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常態升學才能讓台灣教育正常發展
2007/06/06 23:04:50瀏覽234|回應0|推薦4

壹、前言

    國家辦教育,尤其基礎義務教育,追求全民機會均等是天責,今天的教育專家、學者對國人教育的教育機會均等都付已無上的關心與追求,但筆者多看到教育專家、學者對教育機會均等的批評,但未提出落實教育機會均等的好方法,所以筆者不避淺陋,提出讓國中學生的教育機會均等的方法---將目前實行的學測高分錄取法轉變成學測班級等第錄取法,筆者名之為「班級常態升學法」,筆者認為這是解決台灣國中教育亂象的唯一、且推行容易的方法。

 

貳、「聯考」「兩次學測」的由來與錯誤

    在台灣教育發展的過程中,為了追求學生升學機會的平等,在民國50年代,創立了公平、公正的「聯考」制度,學生不須報考多所學校而費錢、費力,又不會高分低取或低分高就的升學情況發生,讓一地區所有小學畢業生參加統一的升學考試,依考分的高低排序,做為升入該地區十多所初級中學的排序依據。在中國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重視子女讀書、求學的民性下,為了讓自己的孩子在升學考試中取得優勢,小學漸漸開始了補習、由本來老師的熱心、家長的關心,演變到老師的私心,收補習費,補到很晚,由晚上六點逐漸延長到七點、八點,甚而九、十點,由本來到六年級才開始補習,演變到五年級,甚至於四年級十歲的小孩就為升學要補習,致使孩子身體越來越弱、視力越來越差,為了扼止補習歪風,當時報紙上天天都報導教育局、部派人抓補習老師、補習的學校,抓不勝抓,台灣當局才排出萬難,實施九年義務教育。事實上,九年義務教育並不是減收學、雜費的問題,而是將初中一元化,打破各地初中升學率不同的問題,讓國小畢業生就近直升初中,小學畢業生不再有升學考試,小學的惡補問題自然消失,自此台灣的國民小學教學恢復正常,沒有全班惡補的問題,搶救了國小學生學習的正常及身體的健康,但在推行九年義務教育的同時,當局沒有思考到小學為什麼要「惡補」,沒幾年就讓「惡補」在國中(初中) 死灰復燃,不但死灰復燃,且愈演愈巨,不但全班收費補習,早上、晚上加上補習課,而且為了增加學校的升學聲望,將學習能力不同的學生分班,有了所謂的「升學班」、「放牛班」(參考為陳水扁所寫的台灣之子一書),各國中漸漸出現升學優劣的不同,造成了學校的有了城、鄉差距,學生開始越區到升學率高的學校就讀,惡性循環,升學率高的學校、教師水漲船高,學生入學、分班越來越不平等,學校、班級的升學率差距越來越大,使得台灣國中教育越來越惡質,致使引發一些社會菁英在十多年前推動教育改革,由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主導。

針對早年的聯考缺失,十年的教改結果是締造了兩次的「國中學測」成績做為升學依據,代替教改前的「聯考」綜。但如眾所周知,這樣的「教改」,不但沒有讓台灣的國中教育有任何起色,反而越來越糟,年年學生、家長、國中(初中)老師怨聲不絕,原因是;台灣的教改人士只看到「台灣升學聯考」的「錯誤」,沒有抓到造成「台灣升學聯考」錯誤的「原因」,其實「聯考」的考試、錄取方法,表面看,真的是很公正、公平,但是考前有隱藏的不公平,因為對未成年、可塑性很強的國小、國中的學生而言,老師、學校對學生的學習成就有絕對的影響,所以學生的「聯考」成績與老師、學校有關,把不同的老師、學校教育出的學生放在一起比,其實對孩子是不公平的,就因為這點不公平,才造成台灣現今國中教育的亂象。

 

參、「聯考制度」及現今的「二次學測」的缺失

「聯考制度」及現今的「二次學測」的升學考試對教育造成的缺失至少有下列十項:

