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2-4)---絕處碰壁盼星光
2010/05/22 22:24:49瀏覽669|回應0|推薦17

民國四十二年一月十九日,撫恤處寄來了我第一年的撫恤金,只有少少的五百六十四元,撫恤令上登記得明白,就算照這個數字每年一倍一倍的增加也沒能有多少錢。我清楚的記得,第十年,也就是最後一年的撫恤金是一千六百元,扣去一半,實發八百元。這扣去的一半是民國四十七年前後,有人說是遺眷太苦,憐憫這些遺眷,所以先預借半年的撫恤金大約是三百元左右,等最後一年時扣還。當初只預借三百元錢,最後卻扣還八百元,這差額五百元是利息嗎?還是其他什麼明目的費用。如果是利息錢,這利率也高得嚇人。當年經辦此事的各位長官竟沒有一位能想想這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嗎?就算是每年都有一千六百元的撫恤,十年合計也不過只有一萬六千元,何況實際上十年滿期收到的撫恤金總數大約還折合不到一半的金額。想想,這真是極端苛刻的撫恤了。我有兩個孩子、還有一個即將出世的嬰兒,這區區的撫恤金要如何負擔他們活命、受教育的所需呢?

就這樣清淡、困苦的過了一段日子。

大約是民國四十二年春、夏之交左右吧,一天,空軍總部寄來了一件公文,是計畫招考一批女性軍官,要我去報名應考。

我離開學校已經有十多年,加上飽經戰亂,東奔西跑的到處飄泊,不要說書本,即使連報紙也已經甚少閱讀,現在要去參加考試,拿什麼去應對?心裡著實惶恐。但是為了謀求一個穩定有固定收入的工作,好養活三個嗷嗷待哺的幼兒,只好硬著頭皮去闖這一關了。

考試科目有四、五科之多,離考期又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或許考試內容並不是那麼難。但是就一個離開學校十年,其間完全未曾再接觸書本的我來說,要抓回以前學校學過的東西真是有些不易。只好趕緊就近向鄰居一位中學生借來他讀過的課本,但因為白天要照看三個幼兒,沒有完整的時間可以閱讀,只好利用晚上孩子們睡了之後,在微弱的燈光下熬夜苦讀。經過一個多月的熬夜苦讀,睡眠不足,加上火氣上升,弄得我是齒牙動搖,疼痛不堪。回想,從收到空軍總部通知,到報名應考,已經面對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障礙,所以準備考試也就只有盡力吧。

收到通知之後,準備了身邊僅有的資料,在報名那一天到招生辦事處報名,那時就開始遭遇阻礙。招生辦事處的受理人員看了我的資料,就說年齡超過,不肯受理報名。在好不容易得來的一線希望即將再度破滅之際,我不得已只好硬起頭皮與他們理論和力爭。但無論如何磨破唇舌,受理人員就是不許報名。我在幾近絕望之際,發了火氣,大聲指著手上的空軍總部公文說:

「我的年齡空軍總部早已知知道,如果因為年齡超過不能報名,就不該發公文給我要我報名應考;既然發公文要我來報名應考,就不該又以年齡為藉口不許我報名。我雖然現在是一個老百姓,但曾經是一個軍人,接到空軍總部的公文就像是一紙命令,當然就要依著空軍總部的公文來執行,我在接到這張公文之前並不知道什麼招考女性軍官的消息,現在依照你們的公文跑大老遠的路來報名,卻又不許報名,到底把這紙公文當作是玩笑,還是欺騙?你們為什麼不打個電話去請示空軍部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空軍總部還是像你們說的是發錯了公文,我掉頭就走。」

辦事處人員拗不過我的質疑,只好打電話向空軍總部求證。稍過一會兒之後,一位軍官走出來說:

「向總部求證結果,你可以報名,但為了作業需要,要請你把年齡少寫幾歲。」

這場爭執就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結論之下結束。

(22-5)-絕處碰壁盼星光-->>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