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2-2)---絕處碰壁盼星光
2010/05/19 15:52:44瀏覽531|回應0|推薦19

接到撫恤令,加上一連串的挫折,我知道不能再依靠什麼了,我只能靠自己走自己活命的道路。回想一下,過去這些年,我曾在幹訓團擔任上尉指導員,也曾斷斷續續的在小學任教,或許去謀個教職,拿起教鞭,教教小學生,應該還難不倒我。於是就近去向國民學校打聽,一位女老師告訴我說,沒有聽說學校要聘請老師。有幾位學生家長則說,他們是三十七年來台的軍人,兒女都是適齡入學的學生,他們說,這裡仍是日本式的教育,學生如有犯錯,女老師還好,男老師則往往體罰頻頻,有時甚至拳打腳踢的,甚是嚴格。此事後來證諸我的兒女,就看到老師如此體罰。此外,學校裡也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對女老師也不是很有利。

聽了這些,不由得我心冷了太半。想想這些和在大陸讀書、教書情形迥異,我們兄妹也算是家學淵源,二姊從師範畢業後就是標準的教書先生,後來當到學校校長。以往二姊任教時,每年接聘書都是校長帶著一位職員,捧著用紅色信封裝著的聘書,親自到我家交到二姊手上,然後行禮、拜託。再早些年,大約民國二十年左右,送聘更是隆重,校長除了帶一位職員外,還有一位校工拿著鞭炮,到了家門口,先由校工在大門上貼上「喜報」二字紅紙,點上鞭炮,然後扣門大喊:

「某某先生接聘!」

之後,家人迎進校長奉茶,校長也同時拜候老尊長,聲聲拜託後,才行禮離去。這是多麼莊嚴、隆重,多讓老師窩心的禮聘啊!後來這些下聘禮數雖然都免了,但在校內仍是由校長親自送聘。後來二姊自己當了校長,也都是這樣的向老師一一送聘。家父生前即曾為有一位教書的女兒感到光榮和安慰,老人家總希望家裡能再出一位老師,但因戰亂,不僅毀了家園,子女們終究沒能再圓老人家的這個夢。

為了能求得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於是把自己的學、經歷背景,寫了封信寄去空軍總部,久久都得不到回音,原本已不抱任何希望。大約是在民四十一年一、二月間吧,突然收到一封寄自空軍總司令部的公文,拆開一看原來是一紙命令,大意是說我的信收到了,既然之前曾擔任過教職,就持此命令到台中空軍子弟小學任教好了,而且公文上說明副本已經同時寄去該校辦理。我手持命令,躊躇不決,是去還是辭?到台灣才兩年不到,我一家人的生活卻過得焦頭爛額,這真是命運嗎?還是我們夫婦進錯了環境,當年從軍是滿腔熱血,單純的愛國,現在卻是一無所有,家破人亡。外子沒有戰死在戰場,卻千里迢迢的來到這個小小山村,被幾個仇視外方人在地人活活打成重傷,終致不治。面對土匪叛軍,我們敢高聲反抗,面對日本人,我們敢以血肉爭取公道,但面對同文同種、卻仇恨外方人的同胞,我們卻無可奈何。公理、正義何在?

(22-3)-絕處碰壁盼星光-->>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