一、一試定終身,考試失常沒有補救。教改將學測改為考兩次,依然也是兩次定終身。

二、為了各校升學的公平性,教科書要一樣,無法開放民間版本後,使教科書多元化。今天教科書開放了,因升學方法換湯沒換藥,又有人主張統一教科書。

三、為了各校升學的公平性,考試題目不得超過課本內容,限制了學生的學習。

四、老師教學目標鎖定在聯考科目,且對每一學生只有聯考科目之考高分的要求,不論學生資質高、低都要求達到一樣的目標,造成不管學生資質如何,考試只要少一分,就要打一板的惡現象。

五、學校為提高升學率,為提高教學效果而能力分班,造成升學班、牛頭班的惡質分班現象。

六、家長為小孩升學而選讀升學率較高的學校,造成明星國中,造成城、鄉國中之差距。此種差距最後使城鄉之間的學校的學生流失最多,學生程度最差。

七、學校老師為求自己班級升學好,造成學校老師教學成就之競爭,教升學班與非升學班之差別,影響同仁之和諧。使大多數老師的教學沒有成就,教學生涯沒有希望,無法享受百年樹人的期待。(這是老師退休潮的原因之一。)

八、能力分班使資質高的學生在同一班,成績競爭大,造成對考試成績的焦慮,戁以建立良好的同學友誼。長大成人之後,無法溶入多元化的社會人情。

九、能力分班使資質差的學生在同一班,內心不平,將為社會帶來隱憂。對高智力、高成就的社會領導階層沒有認同、分享,只有不平。

十、學生考得的高分除學生資質之外,尚有老師的教學功力及學校的升學策略,老師的教學功力及學校的升學策略絕對影響學生的考試分數,因此只見小利的學校、老師將教學鎖定在升學考試的題目上,造成其學生升學的優勢,顧不到生活教育。逐漸的演變,使得所謂的好老師就是使學生考上第一志願學校最多的老師,老師每年都生活在學生升學率的魔掌陰影之下,緊張渡口,不再有得天下英才教育之的「人師」之快樂。

 

肆、「常態升學」才能導正國中教育的缺失

要解除此一亂象,方法很簡單,就是將學生的升學責任由學生自己擔負,讓「學校」、「老師」的辦學與教學與學生的升學無關,讓不同學校、不同老師的學生有一樣的升學機會,讓每個學生經過九年正常的學習後,再透過公正的、嚴謹的、客觀的升學考試(聯考或現行之國中學力能力測驗),但要將測驗成績轉換成班級等第,排列出每班的名次,依每個學生在他班上的名次做為他選高中的先、後次序,讓每班第一名第一選他要讀的高中,第一名選完第二名再選,如此讓每校、每班的升學機會相同,這種升學法可稱之謂「學力測驗班級等分第升學法」,筆者稱之謂「常態升學」。

       學力測驗班級等分第升學法(常態升學)的好處:

一、徹底解決城鄉差距問題:

每個學校每個班級升學機會均等,居民自會就近讀自己地區的國小、國中,在正常入學、正常教學的情況下,城鄉差距一定消泯。

二、確保「常態分班」,能力分班不會死灰復燃:

能力分班是教改前各國中最大問題,而教改的主要目標也是消泯能力分班,追求分班常態,十年教改如果說有一點點成就的話,也只有在國中的分班的問題上有一些改善,但在現行全部學生一起比考試高分的升學制度下,還能維持多久是值得觀察的!以推行常態分班最努力的高雄市教育局來說,已經有允許英、數分組教學的計畫,如果單以英、數分組,又要常態分班,學校行政、老師教學如何配合?而且臨近高雄縣、屏東、台南各校學生升學的競爭,只有高雄市要強制常態分班是很難讓家長接受的。只有打破班級與班級的升學競爭,才能落實常態分班,只有常態分班,才有理想的國中教育。若實施「常態升學」,因每校、每班常態升學,必定落實常態分班,常態分班之後,依遺傳、教育、心理、人類、社會等學科專家的研究,人類智力也成

