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示範作:陪她一段◎梁玉芳
2010/09/09 20:20:15瀏覽3865|回應70|推薦17

我喜歡這條隱蔽的小巷。夏日晚風裡混雜著七里香和玉蘭花的香氣,如果我夠幸運,在深夜下班出了捷運站,可以看見那美好的風景──淡淡街燈遠方,有兩條小小的影子移動,人走著,貓跟著,六隻腳閒閒踱步。

第一次遇見跟著人腳邊散步的街貓,我好驚奇。根據眾貓兒對我的訓練,深知這樣的人貓依附,多麼難遇難求!只知養狗人有此榮寵,得以帶著同伴動物散步;但身為日日為貓挖屎打飯的貓奴,不得妄求貓兒依人意志行事。如果牠肯親近你,在你閒坐時,輕巧地跳上你的膝頭;你閱讀時,一屁股坐在你攤開的書頁上,那已是人貓間最親近的距離,是牠對你的服務不嫌棄的嘉許。我們最好的報答,就是讓牠盡顯自得貓性,就做隻難以馴服、不聽號令的貓吧。

而一隻在巷弄、牆籬、車底討生活的街貓,害怕「人族」(朱天心的用語)該是本能,享用餵食後快快逃離會是規矩;是怎樣溫和寬大的街貓,願意在備受驅趕、驚嚇、捕捉之後,盡釋前嫌地親近餵食者,化盡對人類的敵意,甘心跟隨在她夜行的腳邊?

因為啊,她總是為瘦弱的牠特別備餐,噓呼隔開兇猛的大貓,好讓牠安心地享用屬於牠的那一份。牠認得她,也認定她了。深夜的餵食,其他街貓夥伴早吃完散去,只有牠深情地,陪她一段。

【2010/09/09 聯合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398293

 回應文章 頁/共 7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Azure
好人難尋、遇見貓
2010/10/25 23:55

呈上燻鮭魚、現在吃?以前一天沒打電話就喵喵叫。

抿嘴、怎麼可能?只刷眉睫膏、後面看頭巾像耳朵蓋下來、黑絲襯出瘦挺肩背有三顆小瘤、小踝如白色花瓣透出不安踮著腳。

跟隨、不是噴阿瑪尼?
 
美人鬚閃現銀光、不要追蹤我的香水。隨著氣音變速了。

裝假牙?追上好心提醒牙齒變美。

尖下巴瓷白臉左眼有血絲向前拐角、說高跟露趾鞋是為了扁平足、又跟女友說是讓牛仔褲拉長腿線條。

巷子出現巨大藍色卡通偶像在白天亮到發昏、肚子上口袋形拉門寫著募衣舊小孩、不知有沒寫錯。

呼吸有點急、這裡有機器貓小叮噹舊衣回收箱喔?

冷笑突然浮現不耐、是哆啦A夢!毛豎起來了、走開告你跟蹤性騷擾!

說好幾次了。

銀色爪子拉開回收箱門、燻鮭魚扔進去。

妳到底住哪……話聲被拉門掩住、她這樣回收把燻鮭魚的高級抵銷了、微弱的東西從身體下方升起來。

你不吃魚。她真體貼。

小孩沒衣服穿。忽然有愛心。

哈哈哈又不是我們的孩子!笑得像未裝假牙那時一般甜美、轉身好像要躺在地上卻跳進回收箱。

門也不關。毫無回聲的黑洞把我抵銷、她再也不咬我手指頭了。

遇見百分百抵銷好人的女孩、也許是把負值抵銷為零隨便啦、鼻子有酸酸味道。

裝餿水汽油桶挨在一旁像小叮噹專屬電池、一隻野貓跳上來。


URPF.AS〔廣告退散〕gmail.com
 

lily
小小空(別字修正版)
2010/10/25 22:48
不復在牆垣上攀簷走壁,朝夕看河岸潮汐起落了..
小小空的小鎮生涯因為一場急症戛然驟止.挾進醫院觀護兩個月,
最後到底痊復,卻落下病根不再適合浪遊街頭,我們領著小小空離開故鄉淡水
在萬華一處人貓共處的小小公寓裡從此安身。

逼仄的屋頂下跟著四貓過家家,在最初四貓排外的喝斥下,
小小空很虛心的作小伏低,後來發現他們多半虛張逞能,
又迂迴的在媚服與自強間伺機緩進,
三天後小小空開始融入四貓在家裡暴走貓奔。

生活瑣碎紛然,小小空側眼掂量四貓種種行徑用心琢磨,
他學會在我執鍋弄鏟時,膩在我腳下專擅的喵喵索食﹐
學會在我們大口親貓的時候,適時吐出小舌友善的回吻,
也知道房門不開只消啞啞哀叫幾聲,包準有人開門。

