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遊烏鎮辭舊歲
2020/06/20 15:38:04瀏覽861|回應3|推薦61

有人說:烏鎮是人生中必須去的一次旅行。也有人說:烏鎮一年中最美的季節是春天與秋天。一天中最美的時候是清晨與傍晚。清晨,河道上會漫起薄薄的霧氣,仿佛夢境。傍晚,夕陽西照,遊人散盡,一個生活著的烏鎮出現在眼前。而最好別在夏季正午時去逛烏鎮,當然是因為「熱」啊!

我們在大年除夕來烏鎮,天上下著細雨,外面飄著冠狀病毒的風聲鶴唳。這似乎不是恰當的時機。但來這裡過大年本來就是我們這一回行程規劃的主軸,任誰也不能預知會有個冠狀病毒巨梟在大年下四處肆虐。

在烏村吃過年夜飯,一行人照樣搭上電瓶車,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回到通安客棧。一路上外面飄著雨,車行快速在鄉間道路上劃過。烏鎮市集外圍四處張燈結彩的佈置著巨型花燈。花燈映帶著水面倒影,增加了夜的美麗。據說那是烏鎮水燈會的展場。

回到客棧,稍事休息,夜來除了看電視春晚特別節目之外,似乎也沒啥事可做。來到烏鎮還沒有到街上逛逛,似乎有些欠缺。出去走走吧!

在櫃台取了張地圖,大致瀏覽一下。出發囉!

烏鎮西柵基本上是個水鄉小鎮,沿著一條長長水道兩側各有一條1.8公里長的老街;而縱橫交錯的河道則有近萬米。連絡這些河道除了划行在河道上的搖櫓船之外,就屬石板老街和交錯在水道上、形態各異的72座古石橋了。據說烏鎮的河流密度和石橋數量均為全中國古鎮之最。

入了夜,下著雨,撐著傘,出了門。經過精心規劃的烏鎮,有古宅,有水道,夜晚各式的燈光讓古宅、石橋和水道相映成趣,益發的美了。

出了我們住的通安客棧貴賓樓,一條風雨長廊橫貫,這條長廊可以通往古鎮另一頭,但它走的是古鎮外圍,離開了老街,所以雖然下著雨,我們也只得捨風雨長廊的遮蔽,撐著傘走在雨中老街上。

出門,過一座橋,左手邊院子裡,上百個巨大陶甕頂著同樣巨大的竹斗笠排排站在雨中,那是敘昌醬園的醬缸。

敘昌醬園是烏鎮人陶敘昌於清咸豐九年(1859年)以自己名字為號創立的。是烏鎮有史以來最早的醬園,前店後坊。後坊是豆瓣醬、醬油、醬菜等的作坊;前店則有鹵醬麵館,不光賣麵,也賣豆瓣醬、醬油、醬菜等醬製品,還有醬鴨脖,鴨胗,鴨腿,滷蛋等等。只可惜,天晚了,沒能進去好好瞧瞧、嚐嚐他們的滷味。

過了敘昌醬園不遠,右手邊一條叉路,一座石牌樓,上書「安渡坊」。這裡是進入西柵景區的水路入口,下午我們來西柵通安客棧就是從遊客中心搭渡船在這兒下的船。碼頭對面院子裡高高的架子上掛著許多長長的布條幅,那兒的草木本色染坊,是一家手工布的作坊。明天早上我就會來這兒為自己染一塊布巾。

 

 

 

 

 

 

 

 

 

 

 

過了安渡坊,路邊一所房舍寫著「昭明書舍」。如果對古文有些涉獵的話,一定聽過「昭明文選」這部保留了中國古文學的重要書冊。蕭統,是魏晉南北朝時,南朝梁朝的太子。他的父親就是篤信佛教的梁武帝。這位太子英年早逝,未及即位即於中大通三年(531年)去世,死後諡「昭明」,故世稱「昭明太子」。昭明太子對後世最大貢獻就是編纂了中國最早的詩文總集「昭明文選」,保存了梁朝以前的文學作品,讓後世可以一覽古代中國的文學底蘊。

相傳蕭統出生時,右手緊握,梁武帝於是張榜招賢,期望掰開太子的手。時任尚書令的沈約捧起太子的手輕輕一掰就開了,梁武帝於是封他為太子少傅。沈約是烏鎮人,梁武帝怕兒子荒廢學業,就命太子隨行讀書,太子來烏鎮讀書,自然得有座像樣的房子,於是就有了這座昭明書院。昭明書院也是古鎮中最具規模的圖書館。書院內有「六朝遺勝」石牌坊等等。可惜我們雖曾路過,卻未能入內憑弔先賢。

在雨中沿著古街漫步而行,一會兒有橋,一會兒是石板路,一會兒水映古宅,在在都吸引著我們駐足。河邊住宅窗簷上掛著臘肉、香腸,讓我憶起小時候鄉下過年的景象。家家戶戶都把自家灌就、醃製的香腸、臘肉掛在廊簷下晾曬。數十年不見的景象又在這兒拾起,怎不讓人感傷?

