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魯佛的《佩德羅‧巴拉莫》
2020/05/28 05:05:38瀏覽306|回應0|推薦6
Excerpt:魯佛的《佩德羅‧巴拉莫》

我說出這些事,最終的目的無非是想告訴大家,仔細去探究魯佛的作品,讓我找到我一直在找尋的路,讓我能夠繼續我的創作。因此,我寫魯佛,感覺筆下這一切彷彿在寫我自己一樣。現在我要說,為了寫這篇追憶的文章,我又重讀《佩德羅‧巴拉莫》,再一次,我又成為第一次閱讀時那個飽受震撼的受害者。沒有超過三百頁,不過也相去不遠,我認爲這些扉頁會亙古長存,就像我們所認識的索佛克里斯那檨永恆。
——馬奎斯,〈憶魯佛

……《佩德羅‧巴拉莫》中,所有的人都在可馬拉,都在故鄉流離漂泊,一群死亡的孤魂野鬼在塵世與陰間中對話,從死亡去追尋生的歷程,因為生者的時間可以掌握,但是卻無人知曉死亡的國度裡,它的時間究竟會持續多久。希望的世界構築在死亡異境,魯佛的末世學視野雖顯悲涼晦暗,卻是賈西亞‧馬奎斯深切期待拉美作家及文學的願景:「讓被判忍受百年孤寂的人得有再回到塵世的機會。」
——張淑英,〈導讀:生死永恆的回歸〉

試問有多少作家受到馬奎斯 (García Márquez) 的影響?而當世人盛讚《百年孤寂》的經典地位,看到《佩德羅巴拉莫》之後,卻發現有著高度相似的創作原型,是否會有所動搖?
雖然,這兩部作品不可能等量齊觀,如同《百年孤寂》的馬康多並不只是《佩德羅巴拉莫》的可馬拉。
或許以上也都不是我需要關心的問題,回到這本小說,透過主人翁返鄉尋根之旅,讓生者與死者對話,如泣如訴而成為一個魔幻而精采的故事,似乎就已經足夠。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63533
佩德羅巴拉莫
Pedro Paramo
作者魯佛
原文作者Juan Rulfo
譯者張淑英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2/11/03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魔幻寫實文學之父 魯佛Juan Rulfo1917-1986

墨西哥當代著名作家,一九一七年生於哈利斯克州(Jalisco)的小鎮,九歲時因「擁護耶穌戰爭」(Guerra de los Cristeros)目睹父親和家族親人慘絕人寰的遭遇,十五歲時母親去逝,接續在孤兒院成長的經歷更讓他鬱鬱寡歡,形塑了他離群索居的個性。在大學裡,他念的是法律,並開始寫作,但是到一九三年代晚期都沒有出版。他的短篇小說於一九四年代陸續刊登在雜誌上,直至一九五三年始結集為《燃燒的平原》(El llano en llamas,並譯為英文版The Burning Plainand Other Stories)。
魯佛一生為人處世低調,不喜社交生活,文學創作亦非如成名作家一樣著作等身。但誠如蘇珊.桑塔格所言,「一個作家生命的重心是出版一部偉大的作品,一部永續存在的作品」,一九五五年出版的《佩德羅.巴拉莫》奠定了他在墨西哥文學前所未見的獨創性和權威,被喻為「拉丁美洲魔幻寫實文學巔峰傑作」,影響世界知名作家如馬奎斯、余華、蘇童、閻連科等人,也映證了巴拉圭知名學者羅德里格茲.阿卡拉(Hugo Rodriguez Alcala)對魯佛的評價:「以最少的作品贏得最大的聲譽。」
一九七年獲墨西哥國家文學獎、一九八三年獲西班牙阿斯圖利亞斯王子文學獎。


