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2-1)---絕處碰壁盼星光
2010/05/18 10:33:04瀏覽561|回應0|推薦16

外子去世後兩個月光景,眼看著要過春節了,以往過年,不管有錢沒錢,總會有些興奮、很期待的張羅東、張羅西的,也總是想方設法為兒女做件衣服,翻箱倒櫃的找出質料較好的花色衣服,大改小的給女兒改件新衣;兒子的就拆了大人毛衣,打套合身的毛衣褲,但今年什麼全沒了。

外子走後,我幾次夢見外子回來,卻不開門,竟自穿牆而入,我問他:

「你不是走了嗎?怎麼不推門就進來了?」

他沒回答我的問題,只說:

「回來看你跟孩子們。」

站了一下,環顧著茅草屋四周,面帶悽楚的隱沒在夜色中,我陡的清醒,望著夜色嚎啕大哭,深夜裡驚醒了隔壁老張。他來敲門問發生了什麼事?我不願把自己的悲痛傷心讓別人看見,只說:

「沒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驚擾了你。」

第二天,擦乾眼淚,一如往日的操持家事,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外子走後,過了盡七,機場的同事們都來勸我搬回眷區分配到的眷舍,相互好有照應,就聽了他們的意思搬了進去,原來的茅屋就讓給老張一家人居住。

為了往後的日子,期望有個較好的生理,好讓孩子快快長大。不得已,只好想辦法上台北去找以前的老長官謀個生路,牽著兩個兒女,懷著么兒,循著指點來到臨沂街,深宅大院的,好不容易找到這位世誼長官,一開門聽了來意,不僅沒讓我們進門,甚至連客氣話都沒有說,就回了一句:

「愛莫能助。」

「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楞在當下,看著一雙兒女,只有強忍著淚水,一步一踅的折回車站,絕望的轉回到山上。人情竟是如此的冷暖立判。

好心的聯隊長劉將軍得知我的生活困境,特別派了一位軍官轉告我說,願意在隊部為我補一個士兵的缺,不用天天來上班,可以在家中照看小孩,問我是否願意接受?我思考片刻立即告知這位軍官:

「請轉告將軍,我萬分感謝將軍的關懷和照顧,我只能心領,卻不能受命,一則只補空缺,不上班、不工作,坐領薪餉,不僅我做不來,別人又會怎麼看我?二則,短期間如此,或尚能得到同事包容和諒解,但長此以往,終必怨聲載道,對將軍也會心生不滿;三則軍中經常有各種校閱、檢查,如果總是點卯不到,怎能久待,與其到時候不得不辭,何如現在就不受。我寧可清苦度日,卻是心安。將軍的照顧,我只有感激和感謝了。」

過了幾天,有人轉告我說:

「你辭謝了將軍的幫助,將軍不勝感嘆的說,你好剛烈的個性。」

我只有打內心感謝將軍的善意,寧可憑本事換取所得,那怕只是星星點點,都是心安,不勞而獲卻是萬萬不能的。

接著,拿到撫恤令,令上註記的死亡原因是「戰時積勞病故」,只給恤拾年。我不知道撫恤令上的「戰時積勞病故」是憑什麼寫出來的。當時年僅三十三歲的外子,有著極為健壯的身體,為了執行長官命令交辦事件而受傷致死,再說當時也並無打仗,那來「戰時積勞」。

我拿了撫恤令去找當時的分隊長(就是當初來時外子義無反顧的將新配的眷舍讓給他家住的那位素未謀面的同事),他支支吾吾的不肯正面回答,禁不得我一再追問,只含糊其詞、慢條斯理的說:

「沒有辦法呀,就只有這樣報了。」

外子認真執行長官命令交辦的任務,落得如此下場,而長官卻只輕描淡寫似的一筆帶過,真真令人心寒。心知跟這樣膽小如鼠、沒有擔當,只知討好上級,不會為部屬爭取權益的長官爭執無效,只好悻悻的回來。

(22-2)-絕處碰壁盼星光-->>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