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臧棣的《空城計》
2020/09/29 04:57:34瀏覽297|回應0|推薦8
Selected poems:臧棣的《空城計》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54919
空城計
作者:臧棣
出版社:唐山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10/01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臧棣

1964
4月出生在北京。19877月獲北京大學文學士學位。19977月獲北京大學文學博士學位。現為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北京大學新詩所研究員。《新詩評論》雜誌編委。
曾任北京大學五四文學社社長,編輯過民刊《發現》(1990)、《尺度》(1990)、《標準》(1996)。曾當選中國當代十大傑出青年詩人(《世界詩人》主辦,2005),“1979-2005中國十大先鋒詩人(樂趣園網站主辦,2006)。中國十大新銳詩歌批評家(《詩歌月刊》主辦,2007)。當代十大新銳詩人(海南當代漢語詩歌研究中心主辦,2007),出版詩集有《燕園紀事》(1998),《風吹草動》(2000),《新鮮的荊棘》(2002),《宇宙是扁的》(2007)。曾獲《作家》雜誌2000年度詩歌獎。《南方文壇》雜誌“2005年度批評家獎。珠江國際詩歌節大獎(2007)。


空城計

把希望寄託在一扇門上
可能會顯得幼稚,但其實
是好的。因為我能肯定地說:
這不是他們的故事。
這是我的故事,或者
這幾乎是我和你的故事。

我們的確收到過一件禮物,
附繫在上面的彩色紙條寫著——
這禮物是用夢下的蛋
製作而成的。而那被塗改的痕跡
淹沒掉的表白似乎是
它凝聚著我的一片心意

這裡面的確有不少新意,
而且不存在不好理解的問題。
就像第一次,在圖書館
昏暗的走廊裡,我驚異於
你如夢的臉蛋
帶著從未被說服過的表情。

而我,不出那感歎的範圍。
我並不在乎他們是如何議論
詩的驕傲的。對我來說,
肉體就是永恆的物質;
也只有這樣,我才能習慣於
它的尖銳和短暫。

的確,我的範圍
甚至比我最初預想得要小。
或者說,我規定肉體
小於肉;然後我開始工作:
我從肉體研究永恆。
我的結論是它是最好的反駁。

而你,比最好的反駁
還要徹底。也許我曾激烈過。
你用融入的方式
躲進我放下的物質中。
你不代表你的肉體
你也不住在裡面。你不是鄰居。


〈反回憶錄〉

心愛之物中有東西表明——
有時,你的心跳得足以喚醒
一隻正在冬眠的熊

另有些東西,你關心
它們在日常生活中
看起來會像什麼。

你不必隱瞞即使是在廚房裏
你也是一個天文愛好者
那些蕃茄是沿海王星軌道下到鍋裏的。

至於這柳條編的籃子——
它是角落裏的一個神明,
雖然表面上看,它像一隻被閒置的小船。

它曾被用來盛放石榴,
香蕉,蘋果,紅棗,鴨梨……
它曾譲生活向這些静物緩緩傾斜。

它是最溫和的圖騰。
它記得你曾帶它出去過一次——
你對它的顏色不滿意,想另換一個。

現在,它空在那裏。
它用它被生活遺忘的部分
解釋著你的生活。


反對盲目反對超人協會

僵持的雙方彼此隱藏面目,
僅僅留下模糊的對峙者——
就好像在我們出生之前,黑暗與光明
早已被瓜分完畢。一個人的黑暗
到哪裡去尋求?一個人的光明
還會可靠如你從抽屜裏摸索出的
那根紅燭嗎?由於你的存在,
我知道我的心是一座小小的舞臺。
我能面對這樣的事情。
我知道,我可以不依賴角色
而接觸到我們的全部戲劇。
我知道寂寞的舞臺是一件多麼難得的禮物。
一個人的黑暗之舞還沒有被想像過,
一個人的光明之歌還沒有被時間錄製過——
就彷彿一個我還不足以成為你。


〈遊民協會〉

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一位匿名雇主要我在瘋狂的心靈周圍
種上菊花,水仙和龍舌蘭。
限時兩個月,且種植面積
不得少於一千畝。不然的話,
瘋狂的心靈就退化成
一片沙漠。我剛穿越大片沼澤
才抵達此地。我的外表
一定很嚇人,以至於我無法接近
能給我指路的人。一群羊
見到我,驚散而去,跑得比狼還快。
所以,我需要這份新工作——
雖然它看起來更像是一種挑戰。
我不太理解為什麼入選的植物
非得是龍舌蘭,水仙和菊花。
不過,由於遊歷過很多地方,
我知道有些配方的確顯得有點古怪。
天知道,瘋狂的心靈
是不是一個秘方?我如何確定
我的第一鍬應該挖在哪兒?
世界之大,詩擔保的
又是什麼呢?一萬鍬下去後,
明亮的詩,又會是第幾鍬呢?
從現象到空間,每一次遷移,
秧苗都會把浸透汗水的我
誤認作雨水的兄弟。
也許,我,首先應挖一條長渠,
把活水引到神秘的聯繫中。


〈一瞬間叢書〉

進入八月,蟬的秘密縱隊
撕開了夏日的封條。缺口很大,
每棵樹都遞上來一大把
綠色門票,要求得到更好的位置。

理想的傾聽拗不過
環境的小邏輯,它需要
山水的配合。而天籟的本意卻是
每個人都可以請求不對號入座。

歌唱和噪音交替進行,
將生命的線頭織進背景。年輕的蟬
渾身棕亮,起伏著,像天使用過的鞋油。
它椚的熱情覆蓋了城巿的歌喉。

試一試熄滅我們身上的引擎,
將幾個幽靈部件攤開。再試一試
我們身上的封條。如果有必要,
就敲打敲打經驗的閥門。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31728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