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學遊藝場.第10彈】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徵稿
2010/09/08 13:54:04瀏覽13895|回應274|推薦27

徵求小品文──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內文字數限制:500字以內(含標點符號),標題作者另訂。民國99年9月9日起,上聯副文學遊藝場部落格,在「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辦法下,以「回應」的方式貼文投稿(本活動不接受其他方式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文末請附上e-mail信箱。聯合副刊將與駐站作家梁玉芳評選出10篇優勝作品,選刊於聯副並致贈稿費,稿酬從優。民國99年10月25日24:00截稿,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預計民國99年12月1日前公布入選作品於聯副。

 

聯副文學遊藝場: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4393975
 引用者清單(8)  
2010/10/07 07:18 【anna19871987 的部落格】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老人與貓
2010/10/04 01:13 【在那扇門之後..】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從此,街貓不再是你的名字
2010/10/01 09:32 【全球網路創業,宅男宅女也能在家工作】 謝謝分享
2010/09/22 00:20 【亮亮和亮媽的部落格】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貓仔
2010/09/19 12:44 【聯合文學】 遇見百分之百的街貓~黑貓妹妹
more...

 回應文章 頁/共 28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橘與我.
2010/10/27 19:47

  四月中旬的某天放學我在我家附近的巷子發現了牠,牠是一隻橘色帶著黃色斑紋的小貓,起初牠看到我似乎有些怕生,迅速的躲到車子底下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好像在揣測我是敵是友。我輕輕的用手拍了拍地上,輕聲呼喚牠過來,又從書包裡拿出了餅乾想要誘惑牠,但是牠始終無動於衷,我蹲著和牠對視許久,牠這才卸下心房,緩緩挪動牠那小小的身軀向我而來,輕輕的舔食我手上的餅乾,我摸了摸牠柔順的皮毛,對著牠說:「以後你就叫小橘哦!」雖然牠沒有回答顧自吃著食物,我就當你默認囉!
  自從那天起,我放學時都會帶著食物和貓罐頭來找小橘,小橘也會在巷子內靜靜的等候著,好像約定好了似的。我們像朋友又像主人與寵物,或許你不見得聽的懂我說的話,但是你會有感覺,我一直這麼認為的,所以我都會和小橘傾訴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小橘靜靜的看著我然後到我身邊坐下蹭著我的褲子,我輕撫著牠表示回禮,小橘真的是隻很了解我很貼心的街貓,能夠認識你真是很幸福的事呢!
  就在今年暑假的時候,你無聲無息的離開了,我放學呼喚你,再也聽不到你那貓叫聲,也再也看不到你奔向我的身軀。有人說過取了名字就會衍生感情,這種感覺我體悟到了,雖然現在看不到你找不到你,但你和我的回憶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我惦記著你,也希望你的離開是有更好的人家收養了你,你一定也會記得我吧?

對不起. 上次忘記留下E-mail了. 真的很抱歉.

信箱: milk_5283@yahoo.com.tw



瑜藏見
遇見
2010/10/26 00:01

遇見

 放眼望去林立的店家,幾乎淹沒了整個街道,街道上三三兩兩的人們悠閒的穿梭 


Jem
特務貓
2010/10/25 23:59

特務貓

某個晚上超過十點後與妻回家的路上,剛轉進略為昏暗的巷子,在家對面已打烊的影印店門口,看著一隻「小虎」 ( 妻對於所有虎斑條紋的貓都是這麼叫的,不論他們對這名字是否有回應 ) 在吃完老闆為他準備的食物後,撇下被舔得乾淨的盒子又往旁邊的橘色大垃圾桶進攻。

「嘿,有貓咪。」我輕聲對妻說。妻比我喜歡貓,對於回家路上這條巷子內偶遇的所有輕聲躡足而走的柔軟動物她看了總是比我開心,有時還像個小孩一樣蹲下與之對望。我們總是輕輕緩步走近,避免太大的動作驚嚇到他們,擾了他們原本晚餐的興致或者打盹的美夢。
「小心,這邊還有一隻!」在我們避開正在翻找宵夜的小虎而往路的另外一邊靠時,妻低聲驚呼。「真的嗎?」轉頭發現腳邊是一隻灰色的貓,蹲坐在鄰居的鐵門外,面對著安靜的街道,對於我們的靠近絲毫不受影響,好像老僧入定一般沉思,又或者是發呆?我嚇得縮回了腳,仔細一看,說:「他顏色也太低調了,這麼暗差點就踩到了。而且我們來了他完全沒有動,根本就沒注意到啊。」

妻拿出鑰匙開門,邊問:「他在那邊做甚麼呀?」「不知道,可能幫人家顧家嗎?看起來不像家貓。」「說不定他是個特務。」妻說。

我們走進門內,輕輕靠上門,留下灰色的特務,仍然安靜看著街道。

y.c.wu515@gmail.com

柏斯
給那些街角牆頭的熟悉身影
2010/10/25 23:56

自從咪咪死了,就再也不對其他貓咪多看上兩眼,根據爹的說法咪咪最後是躲進了紙箱,從外面只看見流出紙箱外的黃黃的水。那隻大頭個性倔強名字十分菜市場的橘子色虎斑公貓就這樣從咱的生命中消失,我們家養的第一隻貓。

