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1-9)---初嚐安定噩耗臨
2010/05/17 13:25:10瀏覽597|回應1|推薦15

這時候一位同事坐到我面前,悄悄的對我說:

「一件事要跟你商量,我去看過棺木了,價錢不便宜,該怎麼辦?」

我才像是被當頭雷擊了一下,天啊!這該怎麼辦?我口袋裡只剩下十幾塊錢了,不要說不便宜,就是再便宜也買不起啊!

抬起頭,看著這位同事,腦子裡拼命的思索,想了半天,突然像閃電一樣在我腦中閃爍,有一個影像出現在腦海中。那是在大陸西安西關小學時相處過的一位很好的長官姚先生。剛來新社時,我們一家人到台中買日用品,在街上碰到姚先生。他邀我們去他家,那個幾十戶軍眷住的村子,地方很不錯,原來是日本人群居的地方,日式的房子、榻榻米舖的地板,很乾淨,是我們逃難、奔波多年來見過最好的地方了。我依稀記得那所在。像是遇到救星一樣。我把記得的地方和走法約略的告訴那位同事,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道路街名,只依稀記得一條小河橋上走過,就在那附近。請同事到了那兒在附近問問,碰碰運氣吧。找到姚先生之後,把我們的情形告訴他,請他幫助。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大約兩個小時之後,同事回來,興奮的對我說:

「很容易就找到他家,姚先生正好在家,聽了我的話立即陪我去選了副很不錯的棺木,價值七百多元。姚先生買了要我趕緊送來醫院。他則帶老闆去他家取錢。他要我轉告你不要太難過,孩子要緊。」

棺木送進了太平間,我把已穿戴好的外子送進棺內。燃上香燭,默默的祝禱著:

「你安息吧,不必牽掛,以後的路我要獨自走下去。」

第二天中午,回到新社。一些曾是西昌共患難的同事弟兄們已經在機場邊上大片草地上選好了墓地,也挖好了墓穴,好生讓我感動。下午,大家合力動手將棺木送進墓穴,填土安葬完畢。還沒來得及向他們道謝,也沒有請他們吃一餐飯、喝一口水,他們就不由分說的把我送上軍車,送回茅草屋,整個過程裡,都是這些弟兄們幫忙,機場裡的三位長官卻無一露面。

七百多元的棺木是多少錢?在當時軍人的待遇菲薄,低階軍官月薪不足百元,士官兵更只有幾十元錢,當時又沒有什麼眷屬補給及其他任何補貼。為了生活幾乎沒有那一家人不是拿出從大陸帶出來的家當補貼家用。七百多元是要用多少個月,甚至一、兩年不吃不用才能湊齊的,我要交代我的孩子們,這份恩情永遠都不許忘記。多年後,我好不容易積攢了一萬元,想再去找到姚西庭先生,感謝他多年前的義助,順便奉還這筆恩情債。憑著印象回到到了原先的地方,遍詢左右鄰舍卻竟無人認識姚先生一家人,仔細觀察那些日式房舍,好像是之前的眷舍,卻又有些不太相像。是我記錯了地方,還是姚先生早已升遷,一家人已遷他處?後來又陸續訪查了幾個有些相似的所在,卻始終沒有找到姚先生。之後,我想到了以姚先生的仁義,當年的義助本無要我償還之意,否則他早與我聯絡了。以他的地位沒有與我聯絡,就是不期望我有感恩、償債的壓力。我是一個感恩的人,找不到姚先生,我只好自我安慰,感恩或許放在心裡就好了,不一定要用金錢償還。於是我以無名氏的名義把那一萬元錢送到省立台中醫院,告訴承辦人,如果有家庭困苦的人家去世無力購置棺木的,即請代為購置棺木相贈。即使只有區區一萬元,卻已是我僅有的能力了,我用這種方式聊表對姚先生的感恩與祈福。

按著習俗,家人過世之後逢七都要去墳上祭拜,所以每隔七天我都要做點吃的送到墳上祭奠。有時候也會請老張幫我到墳上看看。當時正懷著孩子,隨著日子經過,行動越來越受到限制,以後再去上墳都是請老張幫忙帶著孩子同去。

老張雖只是個認不得幾個字的大兵,從當初把隔壁茅草屋整理一下讓給他一家人居住到現在,大大小小的事真幫了我們不少忙,特別是在外子去世這段日子裡,更是沒有忌諱的跑進跑出,真是讓人感恩啊!

(22-1)-絕處碰壁盼星光-->>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心 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淚如雨下............
2010/07/10 18:25
...............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10-07-12 16:38 回覆:
又惹您傷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