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1-7)---初嚐安定噩耗臨
2010/05/14 21:58:44瀏覽637|回應0|推薦20

次日清理出一堆大人、小孩的髒衣服,到小河邊清洗,又到小街上採買些菜蔬、豆腐干、雞蛋。已經沒錢了,得節省的就必須節省,只要夠兩個幼兒的飯食就行了。晚上匆匆整理明天的飯菜,鹽水醬油煮了豆腐干。忽然又想到明天是十月初八,我兒子三週歲的生日,又煮了兩個水煮蛋。

天已黑了,疲憊已極。一個士兵突然闖進來對我說:

「醫院叫你們家人去。」

說完轉頭就走,待我回過神來追出去時,那人已不知蹤影。到底是什事啊?機場這時已進不去了,無法問出根由,但我已意識到這不是好事。趕快讓孩子上床睡覺,我快速打包作好的食物,熱水瓶裡加滿了開水,將洗好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上摟著熟睡的兒女,沒有思想,沒有懼怕,只仰望著竹屋茅頂直到天明。

我叫醒了尚未睡夠的孩子,穿了衣服,放在床沿坐好,用熱水瓶裡的水給兒女擦了把臉,又用熱水燙熱了昨晚煮好的雞蛋,一人一個熱熱的握在手裡。提著一包吃食,在門口等著搭乘軍車去醫院。

到了醫院,進了病房,看到外子躺在病床上,床梆上好像掛了個紅牌子還是紅紙,我沒留心去看。只看著外子閉著雙眼,很是疲憊。我問他:

「 你很難過嗎?那裡疼?」

他睜開眼看看我,意思是知道我來了。我趕快牽過兩個孩子,告訴他今天是寶寶三週歲生日。隨後小聲告訴兒子:

「今天是你生日,快跟爸爸道喜[1],跟爸爸說恭喜。」

兒子羞答答的小聲說了「恭喜」二字。爸爸抬起頭來對兒子說:

「爸爸已不配作爸爸了。」

我轉過頭去,正碰到一個醫務士兵,惡狠狠的對我說:

「你們這些家屬都到那裡去了?找不到人,他昨晚又大出血了。」

我聽了不由得火冒三丈,本想回他:

「是你們不許家屬陪伴,把家屬趕走,把病人整得病情惡化,又反過來責罵家屬。」

但我是硬生生的忍了下來。病人還在醫院,我不敢得罪他們。在那個年頭有錢好買命,我無錢啊!只有靠受氣忍耐換取外子的活命,可憐啊!外子住院這些天用的仍是剛進醫院時用的藥,完全不曾見到我們在藥房買的藥,既然又是大出血,醫院難道沒有那些藥物作緊急治療嗎?只是外子地位卑微,我們無錢又無有力背景罷了。

(21-8)-初嚐安定噩耗臨 -->>

[1]從小,媽媽就告誡我們說,「生日」那一天是母難日,媽媽等於在鬼門關裡走了一回。所以在生日那一天一定要跟父母道喜,因為我們的誕生,更應為媽媽脫離了母難而喜。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