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後記之二
2010/07/03 15:26:54瀏覽899|回應0|推薦25

桀驁不馴的我,常惹媽媽生氣,從小時候記事的時候起,媽媽總是會跟我說:

「你的名字是取自易經裡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意思,就是要你能夠自立,你是家中長子,以後這個家要由你來撐持,就要靠你了。」

雖然這些話語從小就在我心中烙下了極深、極重的壓力,覺得這個家未來的重擔像是馬上就要落在我的身上一樣,卻也覺得這股無形的力量總是在擠壓和鞭策著我,不斷的提醒自己要走正途。所以當同儕們抽煙、打牌、混太保的時候,我總能自我警惕的不同流合汙。不為別的,只為了我有一個不同於常人的媽媽。

經過多年大山、大江和大海的飄泊、流浪,以及噩耗、不幸一件又一件的身心煎熬,媽媽身體一直不太好。記憶裡,在新社的時候,媽媽常犯牙疼。每回牙疼,總是要我到街上去買包五分珠。我那時還小,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五分珠[1]」,更不懂為什麼牙疼要買「五分珠」,只是拼了命似的快快跑去跑回的把藥買來。

搬到台中之後,媽媽住了幾次院,每回住院,我也總是在下了課,吃了晚飯,就到醫院陪媽媽,夜裡就睡在媽媽病房裡的空病床上。

搬到台中之後,許是心情放鬆了,過去多年的操勞、煩憂,以及常年身心勞累積累下來的苦果一一在媽媽身上兌現。那一段日子裡,媽媽常生病,有時候醫院一住就是個把月的,我們也總是在學校、醫院和家裡三頭跑。民國五十年代初,有一回媽媽住院,姊姊從醫院回來,把我叫到一邊,嚴肅的對我說:

「媽媽的病檢查得知是子宮癌,要開刀。」

那年頭聞癌色變,我聽了更是心中一片麻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記得一個人在後院,不斷的對著天空默默的向老天祈求:

「我願折十年壽,只求媽媽平安。」

感覺上姊姊就像媽媽一樣堅強、剛毅。我不知道姊姊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內心是如何的掙扎,只記得在開刀的前一、兩天,姊姊買了份禮物,帶著我和弟弟去主治醫師的家,送上禮盒,拜託醫師好好醫治媽媽。直到現在我仍不知該如何送禮,又該如何拜託醫生。那時候的姊姊才不過是個十六、七歲左右的高中生,她是怎麼找到主治醫師?又怎麼知道主治醫師的家?又是從那裡打聽來的要送禮給醫師。現在想想,好強、剛毅的姊姊,這大概是她平生唯一的一次送禮、求人吧。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後記-之三-->>

[1] 五分珠是早年一家叫「易生堂」的製藥廠生產,止痛用的成藥。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