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3-1)---頻臨絕境么兒臨
2010/05/24 20:08:57瀏覽679|回應2|推薦19

外子過世以來,我的一雙兒女,跟著我東奔西跑的求助、討生活,這終究不是個辦法。於是我想是不是可以送他們到學校,一方面可以和別的孩子們一樣的活動,另一方面我也可以比較安心的在家打理一切,等待著另一個新生命的到來。

其實兩個孩子都不到上學年齡,女兒五歲多,兒子不到四歲。於是我到學校找到姑姪兩位詹姓女老師[1],請二位詹老師幫忙讓我的兩個兒女能先進學校旁聽。這兩位有姑姪關係的女老師都非常和善,在聽了我的懇求之後,年長的詹老師答應收下女兒入學,但兒子只有不到四歲,距離學齡實在太遠,經過我一再懇求,年輕的詹老師總算點頭,答應也讓兒子去旁聽。

寒假過完,學校開學了,我就送兩個兒女到詹老師班上報到,看他們安靜的坐在教室裡,沒有吵鬧,就像兩個小學生一樣,我才放下心的回家。

日子就這樣走著,肚子裡的么兒眼看著就到了要來世上報到的日子。

我必須記下這段事實,以表達對上蒼的感恩。

一般孕婦到臨產時腹如絞,呼天搶地,這些現象對我全都未曾發生。

那一天早上,我將兒女叫醒,梳洗乾淨,讓姊弟倆坐在房中等我。往日都是我做早點,今天我有預感知道要發生什麼,所以去小街上買了一些吃食,又準備了一些青菜和雞蛋,回來讓兩個孩子吃完早點去學校。

送孩子到學校之後,我趕快把煤炭爐子生起火來,隨後上坡到機場大營門口前原來住的茅屋那裡找到張太太,告訴她情形,請她到眷村幫我,她馬上跟我下來,整理了一些要用的小衣物,然後到另一棟眷舍中找到鄔太太,鄔太太的先生是一位醫官,鄔太太人也是資深護理長,曾接生過無數的嬰兒,也是我老早就拜託好的助產士。鄔太太答應隨後就到。

早上十點多,鄔太太來了,看我仍在做零碎雜事,問我說:

「肚子疼不疼?」

我回說:

「不疼。」

她就說:

「不疼,大概還不到時候,我先回去準備一下中午的飯菜,稍停再過來。她走了,張太太已準備好了開水,也一再的問我:

「痛不痛?」

我說:

「不痛。該做的事都準備好了,你先去幫忙給孩子準備午飯吧。」

鄔太太又連續來了兩次,大約十一點多鐘,嬰兒出生了,我沒有產婦錐心的疼痛,么兒的出生也沒有耽誤醫生的正常作息時間。我心中只有數不清的感激和對上蒼感恩。

這是民國四十一年三月七日(實際是三月八日),我給么兒取名「新O」,希望他出生的國家從此更新、更好。

兩個小兒女回來,看到床上嬰兒,齊聲驚呼:

「唉呀!這是那裡來的小娃娃,怎麼睡在我們床上。」

張太太笑著回說:

「是媽媽給你們生的小弟弟。」

小姊姊立刻問道:

「可不可以抱?」

「當然可以,但是弟弟要睡覺,現在不能抱,快去吃飯,張媽媽已經把飯做好了。」

(23-2)-頻臨絕境么兒臨 -->> 


[1] 年長的詹老師是詹繁,是大女兒的班導師;年輕的詹老師是詹緣,是大兒子的班導師,她們對兩個兒女都極為照顧。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山城歲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母子
2010/07/09 14:49

平安

想必是天公伯仔特別疼惜


山城歲月敬上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0-07-09 17:06 回覆:

我想應該是的吧!

當過母親的都知道,生產時痛的呼天搶地。許是老天不願讓家母在一連串的不幸之後,再承擔過多肉體上的疼痛吧!


奈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貼心的孩子
2010/05/25 08:05
還在娘胎裡就懂得體貼親娘了
文後的照片 可就是這孩子?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0-05-30 19:01 回覆:

應是家母的剛毅和靭性感動了上蒼,老天爺不願意再叫這個承受過百般苦難的瘦小女人再次承擔生產的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