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依舊是:多多詩選》
2020/09/30 05:29:26瀏覽260|回應0|推薦4
Selected poems:《依舊是:多多詩選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180
依舊是:多多詩選
作者:多多
出版社:秀威資訊
出版日期:2013/08/16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多多

本名栗世征,1951年生於北京,著有詩集《行禮:詩38首》、《里程:多多詩選1973-1988》並有多種外語譯本。
1986
年獲北京大學文化節詩歌獎,1988年獲首屆今天詩歌獎,2000年獲首屆安高詩歌獎,2010年獲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曾多次參加世界各大詩歌節,在十餘個國家的大學舉辦過講座和朗誦。現為海南大學人文傳播學院教授。


〈在一場只留給我們的霧裡〉

1
我們,已無法想像你年輕時的樣子
也許是由於遙遠,已把你變為一種文體

這一點很像你的死
留在高緯度,你的記憶留在布列塔尼
你的過往,正在變成一座建築
我們,就靠在它的任何一點上說:
你的輪子,僅用於搖擺

就像問,很少從你的詞經過
而總是有理的,只要進入了言說
也就進入了你的音調,它封閉一切方向
除了劫掠節奏,什麼也不給予
只是經過,並直接進入了英語
讓不會累的事物接替你的模仿者
為了真實,或追趕真實

當寫下的,也會溜走
而那是你所不願看到的
你反感被發現
以此留下隱喻中最為次要的:
你的經歷,也磨損著我們

2
文學,已在卓越的論述中走遠了
就像參加一場沒有死人的葬禮
或穿行一段沒有人生的句法
畢竟快,讓可做的不多了
而停,也就是羞辱它
石人隊列的最後一個
便總是新的,我們必須斜眼
才能看到盡頭的先知
如果它曾是暫時的你
那麼現在不了,因爲詞語
在被眨低之前,已經變成了別的
而詞義,總是確切的
至少,在兩個音調以上
我們和你相同的,正是陌生的
這是我們僅存的條件
當所有孤兒的臉都那麼相似
在一場只留給我們的霧裡停止張望……


〈維米爾的光〉

按禪境的比例,一架小秤
稱著光線中的塵埃
以及塵埃中意義過重的重量

粒粒細小的珍珠,經
金色瞳仁姑娘的觸摸
帶來更為細小的光亮

以此提煉數,教數
學會歌——至多晚,至多久
抵達維米爾的光

從未言說,因此是至美


〈死胡楊林,哀悼的示範林〉

深沉大地的嗓音說完它的回聲
一個安靜的代表,隨水所流的
所知的,既考察了太多的心
就只把流動當證詞
光,便像碎了一樣朝我們湧來

在哀悼者的老地方
更強的,是已逝的
深處,也正是痛處
所有的力,承受著自己
在這仍是語言所在之地
要我們把掩面當歌唱

唱著,我們就流回來,流進
這起始的洪荒和重新開始的洪荒
只在這一點歌唱
沒有持久的地獄
只歌唱這一點
墓地開始像階梯
從這缺失的當下
從我們最根本的痛處
讓人走岀來,重新走出來——


〈在它以內〉

埋你的詞,把你的死
也增加進來
微小到不再是種子

活在碗裡
不平,而沒有波瀾

人的無疆期待
便如排列起來的墓碑
可以穿行整整一個國家……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31721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