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示範作:啞然◎沈珮君
2010/09/21 19:14:20瀏覽2097|回應18|推薦11

夜宿離龐貝不遠的郊區,粉、白、豔紅的夾竹桃下,忽見一隻貓。我好奇的喵牠,其實不抱希望,因為家裡皇阿貓早就告訴我,請勿隨便呼喚貓名,貓族性靜,閒人勿擾。但,那貓卻真的往我走近,而且看牠嘴形,牠也在喵我。

 

我蹲下來,伸手向牠,牠把臉埋進我掌心,抬臉看我,牠的嘴巴在喵,但,沒有發出一聲喵。牠啞了。

 

第一次遇見啞貓,牠的聲帶活生生被剪了?牠天生無聲?牠曾生病?我摸著牠灰、白、黃糾結的毛,問牠,「怎麼不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牠喵了又喵;牠的毛又乾又粗,我摸到牠骨頭,再問牠,「日子很不好過嗎?」牠又喵。我說中文,牠說義大利貓語,無聲如有聲。

 

我家那位對我不理不睬的皇阿貓,剛從街貓變家貓時,毛也參差不齊,摸牠像摸一只洗爛的菜瓜布。兩三個月後,毛色油亮;兩三年後,成了肥壯的武則天,三餐稍有延誤,必喵喵相責,平常連一個擁抱都不給,我只能在牠睡覺時偷摸牠柔軟的毛,聞聞牠腳ㄚ的小肉墊,不斷對牠murmur:「我愛你,我愛你」,有時還笨笨的加句「你知道嗎」。

 

牠從不回應。

 

而這啞貓對人如此無戒心,是因也曾有人如此愛牠?

 

我們磨蹭良久,我終須離開。牠像一隻狗跟著我,我彎進另一條花徑,跑開,回頭看牠,牠四顧茫然,喵喵喵。

 

喵,我只是一個過客。我無法跟他說明。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433313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POCKY
獨身繭居
2010/10/25 23:50

  為了不讓6坪大的小雅房充斥不吉利的瘴癘,提起三包塞滿昨日死去的痕跡,我批散著久未修剪得雜亂長髮,慣性的刁了根長壽玫瑰菸,搖晃的下樓滅屍,一股勁將垃圾交付地球重力,驚動了一個橘色小身影,飛身在要近不近的距離,金色的雙眼害怕卻充滿好奇。
  看著你小小身軀滿身泥,低頭舔舐著細細手桿上的傷口,身上歷經了多少與同類爭奪,與這個城市機器翻滾過的痕跡,好一個波希米亞,一個隱匿城市,自成一格的小小獅王。
  剎那間,我似乎感受了你的刺痛,你的舌尖撫慰得也是我嚮往的自由,
卻被怯儒束縛而無法伸展的心靈,我是個普世公認的剩女,親朋好友爭相問候婚事的尷尬年紀,近三十五歲找不到歸依,打雜工免強度日的庸碌女子,
學生時代也是立志做個與你一樣的嬉皮,以菸為食、以文會友,大膽說著自己的夢。

  恩,是曾經。

  私以為你能讀出我眼中的話語,用帶著人族腔調的喵聲做確認,你依然原地與我定睛僵持。

  一陣狂熱的槍與玫瑰劃破我倆交心。

  手機螢幕明示著必是介紹女婿給我的積極母親,不孝的拒接,不想打擾與新朋友談天的歡愉,回頭橘色小獅王已消失於眼所能及的範圍,嘆了口氣,隨意扒梳一頭已長出三吋黑髮根的乾燥紅髮,撣落最後一點菸屎,回歸六坪寂寞狹窄的繭居。


listera
你今天心情很好喔
2010/10/25 17:38
連下好幾天雨,今早難得放晴,我在門外的綠地遇見你,一陣欣喜。試探性地對你「喵」了聲,你也回喵了我一聲。嗯,你今天心情很好喔,我想。因為你對我們的態度總是捉摸不定,有時候喜歡對我們ㄙㄞˊㄋㄞ(撒嬌),有時候又冷傲的不理我們——縱使我們總是輪流餵你貓餅乾,你也從來不會因為有奶便認娘!因此,我們總是依你對我們的態度或冷或熱,來判斷你的心情好還是心情壞。你今天心情一定真的很好,不但對我喵了好幾聲,當我蹲下來摸你,你還整個身子往我蹭過來,最後甚至前腳搭上我的大腿。哇!你從來沒有對我這麼熱情耶,因為你的親熱,讓我的心情也整個high了起來。一邊撫摸你的頸背,一邊和你對喵,連要出門辦正事都先擱下了。