常態分布,常態分班後,資質不同的學生在同一班,成績自然不同,故同學學習成就的競爭小,建立良好的同班同學情誼,將來長大成人有社會各階層同學,對社會和諧是有助益的。

三、教育理論、教學方法可以班級為實驗、試教單位,做實驗性探討:

以曾經最熱門話題--建構式數學教學法而言,當初為何不試則已,一試就試全台灣的學生,原因就在於以後的升學要學校與學校比,班要與班比,因此沒有那個學校、那個班要先試、或者不要試,要試就全體一起來,才造成今天的大問題,甚至家長要求國賠,賠他的小孩錯過了好的學習時間,如果升學能以班級為單位,教育理論、教學方法可以班級為實驗、試教單位,在不影響學生升學權益的情況下,可做任何探討,讓教育更進步。

四、學校辦學、老師教學回歸教育本質,回復為教育而教育的尊嚴:

現行升學方式老師都要背負學生升學考試分數的責任,久而久之,好老師就變成「升學考試高分製造者」,以升學考試的分數為教學唯一目標,前幾年筆者與一位高中國文老師偶遇閒談,國文老師說:「課都教完了,不知要做什麼?」我說:「依課本內容講點做人道理、人生觀、宇宙觀都可以呀!」他回答說:「那些聯考也不考,講那些沒人要聽!」記得以前我的國文老師常教我們一些做「人」道理,要「學吃虧」,一講半節課就過了,現在老師為了拼學生聯考高分數,與聯考無關的事,沒有老師願意講,也沒有學生願意聽,因此現在學生考試的分數越考越高,但是品德越來越不見了。

五、學生的學習可以自主:

現行全體學生比高分的升學法,升學考試要與全國同學比,使學生只好考什麼念什麼,不管學生是上智、下愚,都必須以考試範圍做全力的學習,一如聯考時代,分數是越考越多,但知識是越來越少。如果將升學回歸給班級,升學目標只是與同班同學的比較有關,學生自己可由學校裡的小考、大考中定位自己的能力,家長也明白自己孩子的性向、本質,九年一貫教育學程完成後的升學測驗、考試表現大多已有定數,所以學校功課表現好的可以再加深、加廣多學一些,學不好的,可在學科之外另謀學習途徑。由國家提供一個公平、相同的學習環境,讓每一國民依自己的學習能力、性向做自主的學習才是國家辦學校教育的真正意義。現在,為什麼有些家長要孩子在家學習、為什麼要上森林小學,主要原因是學校教育都在配合「聯考」教學,孩子沒有自主學習的自由。

六、解決教本不同的問題:

教科書開放民編,各書局所編之教科書大綱一樣但內容多樣,在這知識高度成長及多元的時代本是一件好事,但牽涉到九年後要與其他學校、其他班級的學生比升學考試的分數,必然產生困擾。若將升學依據回歸給班級,同一班依老師的教學選擇任何一版本,因是同班之比,老師不用擔心自己的學生比不過別班學生而增加很多補充資料,學生也不用怕別校、別班學生學得不同而去補習班補習,如此教科書越多元、越多彩多姿,越有利於台灣教育之發展。只有將升學依據回歸給班級,教科書的編寫、出版才不須走回頭路,再將教科書的編輯權再繳回國立編譯館。

最近有高雄市市長候選人想建議高雄市所有國統一教本,以減輕高雄市學生的學習壓力,但學生要面對全台灣學生的升學競爭,他的政見是行不通的。

 

七、解決考試範圍、試題種類的問題:

如果延用現行全體學生一起比高分數的升學方式,為了全體學生的表面公平,試題範圍必須不超出教科書範圍,試題形式必須採取可用電腦閱卷的測驗題,不能考作文,不能考問答題。前者使學習力強的學生錯過三年的黃金學習時段,分數越考越高,學識越來越少,後者造成台灣語文教育等的每況愈下。如果將升學依據回歸給班級,試題就可不限範圍,試題形式可以自由,可以多元,同一班的學生在相同老師教導下的學習成果由一相同試題,相同判分的裁判裁決,不管是什麼考試內容、什麼題型都會是公平的。考試題目超不超過課本內容的影響減到最小。甚至出題時可以出幾題超過課本內容的題目,讓可以「舉一反三」的才子、才女突顯出來,讓真的「資優學生」自然表現出來,進到「明星高中」。

八、「升學補習班」會自然消失:

雖然多次升學考後,一些出色的學生強調他不補習他考滿分,但那屬於十萬分之一也不到的高智能學生,其餘十萬分之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以上的學生是可借補習推手多考幾分甚至幾十分的,也因這幾分或幾十分之差進入不同的高中、職校,所以關心子女教育、前程的家長能不想盡辦法讓孩子多考幾分嗎?

以前各校統一一本國編教本,教學差別還小,所以只靠學校老師補就夠了;現在教科書多種版本,多元化的教學使學校老師教學差距變大,所以現在變成只靠學校老師補習不夠,須要補習班的名師補。如果學測維持現行辦法,只是想一些如何讓考試時安全不出問題,只在題目的難易度上、生活化靈活度上打轉,要不讓學生上補習班也難。

如果現行的學測繼續下去,補習班對學生升學影響力會逐漸擴大,讓國中教育更沒有功能,國中老師失去尊嚴,國中教育將一敗塗地。要救國中教育,首先要讓國中的升學補習班消失,消失的唯一方法是讓補習沒用,讓補習沒用的方法就是讓各校、各班的升學機會一樣,每班只有一個「第一名」,補的分數再多也沒用,每班只有一個

「第一名」。每班學生的升學機會都一樣。升學責任回歸學生自身,專為升高中的補習班自然就會消失。

在教改口號下,為了學生受教的公平,教育當局要求常態分班、常態教學,而升學方式仍換湯沒換藥,仍將全體學生一起比高分數做為升學依據,使家長越來越不信任學校教學,紛紛將學生的升學委託給補習班,近兩年升學補習班如雨後春筍,使人不得不反思國家幹麼還要辦學校,如果將升學依據回歸給班級,補習班靠多教多考只能讓學生多考幾分,但決不能製造班級的第一名,讓補習沒有升學效果,升學補習班自然消失。

九、確實執行鄉土教材、校外教學:

台灣雖小,但全台灣的學生也不可能有同樣的鄉土教材、校外教學,若教學內容不同,依現行的升學方法就不能考,因為全台灣的國中生一起考、一起比誰的分數高,考甲地,乙地學生覺得不公平,考乙地,甲地學生覺得不公平,為了公平對待各地學生,只好不考,不考當然不教,教學就不能落實,所以國中的鄉土教材、校外教學將與永遠是海市蜃樓,只有將升學依據回歸給班級等第法,鄉土教材、校外教學才得以落實。

十、學生升學壓力減小:

以前「聯考」時代是五、六萬人在比,現在的「學測」對手有30萬人,但「常態升學」將壓力減少為一班的30 ~ 40人,或有人說同班同學,九年的相爭,又使人想起教改當初所實施之「自願就學方案」,其實「自願就學方案」本是一真平等的升學法,錯在它要用國中全三年的成績做升學依據,所以把「升學壓力」由兩天變成三年,又因為是學校老師給成績,變成「教練」兼「裁判」,造老師給分痛苦,家長又質疑公正性而失敗。「常態升學」仍然維持客觀的兩天考試,與全班的30 ~ 40人決勝負,平時班上的考試不影響升學,老師可以因人、因時、因情況、教學需要給分,學校的成績只是要讓學生明白自己學習能力、學習成果的參考,升學考試時,是與相處多年的同窗老友比試,每人的分量如何?各人心理大多有數,所以考試壓力會減少很多。

