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卡繆的《正義者》
2021/09/27 05:42:18瀏覽329|回應0|推薦11
Excerpt:卡繆的《正義者》

《正義者》可說是當代的經典悲劇。這是沙俄時期為推翻專政,一群起義者密謀暗殺沙皇親戚的真實故事。卡繆亦在《反抗者》裡闢章申論,提出所謂的「有所不為的謀殺者」。主角卡利亞耶夫行刺謝爾日大公之所以失敗,被捕入獄,然後絞死,乃是因為他拒絕殃及馬車上無辜的孩子。卡繆結論指出:「如此全然忘記自身,卻又如此關懷其他人的性命,可以想見這些有所不為的謀殺者,算是體驗了反抗中最極端的矛盾」。正是這種舉棋不定的煎熬,難以取捨的情境,成了悲劇的主題。
——
吳錫德,〈導讀——卡繆的「反抗」哲學〉

卡繆的《正義者》,個人覺得有兩段精彩的對答,一段是關於革命者是否該毫無限度地完成任務?另一段則是遺孀大公夫人意圖以上帝之名來幫行刺者卡利亞耶夫辯護。

比起卡繆的另外兩個劇本《誤會》和《卡里古拉》,《正義者》不失為是一次較讓人心滿意足的閱讀經驗,儘管對我個人來說,關於卡繆,這是遲來的閱讀。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95158
正義者(首次出版,法文直譯名家譯本,卡繆展現對正義與反抗的考驗)
作者:卡繆
原文作者:Albert Camus
譯者:嚴慧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01
語言:繁體中文

《正義者》是一齣五幕的戲劇,卡繆改編一九〇五年俄國革命黨人行刺謝爾日大公的故事。大學生卡利亞耶夫反對俄國帝制統治,想尋求革命,他與同伴計畫以炸彈刺殺謝爾日大公,試圖動搖專制體制。第一次的行動因為謝爾日大公車上有無辜的孩童在,因而緊急取消,卡利亞耶夫認為即使革命重要,卻也不應該犧牲無辜的人,也與他的夥伴對此產生激烈辯論,討論為了正義的理念是不是可以不擇手段。之後卡利亞耶夫與同伴找到另一個機會,炸死了大公,但也因此入獄。大公夫人前去獄中與卡利亞耶夫對話,要他供出同黨,就可以換得赦免。卡利亞耶夫拒絕了,之後從容就義。他殺了人,雖然是有著更遠大的理念而殺人,但不以此理念為藉口,而以自己的生命付出代價成就正義,戰勝了歷史上種種想要站上神壇的虛無主義。


Excerpt
〈第二幕〉

……
史代潘孩子!你們滿口就只有這個字眼。你們難道什麼都不懂嗎?就因為雅奈克沒殺掉那兩個,成千上萬的俄國孩童將會持續很多年死於飢餓。你們看過餓死的孩童嗎?我看過。比起餓死,被炸死簡直幸運無比。但是雅奈克沒看過餓死的孩子,他只看到大公那兩隻訓練有素的小狗難道你們不是人嗎?你們只看見眼下這一刻嗎?那你們就選擇慈善、只是治療每天的病痛吧,而不是選擇可以治療目前和未來一切苦痛的革命事業。

朵拉雅奈克答應去殺掉大公,因為大公的死,能讓俄國孩童不再餓死的時代加速來到。這已經是不容易的任務。但是殺掉大公的兩個侄子,並不會阻止任何孩子餓死。即使在毀滅行動中,也有秩序,也有限度。
(Même dans la destruction, il y a un ordre, il y a des limites.)

史代潘:(激烈地) 沒有限度。事實是你們不相信革命。(除了雅奈克,所有人都站起來) 你們不相信革命。如果你們全然相信,徹底相信,如果你們確信經由我們的犧牲和我們的勝利。我們能夠建立一個從專制政權解放出來的俄國,這片自由的上地終將覆蓋全世界。如果你們不懷疑這一點,那麼,人終將擺脫主人、擺脫成見,把他們真正神的面孔抬起來仰望天,那麼,兩個孩子的死又有什麼分量呢?到時候,你們也會認可任何手段都是允許的,聽清楚了,任何手段。如果這個死亡阻止你們行動,那就表示你們不確定有權使用這個手段。你們不相信革命。
(Il n’y a pas de limites. La vérité est que vous ne croyez pas à la révolution.
…Et si cette mort vous arrête, c’est que vous n’êtes pas sûrs d’être dans votre droit. Vous ne croyez pas à la révolution.
)

一陣沉默。卡利亞耶夫站起。

卡利亞耶夫:史代潘。我敢到羞愧,然而我不能任由你說下去。我接受殺人的任務,是為了推翻專制政權。然而你的話也顯露了一種專制主義,倘若它建立起來了,就會把我變成謀殺者,而我試著要做的是伸張正義者。

史代潘:只要正義被實現,就算被謀殺者所實現,你是不是伸張正義者又有何重要。你和我,我們什麼都不算。
(Qu’importe que tu ne sois pas un justicier, si justice est faite, même par des assassins. Toi et moi, ne sommes rien.
)

卡利亞耶夫:我們當然算什麼,這點你非常清楚,因為你今天講的話,就是以人的尊嚴的名義。
Nous sommes quelque chose et tu le sais bien puisque c’est au nom de ton orgueil que tu parles encore aujourd’hui.