 

日子還是要過,得知咪咪死訊那天紅著眼抽著鼻子去打工那天的情緒,很快地就被接踵而來的人生事件越推越遠越模糊。直到那夜。

 

踏上歸途已月上三竿,夜風凌冽,低頭疾走盼望熱水澡和溫暖被窩的心思,被突如其然喵喵聲打斷了。在路邊違規停成一氣轎車間的陰影中有對發亮的瞳仁衝著我,一隻虎斑色瘦弱端坐的身軀旁還臥著另一團皮毛,昏黃的路燈下我看見那團皮毛主人,滿頭因光線不足而顯不出鮮紅的血跡。看著那頭部已有些變形的白貓,我顫抖著摸了摸虎斑,告訴牠:「對不起,牠已經不行了。」

 

回到住處,心一橫穿上外套抓起幾個塑膠袋出了門。用貓食引開虎斑的注意,裝起尚有餘溫的白貓,摸進某研究所後的小坡,抓著湯匙挖洞心想應該投書要求超市販賣鏟子。覆完土後,確認周遭相對位置,在心中告訴白貓明天還會再來看牠。

 

隔天在暖暖冬日下的合歡樹陰影中,在那個刻意用落葉蓋起的微隆土丘上,有個小小的貓腳印。


bossinblack@gmail.com 


OO
家人
2010/10/25 23:53

回家的小路上,看見石梯間有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在 舔 一罐橘子汁。

「是一隻貓 咪嗎 ? 誰把果汁喝一半放在這裡 ? 貓在喝果汁 嗎 ? 」

我靠近,貓 咪 下了一跳,然後一點都不怕,繼續 舔 著果汁的吸管。我把吸管拔出來讓 她舔 ,就這樣和 她 玩了一陣子後,我站起來準備回家。很想把 她 帶回家,但是從小檢到的東西通通被家人拒 絕 了,因 為 我有過敏體質家人並不贊成養動物,我想這次應該也是如此 吧 ,於是向貓 咪 到別。沒想到我走到 哪 裡,貓 咪 就跟到 哪 裡,還不斷發出響亮的叫聲,並且用無辜的眼神 盯 著我看,看得我都心軟了。通常野貓不是戒心很重很怕人 嗎 ,這隻 怎麼 這 麼 黏人。我心想好 吧 ,就再試一次好了,於是把 髒 兮兮的貓 咪 抱回家。在苦苦哀求以及下了許多保證之後,這次終於擁有新的家人了。

「因 為你 是橘色的,相遇時又看見 你 對橘子汁很有興趣,那就叫橘子貓 吧 。」「 喵 ~ 」貓 咪 似乎同意了。不我懷疑 她 是不是 真 的貓 咪 ,竟然不愛吃魚。飼料倒是吃很多讓大家以 為她 懷孕了。喜歡別人追著 跑 。弄壞東西時裝無辜,喜歡撒嬌。總是 躲 到鄰居車子下面。 她 讓我們家更加充滿生命力,從沒想到這隻 傻傻 的街貓,不是成了家貓,而成了家人。

moon540308@hotmail.com


等待公主的王子
其實牠也需要愛
2010/10/25 23:47

忘了在文末附上信箱

抱歉!!

h16311@yahoo.com.tw


Aura
如果你......
2010/10/25 23:46
如果你,獨步在彎曲狹窄的小巷,探頭只為那撲鼻的花香;如果你,躍身一翻轉靈巧,伸手是為捕捉那輕快的飛翔;如果你,打滾呼嚕慵懶,毫無戒備地迎向陽光。如果因自由而讓你盡情體驗世界的溫暖,你還會不會在某個時刻,想起那段時光?

而我總是期待著,在放學下課後的路上期待著,你是否等在那迎接我回來。若是,我將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與微笑,即便你總是對我過度激動與澎湃感到無奈。若不在,我將沿著那幾條你最常經過的小徑,尋覓著叫喊著,奔跑著呼喚著,追尋你的蹤跡,等待你每一次肯定的回應與身影。

可你,有時候像街頭的霸主,有時候是負傷的猛將,時而又成苦苦求愛的癡漢。日日夜夜重複著卻不規律的,我害怕你有一天將離開而消失不在;想緊緊套牢不放開,卻仍抵不過你嚮往奔馳的野心,因我懂你的渴望,世界於你是如此多彩而繽紛。

最終你選擇繼續流浪,而我選擇持續盼望。總以為是你,從街角黑暗傳來的細弱微音;總以為是你,走在巷道突然一閃而過的黑影;總以為是你,在獨自一人的夜裡,身旁溫暖的呼吸。是不是束縛了你,也束縛了我自己?

如果哪一天,不經意地轉個彎而遇上你,喵仔,你還願不願我如此喚你?