十一、老師教學目標可以不鎖定在聯考科目:

教師不須只要求學生聯考科目要考得高分,可以因才施教,學生資質好,要求高一些,加深、加廣他的學習。學生資質不好,要求少一些,不會不管學生資質如何,都要考到一定的分數才行。老師會允許、接納任何學不會的學生,做到  孔夫子有教無類的理想境界。

十二、學生、老師在愉悅的環境下學與教:

學校老師不再為求自己班級升學好,與學校其他老師產生教學成就之競爭,教升學班與非升學班之差別,因為每班升學機會均等,老師之間沒有了升學成就的競爭而能和諧相處,而共享教學之樂。學生沒有能力分班,學生在九年的義務教育中,每一個人都受到同樣的義務教育,在義務教育完成後,經過公平、公正、公開的考試,比出自己在班級的學習能力、成就的百分等第,依百分等第次序透明的選擇自己要讀的高中、職,這種選擇應是無怨無悔,使學習資質差的學生不會因教育的不公產生不平之心,為將來的社會帶來隱憂。

在學成績與升學無直接關係,所以學校老師對學生分數不用分分計較,家長也不須緊張,只要學生知道自己的學習成就,做為自己的讀書指標就行了。

十三、家長對自己孩有明確的認識:

家長對自己孩子的資質、特長借孩子在班上的表現能得到一明確、客觀的認識,不會讓升學考試表現不好的學生家長怨懟學校不好,老師教學不力等。

十四、教師得到應有的獎賞,提升教師真正的學術地位:

如果老師的教學不再鎖定為學生升學考試的分數,教學只為學生的學習,他就可因才施教,而且有教無類,對學習力強的加強、加廣教學,對學習力弱者也會無限容忍,升學考試後,如果各校、各班成績有差異,可以考核成績好的學校、班級之任課老師作示範教學,以提升全台的教育,嘉惠全台學梓,而不僅僅是將老師的努力,讓少數學生得利,考上他不該考上的學校。老師的教學功力不再獎勵在他教的學生身上,但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升學考試中可以顯現,譬如某老師教的班級某科平均成績比其他班級都高,可追其原因,若教學方法確有特長,教育當局可以安排「示範教學」,以讓其他老師改進教學法而嘉惠全台灣的學生,這才是對教學能力強的老師最好的獎勵。

十五、解救針對一試定終身的問題:

針對考試失常,沒有補救的聯考,一試定終身的缺失,「常態升學」可以參考學生三年在學成績,提出申訴,在差的離譜的情況下,給予合理補救。

 

伍、結論

國中學生還在可塑期,老師、學習環境對學生的學習成果影響很大,教育環境無法給學生相同的老師及學校,教育當局就要反向思考,給不同學校、不同老師的學生有一樣的升學機會,解除每一位國中老師對學生升學的不確定感,放心的去為「百年樹人」而努力。

無論如何台灣有最關心子女教育的家長、願意獻身教育的老師,足夠的學校,唯一是國民九年義務教育、中學教育(高中職)、大學三段教程的兩次人才分流考試有一些問題,如果將這問題解除,台灣教育將是世界各國教育的典範。