Excerpt

天已經黑了。
她又向我道聲晚安。雖然沒有小孩子嬉戲,也沒有白鴿,更沒有藍色的屋頂,我感覺這個村莊是有生氣的。如果我只感覺到寂靜,那是因爲我尙未習慣這寂靜;也或許因爲我帶著一顆洋溢著聲音和喧譁的腦袋前來的緣故。
的確,是充滿著聲音的。而這裡,在這沒有風吹拂的地方,聽得更清楚。聲音駐足在一個人內心深處,而且是深沉的。我想起母親曾經對我說過:「在那兒你會聽得更清楚。我將離你更近。你將發我記憶中的聲音和我死後的聲音更加接近你,如果説死亡也有聲音的話。」我的母親……那還活著的母親。
我本來很想告訴她:「妳搞錯地方了。妳給我的地點是錯的。妳吩咐我到『這裡是什地方,那裡又有什麼的地方去』,而我卻在一個冷清荒蕪的村莊去找尋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

……
「這個村莊到處充滿著回聲。感覺上這些回聲彷彿深鎖在牆壁的隙罅裡,或是深藏在石頭夾縫底下。走路的時候,你覺得腳步聲一步一步地踩著你。你聽到嘎吱嘎歧的破裂聲。還有笑聲。一些很蒼老的笑聲,彷彿是笑累了似的。還有一些經年使用而磨損的倒嗓音。這些你都能夠清楚聽到。我想總那麼一天,這些聲音也會消失。」
我們經過村莊時,達蜜安娜‧希思內洛斯邊走邊向我提這事兒。
「有一陣子我續好幾個晚上都聽到熱鬧狂歡的聲音。那些喧鬧聲,我在麥迪雅‧路納都聽得到,我走近想要看看那狂歡會究竟是什麼情景,而我卻看到了這個: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模樣。什麼東西都沒有,也沒有半個人。街道就像現在一樣冷冷清清。」
之後我就不再去聽它了。快樂也會讓人疲憊的。所以那個現象消失了,我也不覺得奇怪。
「的確。」達蜜安娜‧希思內洛斯又說。「這個村莊到處盡是回聲。我已經不再害怕了。我聽到一群狗的嗥叫聲,就任它們狂叫。有風的日子裡還看得到風席捲著樹葉,而這裡,你也看到了,根本就沒有樹。這兒一定曾經長過樹木,否則,哪來那些葉子呢?」
最糟糕的是當你聽到有人講話,那聲音好像是從什麼裂縫中迸出來似的,可是卻是那麼清楚,讓你能夠辨識出來。你說巧不巧,今晚我來的時候,剛好碰到守靈儀式。我停下來念天主經禱告。我正在禱告的時候,有個婦女暫時離開跑過來告訴我:
「達蜜安娜!替我向天主懇求,達蜜安娜!」
她拿開罩頭巾,我立刻認出是我姊姊西斯汀娜的臉。
「妳在這兒幹什麼呢?」我問她。
她立刻跑開,又躲到那群女人堆裡。
我的姊姊西斯汀娜......你可能不知道,我十二歲時她就過世了。她是長女。我家裡總共有十六個人。這樣你推算看看她已經去世多少年了。現在你看看她,還在這世上四處遊蕩。所以璜‧布雷希亞多,如果你聽到什麼新近的回聲,不要害怕。

......
我躺在我去世多年的母親的那一張床上,同一張墊褥,同一條黑羊毛毯子。我們母女二人曾經用它裹著身體來睡覺。那時我睡在她旁邊,她把我圍在她臂彎的小窩裡。
我還感覺得到她呼吸的頻率,她哄騙我睡覺時的心跳和嘆息聲......我感覺得到她去世時的痛苦......
可是這是假的。
我在這兒,嘴巴朝上仰臥著,想念著那段時光,好讓自己忘記現在的孤獨。因為我不只是躺在這兒一會兒而已,也不是躺在我母親的床上,而是躺在一具用來埋葬死人的黑箱子裡頭,因為我已經死了。
我感覺得到我所在的這個地方,而我也想念著......
檸檬成熟時便勾引起我的思念。二月的風吹斷了蕨類植物的嫩芽,不些時就枯萎;成熟的檸檬芳香撲鼻,瀰漫了整個古老的庭院。
二月的清晨,風從山上吹下來,雲朵滯留在上空,靜靜等待著好天氣把它們帶到山谷中來;這樣就會天朗氣清,騰出一個廣袤澄澈的藍天,也好讓陽光直接照耀地面,和風一起嬉戲。風兒在地上捲起旋風,揚起灰塵,拍打著柑桔樹的枝葉。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3577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