修冷氣的工人問:「她生了嗎?」我說:「他是公貓,因為結紮才變胖,不是懷孕啦!」因為你的身材,我們有人叫你「胖貓」,有人叫你「加菲」,還有人因為你端坐著的背影而叫你「酪梨」,我自己是喜歡叫你小胖,每叫一聲,你就回一聲「喵」,想來你也同意。你是百分之百的街貓,也是我們幾位同事共同的愛貓,每次有人洽公回來在門外看到你,就會呼朋引伴出去跟你玩兒,或是開心分享:我剛剛看到胖貓了!

listera@gate.sinica.edu.tw

Jan-8 teenJ
那就這樣吧!!
2010/10/24 13:03
裊裊升起的工廠烏煙,在曲折蜿蜒的小巷弄中,
當你抬頭時看不見一片湛藍清新的天空,
只有一片片用鐵皮堆疊而成的工廠屋頂,
既然在上方找不到一丁點可以期待的,隨即我將視線移往下方
接著我看見牠出神的凝視著自己的倒影,那是一個被印在遺棄逼璃瓶上的倒影,
四周吵雜卻又單一的聲音剛好可以襯托出牠的寧靜,
也因此他有足夠個人的時間來好好端詳自己這身獨特的淺灰色皮毛,
一時也陷入牠情緒的我,彎著彎著一個步伐沒踩穩,
就這樣子的往前瞪了一下,瞬間也將牠由幻想世界拉回現實,
這會而牠才發現自己被驚擾了,
看見我之後,
牠如同一般貓的反應,
直覺性的跳上在一髈早已被烏煙燻黃已久的矮牆,
用那種貓特有的優雅姿態悄然離去......
一個簡單的下午,
我以為能夠像剛剛那個短暫的時間一樣,
牠看著牠自己的倒影,而我注視著牠的身影,
然而不管在怎樣美好的一天它總會結束,
我們終歸會分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想:那就這樣吧...............

刺兒
魔女的黑貓
2010/10/23 13:02
那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牠,我管牠叫吉吉。黑色的短毛平整的熨在身上服服貼貼,一雙眼湛出大把的湖水碧綠,那管黑色鐮刀似的尾巴擺盪,宛如向人招手一般淘氣。靈氣逼人卻又帶點難以言喻的俊秀味道。

記得第一次看見牠是在一年前的某個夏日午後,路面上蒸蒸騰騰,我一面抵抗由上方無死角放射下來的毒辣光箭,一方面又要忍受自身成為大氣垂直循環的生體範本。而牠…吉吉,踞在矮平房的屋簷上,一雙碧眼睥睨世人,乍看之下還真有點居高臨下的帝王之姿。要不是我很快的想起他是貓我是人,我想再熱氣煞人的情境下還真會向牠朝拜三大響頭。


我們的交集是一瓶牛奶,還有一根菸……


吉吉非常特別,牠平常厭人的很,但只要我在那矮平房的屋簷下的特定位置擺上他最愛喝的牛奶,然後……緩緩的替自己點上一支菸,牠才會心甘情願從他的龍座上下來。他長的非常俊秀,鬼靈精怪有點像魔女宅急便裡面的那隻黑貓。吉吉這名字也是這樣而來。

『當貓真好啊………』

有天我感嘆似的對吉吉這樣說了一下。他不會講話,想當然爾他不會說話。但我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現象。吉吉將一隻腳掌搭在我的牛仔褲上……