也許生小睡枕石涼.天寬地闊慣了,
居家三月,小小空才對床與沙發的觸感釋懷,
攀高跳遠不再焦距錯亂,狼狽失足,
原來病中銷蝕的身量也漸漸圓碩。

小小空努力當一隻合於理想的家貓,
除了被T過的耳朵,很難揣想他的出身了。


思緒回到五月,
診療檯上醫生全神戒備,小小空一反常態不衝不撞,
蜷臥的身體劇烈抖索,靜靜傍著我一任醫生抽血..
那一刻我很難不想,如果有所依賴,何曾需要悖逆。
倘若得以選擇,人們眼中桀傲如貓,
或許他們的壯志從來不在街頭..

聯絡信箱: lilycat.yeh@msa.hinet.net

lily
小小空
2010/10/25 22:39
不復在牆垣上攀簷走壁,朝夕看河岸潮汐起落了..
小小空小鎮生涯因為一場急症戛然驟止.挾進醫院觀護兩個月,最後到底痊復,卻落下病根不再適合浪遊街頭,我們領著小小空離開故鄉淡水,在萬華一處人貓共處的小小公寓裡從此安身。


逼仄的屋頂下跟著四貓過家家,在最初四貓排外的喝斥下,小小空很虛心的作小伏低,後來發現他們多半虛張逞能,又迂迴的在媚服與自強間伺機緩進,三天後小小空開始融入四貓在家裡暴走貓奔。


生活瑣碎紛然,小小空側眼掂量四貓種種行徑用心琢磨,他學會在我執鍋弄鏟時,膩在我腳下專擅的喵喵索食。學會在我們大口親貓的時候,適時吐出小舌友善的回吻。也知道房門不開只消啞啞哀叫幾聲,包準有人開門。


也許生小睡枕石涼.天寬地闊慣了,居家三月,小小空才對床與沙發的觸感釋懷,攀高跳遠不再焦距錯亂,狼狽失足,原來病中銷蝕的身量也漸漸圓碩。

小小空努力當一隻合於理想的家貓,除了被T過的耳朵,很難揣想他的出身了。



思緒回到五月,診療檯上醫生全神戒備,小小空一反常態不衝不撞,蜷臥的身體劇烈抖索,靜靜傍著我一任醫生抽血..
那一刻我很難不想,如果有所依賴何曾需要悖逆。倘若得以選擇,人們眼中桀傲如貓,或許他們的壯志從來不在街頭..


聯絡信箱:lilycat.yeh@msa.hinet.net

飄飄木
被貓窺
2010/10/25 22:34
每年農曆年節的除夕夜,爸爸會開車帶全家會回南部阿公家吃團圓飯。阿公家是一樓平房,平常白天也對外敞開大門,許多臨近的街貓恣意溜入阿公家時,大家也習以為常,甚至街貓瞄著屋內的人看,大家也都不會特別注意。
然而有一年除夕夜吃團圓飯前,自己在阿公家那個用碎花瓷磚裝潢的老舊浴室洗澡時,由於沒有淋浴龍頭,自己還得從事先混好冷熱水在裡頭的灰色大鋼盆用勺子舀水沖澡時,竟然聽到一陣淒厲的貓叫聲從背後傳來,人一整個嚇到背脊發涼,心底直打寒顫不說,更恐怖的是轉頭往浴室開向後花園的小窗戶一看:
一隻黑貓竟盤據在那未關的小窗戶上,用雙眼直瞪著全身赤裸的我!
當下其實有一瞬間想尖叫大喊,可是顧慮到為了一隻黑貓這樣做,只會嚇到正在煮團圓飯的親人,甚至驚動到年邁的阿公,於是自己隱忍住這驚恐的一刻,把那扇小窗戶關起來後,旋即用最快的速度沖好澡、擦乾身、穿上衣服奪門而出,結束這場洗澡被街貓偷窺的詭異驚魂劇。
可是自從那事件後,自己現在走在街上看到黑貓都會有莫名的恐懼,下意識想閃遠遠的。再來被黑貓嚇到的那一年,剛好也是自己要考國中學測的一年,最後還不幸的考差了,更加深了自己對黑貓的忌諱。
Email:oncepachiao@gmail.com

Rae
雨天
2010/10/25 22:29
 

秋末時分天色總是暗得早,我撐著透明傘走在人煙寥寥的街道上,偶有幾輛疾駛的車輾過路旁的水窪濺起思家的愁緒,同我無奈地見證氣象台的鐵口直斷應驗。風雨越來越大,我那把買進時號稱無敵傘骨的傘竟開了花。

轉進迪化街,離家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急急找了個地方躲雨等公車。拂掉滿身的水珠,此時街上是一個人也沒有了。大半的店家門戶緊閉,剩下的也都準備將鐵捲門拉下。

