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2020臺灣詩選》
2021/10/19 05:05:45瀏覽320|回應0|推薦7
Selected poems:《2020臺灣詩選》

詩沒有絕對的樣貌,一日一生,每當涉渡而過,不難覺察處處皆存詩意,譬如一次深夜隧道內突發奇想踩下煞車發現周旁無車彷彿時間暫止之感、甚或一支廉價蘇打冰棒在街燈下被映射而出的湛藍海洋光色……或許我們每個人其實都徘徊在那個夜晚街巷內,彼此經過對方,從未認識卻同樣在尋找著那個發光的房間。不僅在貳零貳零年。
——
達瑞,〈發光的房間〉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96411
貳零貳零 臺灣詩選(2020臺灣詩選)
編者:達瑞
出版社:二魚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15
語言:繁體中文


無所謂的午後/ 吳浩瑋

無所謂的午後
我們在房間裡野餐
我負責分心
你負責把貓盛進碗裡

梅森罐、格紋餐巾、餅乾碎屑
圈養一塊草皮,攤開
幾經折疊的陽台與森林
我們穿髒彼此像穿髒一雙球鞋
打開彼此彷彿愛是一只抽屜

或用體溫烤脆一張沙發
關於我們如何端坐、進食、
用一枚不太營養的吻
餵養碗裡的貓(咦?你還沒開動嗎?)

無所謂的午後
把房間彈奏成一架鋼琴
仔細拿捏甜美的對白
一粒粒收進果籃,如此一來
明天再怎麼偏僻
又會是值得行旅的遠方

遠方,雨會停
努力瞇起棉被般的嘴角
擰乾所有濕氣,用僅餘的日光
固定灰塵和身體
無所謂的午後
我們保溫、適時調亮呼吸
我負責把刀叉擺齊
你負責把我盛進碗裡


黃昏二首/ 羅任玲

之一

波特萊爾死後九年,我的曾祖父搭上陳舊的列車來到這個世界。牙牙學語的嬰孩同時也是個老人,而我從來不知道他的長相。「他的臉方方的。」有一天一隻斑鳩告訴我。曾祖父的母親呢?她又長得什麼樣子?斑鳩不再回答我,牠低頭啄食波特萊爾的句子:「我們將在我們自以為活著的地方消滅。」

曾經含苞如露水的曾祖父的母親,後來搭上遙遠的花朵列車,消失在一個我不知道的黃昏裡。

之二

班雅明是水,誕生之日蔓延黃昏天際的水。十九世紀的箭頭指向黑夜,或者並不指向何方。人們漫步街上,不知道自己將前往懸崖,一盞煤油小燈。那幽暗的死神居所,盡頭慢慢亮起。


〈臺北藍調 since 1974/ 鴻鴻

So drink up all you people
Order anything you see
——Angel Eyes

終有一天
這裡會被水淹沒
或被火焚燬
終有一天
耳朵會腐壞
記憶會消散
未來的孩子
在廢墟間彈跳
像低音弦上的音符
未來的流浪漢
能依稀望見金幣的閃光
那是按鍵在呼吸間遺落的變奏
未來的詩人
當拾到一枚琴鍵
他會猜想
這裡曾有一間酒吧
一座喧嘩的無底森林
一片默默湧動的海灘
激情曾如此被喚醒
又如此被平復
彷彿天使之眼不曾離開
凝望著大家點光所有的酒
飲盡杯中精靈

或許,我的人生
從沒有過其它典型:
一間空中閣樓,每晚
讓美妙的即興造訪
無論成敗
都只有一次機會
然後換個靈感
捲土重來
愛是幻覺
生命也是
一如風和風的偶遇
幸有音樂為之賦形
以反常的語法著色
你稱它藍調
我叫它臺北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6957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