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香港新詩名篇》
2021/10/03 06:10:58瀏覽327|回應0|推薦7
Selected poems:《香港新詩名篇》

書名:香港新詩名篇
主編:黃燦然
出版社: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7/4



〈獄中題壁〉/ 戴望舒

如果我死在這裏,
朋友啊,不要悲傷,
我會永遠地生存
在你們的心上。

你們之中的一個死了,
在日本佔領地的牢裏,
他懷著的深深仇恨,
你們應該永遠的記憶。

當你們回來,從泥土
掘起他傷損的肢體,
用你們勝利的歡呼
把他的靈魂高高揚起,

然後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著太陽,沐著飄風:
在那暗黑潮濕的土牢,
這曾是他唯一的美夢。

1942年

你踩在夜涼裏〉/ 溫健騮

你踩在夜涼裏的足踝寒麼?
我把襯衣和長褲
都遺在岸上;海風吹我赤裸的胸膛。
而你並不知道。

我爬下那鐵梯,不說一聲,
我要躍下,到那寒冷——
只不過是一滴水,
回歸到更大的一滴罷了。

夜是一個很大很大的覆巢,
雲的沉默,星的喧囂,
都知道我要去了,
而你並不知道。

我一點也不留戀那燈色的冷意,
海裏有熱鬧的魚龍;
我本來也是他們的族類,
這一去,就像誰的象牙扇消失在纖手的白色裏。

即使你隔着岸,隔着天涯
呼喊我,也只是徒然;
我為什麼要去呢,
而你並不知道。

幻覺自己是一塊漂木,
與碧藍浮沉,
一撥手就有海水的閃光,
複眼的閃光,卻沒有塵世的熙攘。

這不是厭倦或什麼的,
換另一種方式的生,
豈不勝於這空虛的擾擾麼?
而你並不知道。

即使你從浪花的沉吟裏知道了什麼,
即使你在海的那邊喊我,
那也無效得像枯樹的手勢了;
只是,此刻,浸在夜涼裏你冷麼?

1967
1221
815日夜間之事


你沒錯,但你錯了〉/ 黃燦然

由於他五年來
每天從銅鑼灣坐巴士到中環上班,
下班後又從中環坐巴士回銅鑼灣,
在車上翻來覆去看報紙,
兩天換一套衣服,
一星期換三對皮鞋,
兩個月理一次頭髮,
五年來表情沒怎麼變,
體態也沒怎麼變,
年齡從二十八增至三十三,
看上去也沒怎麼變,
窗外的街景看上去也差不多,
除了偶爾不同,例如
爆水管,挖暗溝,修馬路,
一些「工程在進行中」的吿示,
一些「大減價」的橫幅,
一些「要求」和「抗議」的政黨標語,
一些在塞車時才留意到的店鋪、招牌、櫥窗,
一些肇事者和受害人已不在現場的交通事故,
你就以為他平平庸庸,
過着呆板而安穩的生活,
以為他用重複的日子浪費日子,
以為你比他幸運,畢竟你愛過恨過,
大起大落過,死裏逃生過
——你沒錯,但你錯了:
這五年來,他戀愛,
結婚,有一個兒子,
現在好不容易離了婚,
你那些幸運的經歷他全都經歷過,
而他經歷過的,正等待你去重複。

1998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67817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