環顧容身處,頂上一小塊鐵皮勉強挺住風雨,地上散佈一些似乎是貓的乾飼料,不過潮軟了。

我知道迪化街有許多流浪貓。以前常見善心人士餵食牠們,有些會帶牠們去結紮,然後為他們找個好歸宿。

只是自從一次市場聯合撲殺之後,就很少看到那些或瀟灑或雀躍的身影。我還記得那幾天我從貓中途領養回家的豆漿傍晚都會反常地坐在窗台上,動也不動望著遠方好幾個小時。後來才聽說毒飼料一事。把豆漿給我們領養的阿姨幾乎是哭著說,她看到豆漿的媽媽了,在成堆的屍體中。

雨還是下著,我想起<<麥田捕手>>的主角不停問計程車司機,冬天中央公園裡的湖結冰時,上頭的鴨子會跑去哪?這問題我一直想不出又好又切合實際的答案,如同我也不知道當下起這樣的傾盆大雨,街上的貓都去哪了。

公車靠站。上車時,我似乎瞄到一團橘色的溼漉的毛絨衝進方才的鐵皮下,可是雨太大天太黑,什麼都看不清楚。

下車前,倚著欄杆,看站牌越來越近,我輕聲問司機,下雨天時附近的貓會去哪呢?他轉頭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只跟往常一樣播報了站名。

lulu810618@yahoo.com.tw

raerae@hotmail.com.tw


Rae
雨天
2010/10/25 22:22

秋末時分天色總是暗得早,我撐著透明傘走在人煙寥寥的街道上,偶有幾輛疾駛的車輾過路旁的水窪濺起思家的愁緒,同我無奈地見證氣象台的鐵口直斷應驗。風雨越來越大,我那把買進時號稱無敵傘骨的傘竟開了花。

轉進迪化街,離家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急急找了個地方躲雨等公車。拂掉滿身的水珠,此時街上是一個人也沒有了。大半的店家門戶緊閉,剩下的也都準備將鐵捲門拉下。

環顧容身處,頂上一小塊鐵皮勉強挺住風雨,地上散佈一些似乎是貓的乾飼料,不過潮軟了。

我知道迪化街有許多流浪貓。以前常見善心人士餵食牠們,有些會帶牠們去結紮,然後為他們找個好歸宿。

只是自從一次市場聯合撲殺之後,就很少看到那些或瀟灑或雀躍的身影。我還記得那幾天我從貓中途領養回家的豆漿傍晚都會反常地坐在窗台上,動也不動望著遠方好幾個小時。後來才聽說毒飼料一事。把豆漿給我們領養的阿姨幾乎是哭著說,她看到豆漿的媽媽了,在成堆的屍體中。

雨還是下著,我想起<<麥田捕手>>的主角不停問計程車司機,冬天中央公園裡的湖結冰時,上頭的鴨子會跑去哪?這問題我一直想不出又好又切合實際的答案,如同我也不知道當下起這樣的傾盆大雨,街上的貓都去哪了。

公車靠站。上車時,我似乎瞄到一團橘色的溼漉的毛絨衝進方才的鐵皮下,可是雨太大天太黑,什麼都看不清楚。

下車前,倚著欄杆,看站牌越來越近,我輕聲問司機,下雨天時附近的貓會去哪呢?他轉頭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只跟往常一樣播報了站名。


張青松
黑黑
2010/10/25 22:07
自從半年前,黑貓媽媽生完你,很放心把你託付小小虎之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每次倒飼料時,欣賞你黑絲絨般小倒三角鼻,頂著兩個琥珀色琥珀渾圓的雙眼,晶亮純潔,流露無邪與信賴;四十五度延伸出去,是三角與圓的完美融合,純黑鼻樑下吐出粉紅色的小舌頭,黑黑,上帝的傑作。眼對眼,彷彿我就是黑黑,黑黑就是我。
上班前只要一聽到我的開門聲,你就會快步跑來門邊「苗苗」大叫,像是在說:「我等你回來喲」。下班回家的我,只要一開門鎖,你又不知從那兒衝出來熱烈歡迎我,所有的疲累不堪,被你一「苗」而空!最近,隔壁老阿嬤說你有跳蚤,不讓我餵你,掙扎很久,只好拜託淡大關懷動物社的同學來帶你去結紮、上藥。在等你回來的那二十四小時,我胡思亂想,怕你不舒服、生氣,你回來時左耳少了一角,幸好那雙眼睛還是無邪,像是原諒了我。
黑黑已經長大,開始照顧新加入的無敵醜三兄弟,真乖!在花木扶疏的祖師廟下,有三個互通的防空洞,颱風都不怕;還有小小虎、無敵醜三兄弟、螺旋白、小美人、炮兵等好友相伴;更有每逢禮拜天來給你們加菜的老爺爺。你是幸福的,黑黑!我知道我們都會走,但能在此時空交會,珍愛彼此,已令人很滿足。黑黑,你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家人。
pine12161997@yahoo.com.tw