筆者以為台灣教育在現有的基礎上,讓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基礎化、生活化,所以第一次的人才分流應是學習能力的分流,不是考學生知道什麼、記得多少,而是他的學習能力,所以應以班級為單位,讓在同一學習環境下的學生自己比,讓同一班的學生有同樣的升學機會,引導台灣的每一所國小、中義務教育教出的學生有相近的知識程度、人文關懷,沒有城鄉差距,但不同學習能力的先天資質自然表露、分流進入不同的高中、職。高中、職應適性化、多元化,有各式各樣的明星高中,讓同是一個班級、相同老師教學的學生依自己的學習成就,做適當的選擇,當學生進了他適性、合乎自己學習能力的高中、職時,各高中、職再給予適合其學習能力的教育,作為就業或進大學之準備。大學教育要實力化、發展化,想要什麼樣的學生先訂定標準,讓多元化高中、職的學生訂定學習目標,做適當的學習歸劃、人生歸劃,讓出生在台灣的每一個人都能得到最公平、最適性的教育,活出健康、快樂、完全的人生。

其實「聯考」也好,「多元入學方案」也好,其所以造成問題只在把不同學校不同班級的學生放在一起比,國家並沒有給每個學生相同的學校、相同的班級、相同老師,所以學習九年後,要所有學生一起比幾張考卷的分數多少,是不公平的,筆者服務南台灣最好的女子高中三十餘年,本校每年級二十餘班,採取常態編班,每次月考獎勵每班的第一名,配合班級數每次二十餘名,有幾年換了校長,新校長新辦法,變成比分數,全年級取分數最高的二十餘名,因為比分數,所以有些班會有二、三名,有些班會從缺,實施一段時間後,發現這非常不公平,且引起家長選老師,老師為爭取學生月考的高分產生很大壓力及不妥的教學,敝端很多,也並未因此提升了本校升學率,因此再改回每班一名後,恢復本校的正常教學,也平息了分班風波,因為只有在相同老師、相同學習的環境下「比」才真公平。由本校的例子可以看出國中升學的最大問題就是把全台灣30萬的考生一起「比」誰考的分數多。國中學生還在可塑期,老師、學習環境對學生的學習成果影響很大,國家辦教育,無法給學生相同的老師及學校,教育當局就要反向思考,給不同學校、不同老師的學生有一樣的升學機會才是。有一次去參加已是國中老師的一位優秀學生的婚禮,跟他的學生聊天,問她們那一位將來會升上高雄女中成為她們老師的學妹,她們竟異口同聲說誰也不會,因為她們是------班。她們才國一,就沒有希望、憧憬,教改專家您不心疼嗎?給不同學校、不同班級、不同老師的學生有一樣的升學機會應是教育當局應該努力的,這樣的要求好像很難,其實不然,方法很簡單,只要導因為果,讓每個學生經過九年正常的學習後,透過公正的、嚴謹的、客觀的升學考試如現行之國中學力能力測驗,只要將測驗成績轉換成班級等第,排列出每班的名次,依每個學生在他班上的名次做為他選高中的先、後次序,讓每班第一名第一選他要讀的高中,第一名選完第二名再選,如此每校、每班的升學機會相同(常態升學),當各校、各班升學機會公平沒有升學的競爭時,各校、各班的校長、老師就會回歸真正的生活教育、品德教育的真教育,讓國中教育正常,每一個學生就都能接受相同好的國中教育了。

       

參考資料:

。台灣全紀錄。p.431p.537

。李家若。借遺傳學原理幫聯考脫胎。 斑城行旅,p.5

。李家若。教育是永續的。 斑城行旅 p7

。李家若。現今中、小學老師與四十年前的老師有何不同。 斑城行旅,p.8

。李家若。高中聯考分數愈考愈高、但學生書愈讀愈少。 斑城行旅 p9

。李家若。知識的媒介者,期待老師?期待制度? 斑城行旅 p.10

。李家若。高級中學錄取學生(國中生升學)辦法的探討。 斑城行旅 p.11

。李家若。當明星高中被模糊之後。 斑城行旅 p.18

。李家若。國中學力能力鑑定考試必然作弊。 斑城行旅 p.19

。李家若。教育改革須先認清事實。 斑城行旅 p.25

。李家若。常態升學才能常態分班。 92.02.22聯合報、民意論壇。

 

( 知識學習考試升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echiajo&aid=1009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