史代潘:我的尊嚴只關係到我個人。然而,那些人民的尊嚴、他們的反抗、他們遭受到的不公不義,這些,是我們所有人的事。

卡利亞耶夫:人不僅僅靠正義活著。
(Les hommes ne vivent pas que de justice.)

史代潘:當他們的麵包都被搶走的時候,不靠正義,還能靠什麼活下去呢?

卡利亞耶夫:靠正義和清白。
(De justice et d’innocence.)

史代潘:清白?我或許知道它是什麼,但選擇無視它,而且還要讓成千上萬的人都無視它,直到這兩個字具有更大意義的那一天為止。
(L’innocence? Je la connais peut-être. Mais j’ai choisi de l’ignorer et de la faire ignorer à des milliers d’hommes pour qu’elle prenne un jour un sens plus grand.
)

卡利亞耶夫:必須確信那一天必定會到來,才能否認一切讓人樂於活下去的東西。
(Il faut être bien sûr que ce jour arrive pour nier tout ce qui fait qu’un homme consente à vivre.)

史代潘:我確信那一天必定會到來。

卡利亞耶夫:你不可能確信。要弄清是你還是我有理,或許得犧牲三個世代的人、經歷好幾次戰爭、激烈的革命。等到這腥風血雨在大地上乾了,你和我都早已化為塵土。

史代潘:會有後起之士,我會像兄弟般向他們致敬。

卡利亞耶夫:(大喊) 後起之士……對!但是我呢,我熱愛今日和我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的人們。我致敬的是他們。我是為了他們鬥爭、為他們願意赴死如果是為了一個沒有把握的遙遠國度,我不會去掌摑自己兄弟的臉。我不會為了一個死去的正義,再增添新的不正義,(聲音降低,但語氣堅定) 兄弟們,我要開誠布公,至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最單純的農民都會講的話:殺害孩子違反榮譽。如果在我有生之年,革命背離了榮譽,那我會放棄革命。如果你們做出決定,我待會兒會去劇場門口,但我會衝到馬蹄下。

史代潘:榮譽是個奢侈品,只保留給坐馬車的人。
(L’honneur est un luxe réservé à ceux qui ont des calèches.)

卡利亞耶夫:不。榮譽是窮人最後的財富。這一點你非常清楚,你也知道,
革命中有榮譽。我們就是為了這榮譽甘願犧牲。……
(Non. Il est la dernière richesse du pauvre. Tu le sais bien et tu sais aussi qu’il y a un honneur dans la révolution. C’est celui pour lequel nous acceptons de mourir…)


〈第四幕〉

……
大公夫人:你很年輕。你不會是個壞人。

卡利亞耶夫:我沒有時間可以年輕。
(Je n’ai pas eu le temps d’être jeune.)

大公夫人:你為什麼這麼僵直呢?你難道從來沒有憐憫過自己嗎?

卡利亞耶夫:沒有。

大公夫人:你錯了。這有紓解作用。我呢,我唯一憐憫的是我自己。(停頓) 我很痛苦。不應該放過我,應該把我和他一起殺死。

卡利亞耶夫:我放過的不是您,而是和你們在一起的兩個孩子。

大公夫人:我知道。我不大喜歡他們。(停頓) 他們是大公的侄兒侄女,那不是和他們的叔父一樣有罪嗎?

卡利亞耶夫:不是。

大公夫人:你認識他們嗎?我侄女心腸不好,不肯親手把施捨交到窮人手上,怕碰觸到他們。這不是不正義嗎?他至少喜歡農民。他會和他們一起喝酒。而你殺了他。你當然也不正義。這大地一片荒蕪。

卡利亞耶夫:這是沒用的。您試著鬆懈我的力量,讓我絕望。您不會成功的。您走吧。

大公夫人:你不要和我一起祈禱,悔改嗎?……我們將不會孤單。

卡利亞耶夫:讓我好好準備赴死吧。如果我不死,那我就是個殺人犯了。

大公夫人:(直起身子) 死?你要死?不。(她朝向卡利亞耶夫走去,激動萬分) 你得活下去,並且承認自己是個謀殺者。你不是殺了人嗎?上帝會幫你辯護。
(Mourir? Tu veux mourir? Non. Tu dois vivre, et consentir à être un meurtrier. Ne l’as-tu pas tué? Dieu te justifiera.
)

卡利亞耶夫:哪個上帝,我的還是您的?
(Quel Dieu, le mien ou le vôtre?
)

大公夫人:聖教會的上帝。
(Celui de la Sainte Église.
)

卡利亞耶夫:那個教會與此無關。

大公夫人:它侍奉的主人也見識過監獄。

卡利亞耶夫;時代改變了。教會在它主人的遺產中做了選擇。

大公夫人:選擇,你要說的是?

卡利亞耶夫:它把恩典留給自己,讓我們去執行善行。
(Elle a gardé la grâce pour elle et nous a laissé le soin d’exercer la charité.)

大公夫人:我們,是誰?
(Qui, nous?)

卡利亞耶夫:(大喊) 所有被你們絞死的人。
(criant. Tous ceux que vous pendez.)


[
原文參考資料]
https://www.fadedpage.com/books/20190562/html.php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6844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