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學遊藝場‧第31彈】懷人詩駐站觀察
2020/06/24 18:57:11瀏覽288|回應0|推薦8
聯副文學遊藝場「懷人詩」徵文,共收作品353首,經駐站作家李進文、崔舜華選出10首佳作。李進文指出,「既然懷人,就要靈犀互傳、真摰交心,若斧鑿太深或無感染性,也就不構成懷人詩的基本條件」,入選的這一批作品皆能達成最重要的「共感」,與讀者的情感共鳴、共振。入選作品安排於今日及6月4日在聯副刊出。(編者)


古典詩寫「懷人」寫得太多太好

懷人是普世的情感,古昔到今、甚至未來,都是永久留傳的文學命題。


懷人或曰「詠懷」,透過詩詞,懷友、懷親、懷時光、懷人物典範,也懷小小的自我過往的人生。在時空之間拉開一段距離,遂形成了念想與感懷。


在古代,有一種詠懷詩,寫的是悼亡,蘇軾千古第一的悼亡詩〈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這是他懷念妻子王弗的經典之作。


昔時對逝者的追憶,「哀莫大於死別,悲莫甚於生吊」,留有大量精致而淒美的悼亡詩詞,據說西晉文學家潘安是最早以「悼亡」為名寫詩的,他悼懷的也是妻子,後來悼亡詩就擴及到方方面面的人事物了。


懷人,成為詩人創作的重要素材,李賀寫蘇小小的墓,多動人:「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杜甫懷友,「唯見林花落,鶯啼送客聞。」當他懷鄉,「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陶淵明〈悲從弟仲德〉詩:「借問為誰悲?懷人在九冥。」《詩經‧卷耳》:「嗟我懷人,寘彼周行。」古典詩寫「懷人」寫得太多太好,這也造成現代詩(新詩)想要在「懷人」這個題材上超越前人就有難度了。


楊牧〈延陵季子掛劍〉開創「戲劇獨白體」

但並非不能,透過寫法不同、歷史背景不同,以及自由形式的創意,當代對懷人題材有更多象徵和敘事的手法,例如楊牧〈延陵季子掛劍〉,他開創一種「戲劇獨白體」長詩,這不是古典詩擅長的,季札因北使,錯過贈劍於徐君的時機,遂將劍掛於徐君墓旁的樹上,既是懷人也是遺憾,「這寶劍的青光或將輝煌你我於/寂寞的秋夜/你死於懷人,我病為漁樵」,現代詩一樣有永留傳的經典。


現代詩「懷人」的對象不一定是人,也可以是某種「信仰」,例如敻虹:「而燈暈不移,我走向你/我已經走向你了/眾弦俱寂/我是唯一的高音」,詩中懷念的「你」指的是「信仰」。


白萩的〈昨夜〉,以跌宕往復的旋律敘說著:「昨夜來去的一個人,昨夜/述說著秋風的淒苦的/那一個人,昨夜/以水波中/的月光向我/微笑的/那人……」他心中的「那一個人」是誰,不知道也不重要,但你被他的詠嘆節奏所吸引,這是現代詩在懷人題材上的創造。


懷念胡波、李文亮、郭漢辰

這次「文學遊藝場」以懷人詩為主題的徵文,共入選十篇,包括:蔡羽的〈船〉、葉宇軒的〈再寫一首詩給你〉、草生的〈李文亮〉、無花的〈胡波──大象不見了〉、曾元耀的〈致樹影〉、潘仁琪的〈掛失〉、林瑞麟的〈知名不具的妳〉、alsder2009的〈時空旅人〉,以及兩首同名的〈懷人〉作者分別為步群和容方。


十篇作品中,具體點出懷人的對象,有武漢肺炎疫情的吹哨者李文亮、自殺身亡的作家、導演胡波,以及台灣本地作家郭漢辰,其他詩作亦圍繞著抒情傳統,內容算是多元,但形式創意比較局限。可能「懷人」這樣的主題,如我前述,除非詩的技藝有更多的鍛練,否則這類普世性題材很難超越前人,但入選作品至少達成「共感」,這點很重要,既然懷人,就要靈犀互傳、真摰交心,若斧鑿太深或無感染性,也就不構成懷人詩的基本條件。


〈胡波──大象不見了〉,以胡波電影《大象席地而坐》為本,胡波曾被要求將四小時片長剪成二小時商業片,因為他的不妥協,據說導致後續被剝奪了導演、剪輯、版權的權利,在胡波自殺前,世界從未替他開過一扇門,就關了,也許從來就沒有門存在,詩中有「點到」幾個有關胡波電影的波折,詩句跟電影一樣流露出壓抑的、沒有出路的未來。如果能更深入去探討影片的意涵或胡波的死,以及他所面對的社會和體制,將會更有層次深度。


