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8-2)---搬新眷舍託育來
2010/06/19 17:43:48瀏覽564|回應0|推薦20

算算院子裡和緊臨著的小山坡上種的果樹種類大約有荔枝、龍眼、柚子、柿子、板栗、菠蘿蜜、麵包樹、芭樂、香蕉、青果(一種果實樣子像橄欖,但比較酸澀,需要用糖水烹煮的果子,現在知道它叫錫蘭橄欖,但當時我們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取其青澀,所以都管它叫青果),還有一種長得有些像釋迦,焐熟之後甚為甜美的果實,後來才知道名字叫做山刺番荔枝,也有人管它叫牛心梨或日本釋迦。

搬到軍官眷舍之後面臨了另一個難題,這時候女兒已經成為正式生,大兒子卻只有五歲多,雖然老師簽應讓他旁聽,但還不到學齡。只好再去拜託老師准許讓大兒子破格入學,學校和老師也都極為體恤我的要求。這樣上、下學可以姊弟為伴,只要告誡孩子們下了課不可以到後面小河邊玩耍即可,倒是小兒子怎麼辦呢?他還只有兩歲,以往我總是在上班的時候順便把他帶到原來還沒搬到眷舍時住的小屋託給老張家,請張太太順便照顧。但是老張家自已就有兩、三個孩子要照顧,起先幾天小兒子還肯坐在他家門口,看著張家孩子玩耍。這樣過了幾天,小兒子說什麼也不願意再坐在張家門口等我下班。才把他放下,我前腳走,他就後腳跟的跟著我往機場走,只好把他抱到辦公室。辦公室裡那些單身的兄弟們一看到來了個小娃兒,個個都搶著抱,逗他玩耍。為了不要因此驚動了隊長,我只好請這些兄弟們帶著小兒子到後面空地上去玩,有事的就去做事,小兒子自己一個人坐在草地上倒也能玩得開心。

只是好景不長,每天我抱他上班,背他下班,上班時他就在後面草地上玩耍。這樣躲躲藏藏了好一陣子,終於有一天小兒子進辦公室來要水喝被隊長撞見了。於是隊長就問:

「這是誰的小孩?」

我回答:

「是我的小兒子。」

隊長又問:

「你沒有請人帶嗎?」

我只好回說:

「請不到人,而且他只有兩歲,沒辦法放他一個人在家裡,只好帶他來上班,讓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後面的草地上玩,他不會吵鬧,也不會妨礙工作。」

隊長沒有回應就出去了。事實上我不只是請不到人帶孩子,而且我們的條件跟本沒有能力找人帶孩子。原來那樣讓小兒子在李家待幾天,又再張家待幾天的,純粹是友情和義務幫忙,就這樣子,我連謝謝人家幫忙的謝禮都送不起,那裡還敢妄談請媬母帶孩子呢?

但辦公室終歸是辦公室,隊長雖沒當面對我說,卻在和別的同事談天的時候說不該把孩子帶來辦公室等等。同事也會打抱不平的跟我說:

「隊長也真是太小氣了,連一個娃兒都容不下,現在機場裡沒事,我們這些兄弟們也都沒啥事做,要不就是聊天、玩十點半,要不就是想著怎麼去挖寶。」

我當然知道這些管我叫大姊、文書官的兄弟們的心意,但實在是養家活口已是極限,所以隊長既然沒有當面說,就裝作沒聽見,只要我不耽誤公事,就聽天意吧。


(28-3)-搬新眷舍託育來-->>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