我非常確定……那天我看到牠對我笑了一下……

s9656044@pu.edu.tw

刺兒
魔女的黑貓
2010/10/23 12:53
那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牠,我管牠叫吉吉。黑色的短毛平整的熨在身上服服貼貼,一雙眼湛出大把的湖水碧綠,那管黑色鐮刀似的尾巴擺盪,宛如向人招手一般淘氣。靈氣逼人卻又帶點難以言喻的俊秀味道。

記得第一次看見牠是在一年前的某個夏日午後,路面上蒸蒸騰騰,我一面抵抗由上方無死角放射下來的毒辣光箭,一方面又要忍受自身成為大氣垂直循環的生體範本。而牠…吉吉,踞在矮平房的屋簷上,一雙碧眼睥睨世人,乍看之下還真有點居高臨下的帝王之姿。要不是我很快的想起他是貓我是人,我想再熱氣煞人的情境下還真會向牠朝拜三大響頭。


我們的交集是一瓶牛奶,還有一根菸……


吉吉非常特別,牠平常厭人的很,但只要我在那矮平房的屋簷下的特定位置擺上他最愛喝的牛奶,然後……緩緩的替自己點上一支菸,牠才會心甘情願從他的龍座上下來。他長的非常俊秀,鬼靈精怪有點像魔女宅急便裡面的那隻黑貓。吉吉這名字也是這樣而來。

『當貓真好啊………』

有天我感嘆似的對吉吉這樣說了一下。他不會講話,想當然爾他不會說話。但我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現象。吉吉將一隻腳掌搭在我的牛仔褲上……

我確定……那天我看到牠對我笑了一下……

羽魚子
預見百分之百的街貓---牠的生活
2010/10/23 00:43
【牠的生活】
 

「想想還有什麼東西沒買……」我一路走著,一邊低頭看著手中的戰勵品們一邊思考著是否還有遺漏。

真棒!終於月初了,總算可以出來補補貨,倉庫裡的儲備糧食早已所剩不多了。
這裡的路邊市場都會營業到很晚,都已經八點多了還是有很多攤販,客人也是人來人往的就像個小型夜市。
「應該是差不多了,回家吧!」我轉身朝回家的路走去。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謝謝!」移動攤販拉著自己吃飯的傢伙,繞過我身旁。

「不會……嚇!!!」我倒抽一口氣。

突然一雙金色的眼眸與我正面相視!我被嚇得立刻跳開!
那金色雙眼像在取笑我的反應般眨了一下。
等心跳恢復、雙眼適應黑暗之後,原來一隻大黑貓立刻浮現在我眼前。

牠坐在收了攤的推車上歪頭凝視……好像在告訴我『一切見怪不怪,我就是每天如此生活著。』
我想像牠走在陸上抬頭望著忙碌的大小人們從身旁經過。雖然一些好心路人會分享食物給牠,但牠並不會因此與人打交道,每當有人想碰觸的時候,牠就會立刻跳開。
那種自我意識很強的貓我是第一次看到,似乎是完全把情感和生存清清楚楚的分開。



「街貓也有街貓的生活啊!你說是不是?」

在冒出如此想法之後,大黑貓起身背向我,像是同意一般又回頭看我一眼。

跳走了。


---------------------------------------------------
ogs50123@yahoo.com.tw

雨諄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回家
2010/10/22 15:27
〈回家〉

  縱使沒人等我,但我還是必須回家。

  總是深夜了,才偶爾會發現街燈是一種引導的亮,彷彿沒有它就回不了家。隨身資料夾還藏有林婉瑜〈回家〉的詩句:「長大,是兩個家之間的輾轉流浪
。」我習慣一個人這樣走著走著,同一個目的地,偶爾換幾條街巷作為走回去的新鮮道路,當作是轉換心情的短暫旅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一隻安靜的黑貓,亦步亦趨的跟著我,有時候走壁垣,有時候光明正大的踩在我的影子上,偶爾在屋頂上飛簷走壁,我都知道,即使我不一定轉頭親眼看到,但那條小黑影一定跟著。即使換了別條路,每每夜深的時刻,牠柔軟的貓掌也一定印在我的心上,一路隨我回到門口,便莫名消失了。

