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學遊藝場‧第23彈」‧時光旅行
2015/03/27 11:33:45瀏覽5225|回應160|推薦8

若有一台時光機,能讓你回到過去或未來的某一天,你最想去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刻?為了回味什麼?想改變、完成什麼?抑或為了想探索什麼?好奇什麼?邀您以300字(含標點符號)以內的篇幅書寫「時光旅行」,請在徵稿辦法之下,以「回應」(留言)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標題自訂),文末務必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徵稿期間:即日起至2015年4月27日24:00止,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預計6月上旬公布優勝名單,優勝作品將刊於聯副,並致贈稿酬。

駐站作家:何致和黃崇凱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聯副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聯副部落格有權刪除回應文章。作品一旦貼出,不得要求主辦單位撤除貼文。投稿者請留意信箱,主辦單位將電郵發出優勝通知,如通知不到作者,仍將公布金榜。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時光旅行/鐵軌上的小孩  何致和


長輩都說我小時候有兩個毛病:愛看火車和愛走丟。他們常提當年的一場失蹤記。有天我不見了,眾人四處尋找,最後才在離家很遠的地方,看見穿開襠褲的我坐在鐵軌上,拍掌笑著。他們說,那時有人衝上前把我抱起,不到半分鐘,一列火車就轟隆駛過剛剛我坐的位置。

這事我當然沒留下任何印象。考察過事發地點,一直想不通,不到三歲的我,怎麼可能沿鐵軌走一公里,到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等著看火車迎面向自己駛來。

如果搭上時光機,我想回到失蹤那天,在家門前等當年的我溜出來。不是為了驗證故事真偽,我相信家人的共同記憶。我想偷偷跟在自己後面走上鐵道,想知道他如何進行這場賭上性命的冒險。也想知道,這冒險的勇氣又如何隨時光一點一滴流失。

【2015-03-27  聯合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21799688

 回應文章 頁/共 1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timwestf1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隨師救人
2015/05/20 15:51
午后禪定吾即趕會恩師濟公。
時鹽商劉南因觸法判刑及獨女偕人私奔而欲投西湖,幸獲濟師率吾相救。劉南的眼淚與湖水雜溶一身濕漉聽著濟師開示因果:
「汝前世為偷糧竊穀之鼠,習性迄今便短斤少兩;幸汝常躲於廟宇佛桌下食用,聽聞不少佛法而累今世福報。」
「汝今世已得賢妻卻覬覦人婦,威脅利誘以逞淫欲。故汝女年方二八便思閨樂,人淫而後私奔。」
劉南求解,濟師曰:「除依律受罰,當散盡不義之財,濟貧恤孤造橋印經,革習棄欲皈依我佛。運命自轉,汝女自還。」
劉南信受並諾奉行,吾送其返家協助施財事宜,官府因之輕判罰鍰。隔年劉南獨女攜子婿同歸,劉未責詈而倍加疼恤,凶厄化祥慶。敝人完成任務旋歸今時,只消半盞茶功夫。

凌果
2015/04/28 16:53
任性

我想回到那個身著綠制服的夏天。播放一輪青春時期,竟找不到一處揮霍痕跡。儘管心裡分明是千奇百怪:一會想著搭帳篷夜宿操場看星星的可能,一會想效法南女脫褲運動抗議校規,也曾想過搭不認識的公車觀察陌生風光,或趕在東京事變解散的最後一場演唱會獨自到日本流浪……但我連蹺課都沒有過。沒有借錢買下二手唱片行裡只剩一張的Pulp、沒有完整投入熱音社(以致無人知曉我曾握過學姐練到不堪使用的鼓棒)。多想回去推撞當時的自己,那待在界線內的乖巧女孩,因為我所記得的唯一任性,只剩下把皮鞋踩成一片拖鞋狀,像在宣告慵懶的無聊事蹟。對,我得回去偷走被媽媽擦亮的皮鞋,至於當時的我能不能看見期中「任性」的隱喻,就交給命運也可以。

email:b01101014@ntu.edu.tw(b01101014@ntu.edu.tw)

小挑
2015/04/28 12:56
《夢想咖啡店》


走進咖啡店,第一眼便找到了吧臺後忙碌的嬌小身影,移動在閃耀的玻璃杯之間顯得無比夢幻,搭上咖啡機野蠻的運轉聲形成一種浪漫的衝突。

「嗨小希,我來囉。」「吼,姐,慢欸~快來幫忙啦!」「抱歉嘛,我這就來。」


可愛的小希是我打工咖啡店的同事,當年她大二、我大三,由於手腳俐落,人又長得甜美,深受老闆器重,也是店裡的小公主。


像是姐妹一般,我經常聽她絮絮叨叨規畫著自己的夢想咖啡店,清純得簡直好笑,但也承諾她,到時一定常常到她店裡幫忙。


後來,我出國交換後沒多久,一天晚上,與戀人爭吵後的小希,氣急敗壞地衝進捷運站,在列車進站之際,縱身一躍。


如果可以,搭乘時光機,我不想回到過去,我只希望能夠到達,還有小希的那個未來。


durchtanzen1973@gmail.com
(durchtanzen1973@gmail.com)

小挑
2015/04/28 12:28
《夢想咖啡店》(durchtanzen1973@gmail.com)

AMBER
2015/04/28 00:02

失眠

那是一個提倡「棒下出好學生」的年代。   

我的父母相信「竹筍炒肉絲」,能教出聽話、成績優秀的好學生。每當月考,我總是緊張萬分,深怕達不到父母規定的分數,差一分打一下。因此,對於每一分,我總是小氣又計較。  

 那次,我依然如往常一樣,細心檢查考卷分數。但,我發現有一道寫錯的題目,老師忘記扣分,因此我的總分多了三分。這三分,讓我得以守住前三名的寶座,足以減輕父母對我的處罰。於是,我悄悄收起考卷,順理成章的接受這個美麗的錯誤。   

