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6-2)---軍旅生涯際遇別
2010/06/09 15:53:48瀏覽612|回應0|推薦12

知道了這種情形,只好隱忍,以工作換取信任吧。沒有人會想到由於分隊長自己的歧見,竟在往後大約半年的期間內,一次又一次的到大隊部向大隊長告狀,要求大隊長把我調走。所提出的理由就是分隊長認為我沒有相關業務工作經驗。大隊長聽了認為每一種經驗都是經由工作時間累積得來,而沒有接納他的要求。

碰了釘子,對我更加排斥,總是指派些棘手、繁瑣的任務,在這些任務中印象比較深刻是駕駛兵撞傷人的車禍調解事件。這項業務原應由隊上專門處理整體事務的參謀軍官處理,因為他們可以代表隊長,也會獲得隊長授權,處理對外事務擁有立場。我只是文書官,卻不具備這些要件,且隊長又沒有給予任何指示與授權。沒有辦法,既然接受命令就硬著頭皮去做,在與受害人接觸,了解他們的要求之後,即刻返隊向隊長報告,他極不滿意。這也在我預料之中,並不意外。接著隊長就派了二位參謀再去處理,結果如何,無法得知,但可以預見的是這又成了被告的罪狀。果不其然,只是又碰了釘子。

一天,幾位從大隊部公差回來的弟兄們私下把這些事情告訴我。他們說隊長又在大隊長面前告我的狀,大隊長沒理他,大隊部的長官們也都責怪忚太苛薄。一連串這種事情的發生,嘴裡雖自我解嘲的說不去理他,但心裡總難免有些火氣,除了隱忍還是只有隱忍。

隨著人員、車輛、機具的陸續移出,機場已少有飛機起降,業務量減少,清閒許多。雖然任務減少,但機場畢竟還是一個作戰單位,相關的警戒仍不可少,隊上作戰軍官都要輪流當值,應付各種狀況,我因為是文書事務官,不具戰鬥任務專長,所以並沒有輪排當值。一天,分隊長指派給我一項工作,要求我在值星室值夜班,我就向隊長報告:「我是一個文書軍官,不具備作戰軍官的權責,白天由於辦公室和值星官室就在隔壁,所以值日沒有問題,如果有任何狀況都來得及向您基地指揮官報告或請求其他作戰軍官協助,可以立刻處理,但是在夜間則不然,如果有緊急軍情,我沒有辦法即時處理,而且在戰時,任何狀況都有可能發生,雖然現在清閒了,但機場仍屬於戰時最最重要的敏感地方,要是延誤軍機,這個責任無法承擔。」

分隊長雖然十分的不高興,但由於我說都是事實,他也無可奈的不了了之。只是我心裡明白這不過是逼我走路的手法而己,就不斷的告訴自己不去理會。

又是一天,一位到大隊部公差回來的弟兄到辦公室小聲的跟我說:

「我們分隊長今天被大隊長痛斥了一頓。」

我問說是為了什麼事。他接著說:

「還不是又去打你小報告,說你沒經驗要大隊長把你調走。大隊長聽了好像非常火大,大聲的訓斥他說:『又是沒經驗,我倒要問你,你有經驗的標準是什麼?你是隊長,是基地指揮官,那裡所有的官兵都是你的部下,他們有不懂不會的,都要你這位指揮官去教導、指示,你不去教導他們,卻總是來問我要有經驗的人。我這個大隊有那麼多個分隊,他們都來問我要有經驗的人我要上那兒去找。你自己不回頭想想,總是到大隊部來吵,真是的。」

我也不知道這事是真是假,只是從那以後,分隊長倒也鮮少再找我麻煩。


(26-3)-軍旅生涯際遇別-->>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