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隆達三橋串今古
2016/08/31 16:01:06瀏覽696|回應0|推薦18

離開鬥牛場,走進市區,路跑仍繼續進行著。不在路跑線上的街道也少有車輛,有的街上就在路中央擺著咖啡座,真是悠閒得緊。我們順著街道走回旅館,在等候行李的當下,有朋友在落地窗旁享用咖啡。由於路跑活動一時半會兒還結束不了,於是邁開腳步,走過新橋,來到老城區。

隆達新舊城區被深約120公尺峽谷隔開,為了連絡兩端,從谷底往上建了三座橋樑。這三座橋由下而上依序是摩爾橋(La PuenteMoorish Bridge Ronda,Roman Bridge)、老橋(Puente ViejoOld Bridge Ronda)和新橋(Puente NuevoNew Bridge Ronda)

摩爾橋是一座單拱的石橋。雖然這座橋常被誤為羅馬橋,但並沒有證據顯示這是羅馬人建的橋樑。但在它的結構上仍可看出摩爾人建築的痕跡。或許這些痕跡是11世紀,隆達仍是Taifa of Ronda小王國時留下的。也或許原址有羅馬人橋樑的遺址。所以它通常被直接叫「The Bridge」或「Moorish Bridge」。它由老城北邊跨越Guadalevin河峽谷,然後接上之字形陡峭曲折小徑,跨過懸崖邊進入老城。

老橋,也叫Arab Bridge。是18世紀新橋建成前第二座跨越峽谷進入老城的橋樑。它建於摩爾橋下游數公尺、峽谷較高的位置,不僅可以降低進入老城的困難度,也可以避免經常氾濫的河水。這座建於16世紀的橋樑是座單拱橋,當時已不是摩爾人佔領時代了。但從橋基礎上仍可見到之前可能有一座橋在此。

新橋,是跨越120公尺深谷的三座橋樑中最新也是最大的一座,始建於1751年,花了42年建成,建築期間有50位工匠喪生。在橋中央拱頂上方有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有許多不同的用途,其中一個是曾經被作為監獄使用。據說在1936-1939年西班牙內戰期間,敵對的雙方都曾將這裡作為拷問囚犯的地方。甚至將囚犯從窗戶扔到El Tajo峽谷中摔死。現在作為展示橋樑歷史和結構的這個房間要從一個原來作為警衛室的地方進入。

從旅館及岸邊就能看到老城有可以下到峽谷的步道。走過新橋之後就順著方向判斷向右轉進一條巷道。再從一個小小公園盡頭處的引道右轉往下就來到峽谷下方。這條步道上都是細碎的沙石,走起來有些滑溜。偏偏今天穿了雙平底鞋,更是亦步亦趨的緩步向下。到了下方一個突出的平台,從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峽谷和新橋,還有座落在懸崖頂上的旅館。這時平台上來了兩位小姐,先到的一位聽我們說著國語,於是請我們幫忙拍照。原來是位上海小姐,趁著到西班牙出差的空檔來探訪名勝。另一位後到的則是韓國小姐。

離開平台,本打算繼續往新橋下方前進,但步道實在滑溜得緊,一位小朋友從步道上快速衝下,幸虧反應快、及時抓住樹枝,否則可能衝下谷去。嚇得同行的母姊連聲驚叫。看到這一幕,再看看前方,回頭吧!雖覺可惜,但有些年紀了,安全第一要緊。

往回頭走,再次走過來時路,路邊一家小店,看來點心頗為可口,內人買了一個核桃餅,還真是美味。
      又回到新橋橋頭,路跑仍在進行著。看了地圖,這裡既是老城區,路跑者一個接著一個的從山下跑上來。心想老城區必有可觀,打算順著方向往下走。於是在這裡「撿」到一位落單的夥伴佳蓉之後就順著之字形小徑一路向下。走在不甚平坦的石板路上往下都覺得有些「礙腳」,跑者從這兒往上跑可真是累人啊!所幸我們選了這條路,這才能發現隆達另兩座橋和一些遺蹟。

沿著Calle Real路,臨峽谷一邊是半人高的護牆,另一邊則是高高的城牆。在一個小小平台前方是一座有著巴洛克式門面的建築,前面一座石砌十字架。看了旁邊的說明牌,原來是「Palace of the marquis of salvatierra」。這是1485年天主教徒取代摩爾人那個年代,Don Vasco Martin de Salvatierra的宅邸,曾在18世紀時整建過。Don Vasco Martin de Salvatierra何許人也?他是1485年收復失土之後,天主教國王派駐隆達的代表。

繼績往下,有兩條叉路,一往下,一往上。叉路上立著一座拱形門。這座門叫「The Archway of Philip V」。 
       The Archway of Philip V所在的位置可能是摩爾人時代一條進入老城的替代道路。原來的大門已經消失了,所幸在附近一塊基石上的刻字記錄下來這段故事。現在看到的像坊一樣的門樓是1742年重建的。

在叉路口選了往下的道路,但走了一小段之後,看到前方那座小小的摩爾橋引導著道路一直往前通到新城區山坡的遠方。從那兒再往上走回新城區想必是一條比較長遠的路。看看時間距離訂妥的晚餐時間已近,於是回頭往上、走過老橋的道路。
       老橋位在新橋的上游處,從這裡看到的峽谷要窄了許多,也陡峭許多。峽谷上一幢幢白色的房屋臨峽谷而建,只看這建築就知道和米哈斯的白色建築景觀大大不同。
       走過老橋,一路上坡回到新城區。叉路口是座叫Iglesia de Padre Jesús的教堂,教堂前一座像是咱們影壁牆的建築Fuente de los Ocho Caños。這座建於15世紀的教堂、16世紀時以Santa Cecilia為主保聖人的教堂還有座始建時即已存在的哥德式鐘樓。教堂路邊一尊彈著吉他的Ana Amaya Molina女士雕像。據說1855年出生於隆達、1933年在巴塞隆那去世的Ana Amaya Molina是一位知名的吉他手,也是佛朗明哥界的傳奇。

沿著Calle Sta. Cecilia路轉進Calle Virgen de los Remedios路,再轉個彎就回到旅館,正好趕上用晚餐。
       這一趟走來有些收獲,但據說在峽谷附近還另有許多景觀卻是未能一探,又是可惜。據說老城的地下有摩爾王之家(Casa del Rey Moro)14世紀的礦道(The Secret Mine)等等。或許就讓它們留在資料裡吧!

昨天就聽說今天「可能是」領隊60歲的生日,他又極擅攝影,所以逛街時就找了一張水彩畫的隆達峽谷明信片,送上經眾人簽名的祝福。結果這才知道原來生日是在9天後,不過,早到的祝福總是好過一切。不是嗎?

用過晚餐,相約到市區和新橋賞夜景。夜色中、燈光下的新橋、峽谷,以及城區中的街道、咖啡座、Plaza del SocorroNuestra Señora del Socorro顯現出和白天迥異的景色和美感。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