後來,我總是害怕這個秘密會被發現,每天晚上夢到全班同學指著我,用鄙視的眼光,冷冷地說一句:「騙子!」如果可以回到那一天,我會告訴當年的自己,用誠實換取心安理得的睡眠,讓良心不再飽受煎熬。

(linda800808@gmail.com)

StarAtlas
2015/04/28 00:01

記憶之聲

 猶記那年地下室昏暗的沉穩燈光,放學後的我如常尋找喜歡的書頁。年幼的自己沒經濟能力,買張專輯約莫得存一學期零用錢。每天下課便急迫地搭公車回市區,而我總對於架上的新舊音樂望梅止渴後,才鑽入文字建構的城堡,邊想像剛剛眼見、觸摸的唱片內容會是何種模樣。

 

 缺乏線上音樂平台的年代,網路緩慢得需要等待,但心總能因腰封文案所描述的字句、包裝設計的色調,擴展得如宇宙般無際無涯。期盼在電視能看見主打MV,卻常落空;非主流的地下音樂和青澀身心暫時交錯而過。

 

 但願能有台時光機,帶我回溯到彼時炎熱午後,讓耳機裡的新浪潮能提早洗禮過青春之夏、讓方向感能握緊在自己手中,就算迷失也無畏無懼:正如同而後的這個樂團命定地引領我的那樣。

atlasetoiles@gmail.com

(atlasetoiles@gmail.com)

陳郁
2015/04/28 00:00
當時的自己

妳知道嗎?其實妳做的很棒。
妳曾在那個失去自己靈魂的夜裡徘徊,妳以為能夠換來誰的主動關懷,但是事實證明妳錯了。還記得在那個炎熱的午後,呆坐在咖啡店的妳,思考著下一步該往那裡邁進。這是妳第一次為自己的人生選擇,妳很猶豫也沒有勇氣。
或許早已忘記,那天我回到過去找妳。我告訴妳:『世界是一座巨大的遊樂場,每個設施沒有親自參與過,聽再多別人的感想都沒有用,所以放膽去試。』
現在的妳還滿意這個結果嗎?我想從妳嘴角上的弧線,我得到了答案。
恭喜妳的成長。(b21950805@gmail.com)

衛巳談
2015/04/27 23:58

〈百科全書〉

世界中央圖書館收藏人類上億年的知識成果,站在這裡,我就像無知的一粒沙,什麼都不知道。地殼變動,五大洲終於再度匯集,種族與族群的界線模糊,最終,只剩下五六種語言,中文是其中一種。我拿起最新一版百科全書的索引,序文說:「科技有其極限,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傳統知識與習慣有時候反而千古不朽,因此我們堅持以紙本製作。」

人類離開地球後第十天,我來到這裡。為了瞭解末日來臨前夕,我們的子孫怎麼看待知識的傳承。看完百科全書的序文,我心滿意足地將它放回書櫃。當我走到大門準備離去,看到一隻狗兒興奮地跑過來,牠可能疑惑為什麼人們都不見了,我摸摸牠,拿警衛桌上擺著快過期的牛肉罐頭給牠吃,這樣應該不會影響歷史吧,我想。

enzolavoine@hotmail.com

(enzolavoine@hotmail.com)

harriss
2015/04/27 23:56
塵埃,在打掃過後的客廳,在午後的驕陽照亮
翩翩舞下,舞落那時光機上, 落到有著那深褐
色的頂部上 。這已是毫無疑問,千載以來的夢
想得以成真的,活生生的裝置,在人心之間至
今仍蕩蕩未平 。我掃了掃塵埃,讓她留在原處
,讓她繼續沉默 。到了這裏以後我從沒讓她哼
一聲 。

苦惱著,也許是一點兒害怕,我不敢起動她
,不願多看一眼,那定是一道沒有止境路途,
時光機勾起昨天無窮的思念, 回到往昔的引
誘, 想要修補錯誤的感情,不會再重蹈覆轍傷
害愛我的人, 改變從前一個小小舉措,歇止發
生不幸的所有開端,那怕只是一對杯子擺設的
方向 。

遲疑著,遲疑著, 她魅惑著我,無法去搗毀她,
就如身邊的他們擁抱了她,急不及要抓住昔日
的歡愉,重造往時的甜美,過去的只有過去,
今天不再重要,再沒有明天,明天只有過去,
過去的懷緬 。
(oneofisland@yahoo.com.hk)

Iweichu
2015/04/27 23:48

〈蛙人少校〉

照片裡是一張英俊得志的臉龐,肩上背負著幾顆梅花的建國大業,每每講到殺共匪便是這少年最大的快事。

駐守在砲火隆隆的金門,總要趁著黑夜才能奮力游到對岸割下匪徒的耳朵;而白天,又有無數多的砲殼劃過他的頭頂。海水多麼刺骨,戰況那樣摧折,但膛裡凸凸跳動著的,可是一顆立志光復的丹心!

「那時候啊⋯⋯」只有在飯桌上──筷子寂靜的此起彼落間──爺爺才能盡情講他日復一日的當年。好像這樣,就可以忘記如今腐爛的二代黨政、日益取消的榮民福利、左腹的彈疤、和令人難堪的肥大的攝護腺。「吃飽別忘吃你那糖尿病的藥。」奶奶在旁溫言提醒道。

飯畢的爺爺蹭到客廳,伴著遙遠的晚間新聞,沒多久又在均勻的鼾聲中,繼續往他年輕的時光裡旅行了。

(iwei910868@yahoo.com.tw)
頁/共 1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