你是一團毛茸茸的小毛球,溫暖而友善的靠在我腳邊。

   你似乎是上天派來安慰我的小天使,無畏我們才初次見面,我逗著你玩,你也伸出軟軟的腳掌,和我玩起?握握手?的遊戲。?咪嗚..?我和你打招呼,你也
?喵嗚..?的回應我,我走兩步,你也跟了兩步,我們就這麼三步,四步,愈走愈遠。你的步伐輕巧跳躍,彷彿跳著小步舞曲。

   下雨了,你輕偎在我的腳邊,享受著我為你撐起的一方小天地。

   等我意識起歸途,才驚覺你帶給我的好心情。我坐上火車,從車窗看到窗外的你縱身一跳,隱沒在樹叢裏,不禁忘了傷心。緣起緣滅,不就是那麼回事。
小毛球與我相識短暫,卻是最單純、最美麗的邂逅。看著小毛球瀟灑的身影,不禁感嘆?哎!人不如貓啊!?


茉莉
【 遇見百分百的街貓】--小毛球
2010/10/14 16:35

    門乍開處,驚見他臂彎裏躺著別人,更令我震驚的是,他臂彎裏的那人,居然是男人。
   到外面,忍不住掩面痛哭。 
   火車來了,南下或北上,我已不在乎。用眼角餘光去探尋他的身影,最後殘存的希望,也徹底幻滅,心又更傷一層。

   如遊魂般在中途下了車,放逐自己。我坐在樹下淚流不止,「喵嗚 ….」淚眼迷濛中,我發現腳邊有團暖呼呼的小黑毛球,沒理牠,仍沉浸在哀傷中。「喵嗚 …」小毛球你呀,不死心地一再軟軟的呼喚我,被吵煩了,抬起頭本想趕你走,當我的淚眼對上你澄澈無憂的金眼,我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你的目光。你是一團毛茸茸的小毛球,溫暖而友善的靠在我腳邊。

   你似乎是上天派來安慰我的小天使,無畏我們才初次見面,我逗著你玩,你也伸出軟軟的腳掌,和我玩起「握握手」的遊戲。「咪嗚..」我和你打招呼,你也
「喵嗚..」的回應我,我走兩步,你也跟了兩步,我們就這麼三步,四步,愈走愈遠。你的步伐輕巧跳躍,彷彿跳著小步舞曲。

   下雨了,你輕偎在我的腳邊,享受著我為你撐起的一方小天地。

   等我意識起歸途,才驚覺你帶給我的好心情。我坐上火車,從車窗看到窗外的你縱身一跳,隱沒在樹叢裏,不禁忘了傷心。緣起緣滅,不就是那麼回事。
小毛球與我相識短暫,卻是最單純、最美麗的邂逅。看著小毛球瀟灑的身影,不禁感嘆「哎!人不如貓啊!」


晴子
有情有義的貓
2010/10/13 00:11

去年夏天,圖書館外誕生了三隻可愛的小貓咪,小花是天生麗質擁有美麗的虎斑花紋小貓,小黑是聰明絕頂、社交力強的交際貓,膽小鬼顧名思義是害羞內向怕生的小貓。

三兄弟的出現,讓圖書館充滿歡笑,也緩解了考生們考試的壓力,每天到圖書館讀書外,個個都當起了貓爸爸貓媽媽,膽小鬼也在我們的細心照顧下開朗了許多,他們除了睡覺,其他時間都和人類玩耍,追逐、翻滾。

直到某一天,小貓不見了,我和老公很著急.小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到附近找都找不到,更沒人發現有環保局的人來將他們帶走。我想起這段期間他們帶給我們的歡笑和貼心的小動作,甚至會出來門口目送我們回家,這些溫馨回憶歷歷在目。你們在哪裡?貓爸貓媽都好想你們。這時外婆告訴我:別想他們了,他們長大會忘記你們的。

過了五個月,某天的黃昏,在一個廢棄老舊的平交道旁出現花色和三兄弟一模一樣的貓,小黑,真的是他們,他們都長大了,小花變成俊俏的大虎斑貓,膽小鬼也不膽小了還撒嬌的對著我們喵喵叫,小黑則傳承父職,擔任起悍衛家園的工作,最讓我心疼的是小黑尾巴斷了一截,身上多了一些傷。

誰說貓咪無情?顯然他們記得和我們的點點滴滴,如果時間重來一次,要收養他們?還是讓他們成為最傑出的街貓?

e-mail:smallp0217@yahoo.com.tw


大捲
我親愛的喵喵
2010/10/08 16:15

       我家住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小時後附近有一間「狗爸爸」,是專門替貓狗動物美容的地方,除此之外,狗爸爸都會在店門口擺上貓飼料還有水,讓流浪貓肚子餓的時候有東西可以充饑,就連中元普渡的時候也不忘拜上狗貓的罐頭。高中的時候看到兩三隻貓咪聚在那裡,就算牠們看到有人靠近,也不害怕,其中有一隻是虎斑貓,也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隻。

 

  上大學後,狗爸爸因為房租太貴而搬移,有好一陣子沒有看到貓咪聚集在那一起吃飼料了,有人說那些貓被狗爸爸一起帶走了、也有些被人家領養。可是過沒多久,我又看到了那隻虎斑貓,我問附近早餐店的阿姨說:「牠不是被狗爸爸帶走了嗎?」阿姨回答說:「是啊!可是牠都不吃東西,所以狗爸爸只好把牠帶回來,牠應該是已經習慣流浪的生活。」

 

  也許是因為老天的安排,我每次經過的時候看到牠睡在以前狗爸爸的店門口,都會蹲下來摸摸牠,喊牠一聲「喵喵」,牠都會回應我,用牠細長的尾巴磨蹭我,每當我輕輕地碰牠一下,牠就會翻個跟斗給我看。每一天我都會過去找牠,問牠說:「喵喵你今天過的如何呀?」牠雖然不會說話,但牠會喵好幾聲的跟我說:「我好想妳喔,快跟我玩啦!」我雖然很喜歡喵喵,但我卻不能把牠帶回家,可是牠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朋友了…

e-mail: a123jennifer2003@yahoo.com.tw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