〈李文亮〉一詩,「新的死人,還在路上/我們唯一的月亮/文文火著」,火著也是「生氣著」的意思,三十四歲的中國醫生李文亮是最先揭露武漢肺炎疫情的人,沒想到他訊息發出後,公安局以「造謠」之名要求他簽下訓誡書。隨即更因抗疫染病而亡。詩中批判了該事件,並且提供反思,希望未來不要再「默默又死了一個陌生人」,詩有悲憫之情。


〈致樹影〉是寫中年猝逝的作家郭漢辰,他常以家鄉屏東為題材,生前為舉辦文學講堂,讓文字書寫可以扎根土地,租下屏東勝利眷村張曉風舊居「永勝5號」,作為微型文學館、獨立書屋之用。作者以詩,刻畫其人其事,呈現郭漢辰的個性和付出,「在現世與來世之間往返傳令/抱歉,北大武山,郭漢辰把您的海拔帶走了」,以北大武山作為詩人或文學的象徵,結尾合度有力。


既是懷人也是深切的祝福

〈船〉寫的是在清明時節懷人,詩中的那個「妳」想必一生都住在臨海的漁村,所以詩中有海浪、沙灘等意象,「船」在這裡是主意象,既指一生擺盪顛簸,也指渡過苦厄。


〈再寫一首詩給你〉是一首清淺溫柔的詩,述說(懷念)的對象是善良、勇敢的(也許因為年輕還不知道害怕),詩人一直掛心要「再寫一首詩給你」,詩是彼此的密語,詩代表著互相之間想要的詩生活,或者未來美好的幸福,願你像詩一樣,既是懷人也是深切的祝福。


步群的〈懷人〉,有一副題取用《詩經‧卷耳》,〈卷耳〉是一篇因懷人而抒寫的詩,以思念征夫的婦人口吻來寫,也以征夫返家時旅途勞苦的口吻來寫。步群則將古典轉化為現代詩,賦予新詮釋,寫出愛的艱辛,深具感染力,古今呼應。


同樣以〈懷人〉為題的作者容方,在春日的驟雨中,獨處室內,懷想起以前的你和我多麼親密,「你從前的影子正/和我的影子重疊/疊著更深的墨色」,思念太深濃,竟然一瞬間覺得「你看過來」,其實你並不在,結尾卻是你那麼真實地看過來,非常有蒙太奇的畫面。


〈掛失〉,在報端一角「掛失」,掛失在這裡似乎意指「訃聞」。作者說「冷處理我們的在世關係/用掛失的方式閱讀」,「需要時才發現/你已經在失物招領處等了/另一個下輩子」,最後決定用「記憶」保存你,末了說「等了好久的你」,那麼你也在另一個世界等我嗎?讓人想起忘川上的奈何橋,既不能忘,就好好記著,詩寫得情真意摰。


〈知名不具的妳〉這首詩,有一種舊情懷,像很久以前的「筆友」似的,彼此不那麼熟,帶點情意迷濛,也許只是偶爾在旅途中相識,日後卻透過魚雁,把彼此寫在心底。詩中布置舊時光的種種畫面,走在鄉村的小路,不經意想起妳的娟秀筆跡、妳信中提到的海,也猜想行囊中有星砂、貝殼、海螺,這種舊情懷往往讓人陷入久久回味。好比詩人木心敘說著〈從前慢〉。


〈時空旅人〉作為懷人的題材是滿特別的,假想自己是一個時空旅人,從二十一世紀去懷想二十世紀,結尾很美,說到在時空裡有個途徑是美麗的金邊,而這個金邊恰如「你投宿的//窗外」,投宿一般當然在「窗內」的居所,但對時空旅人來說,就是走向外界,充滿想像空間。


大抵綜觀了這次參賽的作品,難免遺珠,我必須承認,寫詩是主觀的偏見,而讀詩也只不過是客觀一點的偏見,既是文學「遊藝」,就先放開胸襟認真玩,玩得盡興有味,好詩自會萌芽。


文學遊藝場.第31彈  懷人詩優勝作品(上)

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聯合副刊╱主辦



駐站作家:李進文、崔舜華


【優勝作品】



時空旅人 ◎alsder2009

    

你說

年紀輕輕,稚嫩的

二十世紀

譬如一位確認懷孕的,少女的

第二十秒

  

你說

每次路過二十世紀

都發現人類像初生的嬰孩,在地球

吮指香甜的夢

  

還說

除非旅人刻意拍打

夢,才會醒

  

更說

有個途徑

能在時間的邊境,鑲嵌

美麗的金邊

  

而金邊旖旎的風光,恰如

你投宿的

  

窗外。 





知名不具的妳 ◎林瑞麟

      

我記得這條路

輕輕的,娟秀,像你的字跡

鄉村搖滾的流動

是小葉欖仁喜歡的節奏

灑點光影就一派印象

  

風很大的時候

適合無所事事

像秋分後田裡的草稃

像媽祖廟旁的老大人

用指尖推移江山

  

鐵牛車駛過

爬出一格格倒退的縮時攝影

那些不及裝幀的風景

闌珊,解散

  

途經妳信裡的海

不知道要支付多少車資

才可以找回不小心

被錯拿的行李

裡面有星砂、貝殼、海螺

和我手寫的潮音  

  


