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5-2)---再著戎裝故人恩
2010/05/31 13:25:01瀏覽642|回應0|推薦22

同時報到的大都是一些年紀比較輕的錄取者,只見他們興高采烈的討論著,一看就知道她們都是第一次進入軍事單位,只聽她們不斷的問著:

「明天會怎樣訓練?」

「當初參加考試的情形如何如何?」

「訓練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形?」

忽然聽到有人在問:

「聽說有一位上尉軍官也來受訓,是誰?」

暫時安靜下來,只見大家東張西望一下後,又轉換話題,繼續交談。交談內容都是:

「你家住那裡?」

「你從那裡來?」

「下午沒事,去那兒逛逛。」等等的話題。

報到手續完成之後,暫時沒事,這些年輕女士相約結伴到台北市區逛街去了,我則在營區附近轉了轉,認識一下週邊的環境,認識一下來來去去的道路及交通狀況,了解一下周邊街道特徵,以方便結訓回去時能快速的搭車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用過早餐,一位軍官帶我們到一間會議室,分發資料和填相關資料表。由於當初報到的通知單並未提及要準備的資料、文件和文號等等資料,以致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填寫各項細節資料,要求暫不填註,等以後回家拿到相關資料之後再填,受理軍官就要求大家儘量把記得的寫上就行了。就這樣糊裡糊塗的通知公文,糊裡糊塗的報到,糊裡糊塗的填表,糊裡糊塗的完成了報到手續。心想,往後是如何,就認命吧!

報到後的一個星期,訓練官只是帶著我們看看一些像是地圖之類的東西,練習一下座標、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就分組開始上班。我們是三班制的輪值,就像是醫院裡護理站一樣的分白班、小夜班和大夜班一樣的晝夜不停。因為住宿的軍營與辦公地點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上、下班都有車輛接送。

當時台灣海峽情勢仍然十分緊張,美軍第七艦隊仍在台灣海峽協防,台灣海峽上空的飛航狀態、飛機往來都在這個地方標示出來,我們值班的工作非常辛苦,一坐在位子上,就得耳不停的聽,手不停的寫,值完八個小時班之後,簡直是疲憊不堪。受訓當時,我原以為這只是實習,或者是觀摩訓練,訓練完了之後就會分發到部隊。但問了周圍的人之後才發現,這就是正式上班了,不會再分發到其他單位去了,報到受訓的這些人全部都得留在台北。

(25-3)-再著戎裝故人恩 -->>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