  我常常懷疑,牠其實融入到我的影子,也跟著我進入門內。一個人的居所,沒有電視和廣播,一櫃子的書像高級餐廳的菜單等著我隨心情點選,還有現代不可或缺的電腦,所有的生活圈就在螢幕的後面形成網絡,每個人都待在自己的居所,等待連線,產生了一種用不著見面的關係。

  原來大家也都回家了。當我宅在家中,獨自吃著泡麵的同時,自顧自的左右盼望,那隻黑貓是否也想要與我分享這一碗熱騰騰的泡麵呢?用以慰藉聯繫彼此之間的那一絲寂寞。

* * * * *

jy11126@yahoo.com.tw


孤傲
2010/10/21 13:17

  

 補信箱!! 

judy6060judy6060@yahoo.com.tw



孤傲
2010/10/21 13:08

  深夜,月光灑在一雙忍者似的眼,那,是隻貓。與暗黑布景巧妙地融合,瞧不見身影,聽不見呼鳴,只有燦光兩點透露出神秘,我坐在窗前凝氣看著,也學牠沉默機警,但哪曉得,尚未一刻就被眼厲的牠察覺了,迅速地豎起長尾,腳掌一蹬,身子輕盈地飛出,像射出的羽箭,「咻!」穩穩降落離我更遠的屋簷。

  有些不好意思驚擾了牠,望著那參點憤怒的曈,我輕輕開口賠罪:「喵!對不起嘛!」牠沒回應,只依舊用堤防的眼神與我四目相接,似乎連「喵!」都聽不懂了,連理也不理睬一下,我不放棄,再度向牠喚了幾聲,但傳入耳際的,仍僅有微風撈起葉片那近乎寂靜的聲響,牠,只是個孤獨的,俠客。

  我頓時不曉該跟牠談些什麼?吃過飯了嗎?有家可回嗎?那雙在夜中燃起的金黃眼眸,充滿孤傲與防備,不斷告誡:「我是自己一國的、自己一國的。」流浪在每個街頭,平衡在每個屋角,雲遊四周,卻,寂寞。內心被激起淡淡愁緒,我不由自主地又開口:「喵!貓先生!如果你孤單的話就跟我做個朋友吧!」

「......喵!」

「!」還未來得及反應,牠已轉過身,向黑夜深處奔去,只留下一閃金光送給我,凝視著牠消失蹤影的方向,我漸漸綻開了笑容,心想,那最後的呼喚聲,是答應的意思吧!那......我等你回來講旅行故事囉!孤獨貓先生!


彭乃欣
食客
2010/10/17 01:05
還在穿制服的那個年紀,每天搭著公車回家。彎進那條小巷總會看見兩隻貓,在旁邊的空地睡懶覺,一旁幾天前別人放的便當盒,早已爬滿了螞蟻。

回到家,放下書包,下樓去廚房幫媽媽或爸爸挑、洗菜、大炒一番、吃飽喝足,家人都上樓去休息後,而我收拾著殘湯剩飯,總是掛礙著那兩隻瀟灑客。

裝了鍋裡熱騰騰的白飯,和了今晚吃剩的魚湯,還有一些魚肉,裝在狗碗裡,偷偷的端了出去。不過他們挺怕人的,我一靠近他們,他們就跑走。我只能晚點去收碗,碗通常都是空空如也。

國中時學校有提供便當,打菜制的。有時有白帶魚,總是剩下很多,我就拿了個袋子通通裝回家。吃飽飯後,才把魚排拿出來挑掉魚刺拌上熱飯。他們看見我去總是跑走。

這樣餵了他們三年,到比較後面他們看到我才不會跑走,但還是摸不到他們,只能遠遠看他們狼吞虎嚥的吃。有時甚至看到我就會喵喵叫的要跟我討吃的,家裡沒有什麼好餵他們的話,我就會拿狗飼料餵他們,不過怕太乾了,我總會放碗乾淨的水在旁邊。

總是吃飽飯就瀟灑的跑走,就像食客一樣。到我上大學後,有天我回家看見他們在水溝蓋上睡覺,我靠近時他們居然不跑,我蹲下來摸摸他們,他們還對我撒嬌似的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好像在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樣呢。

hyaline442@yahoo.com.tw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