E-mail:sheep8025@hotmail.com

Nancy17
寂寞小行星的偶然相遇
2010/10/25 23:44
你用聲音撕裂隱身其中的樹叢,一鳴驚人。臉就從下午6:00的住宅風景探出來,捎給我一個怎麼現在才來的眼神;逕自漫步過來,肚子理直氣壯的貼上我剛洗過的七分褲腳,像是以尾巴當天線的遙控飛機對我的小腿展開偵查。

「這太不尋常了」我想。

伸出手,想確認這個奇遇的真實性;卻得到三條細細的血痕。是我過分天真的手掌妄想抹煞你自衛的本能還是房東家那罐神秘的洗衣粉含有貓薄荷新配方??

「…是我不好」。

在這一條夕陽灑落的街,你想擺脫孤單,卻找上了最孤獨的旅人。我在街邊坐下,嘗試與你同一高度的視角;不禁覺得這或許才是真實世界,而你就是倏忽來去的精靈,蠻不在乎的回應我不經意的闖入,繼續懶懶地蹭出一身的雜草。夕陽一下子消失,該是我結束叨擾的時候了,你卻比我先一步起身,「要跟我一起回去嗎……?」看你貌似堅定的腳步,我也在心中對你許下承諾。此時,一隻鳥斜刺出來;帶著最燦爛盛開的夕陽,打破空氣中所有的幻想,向你發出召喚;你追隨牠,追隨著你的天性,躍上牆頭。灑脫,一如你的出現;留下我,在依舊炫目的陽光,伴隨同樣炫目的我的惆悵。

如果,我們在不同的時空相遇,你還願意陪我…趕走孤單嗎?
(紀念2008年夏 布魯塞爾,與你的相遇)

moon12717@yahoo.com.tw

麥克華斯基
戰地街貓
2010/10/25 23:44
第十三天了,這場示威遊行堂皇的邁入一個不祥的數字。
我醒來的時後正躺在一座高架橋下,頭痛欲裂,烈陽刺的我瞳孔
恨不得如貓眼般,更令我不悅的是這條被人龍引爆的街道,比我宿醉
之苦還要有威力,不用鬧鐘之喧、妻子之囂,更不用老闆的絕命鈴聲
就能起床,可惜這三絕現今我是無福消受,全拜這偉大的國家機器所賜。
翻開有點發臭的外套口袋,昨天在垃圾桶撿到的鱈魚漢堡還完好
健在,我該感謝全能造物主的不吝賞賜?還是該向暴殄天物的M型社會
大恩不言謝呢?
就在我沉醉於日夢思辯與早操拉筋中時,一道黑影快速的掠過我的
腳邊,將我的阿拉斯加鱈魚一口叼走,衝進遊行的人群當中,這簡直就
是小獅辛巴,冒死衝進野牛陣裡救老獅。一個箭步我跟著衝上前去,擠
進了那些要命的熱浪暴民之中,跌跌撞撞的抵達對街巷口,小獅子正好
跑到巷尾,於是我大叫了一聲,辛巴拱著背回頭看了我一眼,隨即跳進
一旁社區的破舊建築中。
站在斷垣殘壁前,伊拉克戰爭的新聞畫面在海馬迴內飛馳,美軍開
著悍馬車穿梭巴格達市區進行城市巷戰。我隨手拿起一根木棍,開始執
行沙漠之鷹計畫,小心翼翼的進行地毯式搜索,最後在一個房間的牆角
下,我找到了值得餓肚子的理由:原來辛巴,牠還有好多的小辛巴。

e-mail: oopp00ppphil@yahoo.com.tw


夜貓
2010/10/25 23:43
夜已深了,我的末班車也離我而去。走出車站,只有幾盞昏黃路燈,磷火般地飄浮著。小城市都睡了,只有我一個人被遺忘在陌生中。

公事包變得太沉重,我必須為自己找到停歇的地方。疲憊席捲我,在一天的繁忙之後。

人們總說同性相吸,也許這正是我和牠相逢的原因。

長椅旁,不知被誰拋棄了一堆垃圾;而牠灰撲撲、毛茸茸的身子起初只像小丘上落下的一袋,幾乎不引起注意。

但牠閃耀的眼露了餡,一種大隱於市的絕俗風采。

我在椅上一攤,牠微微抬頭,不太搭理。

我想起家裡的波斯貓橘子,從早到晚理著毛,舔著爪,唯恐沾染半點灰塵的模樣,不禁猜測,若是二貓相遇會如何呢?

細看之下,我倒莞爾──果然還是貓。此貓的毛皮滑順,看來是小心打理的,真可謂出淤泥而不染啊!

一人一貓相顧無言,倒也還不至有淚千行,只有種淡淡哀傷,世界之大,人口之多,此時此刻,能陪伴我的卻只有牠。

手機鈴聲攪擾了當下的靜謐,是妻子送來的關心。

牠像是知道什麼那般,一轉身,無聲無息往更深的夜裡去了。

tracythesniper@yahoo.com.tw
頁/共 28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