熊寶寶
貓‧男‧女
2010/10/25 21:37
街燈下牠向我走來,宛如昔日的你迎著同樣的風。

一隻無語的貓,一隻高傲的貓,一隻昂首闊步的貓─一步步向我走來。昏黃的街燈、如水流瀉的月光、參差的樹影在牠身上搖曳,令我看不清牠身上的顏色。幽幽的綠眼如熒熒的燈,冷靜驕傲地直直盯著我,宛如昔日的你深不見底的眼眸。斑駁光影在牠身上交織出迷離的幻夢,使牠的毛色變化莫測,宛如昔日的你─

為什麼一定要問歐蘭朵是男是女?他要是男人才能愛女人嗎?她要是女人才能愛男人嗎─昔日的你為歐蘭朵這樣問。

我可以是男是女─當然可以愛男人,也可以愛女人。我可以當擦著閃亮唇蜜的嫵媚男人,也可以當穿西裝打領帶的帥氣女人。我的性別、樣貌、愛情可以變幻如詭譎風雲,如天邊的絢爛晚霞─昔日的你如是說。

神秘的如夢似幻的貓,向我走來,仰首望我。澄澈的眼似乎在說著和你相同的話。嘿,親愛的你,多年沒有你的消息,願你仍與我今夜遇見的這隻貓相同,高傲、美麗,不與世界妥協,堅持作自己,無論,是男是女。

email: tlkagkb93901106@yahoo.com.tw

熊寶寶
貓‧男‧女
2010/10/25 21:26
街燈下牠向我走來,宛如昔日的你迎著同樣的風。

一隻無語的貓,一隻高傲的貓,一隻昂首闊步的貓─一步步向我走來。昏黃的街燈、如水流瀉的月光、參差的樹影在牠身上搖曳,令我看不清牠身上的顏色。幽幽的綠眼如熒熒的燈,冷靜驕傲地直直盯著我,宛如昔日的你深不見底的眼眸。斑駁光影在牠身上交織出迷離的幻夢,使他的毛色如流水般變異,宛如昔日的你─為什麼一定要問歐蘭朵是男是女?他要是男人才能愛女人嗎?─昔日的你為歐蘭朵這樣問。

我可以是男是女─當然可以愛男人,也可以愛女人。我可以當擦著閃亮唇蜜的嫵媚男人,也可以當穿西裝打領帶的帥氣女人。我的性別、樣貌、愛情可以變幻如詭譎風雲,如天邊的絢爛晚霞─昔日的你如是說。

神秘的如夢似幻的貓,向我走來,仰首望我。澄澈的眼似乎在說著和你相同的話。嘿,親愛的你,多年沒有你的消息,願你仍與我今夜遇見的這隻貓相同,高傲、美麗,不與世界妥協,堅持作自己,無論,是男是女。

e-mail: tlkagkb93901106@yahoo.com.tw

寶寶兔
2010/10/25 21:08
曾經,我不喜歡貓,更不能理解為什麼老是有女孩子喜歡把自己比喻成貓?疏離、不親近人,高傲又冷漠。

小時候,家旁邊的草叢,有一次突然出現一隻黑貓。有如上好天鵝絨般的毛皮,碧綠雙眼。藏身在草叢,倏忽一閃而出,簡直一見傾城,再見傾國,美得像藝術品。我興沖沖地特地買了貓食罐頭,想討好牠,沒想到牠一見我,便似受了極大驚嚇一般,不論我努力幾次,牠都把我當壞人,微有聲響,便掉頭狂奔而去。

我因此而心靈受創,不喜歡貓。

後來,發生一件事,倒是改變了我對貓的觀感。幾年前,家旁邊的超市前突然出現一隻貓,我忘記過去曾遭貓傷害心靈,常在超市買貓食餵牠,牠卻不肯吃。怕牠見了生人會怕,還特地躲得遠遠觀察牠,仍不肯吃。其他人也有買東西餵牠的,牠也不吃,固執得像一座雕像。但牠的主人早遺棄牠了,牠仍痴痴地等待……。後來牠越來越瘦,美麗的虎斑紋漸黯淡,最後有一天,牠不見了。

原來貓不輕易被人馴養,一旦被馴養,便死心蹋地,像痴情的女孩。

我從此開始喜歡貓,用一種憐惜的心情。

e-mail: r97942033@ntu.edu.tw
頁/共 7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