一路上,只有少得可數的夜遊人,還有提著腳架相機捕捉烏鎮夜景的攝影者。我沒帶腳架,天又下著雨,只得邊避雨、邊受凍的儘量依靠著橋墩、牆柱,勉強拍了些照片。

濕冷的夜裡,行走在少有行人的老街上,卻是絲毫沒有害怕的感覺,一來景色絕美,二來沿途常見三三兩兩,或是獨自一人的保安人員在街角守望著。還真難以讓人害怕呢!路過,輕聲問候「辛苦你們了!」回答總是「不辛苦!」「這是我們的工作。」

天氣濕冷、病毒肆虐,有這些安於保安的夥伴們相伴,真是讓人感謝啊!

走過了「國樂戲院」門樓,就差不多快到盡頭了。

國樂劇院,是個景點,也是個劇場、還是個水上劇場。據說定時有節目在這兒演出。當然,咱們此行又是無緣得見的了。

走著、走著,來到接近西柵最西側的店舖區。這兒大部分是咖啡座和酒吧,原本這時候該是高朋滿座、歡笑不墜才是。可冠狀病毒硬是把旅者逼回家裡。咖啡店和酒吧裡只有幾位店員坐鎮,邊看著電視上的春晚節目、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企盼這病毒疫情早日煙消雲散吧!

老街盡頭一座像是鐘樓的建築,是文昌閣舊址。原來的文昌閣損毀,現在看到的是新整建的。小河右邊一座屋頂略呈波浪的木橋,喚作如意橋,過橋一座寺院和高塔。寺院是白蓮寺,高塔是觀音塔。據搖櫓船的師傅說,這橋叫如意,意思是讓過橋去觀音塔和白蓮寺上香的遊人事事如意。還真有些意思。

轉身往回走。不再走原路,過了橋,走河另一邊的老街。這邊同樣是老街,卻有不太一樣的景觀,有烏將軍廟、關帝廟。但因為那裡略嫌偏暗,我們沒過去。順著河道老街回頭,看到一座像大宅院、又像大廳的門廳,走近一瞧原來是烏鎮的枕水酒店。

這條老街行人更少,此時尿急,想找個地方方便一下。原打算上枕水酒店借個廁所。但深宅大院的。看到路邊指標指向前方不遠處有個衛生間。原本想著就去去吧,有些勉強。待進入一瞧,窗明几淨不說,佈置古色古香、又現代。大陸洗手間早已非當年吳下阿蒙了。

方便過了,繼續前行。右手邊一座小小廟宇,喚作「瘟都元帥」,旁邊有一口井。

相傳,烏鎮曾發生瘟疫。有一位白面秀才,發現有惡鬼向井中投毒,於是守在井旁,不讓百姓取水,百姓不明真相的責駡和毆打,萬般無奈,秀才便縱身入井。當百姓把秀才打撈上來時,發現他臉色鐵青,齒裂眼突,十分可怖,是身中劇毒的症狀。方知他是為了一方百姓的平安而獻身,於是追奉他為「瘟元帥」。又據說秀才跳井示警的那天是五月十五日,所以烏鎮每年農曆五月十五日,都要辦一次迎瘟元帥會。

夜深了,再次走過一座橋,正在打量該往那兒走,一轉身,「敘昌醬園」四個大字飛入眼前。哈!我們已經不知不覺的回到出發地了。

 

 

大年夜,就在三個多小時的夜遊中步入尾聲。該回房休息,迎接庚子年的到來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和煦秋陽 【男女有別,無關平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烏鎮
2020/06/21 21:01
真是個美麗脫俗的古鎮
夢幻的夜景 令人心嚮往之
好像許多電影和連續劇 在此取景拍攝過?
但願烏鎮的古風 不要被時間的洪流淹沒
謝謝分享
天天微笑容顏俏 七八分飽人不老
相逢莫問留春術 淡泊寧靜比藥好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20-07-08 12:04 回覆:
如此美景小鎮,作為電影場景必能顯現出它的美。也實有許多電影在此取景。有幸走在其中,想想古人,想想現在,總能給人思古之幽情呢!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1 15:32
雨天夜晚逛烏鎮,別有一番風景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20-07-08 12:00 回覆:

或許拜新冠病毒之賜,加上下雨,才能享受沒人打擾的清靜。

想來,所有的事都會給我們不同面向的情境!


終南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6/20 17:44

小馬哥 問候您(landmarc) 於 2020-07-08 11:58 回覆:

您去的時候天氣顯然好得多,而且想必沒有新冠病毒的威脅。

謝謝來訪!