掛失 ◎潘仁琪

    

  

報欄截角一個方塊訊息

華康黑體小四號鉛字印刷

散落在叢叢髮海中尋你

我熟悉的你的髮型

冷處理我們的在世關係

用掛失的方式閱讀

  

或許是一次行旅中偶然

明明隨身攜帶著的

什麼時候遺失

需要時才發現

你已經在失物招領處等了

另一個下輩子

  

於是學聰明了

要在慵懶的季節午後

凝蟄一塊琥珀的記憶

藏在衣襟裡冰存

你栩栩如生的活體

  

至少不必擔心又遺失了

要花錢刊載你掛失後遺址

去認領等了好久的你

  


致樹影 ◎曾元耀

  

影子一旦彎曲

不是宿疾,就是老

儘管你沉默寡語

我仍可聽聞與生命拉扯的陣陣倔強

  

你把鬥志藏於皮下

努力繃出一副有Guts的曲線

任誰在文學的山路上與你相遇

都將會是一種陡峭的錯身

  

在昨日的廢墟裡,你努力

擠壓出明日的養分

阿猴城藏了你的憂鬱

永勝五號藏了你的苦心

你的皺紋一條一條

則藏進了整個屏東的浪漫

  

我要去屏東山城,認領

那些燦燦的陽光

去南方半島的樟樹下,豎立樹影

樹立生生滅滅且不停息的禪語

在現世與來世之間往返傳令

  

抱歉,北大武山,郭漢辰把您的海拔帶走了

  


懷人 ◎步群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彼周行。」 ——《詩經.周南.卷耳》

  

我已經習慣以一種平均而穩定

的步伐,日復一日的我習慣踩著

昨日深陷的腳印

向我植被茂盛的心

摘採那些譬如早春或晚秋

之類,我幾乎無法收拾

  

隨著海拔節節攀升

雲層低低壓了下來

山氣微寒,宇宙陷入巨大的靜寂

這一次夢境在我意志兩端開展

一段我們勢必共同趨向

無關乎個性或天氣

唯獨內心各自一仍

不斷宣示的愛

  


胡波——大象不見了 ◎無花

  

這裡不會再有象群

我只是不想你

一人坐在沒有入口的動物園

等門開

  

你走後

他們依舊剪掉你的影子

讓盆栽新長出來的枝椏還是你

不喜歡的樣子

  

告訴你

電影中每個渺小的遷徙動物已能好好活著

你住過的城市,移植而來的

森林,也有了新人種

和呼吸

  

他們蓄意剪掉在你的城大象死命逃奔的情節

避免奄奄一息的觀眾,鏡頭轉移至

從未開過的門

又再關上  

  


李文亮 ◎草生

  

你睡著的時候

世界的喪鐘

響過一次

  

那片土地最特異之處

聽到哨聲的人

心中只是

默默又死了一個陌生人

  

帳篷撐開白色的天空

篷內更多冤魂

呼喊不出你,或病毒的名字

  

想從你身上找出

零號

吹哨的造謠者

    

疫情結束後,你的名字

注定是一個新的敏感詞

  

新的死人,還在路上

我們唯一的月亮

文文火著

   


懷人 ◎容方

     

時至今日

往事浮浮

夾雜這散漫的夜色

忍不住

又點起一根菸

  

窗外是春天

突如的驟雨

窗內

是你從前的影子正

和我的影子重疊

疊著更深的墨色

在三月底部惶惶的歌

  

我相信

你的眼神清楚

如泥濘中初醒的樹芽

我期期艾艾的等

這一瞬間

你看過來 

  


再寫一首詩給你 ◎葉宇軒

  

  

如果再寫一首詩

給你,要怎麼寫好呢

像每日升起的太陽

你的善良太多

太多,以致我無法

一一記住

  

記住你話說時的樣子

就夠了,像霧靄

從時間的山邊冷冷靠來

有時我們因謹慎回答

而變得溫軟

那麼善良的一句

讓彼此受傷瑟縮的靈魂

有了一座海在我們之間流動

  

想起你總學不會怕

──四月的雷雨,五月

你說找到秋天就會好起來

讓人後悔的夏天可以嗎

如果我忘了

忘了再寫一首詩給你   

  


船 ◎蔡羽

      

每年的清明都起霧

我踩在波浪間

遙見妳的船忽隱忽現

  

船上載著妳的村

聽說是落葉紛紛的地方

是茶餘飯後,妳剔牙時

一根短短的牙籤

故事說起來卻太長

我用力張望

只見黑洞未見村

  

在海的這邊落腳後

雨林裡的枝葉

勾勾搭搭妳後半生的面目

妳的表情裡有滾動的浪

前半生的哭喊依稀可聞

在那邊的沙灘上

小腳印倉皇失措

  

赤道的青苔沿著膝蓋爬上來

一切變舊了。敬妳一杯吧

船前,日頭釘住所有黑影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anfuplay&aid=139678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